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甲状腺激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促甲状腺激素α亚基
識別
符號 CGA
替換符號 HCG, GPHa, GPHA1
Entrez 1081
HUGO 1885
OMIM 118850
RefSeq NM_000735
UniProt P01215
其他資料
基因座 6 q14-q21
促甲状腺激素β亚基
識別
符號 TSHB
Entrez 7252
HUGO 12372
OMIM 188540
RefSeq NM_000549
UniProt P01222
其他資料
基因座 1 p13

促甲状腺激素,又称TSH英语Thyroid-stimulating hormone, TSH),是一个由垂体前叶当中的促甲状腺激素细胞所分泌的肽类激素。该激素用于调节甲状腺内分泌功能.[1][2]

生理学[编辑]

甲状腺激素系统中的T3T4,与促甲状腺激素促甲状腺激素雌激素的交互过程[3]

对甲状腺激素的调节[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刺激甲状腺分泌甲状腺素(T4)和三碘甲腺原氨酸(T3)的分泌[4]。而该激素的分泌则由下丘脑分泌,并通过垂体门脉系统转运至垂体前叶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TRH)所控制。后者的增加会刺激促甲状腺激素的分泌。同样由下丘脑所分泌的生长抑素,则具有相反的作用,即减少或抑制促甲状腺激素的分泌。

而甲状腺激素(T3和T4)在血液中的水平,也会影响脑垂体对促甲状腺激素的释放:当T3和T4较低的时候,促甲状腺激素的释放就增加,反之则减少,即一个负反馈调理作用。

亚基[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是一个糖蛋白,由α和β两个亚基组成,其中:

  • α亚基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黄体生成素(LH)以及促卵泡激素中的α亚基几乎完全相同。该亚基由92个氨基酸序列组成,被认为是一个用于刺激腺苷酸环化酶(涉及生成腺苷)的效应器;
  • β亚基由118个氨基酸序列组成,是促甲状腺激素所独有的,因此决定了其感受器的特异性。

感受器[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受体主要被发现存在于甲状腺的滤泡细胞[5]。刺激该受体会增加T3和T4的分泌。当人体受到刺激产生的针对该受体抗体,会模拟促甲状腺激素的效果,并进而导致弥漫性毒性甲状腺肿

此外,人绒膜促性腺激素也表现出一些与促甲状腺激素受体的交叉反应,并因此刺激甲状腺激素的分泌。对于怀孕时期的妇女,如果人绒膜促性腺激素的高浓度时间被延长,会出现一过性症状,称为妊娠期甲亢[6]

应用[编辑]

诊断[编辑]

促甲状腺激素在成人体内的血值应该介于0.4至3.0µIU/mL(等价于mIU/L),这个标准在不同的实验室之间会有细微差异。英国的临床生化协会出版的指南建议该激素的参考值为0.4至4.5mIU/L[7]。而美国的国家临床生化科学院则指出,成年人该激素的预期数值应该降低至0.4至2.5µIU/mL。这是因为研究发现,该激素的水平超过2.0µIU/mL的观测对象,在20年内发展为甲状腺功能低下的概率会增加,尤其是甲状腺抗体被检出且升高的情况下。[8]

儿童相对于成人来说,促甲状腺激素的血值相对较高。2002年美国国家临床生化科学院给出了一个年龄相关度的建议参考值,该参考值从足月分娩婴儿的1.3至19µIU/mL,逐渐下降至10周时的0.6至10µIU/mL,14个月时的0.4至7.0µIU/mL,在儿童至青春期保持缓慢下降,并最终下降至成年的0.4至4.0µIU/mL的水平[8]:第二章

疾病的诊断[编辑]

对于怀疑甲状腺激素可能存在超标(甲亢)或过低(甲减)的患者,需要化验促甲状腺激素的血值,作为甲状腺功能检测的一部分。对于结果的解读,还需要同时看T4(甲状腺激素,又称四碘甲腺原氨酸)项的血值。在某些情况下,还需要化验T3(三碘甲腺原氨酸)的血值,来辅助对病情的推断。

病灶 TSH水平 T4水平 致病條件
下丘脑/脑垂体 良性的垂体肿瘤(一种腺瘤)或者甲状腺激素抵抗综合征
下丘脑/脑垂体 垂体机能减退症
甲状腺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或者弥漫性毒性甲状腺肿
甲状腺 先天性甲狀腺機能低下症(克汀病,呆小症)、甲状腺功能减退或者桥本氏甲状腺炎

对TSH进行化验,也成为目前对甲状腺疾病进行筛查的建议手段。由于近年来TSH化验的敏感度得到提高,因而成为向对于游离甲状腺激素(FT4)而言更好的筛查工具[2]

监测[编辑]

对于需要接受治疗的病人来说,TSH的参考值范围应该控制在0.3至3.0μIU/mL[9]。对于甲状腺激素水平低下的甲状腺机能低下患者,单独化验促甲状腺激素水平通常认为已经足够了。如果TSH数值超出参考值上限,即刻认为通过服药补充的剂量不足,或者治疗的依从性(有效性)差。而下降值太大,则说明有可能过度治疗。对于这两种情况,用药量都需要进行调整。而对于甲亢的患者,则需要同时监测TSH和T4的血值。

治疗[编辑]

健赞公司(Genzyme)生产的一种称为“重组人促甲状腺激素α”(简称rhTSHα或rhTSH,药品名称“适谪进”,英文Thyrogen)的药物可用于甲状腺癌的治疗[10]

引用[编辑]

  1. ^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2006. ISBN 0-395-82517-2. 
  2. ^ 2.0 2.1 Sacher, Ronald; Richard A. McPherson. Wildmann's Clinical Interpretation of Laboratory Tests, 11th ed.. F.A. Davis Company. 2000. ISBN 0-8036-0270-7. 
  3. ^ References used in image are found in image article in Commons:Commons:File:Thyroid_system.png#References.
  4. ^ MCG生理学 5/5ch5/s5ch5_4
  5. ^ Parmentier M, Libert F, Maenhaut C, Lefort A, Gérard C, Perret J, Van Sande J, Dumont JE, Vassart G. Molecular cloning of the thyrotropin receptor. Science. 1989.December, 246 (4937): 1620–2. doi:10.1126/science.2556796. PMID 2556796. 
  6. ^ Fantz CR, Dagogo-Jack S, Ladenson JH, Gronowski AM. Thyroid function during pregnancy. Clin. Chem. 1999.December, 45 (12): 2250–8. PMID 10585360. 
  7. ^ Use of thyroid function tests: guidelines development group. UK Guidelines for the Use of Thyroid Function Tests (pdf). 2006-06-01 [2012-02-02]. 
  8. ^ 8.0 8.1 Baloch Z, Carayon P, Conte-Devolx B, Demers LM, Feldt-Rasmussen U, Henry JF, LiVosli VA, Niccoli-Sire P, John R, Ruf J, Smyth PP, Spencer CA, Stockigt JR. Laboratory medicine practice guidelines. Laboratory support for the diagnosis and monitoring of thyroid disease. Thyroid. 2003.January, 13 (1): 3–126. doi:10.1089/105072503321086962. PMID 12625976. 
  9. ^ Baskin et. al. AACE Medical Guidelines for Clinical Practice for Evaluation and Treatment of Hyperthyroidism and Hypothyroidism.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ists. 462, 465. 2002. 
  10. ^ Duntas LH, Tsakalakos N, Grab-Duntas B, Kalarritou M, Papadodima E. The use of recombinant human thyrotropin (Thyrogen) in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thyroid cancer. Hormones (Athens). 2003, 2 (3): 169–74. PMID 1700301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