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接選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間接選舉,簡稱間選,即政府首腦立法機關的議員是由民眾先選擇一些代表,再由這些代表投票而產生。因此,選民不會直接投票予他們支持的參選人。相對概念為「直接選舉」(直選)。

美國總統選舉名义上也是间接选举,但是总统选举是由全民普选方式举行,只不过产生方式是由选举人票(选举人由民选产生)所决定——除了缅因内布拉斯加两个州按普选票得票比例分配选举人票外,其余48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均实行“胜者全得 (winner-take-all) ”制度,即把本州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在该州获得相对多数普选票的总统候选人。也就是说,選民的票數只能以選舉人票為代表,再由選舉人票的多寡而決定何人當選。 日本印度以色列德國義大利英國等國實行的是內閣議會制,首相不是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而是由國會第一大黨選出代表。

臺灣[编辑]

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在憲法修改前,即是採用間接選舉,人民先選出國民大會代表,再由國民大會代表,投票選舉正副總統,1992年3月第二屆國民大會臨時會召開前夕,當時的總統,也就是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指示在黨內組成修憲策劃小組。由副總統李元簇出任總召集人研擬新的總統選舉辦法,名列國民黨不分區國大代表,第一名的行政院副院長施啟揚,以及第二名的陸委會副主委馬英九,分別出任研究分組的正、副召集人。

施啟揚與馬英九,一直以時為中央政府傾向的總統委任直選制,也就是人民先投票,選出某一個政黨的國代,國代再投票,選出同一黨籍的總統,中間沒有國代個人意志的選制,作為規劃方向。但就在3月中旬,國民黨十三全,三中全會召開前夕,總統委任直選制,可能定案出爐之際,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突然以深入基層,了解民間要求公民直選為由,透露政策轉向的訊息。

過程[编辑]

1990年因為國民黨發生後蔣經國時代最大政爭,分裂成主流派與非主流派,動盪的政局,引發了三月野百合學運,李登輝應民意的要求召開國是會議,會中提出總統直選不同版本。有委任直選與公民直選等。

國民黨內部有委任直選的討論,吳豐山是擔任召集人,在圓山飯店裏開會,關中、鄭心雄、馬英九等都有參加討論如何直選。直選的原則確立,在這考慮下,若要用美國式的選舉人委任直選制度,他們擔心,直選是在台灣地區投票,那全國的代表性,代表全中華民國的主權如何去體現?因為現在有不分區代表,在精神上好比代表全中華民國,用委任不分區代表的方式選出來,至少還可以沾到一點邊,來解釋它是中華民國的。這就是委任直選的考量,鄭心雄、馬英九等都有提出這樣的主張。

馬英九是國民黨中央副秘書長時,在會議當時曾有很多不利於委任直選的理由和討論,李登輝問馬英九,馬英九本人反對總統由全民直選,而支持由委任代表選出總統。「國是會議」確定選舉原則後,由研究小組將選民直選或委任直選二案併呈給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最後李登輝做出總統直接民選的決定[1][2][3][4][5][6][7]

1992年3月9日,國民黨臨時中常會,曾針對委任直選以及公民直選出現熱烈討論,一場會開了7個鐘頭,還是沒有辦法取得共識,李登輝裁示,以兩案併陳方式,同時提出委任直選,以及公民直選總統兩方案,送交三中全會討論。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原本僅是參考討論用的,公民直選制方案,忽然成了一個國民黨可能的主流版本,國民黨高層政策急轉彎的過程,引起諸多質疑與反彈。

由於此後民調普遍顯示民眾支持公民直選,接下來召開的三中全會,主席李登輝開會前夕政策轉向,主流派、非主流派再度對峙,國民黨內重量級人士排隊爭相發言,原先聲稱奉中央指示在大眾傳媒全力公開推銷替政府護航的陸委會副主委馬英九,面對政策急轉彎,立場頓失進退失據,只能默默坐在台下,不發一語。事後馬英九在記者提問下,無奈地表示「以後我說的話,你們還會信嗎?」(當時全力主張委任直選制一事時至今日仍予政界對手及社評人士所提所論)[8][9][10][11],施啟揚則言「民意如流水」。

結果[编辑]

經過宋楚瑜林洋港等人一番幕後折衝,李登輝使出緩兵之計逐漸鞏固國民黨內的領導權,歷經整整2年的討論與醞釀,國民大會終於在1994年7月29日凌晨2點,三讀完成修憲程序,確立總統選舉方式,改由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此時亦有討論所謂法統的問題,認為中華民國的主權治權,都及於中國大陸,因此若單在臺灣,選一個總統的話,將被質疑自認自己只是偏安政權,修憲通過定義為自由地區選舉人民)全體人民直接選舉之,並且自199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開始實施。而李登輝成為中華民國台灣第一位民選總統。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