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码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苏州码子
记数系统
印度-阿拉伯数字系统
西方阿拉伯数字
阿拉伯文数字
高棉数字
印度数字
波罗米数字
泰语数字
汉字文化圈记数系统
中文数字
闽南语数字
越南语数字
算筹
日语数字
朝鲜文数字
苏州码子
字母记数系统
阿拉伯字母数字
亚美尼亚数字
西里尔数字
吉兹数字
希伯来数字
希腊数字
阿利耶波多数字
其它记数系统
雅典数字
巴比伦数字
古埃及数字
伊特拉斯坎数字
玛雅数字
罗马数字
底数区分的进位制系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20 60 64
20世纪初香港两家酒楼给客人的开支清单上可见到苏州码子的使用(香港历史博物馆展品)虽然清单是从右到左直写,但是苏州码子是从左到右横写。
香港街市以苏州码子此标示的价钱(左:每两12元;右:每两15元)
香港莲香居餐牌用苏州码子标示价钱。酒楼职员称以往酒楼餐牌都用毛笔写,写阿拉伯数字不好看,必须写苏州码子才能写出书法美感。[1]
北京民国时期的门牌,门牌号阿拉伯数字和苏州码子并用。图中北京鲁迅旧居的老门牌,上方的阿拉伯数字21,与下方的苏州码子“〢一”相对应。

苏州码子又称花码草码菁仔码番仔码商码,是一种传统在中国民间流行的数字,产生于中国苏州,起源自算筹。因为苏州码子容易学习,书写便捷,一串数字能连笔写出(阿拉伯数字就不能),而且写法如同算珠,可以配合算盘使用,所以曾经广泛使用于商业中,在账簿和发票等均有使用。现在这种数字在中国大陆台湾几近绝迹,但在地区的街市、旧式茶餐厅[2]及中药房偶而仍然可见。在1990年代之前,香港公共小型巴士普遍以此标示车资价钱,现时仍有少数路线仍以此标价[3]。香港小学数学课程中将之称为中国古代数字[4]中国数码,并于小学五年级教授有关用法。苏州码子曾被用在英国广播公司电视连续剧《新世纪福尔摩斯》第1季第2集《银行家之死》中的神秘符号,但是误以竖写表达(例如剧集中路边小贩的价钱牌用竖写,实际只用横写)。 其实苏州码子是明码,从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数字上,古老沿用另一套精彩的商业暗码: 旦底(一),月心(二),顺边(三),横目(四),扭丑(五), 交头(六),皂脚(七),其尾(八),丸壳(九)。

历史[编辑]

苏州码子脱胎于中国文化历史上的算筹,也是唯一还在被使用的算筹系统。花码由南宋时期从算筹分化。同算筹一样,花码是一种进十进位制计数系统。与算筹不同的是算筹通常用在数学和工程上,花码通常用在商业领域里,主要用途是速记。程大位的《算法統宗》介绍了苏州码子,称之为“暗马式”和“暗子马数”。[5]苏州码子从明代被苏、杭一带人们采用,在民间流行了数百年后,最终被阿拉伯数字取代其地位。[6]

符号[编辑]

苏州码子的五及九,是算筹横式符号的草写。

花码使用特别符号来代表数字,符号是从南宋记录算筹的数码演变而来。五至九的花码,是零至四的花码上各加一笔代表五的短竖(参考算筹横式数码),也就是短竖加“〇”是“〥”(五),短竖加“一”是“〦”(六),短竖加“二”是“〧”(七),短竖加“三”是“〨”(八),短竖加“〤”(四)是“〩”(九)。其中五和九的花码“〥”“〩”变了形状,以方便书写。因为传统画圈是顺时针方向从右到左,所以花码“〥”于右上角收笔。[7][8]注意数字六至八的花码“〦”“〧”“〨”,书写时第一笔应为短竖,不应写作斜点(即使偶然有人如此写),从而避免误认为“二”“三”。一二三的花码都是竖笔,为免这三个花码相连时混淆,用横笔“一二三”与竖笔花码相间,第一个数字用竖笔,第二个用横笔,第三个用竖笔,如此类推。比如,“二一”花码作“〢一”,不用“〢〡”,避免与“〣”混淆,又如“四三一二”作“〤〣一〢”,“一九二二”作“〡〩〢二”。

数字
花码


算筹横式 Counting rod 0.png Counting rod h1.png Counting rod h2.png Counting rod h3.png Counting rod 4 song.png Counting rod h5 song.png Counting rod h6.png Counting rod h7 num.png Counting rod h8 num.png Counting rod h9 song.png
算筹直式 Counting rod 0.png Counting rod v1.png Counting rod v2.png Counting rod v3.png Counting rod 4 song.png Counting rod v5 song.png Counting rod v6.png Counting rod v7.png Counting rod v8.png Counting rod v9 song.png

记数法[编辑]

苏州码子是一种进位制记数系统,以位置表示大小。记数符号写成两行,首行记数值,第二行记量级计量单位。例如:

左边例子第一行记载的是数目的数值,“〤〇〢二”代表4022。第二行记载数目的数量级和计量单位。此处数量级是十,代表第一行的第一位数字的数量级是十位。换言之这数字是“40.22元”,或“四十元二角二分”。
右边例子第一行“〨〥”代表85,第二行记数量级为千,表示第一行第一位数字的数量级是千位,因此这数字是“8500斤”。因为数量级已经表明,故此可以不写末尾的“〇”,正如数目的读法“八千五百”也省略末尾的零。


如果数量级是一,将数量级省去。如果数量级是万,为求简便,用笔画简单的俗字“万”表示,不用“萬”。[9]同样地,当计量单位是“毫”时,用“毛”字代替,还有一些计量单位也有简笔记法。例如:

左边例子是“34200元”,右边例子是“9.8毫”。

如果第一行只有一个数字,可以选择将数量级记在右旁;当数量级为一时,可以将计量单位记在右旁。例如:

左边例子“40元”只有一个数字“〤”,将“十”字记在右旁(也可以在“〤”后添上“〇”,下行写“十元”)。右边例子“7尺”只有一个个位数字,将单位“尺”记在右旁。

虽然传统中文是直行书写,但花码不用直写,而是沿用了算筹的由左至右的横向记法,与算盘相同。[9]因此很多时候花码写得窄长而紧密。 此计数系统与科学记数法很相近。

“10元”写法,商用可简作“十元”,一般写法是上行写“〡〇”,下行对应写作“十元”, 另外,单位标示的“元、尺、百”,可以写成“し、ス、る”[可疑 ]

Unicode编码[编辑]

花码一至九的符号已经被加入Unicode,字符码址从U+3021到U+3029。

数字 苏州码子 用到的汉字
字符 码址 字符 码址
0   U+3007
1 U+3021 U+4E00
2 U+3022 U+4E8C
3 U+3023 U+4E09
4 U+3024  
5 U+3025
6 U+3026
7 U+3027
8 U+3028
9 U+3029

此外,花码十、二十、三十后来也被加入Unicode中。但由于在旧版里不支援,结果不少时候会借用汉字。

数字 苏州码子 用到的汉字
字符 码址 字符 码址
10 U+3038 U+5341
20 U+3039 U+5344
30 U+303A U+5345

“杭州数字”[编辑]

苏州码子由Unicode3.0版本加入Unicode标准,当时被误解为杭州风格。Unicode4.0版本的勘误表认出了此误解[10]

The Suzhou numerals (Chinese su1zhou1ma3zi) are special numeric forms used by traders to display the prices of goods. The use of "HANGZHOU" in the names is a misnomer.

Unicode标准文献中所有关于的“杭州”错误都已经被修正成“苏州”,但是为了稳定,Unicode不允许对字符名称的改变,所以字符名称中的“杭州数字”也就将错就错了。[11]字符名称被有些软件作为唯一标识符,修改会造成向后兼容问题。

关于这个误命名的应用之广泛,甚至在英国广播公司(BBC)于2010年出品的福尔摩斯改编剧神探夏洛克(Sherlock)中的《神秘符号》里都得以体现:苏州码子大量地以“杭州”这个名称作为本剧第一季第二集的关键线索穿插其间。

参考文献[编辑]

  1. ^ 搜查线:〡〤〨传统花码字 你又识几多?. 东方日报. 2016-05-25 [2016-07-02]. 
  2. ^ 《苹果》直击 茶餐厅收费“一国两制”旅客贵港人六成. 苹果日报. 2011-07-30 [2011-08-01]. 尖沙嘴一间茶餐厅以不同价钱收取不同类型顾客费用。给旅客看的餐牌以阿拉伯数字标价,价格比以传统花码标价给本地食客看的餐牌为高。 
  3. ^ 【红Van集体回忆】“〤〥”花码价钱牌 你知落车俾几钱?. 香港01. 2016年12月7日. 
  4. ^ 小学数学课程指引2000 - 建议增润项目的学习重点,教育局,2000年
  5. ^ 新编直指算法统宗一第50页.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2015-01-22]. 
  6. ^ 毕, 志夫. 被遗忘的中国传统文化"苏州码子". 河北省国家税务局网站. 2010-02-02 [2011-01-01]. 
  7. ^ 钱宝琮. 中国算学史上卷. 北平: 国立中央研究院. 民国21年: 页113. 
  8. ^ 钱宝琮. 中国数学史话. 北京: 中国青年出版社. 1957年: 页109. 
  9. ^ 9.0 9.1 Samuel Wells Williams (卫三畏). The Chinese Commercial Guide 5th ed. Hongkong: A. Shortrede & Co. 1863: 277–278. 
  10. ^ Freytag, Asmus; Rick McGowan and Ken Whistler. UTN #27: Known anomalies in Unicode Character Names. Technical Notes. Unicode Consortium. 2006-05-08 [2008-06-13]. 
  11. ^ Name Stability. Unicode Character Encoding Stability Policy. Unicode Consortium. 2008-02-28 [2008-06-1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