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郭布羅氏
大清國皇后 滿洲國皇后
前任:孝定景皇后葉赫那拉氏
繼任:
Empress Wan Rong.jpg
婉容大婚照
郭布羅氏
婉容
慕鴻
旗籍 正白旗
乳名 容兒
植蓮
其他名號 伊麗莎白〔Elizabeth〕其夫溥儀命名。麗莎〔Reasa〕其英語老師命名。榮月華(筆名)
出生 光緒三十二年九月廿七(1906年11月13日)
 大清帝國直隸順天府
婚年 民國十一年十月十二(1922年11月30日)
婚姻名份 元配
逝世 民國三十五年五月廿一(1946年6月20日(39歲))
 中華民國吉林省延吉市
墳墓  中華人民共和國 河北省保定市易縣華龍皇家陵園(清獻陵)
親屬
父親 內務府大臣榮源
母親 恆馨
清遜帝溥儀
夫之父 醇親王載灃
夫之母 醇親王載灃嫡福晉幼蘭
夫之繼室 李淑賢
夫之側室 明賢貴妃譚玉齡淑妃文繡(1931年離婚)、福貴人李玉琴(1957年離婚)
兄弟 潤良(兄)、潤麒(弟)
私生女

婉容(1906年11月13日-1946年),郭布羅氏,慕鴻植蓮達斡爾族,籍屬滿洲正白旗。清朝遜帝溥儀嫡妻,滿洲國皇后。

早年[編輯]

1906年婉容出生於北平帽兒胡同榮源府內。後隨父母移居天津,婉容的父親榮源,是位開明人士,時任內務府大臣,一向主張男女平等,認為女孩子應該和男孩子同樣接受教育。婉容稍長後,就讀於一所美國教會學校,學英語,彈鋼琴,特別喜歡爵士音樂,他除了為女兒聘請家庭教師教她讀書習字、彈琴繪畫,還特意為她聘請了於中國出生的美國任薩姆女士(Miss Isabel Ingram)為英語老師。婉容的生母愛新覺羅氏是定郡王溥煦的孫女、毓長的第四女[1],人稱「四格格」,在生下婉容時因產褥熱而故。婉容的後母恆香[2](字「仲馨」,現名「金仲馨」),同樣也是定郡王溥煦的孫女、毓朗的第二女,人稱「二格格」,對婉容一生的影響極為深刻。恆香對婉容不但細心照料,甚至是寵愛備至。家中其它成員還有長婉容兩歲的同母哥哥潤良(娶溥儀大妹韞媖),小她六歲的異母弟弟潤麒(娶溥儀三妹韞穎)。婉容的家住北京東城區地安門外大街帽兒胡同。

婚後[編輯]

婉容在天津居住時期的照片(攝於天津靜園)

溥儀選妃的時候,第一個圈中的並不是婉容,而是文綉,本來應是文繡封為皇后,婉容封為貴妃。但文繡相貌平平,當時十七歲的婉容卻出落得美麗高貴,在貴族中是聞名遐邇的美人。最後因為她的家世顯赫,還是選了婉容為皇后。而文繡既被皇帝圈上了,也不能再嫁別的人,於是成為了妃子。1911年,中國延續了2000多年的帝制結束,國家從君主制走向共和。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給予清室的優待條件是「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尊號仍存不廢,中華民國以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為此,遜帝溥儀的婚禮還是完全照搬皇帝大婚的禮儀,民國政府特准皇后的「鳳輿」從東華門抬進紫禁城的後半部。

婉容出身滿州旗人,知書識禮,也寫得一手詩詞。她跟溥儀的書信有很多都是用英文寫的,落款常署名「伊莉莎白」,這是溥儀給她取的英文名字,與英國女王的名字相同。溥儀為她聘請過英文老師,她還以讀書、寫字、學畫打發光陰,又以種荷花自娛,有頌荷花之辭:「妒者謗其過艷,知者贊其德純」。但由於溥儀身體原因,兩人婚後一直無子,婉容與溥儀雖然在表面上看還算和諧,但新婚不久的皇后很快就變得鬱鬱寡歡了,染上了吸食鴉片的嗜好。

剛開始還是藉口治病瞞著溥儀偷偷吸,逐漸成癮後也只得公開了,婉容患有遺傳性的精神病,她的父親榮源曾有此疾,後用鴉片治好了精神分裂,所以在溥儀的同意下用鴉片替婉容治病,可惜病不單不能醫好,反成為癮君子,而婉容的性生活不正常,每到月經來時就經痛,有時候患頭痛病。溥儀又沒有性能力,就讓她抽大煙,一是治肚子疼;二是想以此來麻醉她,一來二去,婉容抽上了癮,愈抽癮愈大,而婉容在結婚前就學會了抽香煙,在當時社會是有錢人家女子的時髦嗜好。因此,婉容常在紫禁城內抽香煙,並留下她抽煙的照片,還有溥儀為之點煙的鏡頭。後來婉容抽上鴉片煙,自然也離不開香煙。

1923年12月,婉容向北京「臨時窩窩頭會」捐贈大洋600元,以賑濟災民,受到社會各界的讚譽。

天津時期[編輯]

1924年10月,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11月5日,溥儀被驅逐出紫禁城,婉容也隨之離宮。隨溥儀前往天津居住後,婉容在虛偽無聊的環境里生活,內心感到鬱悶,逐漸對鴉片成癮。天津這座繁華的商業城市給她提供了既時髦又風流的消遣方式:看戲、跳舞、溜冰、玩球,對她吸引力最大的則莫過於到各大百貨公司購物,反正有溥儀付錢,她可以無所顧忌地大肆揮霍,有用的沒用的看中了就必須買回來,導致後來發展成婉容和文繡之間爭寵的手段。溥儀後來在《我的前半生》中稱之為「競賽式的購買」,他回憶道:「婉容本是一位天津大小姐,花錢買廢物的門道比我多。她買了什麼東西,文繡也一定要。我給文繡買了,婉容一定又要買,而且花的鋪更多,好像不如此不足以顯示皇后的身份。」

據史料記載,同樣流離失所的溥儀卻對婉容關愛備至,到了天津後,經常帶她出席各種摩登場所,更是天天出去遊玩,打馬球,僅1930年5月,婉容在一月內出門六次:第一次到馬廠遊玩;第二次到馬廠並順路去義利公司購買物品;第三次到馬廠,同時在起士林吃飯;第四次到馬廠又在起士林吃冰淇淋及楊梅等冷飲;第五次是因載灃新從北京歸來,婉容隨溥儀到戈登路看望,之後去馬廠遊玩;第六次是隨同溥儀的妹妹到天津的熱鬧市區一一中街閒逛,這幾次出門大多是和溥儀一起,有時由溥儀的妹妹陪伴。

1931年,反常的氣候造成「南起百粵北至關外大小河川盡告漲溢」,全國性的大水災。當時全國受災區域達16省,其中長江中下游及淮河流域的湘、鄂、贛、浙、皖、蘇、魯、豫8省災情極為嚴重,是上個世紀受災範圍最廣、災情最重的一次大水災——1931年江淮大水。出宮已久的婉容,看到這樣的洪澇災害,立即捐出自己的珍珠項鏈及大洋。1931年盛夏時節,長江兩岸數省發生嚴重水災,當時溥儀捐贈一棟樓房,婉容捐了一串珍珠以販災民。這件事當時在社會上引起了轟動,京、津、滬的報紙也相繼刊登了婉容的玉照和她所捐贈的珍珠項鏈。

溥儀帶著婉容、文繡住進了天津靜園。隨著時間的推移,溥儀性格上的弱點逐漸暴露出來了,而他生理上的缺陷最終更是導致了文繡提出離婚。可是溥儀卻把過失都推到了婉容的身上。

時裝照 
與溥儀合影 
與溥儀合影 

滿洲國時期[編輯]

1931年年底,川島芳子關東軍命令將婉容接至滿洲,居住於新京(今長春市)的執政府。1932年1月,婉容在日本人的誘騙下,由天津轉道大連再轉至旅順與溥儀團聚,但此時的溥儀卻成為聽任日本關東軍擺布的傀儡,從此她自已也落入陰謀的陷阱。在長春,婉容一切都要聽從日本人的安排,她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秘密監視,甚至不能走出大門一步。婉容不堪忍受日本人的欺辱,決意出逃。

於長春「皇宮」中的常服照(後期上色) 
婉容身著滿洲國皇后正裝(後期上色,失真) 

在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第一任外交部長顧維鈞回憶錄里有這樣一段記載:

Cquote1.svg
我們在大連停留了一夜,發生一件有趣的事。我的一個隨從人員過去在北京當過警察,是我的四個衛士之一。由於1925年的炸彈事件,他留了下來給我保鏢。他是北京人,在北京認識很多人。當我在大連一家旅館裡吃午飯時,他進來說,一個從長春來的滿洲國內務府的代表要見我,有機密消息相告。我起初猶豫,因為他說的名字我不熟悉。但是我的隨從說,他在北京認識這個人,可否見見他。他告訴我,此人化裝為古董商,以免日本人注意(也許他當過古董商)。我出去走到門廊里,我們停在轉角處。此人告訴我,他是皇后(長春宣統皇帝的妻子)派來的。他說因為知道我去滿洲,她要我幫助她從長春逃走;他說她覺得生活很悲慘,因為她在宮中受到日本侍女的包圍(那裡沒有中國侍女)。她在那裡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和告密。她知道皇帝不能逃走,如果她能逃走,她就可能幫他逃走。我為這故事所感動。但是我告訴他,我的處境不能替她做什麼事,因為我在滿洲是中國顧問的身份,沒有任何有效方法來幫助她。雖然如此,我得到一個明確的概念,知道日本人都幹了些什麼,這個故事可以證實日本的意圖。
Cquote2.svg

自這件事以後,婉容並沒有氣餒和放棄再次逃跑的機會。1933年的8月、9月期間,當時滿洲國立法院趙欣伯的妻子準備赴日,婉容便托她幫忙東渡。婉容認為,只要她能逃走,就一定會幫助溥儀逃走,可此事被當時正在日本的三格格發現,她寫信告知溥儀,結果逃跑又成為泡影。從此婉容再也沒有找到逃脫的機會。

1934年3月1日被冊封為滿洲帝國皇后。婉容遭溥儀厭棄,吸食鴉片煙度日,同時婉容的行動也受到了日本人的嚴密監視和限制,這一切使婉容的身體和精神處於崩潰的邊緣。據1934年「帝宮」檔案記載,婉容一年內僅單、夾旗袍就做了二十七件,所用的質料不僅有中國傳統的絲綢,還有各種花色的日本、印度、法國的上等毛、綢、紗料。她每個月可以有三千元的月例錢,供其衣食之外的花銷。

除了1934年溥儀第三次登基做偽「滿洲國」皇帝之後,日本方面在秩父宮蕹仁親王代表天皇「訪滿」時,為了炫耀中日「親善」而讓婉容隨溥儀在勤民樓參加了一次接見外,在以後的近十年中再也沒有以「皇后」身份公開露面。無聊和孤寂使婉容最終而得了神經衰弱症,每天就以鴉片來打發時間,而且煙癮越來越大,據隨侍李國雄回憶,婉容大部分時間是呆在床上抽香煙、鴉片,房內煙霧繚繞,婉容每月的消費是一千五百元,隨著物價的上漲,一度增加至三千元,這些錢大部分用來買鴉片,同時她還讓僕人大量收集時裝和電影雜誌。

關於婉容私通一事[編輯]

2006年,北京群眾出版社透露,溥儀自傳《我的前半生》內原本遭刪節之內容將解密,其中包括溥儀將婉容的私生女扔進鍋爐燒化等內情,而且溥儀在《我的前半生》中曾說:「後來她染上吸鴉片的嗜好,有了我所不能容忍的行為。」

根據《我的前半生》被刪節內容,婉容染上吸食鴉片的嗜好,並與侍衛通姦,誕下一女,後來孩子死亡,婉容憶子成狂,吸鴉片煙度日,溥儀曾在《我的前半生》中說:「1935年,由於婉容有了身孕並且將近臨產,我才發現了問題。我當時的心情是難以描述的,我又憤怒,又不願意讓日本人知道,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她身上泄憤。」,後來婉容因「穢聞」被打入「冷宮」,身體和精神處於崩潰邊緣,嗜毒成癮。

按照溥儀的說法,婉容把文繡擠走了,使溥儀對她反感。在長時期內受到溥儀冷淡對待的婉容,一方面有正常的生理需要,另一方面又不能丟開皇后的尊號而與溥儀離婚,因此鴉片也越吸越重了,之後婉容竭盡所能地做出激怒溥儀的事情,就是和侍衛發生暖昧私通的行為,她先後與二名溥儀的隨侍李體育祁繼忠通姦而懷孕,此事激怒了溥儀

溥儀與婉容關係的徹底破裂是在1935年,發生了婉容與溥儀的隨侍發生曖昧關係而致懷孕的事情,直到婉容已經懷孕幾個月了,即將臨盆,溥儀才知道婉容與別人私通的真相,使溥儀遭到「御用掛」吉岡安植的訓斥,婉容在精神空虛中投入了侍衛李體玉的懷抱,婉容為此遭到溥儀的暴打,但婉容始終就是不講是誰的孩子,當時,婉容態度非常明確:提出如果孩子生下來後,要溥儀承認是他的;如果不行,孩子生下之後,要允許孩子悄悄放在外邊養著,但溥儀始終置之不理,之後婉容生下一個女嬰,然而溥儀還是決定把婉容生下來的女兒扔進鍋爐,此事一直瞞著婉容,之後溥儀則對婉容說把她的女兒交給她哥哥雇保姆撫養,此後,婉容按月給哥哥支付撫養費,導致婉容至死也不知道孩子早已死亡。

另一傳聞,當時婉容的女兒生下來時就已經死亡,被溥儀扔進鍋爐,雖然這個可憐的女嬰才剛剛降生半個小時就夭折了,但溥儀仍然認為這是婉容不可饒恕的過錯,從此將她打入冷宮,婉容精神失常,更因剌激過大而患上精神病,不再參加偽滿洲國的任何社交活動,而婉容整天不梳頭,不洗臉,披頭散髮,不剪腳、手指甲,煙癮越來越大,最後成了一個瘋子。[3]   

逝世[編輯]

1945年8月,蘇聯在「八月風暴」行動中迅速攻佔滿洲,婉容在11日隨宮廷人員自新京撤至通化大栗子溝,後被佔領當地的共產黨游擊隊俘虜,先後運至通化、長春、永吉敦化延吉,最後於1946年6月10日前後(見嵯峨浩回憶錄)或8月下旬(當時報紙記載)死於吉林省延吉的監獄裏。葬地不明,有說是「用舊炕席捲著扔在北山上」,也有說是「葬於延吉市南山」,屍骨亦無處尋找。三年以後,在伯力收容所過囚居生活的溥儀從嵯峨浩給溥傑的家信中獲悉婉容的死訊,似乎無動於衷。

2006年10月23日,經其弟潤麒同意以招魂形式與溥儀合葬於河北清西陵外的華龍陵園,溥儀墓清獻陵。

關於婉容的爭議[編輯]

2006年,中國大陸開拍《末代皇妃》,當中「婉容」的角色描述和定位惹來了很多爭議,連婉容親弟弟潤麒也為姐姐喊冤,甚至要狀告拍攝單位。

2004年5月18日,《甘肅青年報》刊登了《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文章,正是這篇文章引發了關於末代皇后的一場官司。文章稱:「婉容狂躁易怒,嗜毒成癮、甚至與溥儀身邊的侍衛私通,從一個嬌美恬靜的美人變成了一個形如槁木的瘋子」,並刊登了婉容的四幅照片,照片中的婉容或在抽香煙,或拿著太監的帽子在玩耍。近年來,婉容的形象在人們印象中大抵都是「錦衣玉食、無所事事、虛榮嫉妒、專橫跋扈、爭風吃醋、嗜毒成癮、與侍衛私通、誕下私生女。」

圖集[編輯]

與婉容有關的作品[編輯]

書籍[編輯]

電影及電視劇[編輯]

註釋[編輯]

  1. ^ 朗貝勒府-行有恆堂主人. 婉容姨母之生母考. 新浪博客. [2009年6月] (簡體中文). 
  2. ^ 朗貝勒府-行有恆堂主人. 朗貝勒家事. 新浪博客. [2009年6月] (簡體中文). 
  3. ^ 《我的前半生》全本將面世:溥儀燒死婉容的私生女.:星島環球網,2006-12-8

外部連結[編輯]

婉容
清朝皇室
出生於: 1906年 逝世於: 1946年
前任:
孝定景皇后靜芬
隆裕太后
— 名義上的 —
清朝皇后
於《清室優待條件》有效期間
1922年-1924年
失去尊號
原因:《修正清室優待條件》生效
新頭銜 滿洲國皇后
1932年-1945年
失去尊號
原因:滿洲國亡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