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Dallas/Fort Worth International Airport
達拉斯/沃斯堡國際機場
Dfw internat airport logo.png
DFWAirportOverview.jpg
概览
机场类型 商用
營運者 達拉斯-沃思堡機場有限公司
服務城市  美國得克萨斯州達拉斯/沃思堡
啟用日期 1973年9月23日,​46年前​(1973-09-23
经纬度 32°53′49″N 097°02′17″W / 32.89694°N 97.03806°W / 32.89694; -97.03806坐标32°53′49″N 097°02′17″W / 32.89694°N 97.03806°W / 32.89694; -97.03806
網址 dfwairport.com
地圖
联邦航空局機場平面圖
联邦航空局機場平面圖
DFW在德克薩斯州的位置
DFW
DFW
在得克萨斯州中的位置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13L/31R 9,000 2,743 混凝土
13R/31L 9,301 2,835 混凝土
17C/35C 13,401 4,085 沥青
17L/35R 8,500 2,591 混凝土
17R/35L 13,401 4,085 混凝土
18L/36R 13,400 4,084 混凝土
18R/36L 13,400 4,084 混凝土

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英語:Dallas/Fort Worth International AirportIATA代码DFWICAO代码KDFWFAA代码DFW),是一座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沃思堡的民用机场,是德克萨斯州最大、最繁忙的机场。本机场是美国最大的航空,美國航空的基地和枢纽机场,其总部位于一个靠近机场的位置。2016年,达拉斯-沃思堡机场的飞机起降达到了684,779架次,在全世界排名第四。DFW机场2017年的客运量达到了67,092,224人次,在世界上20大最繁忙的机场中排名第11。就占地面积而言,达拉斯-沃思堡机场是全美第2大(仅次于丹佛国际机场)及世界第4大机场,面积达到18,076英亩(7,315公顷),比整个曼哈顿岛还要大。本机场也是德州第一繁忙的国际枢纽,每天运送数万名旅客前往国际57个目的地(第二为休斯顿乔治布什洲际机场)。2006年,根据一项调查结果,机场被授予“最佳货运机场”称号。

历史[编辑]

规划[编辑]

早在1927年,达拉斯就和沃思堡提议共同建造一座机场,但是被沃斯堡拒绝了。于是,达拉斯和沃斯堡二市就各自建造了达拉斯爱田机场和沃斯堡Meacham机场,并开通了往返于各自机场的独立航线。

在1940年,美国民用航空管理局准备拨款190万美元来新建一座在达拉斯/沃斯堡的区域性机场。当时的航空巨头美国航空布兰尼夫国际航空私下与阿灵顿市悄悄达成了协议,想要在阿灵顿修建这个机场。但由于当时达拉斯和沃思堡市的政府一致反对再修建一个新机场,这个计划在1942年打了水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沃思堡逐渐发展并不断扩大自己的面积,于是在美航的帮助下,沃斯堡把之前在阿灵顿北部准备建地区性机场的土地给吞并了,并且又修建了阿蒙·卡特机场(这个机场在DFW启用后便停用拆除,后改为美航总部和一个小型商业中心)。在1953年,沃思堡把所有Meacham机场的客运航线都转移到了这个离爱田机场只有19公里的机场并且于1960年买下了阿蒙·卡特机场的所有权。机场被买下后改名为大西南国际机场,想要与达拉斯爱田机场竞争。然而达拉斯爱田机场经过了这么多年早已经站稳脚跟,客流十分稳定并在逐渐增加,完全不受大西南国际机场的影响。所以大西南机场的客运量持续下滑。到了1960年代中期,大西南国际机场的航线只占了整个德克萨斯州空中交通量的1%,而爱田机场却占了49%。

由于航空业在1960年高速发展,爱田机场的航线不断地增加,以至于到后期基本饱和。而大西南机场由于没有客流,近乎处于倒闭的状态。在FAA拒绝为任何一个机场单独投资并且爱田机场也没有足够的空间来扩张的压力下,达拉斯和沃斯堡两市终于决定合建一个国际机场。新机场选址于处在倒闭边缘大西南国际机场北边,恰好位于达拉斯与沃斯堡两市交接的位置。

在1967年机场的最初设计中,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的航站楼成码头形状分布于两侧,中间由一条高速公路贯穿。1968年,设计又被改为了半圆形,并增加了与航站楼配套的停车楼。最初规划的航站楼数量有13个,但是由于一系列原因只修建了4个。

开业和运营[编辑]

机场于1973年20至23日举行了开业仪式,其中还包括协和式超音速客机在美国的第一次降落。这架隶属法航的协和执行从加拉加斯巴黎的航线。参加这次仪式的嘉宾包含了前德克萨斯州州长John Connally、交通运输司司长Claude Brinegar、美国参议员Lloyd Bentsen以及当时的德克萨斯州州长Dolph Briscoe。机场在1974年以达拉斯-沃思堡区域机场的名字开始了它的商业服务,总建设耗资7亿美元。到了1985年,机场最终更名为其现名——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 一开始,机场只有四个航站楼,分别是2W、2E、3E和4E。在其运营的第一年里,有美国航空布兰尼夫国际航空、美国大陆航空达美航空、东部航空、边疆航空、Ozark航空、Rio航空和德克萨斯国际航空向机场提供服务。 布兰尼夫国际航空在机场建立的早期是其主要的经营者。从1974年起,它将2W航站楼作为其飞往南美洲和墨西哥的航线的枢纽,1978年又开启了飞往伦敦的航线,1979年则开设了飞往欧洲和亚洲的航线,直到1982年停止运营。在布兰尼夫时代,此机场是全美仅有的四个拥有固定由协和执行的航线的机场:1979至1980年间布兰尼航空夫开始了从达拉斯至华盛顿的航线,由协和执行,这些协和是英国航空和法国航空暂时重新注册至布兰尼夫航空名下的。这之后英国航空于1988年曾短暂地使用协和飞往达拉斯,作为原先执行这条航线的DC-10的替代品。

由于航空公司撤销管制规定的缘故,作为达拉斯-沃思堡地区多年的经营霸主,美国航空于1981年6月11日在这里建立了其第一个枢纽。1983年1月17日美国航空正式将其总部由德克萨斯州的大草原城移到了一处在沃思堡市并靠近DFW的地方。同时,美国航空也开始租赁原属于机场的设施。到了1984年,美国航空已占据了绝大多数3E航站楼和部分2E航站楼的设施。1991年2E航站楼的大多数机位也归属于美国航空。美国航空亦经营从达拉斯-沃思堡启程的长距离国际航班,在1982年增加了去伦敦的航班,1987年去东京的航班也被排定。

1990年代,达美航空也在这里建立了枢纽,占据了4E航站楼的绝大部分。1991年达美枢纽达到顶峰,拥有机场中35%的市场份额,但2004年这一数字减半,这是由于2003年达美的很多主要航线被降级为更频繁的区域性航线。达美最终于2004年关闭了此枢纽,为避免破产而进行重组,将其在DFW的航班数由每日250架次降到只有21架次,还重新部署了其在辛辛那提、亚特兰大和盐湖城的枢纽。在关闭DFW枢纽前,达美在DFW的市场份额为17.3%。在这之后,DFW鼓动西南航空将其服务由爱田机场转移至自己处,但西南航空一如既往地选择留在爱田机场。 在1989年机场授权宣布了一个建设计划:重建现有的航站楼和增加额外两条跑道。不过在第二年环境影响报告发布后,Irving、Euless和Grapevine三市联合将机场的扩建计划告上法庭。1994年美国最高法院最终裁决此案(结果有利于机场)。1996年第七条跑道开放。4条南北方向的主要跑道(最靠近航站楼的)都被加长,从原先的11,388英尺(3471米)增加到13,400英尺(4084米)。其中的第一条,即17R/35L跑道,于1996年被加长(与新跑道同时),另三条(17C/35C、18L/36R和18R/36L)在2005年扩建。DFW现在是全世界唯一有四条长度超过4000米(13,123英尺)且可用的跑道的机场。 为了疏导国际航班,一个有着先进的双向乘客疏导系统(捷运系统,即Skylink)的航站楼——航站楼D,于2005年开始运营。 从2004年到2012年间,DFW曾是两个美国军队“人力辅助点”之一,给从伊拉克和阿富汗返回的美军提供休息和恢复。这项任务终止于2012年4月3日,哈茨菲尔德-杰克逊亚特兰大国际机场则成为美军唯一的人力辅助点。

航站楼/航點[编辑]

目前達拉斯-沃斯堡國際機場共有5座航站楼。

A航站楼[编辑]

停靠於達拉斯-沃斯堡國際機場的美國航空機群

达拉斯-沃斯堡机场是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国航空的最大基地。美国航空和其下属公司美国老鹰航空在本机场开设了大量航班,并占用了五个航站楼中的四个。A航站楼在开始运营时原称“2E航站楼”,是美国航空专用的国内航站楼。在D航站楼启用前,大部份美国航空的国际航班也在A航站楼起降。

90年代後期,美鷹航空已将大部分航班移往B航站楼,不再使用A航站楼。同时,由於缺乏登機門,美鷹航空曾修建A2衛星航站楼,位于A航站楼附近,但只能以接駁巴士往返于其他航站楼。2005年,當美鷹航空把所有航班移至B和D航站楼時,A2航站楼被廢棄,不再使用。但2013年美国航空将A航站楼经过翻新以后,重新启用。

A航站楼拥有35个登机门。

B航站楼[编辑]

機場开始使用時,B航站楼被稱為“2W航站楼”。美國老鷹航空在B航站楼擁有16個登機門。除聯合航空外,原來使用B航站楼的美西航空梅薩航空中西航空全美航空在2006年7月均移至E航站楼。在D航站楼啟用之前,所有非美國航空的國際航班均由此航站楼離境。

C航站楼[编辑]

美國航空使用此航站楼,原稱“3E航站楼”

D航站楼[编辑]

DFW机场的国际航站楼,由HKS,HNTB及Corgan Associates设计,于2005年7月开始使用。所有没有经过美国境外入境审查的航班都会停靠D航站楼。航站楼占地2,000,000平方英尺(186,000平方米),拥有40个登机门,每年可处理1170万名旅客。楼内拥有一共200个值机柜台,和一个每小时能处理2,800名旅客的联邦安全检查系统。

國際D大堂

配套的8層高的停車楼共有8,100個停車位,并且在每一层的入口处设有电子显示牌显示此楼层的剩余车位。DFW君悦酒店位于D航站楼的正上方, 拥有298个房间。旅客可以从D航站楼内部的电梯和扶梯直达酒店大堂。楼内同时拥有美航Admirals Club,英国航空(BA)休息室,汉莎(LH)休息室,卡塔尔航空(QR)休息室,大韩航空(KE)休息室以及美国运通百夫长休息室。

E航站楼[编辑]

E航站楼,原称4E航站楼,在达美航空在2005年撤销了其绝大多数来往于达拉斯-沃斯堡的航班前,E航站楼一直都作为达美航空的主要航站楼。E航站楼在其附近拥有一个卫星航站,乘客可以通过地下通道往来于该卫星航站楼。乘客可以搭乘Skylink列车往来于E航站和其他航站之间。就在最近,DFW完成了对E航站楼的翻新和扩建。

E航站楼拥有36个登机门。

航空公司/航点[编辑]

客运[编辑]

航空公司 航点 来源
墨西哥Aeroméxico Connect 墨西哥城 [1]
加拿大加拿大快运航空 温哥华蒙特利尔多伦多
法國法国航空 季节性巴黎
美國阿拉斯加航空 西雅图波特蘭(俄勒岡州)
美國美国航空 國內線:
阿尔伯克基,阿马里洛,亚特兰大阿鲁巴奥斯汀巴尔的摩伯明翰 (阿拉巴马州)博伊西波士顿伯班克,查尔斯顿,夏洛特芝加哥-奥黑尔辛辛那提克利夫兰科罗拉多泉,哥伦比亚(南卡罗莱纳州),哥伦布丹佛得梅因Destin/Fort Walton Beach底特律鹰/谷艾爾帕索费耶特维尔劳德代尔堡,迈尔斯堡,弗雷斯诺, 檀香山哈特福德休斯顿印第安纳波利斯,Jackson Hole, 杰克逊维尔 (佛罗里达州)卡互陆伊, 堪萨斯城, Knoxville,拉斯维加斯洛杉矶,小石城,路易维尔, Lubbock,麦迪逊,孟菲斯迈阿密,Midland/Odessa,,密尔沃基, 明尼阿波利斯,蒙特罗斯 (科罗拉多州),纳什维尔新奥爾良纽约-甘迺迪纽约-拉瓜迪亚纽约-纽瓦克,诺福克,奥兰多奥克拉荷马城,奥马哈,安大略(加州)橙县(加州)費城鳳凰城匹兹堡棕榈泉波特蘭(俄勒岡州),彭萨科拉,Raleigh/Durham雷诺/太浩湖里士满(弗吉尼亚州)沙加緬度圣路易斯,圣托马斯岛 (美属维尔京群岛),盐湖城圣安东尼奥聖地牙哥 (加利福尼亞州)旧金山圣何塞(加州)圣胡安(波多黎各)西雅圖/塔科馬,萨凡纳,斯波坎坦帕,图森,Tulsa华盛顿-杜勒斯华盛顿-里根,棕榈滩,威奇托
國際線:
北京-首都机场 (暂停至2020年3月27日),[2] 伯利兹, 波哥大, 布宜诺斯艾利斯, 坎昆,科苏梅尔岛,法兰克福, 大开曼岛, Grand Rapids, Greensboro, Greenville/Spartanburg, 瓜达拉哈拉, 危地马拉城, 瓜亚基尔, 香港(暂停至2020年4月23日), Liberia, 利马, 伦敦-希思罗马德里, 墨西哥城, 蒙特哥贝, 巴黎-戴高乐,巴亚尔塔港, 基多,罗阿坦岛, 罗马 (resumes March 30, 2020),[3] 圣何塞(哥斯达黎加), 圣荷西(墨西哥)圣萨尔瓦多, 圣地亚哥(智利), 圣保罗-瓜鲁柳斯首尔-仁川, 上海-浦东 (暂停至2020年3月27日),[4] 特拉维夫 (从2020年9月9日开始),[5] 东京-羽田 (从2020年3月29日开始),[6] 东京-成田多伦多-皮尔逊温哥华
季节性: 阿姆斯特丹, 安克雷奇, 奥克兰 (从2020年10月25日开始),[7] 黄石公园, 都柏林, 费尔班克斯 (从2020年5月7日开始),[8] 卡利斯佩尔(从2020年6月4日开始),[9] Crested Butte,Hayden/Steamboat Springs,Ixtapa/Zihuatanejo, 科纳, Key West, 蒙特利尔, 慕尼黑, 拿骚, 波特兰 (缅因州) (从2020年6月6日开始),[10] 普罗维登西亚莱斯岛, 蓬塔卡纳, 圣佩德罗苏拉, 圣巴巴拉 (加利福尼亚州), 圣多明哥, 萨拉索塔 (佛罗里达州), 圣基茨岛, 特古西加尔巴 [11]
美國美鹰航空 阿比林, Aguascalientes(墨西哥), 阿尔伯克基,Alexandria, 阿马里洛, 阿斯彭(科罗拉多), Augusta (乔治亚), 贝克斯菲尔德, Baton Rouge, Beaumont, Billings, 伯明翰 (阿拉巴马州),俾斯麦,Bloomington/Normal, 博伊西,Bozeman, Brownsville,布法罗,卡尔加里,Cedar Rapids/Iowa City,Champaign/Urbana,查尔斯顿(南卡罗来纳),Chattanooga,夏延(怀俄明), 奇瓦瓦(墨西哥), 辛辛那提, 大学城, 科罗拉多泉, Columbia (MO), Corpus Christi, Dayton, Del Rio, 得梅因, Destin/Fort Walton Beach, Durango (CO), Durango (MX), 艾爾帕索, Evansville, Fargo, Fayetteville/Bentonville, Flagstaff,史密斯堡,韦恩堡, Gainesville, Garden City, Grand Island, Grand Junction, Grand Rapids, Greensboro, Greenville/Spartanburg, Gulfport/Biloxi, Harlingen, 哈里斯堡, Hattiesburg/Laurel (MS), 休斯顿-霍比, 休斯顿, Huntsville, Jackson (MS), Jackson Hole, 杰克逊维尔 (佛罗里达州),Joplin,堪萨斯城, Killeen/Fort Hood, Knoxville, Lafayette, Lake Charles, Laredo, Lawton, León/Del Bajío,列克星敦,小石城, Longview,路易维尔,拉伯克, 麦迪逊, 曼哈顿(堪萨斯), McAllen, 孟菲斯, Meridian (MS), Midland/Odessa, 密尔沃基, Missoula, Mobile, Moline/Quad Cities, Monroe, Monterrey, Montgomery, Montrose, Morelia, 纳什维尔新奥爾良, Oaxaca, 奥克拉荷马城,奥马哈, 巴拿马城(佛罗里达), 彭萨科拉, Peoria, 鳳凰城, Querétaro, Rapid City, Roswell, St. George (UT), 圣路易斯, San Angelo, San Luis Obispo, San Luis Potosí, 圣芭芭拉, Santa Fe, Shreveport, 苏城, Sioux Falls, South Bend, Springfield (IL), Springfield/Branson, Stillwater, Tallahassee, Texarkana, 多伦多 Torreón/Gómez Palacio, Tri–Cities (TN), Tulsa, Tyler, 韦科, Wichita, Wichita Falls, Wilmington (NC), Yuma, Zacatecas
萨尔瓦多哥伦比亚航空 圣萨尔瓦多
英国英国航空 伦敦-希思罗
美國达美航空 亚特兰大底特律洛杉矶明尼阿波利斯纽约-甘迺迪纽约-拉瓜迪亚盐湖城
美國达美连接航空 纽约-甘迺迪辛辛那提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航空 迪拜
美國边疆航空 丹佛拉斯维加斯纽约-纽瓦克奥兰多費城
墨西哥英特捷特航空 墨西哥城
日本日本航空 東京-羽田(从2020年3月28日开始), 东京-成田 (结束于2020年3月28日)
美國捷蓝航空 波士顿
大韩民国大韩航空 首爾
德国漢莎航空 法蘭克福
澳大利亚澳洲航空 悉尼
卡塔尔卡塔尔航空 多哈
美國精神航空 拉斯维加斯奥兰多亚特兰大洛杉矶纽约-拉瓜迪亚丹佛底特律費城
美國太阳城航空 拉斯维加斯
美國美国联合航空 芝加哥-奥黑尔纽约-纽瓦克休斯顿丹佛旧金山华盛顿-杜勒斯
墨西哥沃拉里斯航空 瓜达拉哈拉(墨西哥)杜兰戈

貨運[编辑]

達拉斯—沃斯堡國際機場處理德克薩斯州60%的空中货運,有75%的貨運送往亞洲和歐洲,是全球第25大貨運機場。

Air Cargo World將達拉斯—沃斯堡機場評為“世界最佳貨運機場”。

目的地資料[编辑]

以下資料並不完全準碓

目的地[编辑]

趣事[编辑]

  • 达拉斯-沃斯堡机场是美国航空的主要基地,而美航曾经拥有庞大的MD-80机队(361架)。因此,达拉斯-沃斯堡机场握有一项世界纪录—是世界上MD-80起降次数最多的机场。
  • 达拉斯—沃斯堡机场是全美第一家接受协和式超音速客机的机场,也是4个美国接受协和客机定期航班的机场之一(另外3个分别是华盛頓-杜勒斯、纽约-肯尼迪与迈阿密机场)。

事故[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