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甲状腺激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促甲状腺激素α亚基
識別
符號 CGA
替換符號 HCG, GPHa, GPHA1
Entrez 1081
HUGO 1885
OMIM 118850
RefSeq NM_000735
UniProt P01215
其他資料
基因座 6 q14-q21
促甲状腺激素β亚基
識別
符號 TSHB
Entrez 7252
HUGO 12372
OMIM 188540
RefSeq NM_000549
UniProt P01222
其他資料
基因座 1 p13

促甲状腺激素,又称TSH英语:Thyroid-stimulating hormone, TSH),是一个由垂体前叶当中的促甲状腺激素细胞所分泌的肽类激素。该激素用于调节甲状腺内分泌功能.[1][2]

生理学[编辑]

甲状腺激素系统中的T3T4,与促甲状腺激素促甲状腺激素雌激素的交互过程[3]

对甲状腺激素的调节[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刺激甲状腺分泌甲状腺素(T4)和三碘甲狀腺原氨酸(T3)的分泌[4]。而该激素的分泌则由下丘脑分泌,并通过垂体门脉系统转运至垂体前叶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TRH)所控制。后者的增加会刺激促甲状腺激素的分泌。同样由下丘脑所分泌的生长抑素,则具有相反的作用,即减少或抑制促甲状腺激素的分泌。

而甲状腺激素(T3和T4)在血液中的水平,也会影响脑垂体对促甲状腺激素的释放:当T3和T4较低的时候,促甲状腺激素的释放就增加,反之则减少,即一个负反馈调理作用。

亚基[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是一个糖蛋白,由α和β两个亚基组成,其中:

  • α亚基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黄体生成素(LH)以及促卵泡激素中的α亚基几乎完全相同。该亚基由92个氨基酸序列组成,被认为是一个用于刺激腺苷酸环化酶(涉及生成腺苷)的效应器;
  • β亚基由118个氨基酸序列组成,是促甲状腺激素所独有的,因此决定了其感受器的特异性。

感受器[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受体主要被发现存在于甲状腺的滤泡细胞[5]。刺激该受体会增加T3和T4的分泌。当人体受到刺激产生的针对该受体抗体,会模拟促甲状腺激素的效果,并进而导致弥漫性毒性甲状腺肿

此外,人绒膜促性腺激素也表现出一些与促甲状腺激素受体的交叉反应,并因此刺激甲状腺激素的分泌。对于怀孕时期的妇女,如果人绒膜促性腺激素的高浓度时间被延长,会出现一过性症状,称为妊娠期甲亢[6]

应用[编辑]

诊断[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在成人体内的血值应该介于0.4至3.0µIU/mL(等价于mIU/L),这个标准在不同的实验室之间会有细微差异。英国的临床生化协会出版的指南建议该激素的参考值为0.4至4.5mIU/L[7]。而美国的国家临床生化科学院则指出,成年人该激素的预期数值应该降低至0.4至2.5µIU/mL。这是因为研究发现,该激素的水平超过2.0µIU/mL的观测对象,在20年内发展为甲状腺功能低下的概率会增加,尤其是甲状腺抗体被检出且升高的情况下。[8]

儿童相对于成人来说,促甲状腺激素的血值相对较高。2002年美国国家临床生化科学院给出了一个年龄相关度的建议参考值,该参考值从足月分娩婴儿的1.3至19µIU/mL,逐渐下降至10周时的0.6至10µIU/mL,14个月时的0.4至7.0µIU/mL,在儿童至青春期保持缓慢下降,并最终下降至成年的0.4至4.0µIU/mL的水平[8]:第二章

疾病的诊断[编辑]

对于怀疑甲状腺激素可能存在超标(甲亢)或过低(甲减)的患者,需要化验促甲状腺激素的血值,作为甲状腺功能检测的一部分。对于结果的解读,还需要同时看T4(甲状腺激素,又称四碘甲腺原氨酸)项的血值。在某些情况下,还需要化验T3(三碘甲腺原氨酸)的血值,来辅助对病情的推断。

病灶 TSH水平 T4水平 致病條件
下丘脑/脑垂体 良性的垂体肿瘤(一种腺瘤)或者甲状腺激素抵抗综合征
下丘脑/脑垂体 垂体机能减退症
甲状腺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或者弥漫性毒性甲状腺肿
甲状腺 先天性甲狀腺機能低下症(克汀病,呆小症)、甲状腺功能减退或者桥本氏甲状腺炎

对TSH进行化验,也成为目前对甲状腺疾病进行筛查的建议手段。由于近年来TSH化验的敏感度得到提高,因而成为向对于游离甲状腺激素(FT4)而言更好的筛查工具[2]

监测[编辑]

对于需要接受治疗的病人来说,TSH的参考值范围应该控制在0.3至3.0μIU/mL[9]。对于甲状腺激素水平低下的甲状腺机能低下患者,单独化验促甲状腺激素水平通常认为已经足够了。如果TSH数值超出参考值上限,即刻认为通过服药补充的剂量不足,或者治疗的依从性(有效性)差。而下降值太大,则说明有可能过度治疗。对于这两种情况,用药量都需要进行调整。而对于甲亢的患者,则需要同时监测TSH和T4的血值。

治疗[编辑]

健赞公司(Genzyme)生产的一种称为“重组人促甲状腺激素α”(简称rhTSHα或rhTSH,药品名称“适谪进”,英文Thyrogen)的药物可用于甲状腺癌的治疗[10]

引用[编辑]

  1. ^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2006. ISBN 0-395-82517-2. 
  2. ^ 2.0 2.1 Sacher, Ronald; Richard A. McPherson. Wildmann's Clinical Interpretation of Laboratory Tests, 11th ed.. F.A. Davis Company. 2000. ISBN 0-8036-0270-7. 
  3. ^ References used in image are found in image article in Commons:Commons:File:Thyroid_system.png#References.
  4. ^ MCG生理学 5/5ch5/s5ch5_4
  5. ^ Parmentier M, Libert F, Maenhaut C, Lefort A, Gérard C, Perret J, Van Sande J, Dumont JE, Vassart G. Molecular cloning of the thyrotropin receptor. Science. December 1989, 246 (4937): 1620–2. doi:10.1126/science.2556796. PMID 2556796. 
  6. ^ Fantz CR, Dagogo-Jack S, Ladenson JH, Gronowski AM. Thyroid function during pregnancy. Clin. Chem. December 1999, 45 (12): 2250–8. PMID 10585360. 
  7. ^ Use of thyroid function tests: guidelines development group. UK Guidelines for the Use of Thyroid Function Tests (pdf). 2006-06-01 [2012-02-02]. 
  8. ^ 8.0 8.1 Baloch Z, Carayon P, Conte-Devolx B, Demers LM, Feldt-Rasmussen U, Henry JF, LiVosli VA, Niccoli-Sire P, John R, Ruf J, Smyth PP, Spencer CA, Stockigt JR. Laboratory medicine practice guidelines. Laboratory support for the diagnosis and monitoring of thyroid disease. Thyroid. January 2003, 13 (1): 3–126. doi:10.1089/105072503321086962. PMID 12625976. 
  9. ^ Baskin et. al. AACE Medical Guidelines for Clinical Practice for Evaluation and Treatment of Hyperthyroidism and Hypothyroidism (PDF).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ists: 462, 465. 2002. 
  10. ^ Duntas LH, Tsakalakos N, Grab-Duntas B, Kalarritou M, Papadodima E. The use of recombinant human thyrotropin (Thyrogen) in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thyroid cancer. Hormones (Athens). 2003, 2 (3): 169–74. PMID 1700301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