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個古老的德國嫁妝櫃

嫁妝是女子出嫁時,女子或女子的家人在婚禮上[1],女子從女方家帶到丈夫家去的錢財、衣被、家具及其他用品。也作嫁裝、嫁资、妆奁、奁具。[2]其和新娘的婆家給的聘禮相對,是由新娘的娘家給予男方的回禮,因此聘禮和嫁妝理論上應該同時存在並在數量上相平衡。嫁妝是世界範圍內的古老習俗,其存在時間大大早於可考記錄。

歷史[编辑]

最初,嫁妝的目的是娘家為了新成立的家庭更容易發展而提供諸如種子錢一類的資助金,用於幫助男方更好的養活和保護自己的家庭,更長遠的目的是,如果男方不幸去世,可以為女方和後代留下部份財產以度日。[3] 因此男方對他妻子帶來的嫁妝有一定的使用權利。此外,女方也可以在嫁妝之外協帶一些錢財做為自己的私房。[4]

甚至在最早可考的記錄,比如《汉谟拉比法典》中,嫁妝已經被描述為早已存在的習俗。這個習俗的規則包括:妻子在其丈夫死後可以獲得其原嫁妝的一部份做為其的遺產,這筆遺產只能夠被她自己所出的後代繼承,而其夫和其它女性所生的孩子則無權繼承;如果其娘家在女子出嫁時提供了嫁妝,則該女子在之後無權要求父母的遺產。如果妻子去世是膝下無子,則其夫必須歸還嫁妝,同時也可以收回部份聘禮;嫁妝的數量一般都很驚人。[5]

嫁妝的另外一個重要的作用是防止嫁入的女子免受男方家庭的輕視和差的待遇,可以認為嫁妝是用來鼓勵丈夫善待其妻。

亞洲[编辑]

在很多的亞洲國家,包括中國大陸臺灣新加坡日本孟加拉國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嫁妝的風俗也大行其道。因为索奩焚妻和嫁妆谋杀而臭名远扬的印度已于1961年根据印度嫁妆法案禁止了嫁妆的习俗。

中國大陸[编辑]

漢朝時有以春宫画给新娘做嫁妆,新婚之夜挂于帐中,新婚夫妻按图索骥,以指導其婚後的性生活,被称为“女儿图”、“枕边书”或“嫁妆画”。张衡在《子夜歌》中曾有这样的描写:“陈图列枕帐,素女为我师。”

宋朝嫁妝風氣濃厚,《宋刑统》规定:‘姑姊妹在室者,减男聘财之半。’即比照男子聘财一半的额度作为嫁资。范仲淹創辦義莊,制訂出30貫錢為嫁女兒時使用,兒子娶婦則為20貫錢。司馬光說:“今世俗之貪卑者,將娶婦先問資裝之厚薄,將嫁女先問聘財之多少。”蔡襄任福州(福建)州官時,曾表示“娶婦何,謂欲以傳嗣,豈為財也。”嫁粧送到新郎家時,“己而校奩橐,朝索其一,暮索其二。夫虐其妻,求之不已。若不滿意,至有割男女之愛,輒相棄背。習俗日久,不以為怖。”

清朝的嫁妝風氣不減,據道光《安平县志》称:“贫者减他物,而床帐必具”同治《洪洞县志》的记载:“近俗竟有假妆奁为饵,以争财礼者。既有用铜锡充数,以骗亲者;更有以好看为名,令男家借取首饰、币帛,及赚物到手,或尽裁减,或竟当(卖)者,致使日后残恨其妇,诟詈其婿,究以两姓之好,遂成仇雠。”曾国藩的曾孙女曾宝荪回憶其母以“平妻”身份嫁曾广钧,曾宝荪祖母郭太夫人要新娘“交出所有聘礼”[6]

民國初年的嫁妝風氣仍盛,據民国《凤山县志》載:“女家备办上述各物,除将男家所给聘金用尽外,上中家每嫁一女,先时须贴用一二百元,现时约贴数万元。”民国《乡宁县志》载:“百余年来,渐重财礼。光绪中,平家行聘,无过五十千者;至光绪末,增至二百千;今则三、四百千不足异矣。”[7] 民国《上林县志》記載:“咸、同以前,男家送聘金制约二十四千文者谓之中礼,三十二千文者谓之上礼,迨光绪中叶后,有送至小洋六十、八十、百元不等者;女家赔奁所费称是,或且倍之,冀争体面”。

台灣[编辑]

台灣視嫁妆為一種約定成俗的風俗習慣,在舊社會中的台灣男女兩方多為經過相親而成為夫妻,婚姻多為長輩所主導,一旦禮成,雙方長輩討論時就會提到聘金、嫁妝等相關事宜,而眾多的陪嫁物品將會表列書寫於紅色的紙張或絹綢布料上,稱為粧奩總單或粧奩目錄。粧奩內容可概分為柴料(即木製家具,如箱、櫥櫃、椅子、鏡臺等)、布類(如各式衣服、蚊帳、枕頭、棉被等)、金器(如戒指、頭簪、鏈仔等)等三大種類。此外,還包括現銀、土地與租穀。富有人家嫁女的粧奩,除了日常用品之外,還有隨嫁的女婢、老嫗等服侍新娘的傭人[8]王禎和小說《嫁妝一牛車》就是講這一類故事,又宣稱“在室女一盒餅,二嫁底老娘一牛車!”。但因近年來社會的開放,男女因自由戀愛而結婚的比例已經提高,現時聘金與嫁妝的風俗也已漸漸淡薄。只是會按照古禮“象徵性”的給予聘金以及嫁妝。

日本[编辑]

起初,日本的嫁妝特指,在「家」的制度下,家庭富裕的新娘嫁入家庭比較貧困的新郎家是所攜帶的財產,稱為「持參金」。和訂婚時男方完全負擔的禮金相對應,嫁妝完全由女性家庭支付。 近年來,嫁妝的習俗已逐漸淡化。

印度[编辑]

在印度的上流階層,嫁妝還具有給予新娘幸運的祝福和幫助她在新家裡得到富貴的含義。除了衣服,珠寶,鞋襪和首飾之外,現在的嫁妝還包括了家電比如冰箱,電視和洗衣機。在印度有大量的產業為具有特權的富有的家庭舉行的甚大的婚禮服務。實際上,在印度為禮物進行包裝的形式就被稱為嫁妝包裝。雖然嫁妝系統在印度充滿了罪惡,但仍得到大多數印度社會受過教育的人口的支持,很多新娘為無法滿足男方的嫁妝要求而深受其苦。[9]近幾年,儘管執法單位聲稱情況已得到控制,跟嫁妝有關的死亡案件據稱仍有增多之勢。[10][11]

索奩焚妻[编辑]

索奩焚妻是孟加拉國印度地方性特有的家庭暴力的一種形式。作為嫁妝謀殺的一種形式,索奩焚妻常指年輕的妻子因為其娘家拒絕提供再次要求的嫁妝,而被其夫或婆家殺害的情況。這些女性一般被灑上煤油汽油或其他易燃液體,並被活活燒死。[12]

Virendra Kumar和Sarita Kanth指出,索奩焚妻被認為是印度的一項嚴重的公眾思想健康問題,[13] 這個具有歷史和文化的爭端造成了每年600-750印度女性的死亡。[13] 1995年的一份《時代雜誌》的報告指出印度每年因為嫁妝謀殺造成的死亡人數從八十年代早期的400人左右上升到了九十年代中期的 5800人左右。[14]一年之後CNN製作的一份報導更指出每年印度警方都接到超過2500份的關於索奩焚妻的報告。[15]

歐洲[编辑]

在歐洲,嫁妝是很常見的習俗。在荷馬時代,希臘人的聘禮習俗出現於古典希臘時期,和其相對應的嫁妝則出現在古典時期的後期(約公元前5世紀) 。古羅馬人也遵循這些習俗,雖然塔西佗的記錄表示日耳曼人遵循相反的遺產習俗。

如果娶嫁雙方對嫁妝的衡量標準不同,或是無法意見一致,可能會使婚禮取消。威廉·莎士比亞在他的作品《李爾王》中即出現了這一情況:當科德利雅的一個求婚者聽說李爾王將不給她嫁妝的時候就取消了求婚。在《一報還一報》中克勞迪奧和朱麗葉在婚約後因為其雙方家庭為嫁妝問題的長期口角而無法結婚,兩個人最後無法忍耐,發生了婚前性行為。安哲洛發誓否認他取消和馬蓮娜的婚約的動機是她的嫁妝全部在海上遺失。

民俗学者常将童话《仙杜麗拉》解释为后母和继女之间为了财产,其中包括了嫁妆的来源的竞争。焦阿基诺·罗西尼的歌剧《灰姑娘》更加直言的指出了這個經濟根源:唐.馬格尼菲科只想為自己的女兒準備一筆殷實的嫁妝,以引誘身份比較高貴的求婚者,如果他需要準備了三份的話,其平均每份的數量就會大大減少,而無法吸引好的求婚者。[16]

當時對綁架和強姦未婚女性的綁架者或強姦犯比較通常的處罰是讓他們為該女子提供嫁妝。直到20世紀末這個現象還偶爾出現,被稱為wreath money(在解除婚約的情況下男子給予未婚妻因其破貞而應付的賠償金)或breach of promise(毀約)。

為窮苦的女子提供嫁妝被認為是富有的教民們的一種施捨的形式。聖誕節的長襪風俗來自聖尼古拉的傳奇故事,他將金幣投入三個貧窮的姐妹的長襪中,讓她們得以有嫁妝出嫁。葡萄牙的聖伊麗莎白和秘魯的聖瑪定‧包瑞斯都詳細的記錄了關於教民們施捨嫁妝的情況,根據公會的公告,一位羅馬的教民因為資助了嫁妝,而獲得了烏爾巴諾七世的全部地產作為回報。因為法國皇室資助了很多女性嫁妝,勸服她們出發去新法蘭西結婚並定居,因此她們也被稱為 filles du roi (國王的女兒們)。

在歐洲的某些地區,特別是東歐,用土地作為嫁妝是很常見的。例如在神聖羅馬帝國時期的本特海姆國,沒有兒子的家庭會贈予其女婿一塊土地作為嫁妝;不過該女婿一般會被要求使用女方的姓,以延續家族,即入贅

英格蘭查理二世葡萄牙的公主凱塞琳結婚時,葡萄牙皇室將印度孟買摩洛哥丹吉爾作為公主的嫁妝送給了英國皇室。

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嫁妝在上流社會看來是將女兒會繼承的遺產提早交給她(父母死亡之前);只有沒有得到嫁妝的女兒才可以在父母死後的到一部分遺產。如果夫妻午無後,則他們去世後,女方的嫁妝將退還給她的娘家。[17]

在某些情况下,修女进入修道院时会获得本应该作为其嫁妆的财产。

德國[编辑]

在德國,嫁妝的習俗一直到20世紀還存在,在未出嫁的女性在結婚前其父母都會為其準備一筆貯備,以暫時資助她將來開始新的生活的基本開支。這筆被當做嫁妝的貯備常常包括一流的家用紡織品(如桌布、窗簾等),餐具以及其他家庭必需的物品,這些大多數都作為禮品包裝好,指導婚禮當天才拆包。這個傳統在20世紀的百年間逐漸淡化,到了今日已很少有家庭會這樣做了。

注釋[编辑]

  1.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嫁妝 於2011 年4 月11 日查閱
  2. ^ (中文)現代漢語詞典》(修訂本),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商務印書館出版(1996年7月修訂第3版),ISBN 7-100-01777-7/H·519,第611頁。
  3. ^ Dowry - Reference.com, from The Columbia Electronic Encyclopedia, 2004
  4. ^ Fleitas v. Richardson, 147 U.S. 550 (1893).
  5. ^ Thompson, James C., B.A., M.Ed., Women in the Ancient World: Women in Babylonia Under the Hammurabi Law Code
  6. ^ 《曾宝荪回忆录》,岳麓书社1986年版,P4
  7. ^ 《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华北卷》,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89年版,页683
  8. ^ 「待估而嫁」— 粧奩清單中的臺灣女性
  9. ^ Ayurvedic practitioner arrested in dowry case: Karnataka
  10. ^ Krishnakumar, Asha. Scanning for death. The Hindu. 1998-12-05 [2010-06-13]. 
  11. ^ Srikrishna, L. Harassment of women down, dowry deaths up. The Hindu. 2007-03-02 [2010-06-13]. 
  12. ^ Ash, Lucy. India's dowry deaths. BBC. 2003-07-16 [2007-07-30]. 
  13. ^ 13.0 13.1 Kumar, Virendra, and Sarita Kanth, 'Bride burning' in The Lancet Vol. 364, pp s18-s19.
  14. ^ Pratap, Anita, Time Magazine, September 11, 1995 Volume 146, No. 11
  15. ^ Yasui, Brian. Indian Society Needs To Change. CNN. 1996-08-18 [2007-08-24]. 
  16. ^ Marina Warner, From the Beast to the Blonde: On Fairy Tales And Their Tellers, pp. 213–4 ISBN 0-374-15901-7
  17. ^ Gail MacColl and Carol McD. Wallace, To Marry An English Lord, pp. 166–7, ISBN 0-89480-939-3

參考書目[编辑]

  • 毛立平:《清代嫁妆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