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国古典诗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文言詩,中國以外又稱漢詩,是指是指用文言文和傳統格律創作的,廣義的包括可以包括各種文言韻文、曲等,最狹義則僅包括古體詩近體詩。其影響整個漢字文化圈的文學創作,除中國外日本朝鮮半島越南琉球等都有不少文言詩創作,是這些地區的傳統文學的構成部份。

歷史[编辑]

中國[编辑]

中国最早的诗歌是上古时期的《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在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是《诗经》,其中最早的诗作于西周初期,最晚的作品成于春秋时期中叶。

汉代乐府诗形成。乐府诗是为了配音乐演唱的,相当于现在的歌词。这种乐府诗称为“曲”、“辞”、“歌”、“行”等。三国时期建安文学为代表的诗歌作品吸收了乐府诗的营养,为后来的格律更严谨的近体诗奠定了基础。

到了唐代,中国诗歌出现了四句的绝句和八句的律诗。律诗押平声韵,每句的平仄、对仗都有规定。绝句的规定稍微鬆一些。

日本[编辑]

日本,從奈良時代開始,文人因為受中國文化的影響而開始創作漢詩。751年,日本最早的漢詩《懷風藻》出版。之後在平安時代達到全盛期,凌雲集文華秀麗集經國集敕傳漢詩集持續出現,風行之盛被人稱作「國風黑暗期」。其後鎌倉時代室町時代日本的漢詩得到持續的發展,譬如一休宗純的《狂雲集》中收錄了一休的很多漢詩。江戶時代漢詩的發展達到高峰。明治維新時期的受過教育的日本人幾乎人人都會作漢詩。

明治維新之後日本漢詩的影響開始衰落,迅速衰落則為昭和時期。不過今日初中程度以上的古文教育仍然包含漢詩漢文背誦解釋、以及創作等。為華人國家之外漢詩文化最為發達的國家。

朝鲜[编辑]

朝鮮半島在統一新羅時期開始受唐代影響引進漢詩,新羅人崔致遠到唐代留學,學習包括漢詩在內中國文學,其作品集《桂苑筆耕集》收錄了不少漢詩作品,被韓國人尊為「韓國漢詩之父」。

高丽朝时期,汉诗在高丽逐渐普及。高丽诗人如崔冲(985年-1068年)、李奎报(1169年-1241年,号白云居士)、郑道传(?-1398年)等都有大量汉诗流传下来。朝鮮王朝時期漢詩仍有繼續發展。至今漢詩在朝鮮半島仍受到一些人的重視和傳承,一些機構亦有舉辦漢詩寫作比賽。

越南[编辑]

越南歷史上曾有三段時期受中國統治,稱為北屬時期。越南第一次北屬時期作为中国的一个郡县(交趾)时,汉字即作为官方文字。968年時丁部領建立丁朝,越南正式独立,但官方文告和科举考试仍通用汉文,一般著作也以汉文撰写。是以作为汉文文化的一种重要形式,汉诗在越南也得到发展。陈朝末年,著名的汉诗作家有陈艺宗胡季犛等人。后黎朝时,尤其是黎圣宗(名灏、思诚)时,汉诗达巅峰状态。

琉球[编辑]

琉球三山時代後期,明朝閩人三十六姓至琉球,居於久米村,亦傳入漢文漢詩。至尚巴志統一沖繩本島,建立琉球國第一尚氏王朝,明朝移民後裔在政治和文化上一直有重大影響力,一直延續至第二尚氏王朝。然而因為尚寧王在位期間琉球被日本薩摩藩入侵,以至這段時間之前的漢詩亡佚。後來不少漢詩詩人程順則蔡溫等皆是久米村人,而隨著琉球本土士族的教育程度提高,本土士族皆會寫作漢詩,較著名的有毛有慶等。

体裁[编辑]

诗经[编辑]

诗经》创作於先秦時期,之后成集,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故也有诗经体的说法。《诗经》的作者基本都已不可考,按照配乐的内容被分为三种类型,其常见的创作手法又有赋、比、兴三种。《诗经》的代表作是国风一类。

乐府诗[编辑]

乐府诗盛行于汉朝,历经三国两晋,到南北朝时仍然有相当大的发展。乐府的特点是配乐,所以现在留存下来乐府诗其实都是原来的歌词,其体例更多是根据乐曲的需要。较著名的乐府诗有《木兰辞》、《孔雀东南飞》、《陌上桑》、《上邪》等。直到唐朝以后,仍然有相当多的诗人以乐府曲名创作,如李白的《关山月》、王昌龄的《塞上曲》等。

但是随着乐曲古谱的逐渐散失,古乐府逐渐失去了影响力,不过以歌配词的做法仍然广泛流传,成为了之后的。由于乐府的影响力,后代也有将词称为乐府的情况,比如苏轼的著名词集就称为《东坡乐府》。

古体诗[编辑]

古体诗原指唐朝以前不配乐的诗,与近体诗相对,加上乐府诗三者成为狭义上的中国古诗中的三大类别。近体诗成形以后,仍然有相当多的诗人喜欢使用古体创作,这些诗作也被称为古体诗或古风,与遵守格律的近体诗相区别。

近体诗[编辑]

近体诗是南北朝时期出现、至唐朝而成熟的诗体,其特点是讲究格律,即规范诗作包括字数、平仄、用韵、对仗的四方面因素。近体诗只允许五种类型,即五绝七绝五律七律排律


對漢字文化圈地區本土韻文的影響[编辑]

日本[编辑]

日本從奈良時代開始,文人因為受中國文化的影響而開始仿照漢語的詩的形式來創作日本本土的韻文,包括和歌俳句等。最明顯的區別是漢詩一首有四句(絕句)或八句(律詩),每句通常五言或七言,即使用五個或七個漢字,而和歌、俳句則有五、七、五或五、七、五、七、七等多種長短句,以日語讀音的音節而非漢字字數界定格律,更像漢語的

朝鲜[编辑]

高丽朝时期,隨著漢詩的普及,文人还把古老的朝鲜语民歌用汉字纪录下来,形成一种新的诗歌形式,后人称之为“别曲体”,又称为“景几体歌”,大体上采用了334的格式。譬如著名的朝鲜民谣《阿里郎》,或电视连续剧《大长今》的古风片头曲《呼唤》。

高丽朝中期开始,具有朝鲜语特点的时调得以发展,并在朝鮮王朝‎时期达到顶峰。时调是朝鲜的俚语民歌,但由于是汉诗诗人整理记录,而且汉诗诗人创作了很多时调,时调在发展中自然地融入了汉诗的因素。

朝鮮口語與漢文之間巨大的差異可以從這裡得知。明萬曆年間,朝鮮诗人申欽朝鲜语/韩语신흠朝鮮語신흠,1566年-1628年)在《放翁诗餘序》中说:“中國之歌,備風雅而登載籍;我國所謂歌者,只足以爲賓筵之娛,用之風雅籍則否焉,盖語音殊也──中華之音,以言爲文;我國之音,待譯乃文故。我東非才彦之乏,而如樂府新聲無傳焉,可慨而亦可謂野矣!”

越南[编辑]

隨著漢詩在越南發展,而越南語又與漢語一樣有聲調變化,陳朝文人阮詮越南语Hàn Thuyên就把漢詩的格律应用于创作越南语诗歌,把越南语中的六声分为平、仄两大类,形成一種新的詩體。由於阮詮的事跡類近韓愈,被陳仁宗賜姓韓,故又稱韓詮,其所創詩體遂被稱為韓律越南语Hàn luật。韓律以字喃寫作,亦分五言、七言,格律嚴謹。

琉球[编辑]

研究書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