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美國維吉尼亞州里奇蒙市的一家堕胎诊所前,妇女持著反骚扰标志,以反對反墮胎者的騷擾

骚扰涉及各种各样的冒犯行為,通常被理解为干扰或扰乱的行为,它的特征是重复的,而這種行為也常被視為是一種欺凌行為。在法律意义上,这似乎是令人不安或威胁的行为。性骚扰是指持续和不必要的各種方面之冒犯行为。通常在工作场所的性骚扰,拒绝的后果对受害者可能非常不利。

被骚扰者面对骚扰(性骚扰)、跟踪或其它威胁时,由于所在地的司法和社会环境的不同,会有截然相反的境遇。在亚洲,特别是东亚地区,异性之间的骚扰普遍地被社会文化、司法机构所纵容,社会文化通常将此类骚扰行为美化成求爱[1][2],是为常见的社会问题

词源[编辑]

这个词自从大约在1618年以英语为基础,作为法语的外来语,反过来已经在1572年证明了折磨、烦恼、麻烦,以及后来的1609年也被称为被穷尽的条件、过度疲劳。法国的动词骚扰者本身就是拉脱维亚语中第一个记录,第1527部分是《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这是在希腊人和罗马尼亚国家的伯罗奔尼撒雅典人之间意味着消除(通过反复袭击来消灭敌人);在1562年的军事念头Chanson du franc archer中,这个词被称为一个憔悴的果汁(de poil fauveau,tant maigre etharassée:fawn horsehair,so meager and ...),它被认为是动词被用来意味着过度。

关于动词骚扰者的起源的假设是哈希 / 哈拉奇,它在十四世纪被用于诸如courrieàla harache(追求)和prendre aucun par la harache(让某人受到约束)的表达。所述的Französisches Etymologisches Wörterbuch,法语的德词源词典(1922年至2002年)和音素语法比较两者harace和harache到感叹词野兔和阿罗通过指称一个贬义和增加的形式。后者是一个感叹号,表示遇险和紧急情况(自1180年以来记录),但也在1529年晚些时候以crier haro sur表示(以致对某人产生愤慨)。1204年已经报道了野兔的使用,作为公开活动作为交易会或市场的命令,后来(1377年)仍然是指挥,但指的是狗。这本字典暗示了一个haro / hare与旧的下一个franconian * hara(这里)(通过使一只狗跟随)的关系。

特别是这种贬低在理论上可能是第一个词(哈希),也可能在哈佛的语音似是而非,第一个受欢迎的证明中使用的动词骚扰者的语义,句法和语音相似性应注意haras这个词:在1160年的哈拉斯已经指出一群马为了繁殖而被约束在一起,在1280年,它还指出了这些马被约束的封闭设施本身。起源本身骚扰被认为是旧的斯堪的纳维亚哈尔与罗马尼亚后缀-as,这意味着灰色或dimmish马毛。有争议的是词源关系到阿拉伯语意为马市的罗马 阿拉伯語羅馬化阿拉伯馬

虽然这个词的法国原产骚扰是超出了所有问题 牛津英語詞典和那些字典基础上,一个所谓古法语动词harer应该是法语动词的起源骚扰,尽管这个动词不能找到法国语源字典类似于Centre national de ressources textuelles et lexicales [fr] 或者Trésor de la langue française informatisé [fr] (见相关链接中指出的相应网站);因为进入进一步声称是从野兔派生的,像法语的德国提到词源词典的可能印错harer = HAR / ASS / ER = 骚扰是合理的或不能被排除。在这些字典中,与骚扰的关系是解释煽动仇恨,以敦促/设定一只狗,尽管事实上应该表明一个呼喊「来,不要去」(hare = hara = 在这里;参见上文)。所述的参见美國傳統英語字典

类型[编辑]

以手段劃分[编辑]

[编辑]

性騷擾是一種極其普遍的騷擾形式,據一項2018年的研究,光是在美國,就有81%的女性和43%的男性曾經受過性騷擾,其中,77%的女性和34%的男性曾經受過言語性騷擾,而51%的女性和17%的男性曾受「鹹豬手」碰觸(鹹豬手指的是不受歡迎且帶有性意味的碰觸)。[3];另一項研究則指出,光是在美國,就有大約25%到85%的女性,在職場上曾受過性騷擾。[4]性骚扰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但在工作场所和学校最常见。它涉及不必要和不受欢迎的言语、行为、行動、手势、符号或性性行为,使目标感到不舒服。性别和性取向的骚扰属于这个家庭。反对性骚扰的团体的主要焦点是保护妇女,但最近几年来,男人不受性骚扰的保护已经开始显现。

一些情況下,性騷擾與其他騷擾之間不易區別,特別是所謂的不受歡迎的示好。又例如出於玩笑或者其他善良動機而實施撫摸、摟抱、親吻等等普遍的社交禮儀是對人友好的,其本身不具有違反法律的原則[5]。通常是加害者肢體碰觸受害者性別特徵部位,妨礙受害者行為自由並引發受害者抗拒反應,意圖前述之行為而尚未行動或騷擾未遂也是性騷擾。[6]

性騷擾可分為一次傷害與二次傷害:一次傷害為單方面求歡;二次傷害包括求歡不成惡意中傷,造成受害當事人精神受創,人際關係受阻,職場地位受歧視待遇。

很多國家都立法規管性騷擾,該議題屬告訴乃論。常見於職場性騷擾,上司對下屬或是同事之間的性騷擾。性騷擾受害者也有可能為保全人際關係,強忍不悅感而不反抗,導致加害者得寸進尺。感受到性騷擾時,向他人求助,離開現場,盡量釋放明確訊息,表態制止,視為明智。有時性騷擾受害者可能是因為擔心報復,才不回報的,一項研究指出,光是在美國,就有75%的人,因為說出自己遭到性騷擾的事實而遭到報復。[4]

权力[编辑]

权力骚扰是一种政治性的骚扰或不受欢迎的关注,往往发生在包括医院、学校和大学在内的工作环境中。它包括从轻度刺激和干擾到严重虐待行为等的一系列行为,甚至可能涉及超出工作描述內容的强制活动。权力骚扰被认为是一种非法歧視的形式,是一种政治和精神虐待、以及霸凌

心理[编辑]

心理騷擾是侮辱性、恐吓性或滥用行为,往往难以发现,除了受害者报告或投诉外,没有其他证据。这種行為会降低一个人的自尊心,或引起心理上的折磨。这可以采取言语评论的形式,设计恐慌情节、积极行动或重复的手势達成。个人或团体做出的職場骚扰(滋扰),都可能属于这一类騷擾。

此外,社区性的心理骚扰指的是由一群人对一个个人进行缠扰,其中騷擾者使用反复且使人分心的行為,让受害者敏感。一些對警察官進行的媒體面訪等媒體報導,將這種經過團體協調且針對個人受害者的社区性的心理骚扰給稱為帮派缠扰[7][8]

以場所劃分[编辑]

職場[编辑]

職場骚扰是:

  • 针对个体工人或一群工人的进攻、轻视或威胁的行为。[9]
  • 恶意的,有害的或尴尬的企图破坏个体工人或工人团体的恶意交易。[10]

有鑑於近來職場騷擾逐漸成为有效職場管理中,最敏感的领域之一,因此業界和研究人员對職場骚扰事件的兴趣也與日俱增。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職場騷擾在 东亞国家開始獲得研究人员和政府的关注,因为工作场所的侵略行为,是工作压力的主要来源之一。[11]

第三世界国家在這方面远远落后于东方国家,其对工作场所骚扰问题的调查工作有限,甚至可說几乎不存在,而第三世界国家的行政领导(经理)對此也几乎无意识,或不情愿從事相關的調查。[10]在世界各地職業安全的法律當中,工作场所骚扰和職場霸凌都被定性為核心心理社会危害。[12][13]

电子[编辑]

电子骚扰是声称使用电磁辐射骚扰受害者的一个未经官方证实的都市传说。心理学家已经确定了那些声称是被针对性监控和骚扰的人与幻聽妄想症精神病有关的证据[14][15]

手机[编辑]

手机骚扰指的是任何藉由发送短信文本多媒體短訊视频消息,或手机语音邮件等威胁、折磨或者侮辱訊息接收者的行為。这是一种網路霸凌的形式。

在线[编辑]

Distribution of cyberbullying venues[16] used by young people in the US, according to the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17]

骚扰在特定的个人指导了多次重复的猥亵和贬损的评论,例如针对目标的种族、宗教、国籍或性取向。这通常发生在聊天室,通过新闻组,并向有兴趣的各方发送仇恨电子邮件。这可能还包括窃取受害者及其家属的照片,以令人讨厌的方式对这些照片进行处理,然后将其张贴在社交媒体上,以引起情绪困扰(见網路霸凌cyber stalking仇恨犯罪在线猎手纏擾)。

以加害者身分劃分[编辑]

业主[编辑]

业主骚扰是土地主或其代理人为一个或多个租户不舒服的条件而愿意创造的,以便放弃租赁合同。经常寻求这样的策略,因为它避免了昂贵的法律费用驱逐的潜在问题。这种活动在租金控制法存在的地区很常见,但不允许将租金控制的价格从一个租赁直接延长到后续租赁,从而允许房东设定较高的价格。业主骚扰在某些司法管轄權受到特定的法律惩罚但在许多情况下,执法非常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但是,当犯罪发生时,与上述相似的动机随后在法庭上得到证实,那么这些动机可能被认为是许多司法管辖区的加重因素,从而使罪犯受到更严格的法律裁判

警察[编辑]

法律官员进行的不公平对待,包括但不限于強制力种族归纳恐嚇约制,和种族、宗教、性别、年龄或其他形式的歧視

以受害者身分劃分[编辑]

种族[编辑]

種族騷擾指的是針對一些屬於特定種族或族群的人的騷擾。骚扰可能包括专门设计的词语、行動和行为,以使目标由于自身的种族或族群而感到自己是次等的存在。

宗教[编辑]

以色列一台公車駕駛座後方的標語,上面寫道:「(除了給身心障礙者的博愛座外,)每個乘客都可以坐任何位子;騷擾乘客是犯罪。」

宗教騷擾指的是针对一些信仰特定的宗教的人或團體使用言语、心理或身体骚扰。而一些對特定宗教的負面稱呼,如「邪教」等,也被認為是對於具有不同教條和儀式的團體的人身攻擊而不是一個能客觀定義的詞語。[18]

宗教骚扰也可能包括强迫和非自愿转换,[19]一個例子是美國邪教專家瑞克·阿蘭·羅斯在1991年因為和兩名助手一起對一個名叫傑森·史考特(Jason Scott)的國際聯合五旬節會(United Pentecostal Church International)成員強制實行取消編程之故,而面臨訴訟,[20]盡管陪審團最後決定無罪釋放瑞克·阿蘭·羅斯,[21][20]但這訴訟導致了875,000美元的損害賠償,而邪教認知網絡(Cult Awareness Network)必須支付1,000,000美元的懲罰性賠償,瑞克·阿蘭·羅斯個人更必須支付2,500,000美元的懲罰性賠償,而兩名助手也各需支付250,000美元的懲罰性賠償。這判決使得邪教認知網絡破產,而這判決標誌著北美洲新興宗教運動及基督教反邪教運動(Christian countercult movement)的分水嶺。[22][23]對於此案件,宗教學者约翰·高登·梅尔敦曾下過諸如「這案件使得這國家(指美國)的取消編程活動宣告終止」[註 1]和「這判決的結果……使得取消編程活動得以繼續的交通線被切斷」[註 2]等的評語。[24]詳情可見傑森·史考特案(Jason Scott case)一文的說明。

法律[编辑]

美国[编辑]

根据美国的法律,骚扰被定义为任何重复或持续的未经同意的接触,除了产生警报、烦恼或情绪困扰之外,没有任何有用的目的。[來源請求]196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1964年民權法案第七章,该法禁止基于种族、肤色、宗教、民族血统和性别歧视的工作。这后来成为早期骚扰法的法律依据。制定禁止骚扰的工作场所准则的做法是在1969年开创的,当时美国国防部起草了“人类目标宪章”,制定了平等尊重两性的政策。在Meritor Savings Bank v. Vinson477 U.S. 57 (1986))中, 美国最高法院承认对雇主的骚扰诉讼,以促进性恶意的工作环境。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签署了一项法律,禁止在互联网 (也称濫發電子訊息)传播烦人的信息,而不会泄漏发件人的真实身份。[25]

新泽西州的反歧视法("LAD")[编辑]

法援署禁止雇主根据任何法律规定的受保护类别,从事任何与工作有关的行为,包括招聘、面试、雇用、晋升、解雇、赔偿以及雇用条款、条件和特权等方面的歧视。这些受保护的类别是种族、信仰、肤色、国籍、戶籍、祖先、年龄、性别(包括怀孕和性骚扰)、婚姻状况、家庭伙伴关系状况、亲情或性取向、非典型遗传性细胞或血液性状、遗传信息、军事责任或心理或身体残疾,包括艾滋病和相关疾病。法援署禁止基于任何这些特征的有意识的歧视。故意歧视可采取反映歧视性动画或偏见的差别待遇或陈述和行为。

加拿大[编辑]

1984年,加拿大“人权法”禁止在联邦管辖的工作场所进行性骚。

英国[编辑]

在英国,有一些法律保护人们免受骚扰,其中包括1977年保护免受骚扰法英语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Act 19971994年刑事司法公诉令英语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

另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原文:「The Scott case virtually brought deprogramming to a halt in this country」
  2. ^ 原文:「What this judgment does ... is cut the communication lines that allow deprogramming to go forward」

参考文献[编辑]

  1. ^ 奚应红. 欢乐颂2:“死缠烂打”式求爱是性骚扰吗?. 腾讯网. 2017-05-23 [2019-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8) (简体中文). 
  2. ^ 王秋嵐、林嘉萍. 焦點評論:請讓跟蹤騷擾有法可管(王秋嵐、林嘉萍). 台湾苹果日报网站. 2017-12-14 [2019-02-21] (繁体中文). 
  3. ^ http://www.stopstreetharassment.org/our-work/nationalstudy/2018-national-sexual-abuse-report/
  4. ^ 4.0 4.1 存档副本 (PDF). [2019-05-2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5-13). 
  5. ^ 猥亵罪的行为要怎么认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找法网
  6. ^ 如何应对“性骚扰”课程走进中国小学课堂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03.,亚太日报,2013年5月29日
  7. ^ Candice Nguyen, Central Coast News. Gang Stalking, "Bullying on Steroids". Central Coast News, KION 46, FOX 35, California. 2011-01-29 [2011-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5). 
  8. ^ Joe Conger. Stalked, drugged and raped: Is it happening in San Antonio?. KENS 5, San Antonio, TX. 2010-02-17 [2011-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21). 
  9. ^ 存档副本. [2014-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8). 
  10. ^ 10.0 10.1 Rokonuzzaman, M. and Rahman, M. M. (2011), “Workplace Harassment and Productivity: A Comprehensive Role of Strategic Leadership”, Journal of General Education, Vol. 1, ISSN 2223-4543, p41-49
  11. ^ Tehrani, N. (2004), Bullying: A source of chronic post traumatic stress? British Journal of Guidance and Counseling, 32 (3), 357- 366
  12. ^ Concha-Barrientos, M., Imel, N.D., Driscoll, T., Steenland, N.K., Punnett, L., Fingerhut, M.A., Prüss-Üstün, A., Leigh, J., Tak, S.W., Corvalàn, C. (2004). Selected occupational risk factors. In M. Ezzati, A.D. Lopez, A. Rodgers & C.J.L. Murray (Eds.),
  13. ^ 存档副本 (PDF). [2014-03-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3-07). 
  14. ^ Weinberger, Sharon. Mind Games. 华盛顿邮报. 2007-01-14 [2014-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27). 
  15. ^ Olga Pochechueva. EMR Deliberately Directed At You — Moscow: LOOM Publishing, 2015 (in Russian). — 30 p.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ISBN 978-5-906072-09-2
  16. ^ Hertz, M. F.; David-Ferdon, C. Electronic Media and Youth Violence: A CDC Issue Brief for Educators and Caregivers (PDF). Atlanta (GA):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2008: 9 [2015-02-0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8-09-26). 
  17. ^ Ybarra, Michele L.; Diener-West, Marie; Leaf, Philip J. Examining the overlap in internet harassment and school bullying: implications for school intervention.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December 2007, 41 (6 Suppl 1): S42–S50. doi:10.1016/j.jadohealth.2007.09.004. 
  18. ^ Bromley, David Melton, and J. Gordon. 2002. Cults, Religion, and Violence. West Nyack,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 ^ Religious terrorism
  20. ^ 20.0 20.1 Haines, Thomas W. 'Deprogrammer' Taken To Court -- Bellevue Man Claims Kidnap, Coercion. The Seattle Times. September 21, 1995. 
  21. ^ 'Cult Buster' Acquitted In Abduction. The Seattle Times. January 19, 1994 [January 8, 2016]. 
  22. ^ Gallagher, Eugene V.; Ashcraft, W. Michael. Introduction to New and Alternative Religions in America. Westport, CT: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6: 139. ISBN 0-275-98712-4. 
  23. ^ Kaplan, Jeffrey. The fall of the wall?. Nova Religio: 139–149. [2009-01-15]. doi:10.1525/nr.1997.1.1.139. 
  24. ^ Cult fighters' future in doubt; lawsuits: Group with controversial ties to deprogrammers files for bankruptcy and may be forced to shut down in wake of $1-million judgment. (1996, Jun 29). Los Angeles Times
  25. ^ McCullagh, Declan. Create an e-annoyance, go to jail. CNET news. 2006-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March 2007). 

外部链接[编辑]

Template:Types of cr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