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纣王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商帝辛
概要
谥号 帝辛(商諡)
紂王(周諡)
陵墓 不詳
政权 商朝
帝乙
不明
武庚
年号
左:聞仲比干;右:纣王妲己

帝辛中国商朝末代君主,姓,名受德[註 1],商谥帝辛周武王称其为“纣王”,明代文學小說《封神演义》則有称其为“寿王”,夏商周断代工程認為他在前1075年前1046年在位。

生平[编辑]

帝辛是帝乙之子,有雄才,致力于用兵東南;牧野之战周文王之子周武王在距離朝歌(今河南淇縣)七十里外的牧野击败商軍,商帝辛登上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燔於火而死」[1],商朝灭亡。《左傳》稱:「紂克東夷而隕其身」。

家庭[编辑]

不同的说法[编辑]

暴君说[编辑]

史記》记载,帝辛“知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又說他“好酒淫樂,嬖于婦人[註 2],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為人凶殘成性;殺害忠臣义士,如其叔父比干;囚禁异己,如西伯昌被幽禁羑里(今河南湯陰)七年之久。他為了觀察胎兒,竟殘忍地讓人剖開孕婦的肚子。他想知道冬天光腳過河的農夫為什麼不怕冷,竟叫人砍掉他的雙腳。[註 3]战国策》记载“昔者鬼侯、鄂侯、文王,纣之三公也。鬼侯有子而好,故入之于纣,纣以为恶,醢鬼侯;鄂侯争之急,辨之疾,故脯侯;文王闻之,喟然而叹,故拘之于牖里之库百日,而欲令之死。”

古籍《韩非子·喻老》载:“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司马迁在《史记·宗微子世家》亦云“纣为象箸,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杯;为玉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舆马宫室之渐自此始,不可振也”。

在众多文献中,帝辛是一个实行炮烙之刑,滥杀无辜,开设酒池肉林,穷奢极侈的昏暴之君。他与夏桀并论,在中国一直是暴君的代名词。这一段历史,後人加上想像,寫成了《封神演义》。成語有“助紂為虐”[註 4]、“助桀為虐”。[註 5]

平反说[编辑]

在《尚书·牧誓》中,周武王只列举了帝辛的四条罪状,分别是听妇人言、不认真祭祀、不重用亲戚、任用逃犯做官。

“听妇人言”、“不重用亲戚”、“任用逃犯做官”在商代社会并不奇怪。

商朝时女性地位很高,女性可以拥有封地,还可以担任辅政大臣或将军;到了西周时,女性地位就大大下降了,不仅不能拥有封地,也不能参与国事。“商纣王与苏妲己淫乱失国”的故事其实反映了殷人男女平等的历史。商朝时用人不重视家庭身份,王族成员并没有太多被委以特权;其他国家的奴隶农奴逃往商国,就获得自由,一部分贤能之人甚至被任用为官员;殷墟甲骨文中有许多“小臣x”之类的人名,大多是出身卑微之人;西周时实行绝对的世官制,用人唯亲,才指责帝辛“遗其王父母弟不用,乃维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2]

殷墟考古来看,商朝末期的人祭人殉都很少,甚至没有西周中早期严重。从各种文物中,看不出帝辛有太多暴行。西周初年时所宣扬的帝辛的罪状,除了《尚书·牧誓》中的那四条,也就只有酗酒、相信自己有命在天了。到了后来,西周统治者和商王朝的叛徒继续指责帝辛,并造出了“纣”这个字。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不了解历史真相,为了向世人宣扬“恶有恶报”,便又给纣王增添了不少新的罪状,例如作炮烙之刑、把人剁成肉酱、剖割孕妇之胎等。汉代以后的统治者继续把纣王作为反面形象宣传。纣王的“荒淫残暴”实际上是千年积毁的结果[3]

子貢曾说过:“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註 6]認為帝辛許多的罪過並未發生,是被後人所加的。南宋学者罗泌在他的著作《路史》中,也认为商纣王的许多罪行并不真实。

在《韩非子》中提到,费仲劝谏帝辛杀掉西伯姬昌,但帝辛却认为“夫仁义者,上所以劝下也,今昌好仁义,诛之不可”,没有采用费仲的建议[4]

根据《左传》等文献以及殷墟甲骨文,帝辛征服了淮夷,派飞廉出使北方,对中国古代的统一与各族文化的交流和发展有过一定贡献。《诗经·商颂·玄鸟》:“武王靡不胜。”《诗经·商颂·长发》:“武王载旆,有虔秉钺。”经郭沫若等学者考证,这里的“武王”是指帝辛,他在生前曾深受百姓的爱戴,是殷民心目中的“武王”[5]。河南淇县朝歌镇有后人修建的纣王之墓,当地人民均以帝辛为荣。毛澤東也认为帝辛“能文能武,值得学习”。

相关文物[编辑]

二祀邲其卣、四祀邲其卣、六祀邲其卣分别是帝辛二年、四年、六年时铸造的青铜器。这三件器物都提到了邲其这个人物,据铭文记载,他协助帝辛进行了祭祀,帝辛赏赐了他贝币。

影视错误[编辑]

“纣”是周朝统治者给的谥号,在影视作品中人们在他活着的时候称他为“纣王”,而當時帝辛还没有死,不可能用周朝统治者给他的“恶谥”。

脚注[编辑]

  1. ^ 據《中華通史》第一冊,章嶔
  2. ^ 意思是宠信妲己,建立酒池肉林
  3. ^ 呂氏春秋.貴直論.過理》:“糟丘酒池,肉圃為格,雕柱而桔諸侯,不適也。刑鬼侯之女而取其環,截涉者脛而視其髓,殺梅伯而遺文王其醢,不適也。文王貌受,以告諸侯。作為琁室,築為頃宮,剖孕婦而觀其化,殺比干而視其心,不適也。”
  4. ^ 祖君彥《為李密檄洛州文》:“達等助紂為虐,嬰城自固。”
  5. ^ 史記》留侯世家:“今始入秦,即安其樂,此所謂助桀為虐。”
  6. ^ 论语·子张》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司馬遷. 殷本紀//史記. 西漢. "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朝歌),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  《逸周书·世俘》曰:“甲子夕,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以自焚”。
  2. ^ 杨宝成《殷墟文化研究》
  3. ^ 顾颉刚《纣恶七十事的发生次第》
  4. ^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5. ^ 郭沫若《殷契粹编》

參見[编辑]

前任:
帝乙
中国君主
繼任:
周武王
中国商朝国王
第31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