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朝
Nhà Ngô

939年-965年
静海军位置图
静海军早期的统治的大致疆域
首都 古螺
政体 君主制
- 965-968 吴权 (首)
吴昌炽 (末)
歷史
 - 白藤江之战 938年
 - 吴权迁都到古螺 939年
 - 十二使君之乱 966年
 - 吴昌炽向丁部领投降 965年

吳朝(越南语:Nhà Ngô,939─965年[1]),亦有稱作「吳氏自主政權[2]越南歷史時期之一。在10世紀以前,越南北部(古稱交州)長期受中國統治。938年,越南北部(古稱交州豪族吳權擊敗中國南漢軍隊,並稱王建政,建立自主政權,是為吳朝。吳朝歷經吳權、楊三哥吳昌岌吳昌文等君主,其間出現內部權力鬥爭及各地豪強割據等問題,後更演成「十二使君」之局,吳朝衰亡。後世肯定吳朝在越南爭取自主的重要性,但對於它是否可稱為越南獨立之始則出現爭議。

政局發展[编辑]

白藤江之戰及建政[编辑]

吳權擊退南漢軍隊的古戰場──白藤江

吳朝建政的時間,是在中國統治時代的末期。10世紀以前,越南北部地區(古稱交州)長期處於中國內地王朝所轄,到10世紀初,唐朝分裂瓦解,形成五代十國局面,交州豪族乘中國內地紛亂,爭取自主權力,歷經曲氏家族、楊廷藝等統治當地,交州與嶺南地區的割據勢力南漢為鄰,雙方時起衝突。[3]

吳朝的開創者吳權,交州唐林州人士,為當地世家大族。楊廷藝統治時,吳權擔任牙將,管治愛州一地,並娶廷藝之女為妻。[4]937年,楊廷藝被部將矯公羨所殺。不久,938年,吳權討伐矯公羨,公羨向南漢求援。南漢皇帝劉龑派皇子劉洪操(一作劉弘操)率兵救矯公羨。吳權先殺公羨,然後在白藤江海口(在今越南廣安[5])部署陷阱,「先於海口多植大杙,銳其首,冒之以鐵」,亦即在木椿末端包上鐵皮,等到潮漲時派出舟師,引南漢海軍船艦到裝有大杙的位置,適值潮退,南漢艦隊「轢橛者皆覆」,於是「漢兵大敗,士卒覆溺者太半」,劉洪操亦死於此役,是為白藤江之戰[6]吳權擊退南漢軍後,於次年(939年)春自立為王,是為「前吳王」,定都螺城(即古螺,在今東英縣)。[7]

楊三哥及吳昌岌、吳昌文時期[编辑]

吳權在位六年,於945年去世。[4]他身後的吳朝政局並非長治久安。吳權臨終時,遺命其子由楊三哥(楊廷藝之子,吳權王后楊氏的兄弟)輔助,但楊三哥卻自奪王位,號稱「平王」。吳權長子吳昌岌出逃,得茶鄉范令公協助躲藏,使楊三哥無法捉拿。吳權第二子吳昌文被三哥收為己子。950年,楊三哥派吳昌文出外討伐叛亂,吳昌文在途中倒戈,推翻平王,奪回權力。[8]吳昌文及自立為「南晉王」,又於次年派遣人迎接其兄吳昌岌,立為「天策王」,兩人同理國事,曾一起征討華閭洞割據者丁部領。但後來吳昌岌擅威作福,令吳昌文憤而不再參與政事。[9]洮江郡人周泰不服,吳昌文親征,將之殲滅,但從此「狃勝而驕」。[10]965年,吳昌文在親征太平唐阮二村時陣亡。[11]

交州雖為自主政權,但其流通的貨幣,仍以唐代開元通寶後漢漢元通寶(948年始鑄)等為主,到日後的丁朝方獨立鑄幣。[12]

衰亡[编辑]

從楊三哥奪位時起,地方上便出現割據勢力,及至965年吳昌文戰死以後,吳氏朝廷已無力管治全國,吳氏王子吳昌熾(吳昌岌之子)只能據守平橋(有說在今興安省清化省),與此同時「群雄競起,各據郡邑自守」,後世統稱這些割據者為「十二使君」。最後,華閭洞割據者丁部領擊敗各股勢力,奪得全國政權。[13]

統治組織[编辑]

吳權

吳朝自吳權建政後,便草創朝廷架構。據《大越史記全書》載,吳權在939年「始稱王」,冊立王后,置百官,制朝儀,定服色,這些措施在後世被視為「帝王之規模可見矣」。[4]在地方行政方面,從銘文資料可知,當時有等行政單位,另外還有稱為「社」的宗教會社組織,社裡有社主、社副、社判官、社務、都監等位號。[14]

疆域[编辑]

有關吳朝領土範圍,越南古代地理著作,如阮廌輿地志》,認為是「北夾兩廣,南至地哩越南语Địa Lý (châu),凡二千八百里;東接欽州、海門(在中國廣西),西界雲南,凡一千七百里」。[15]現代學者陶維英則指是在「雒越人後裔的各州,即北部的中游和平原地區以及清化──乂安的中游和平原地區得以行使其權力」。[5]

宗教[编辑]

佛教傳入交州後,隋唐時期出現了滅喜派禪宗無言通禪派等教派,到10世紀的吳朝仍得到流傳,並在日後的各朝受到重視。[16] 至於起源於中國的宗教,在吳朝亦得以流傳。據河內慈廉的鐘銘資料,吳朝時期有二門信眾結合,崇信道教的「太始三尊」(即元始天尊靈寶天尊道德天尊),一同興造道教設施。道教信徒中還設宗教職位,有高級醮祭人員「高功」一職。[17]

與中國南漢關係[编辑]

吳朝與中國南漢政權接鄰,南漢在白藤江之戰吳權所敗後,「遂棄不復攻」,不再爭奪交州。[18]雖然如此,但南漢對交州仍有影響力。在慈廉縣日早村出土的吳朝銅鐘「日早古鐘」(948年刻),銘文上使用南漢年號「乹和六年」,現代學者據此認為該古鐘所屬的社,與南漢有一定的關係。[19]法國漢學家蘇爾夢指出南漢鑄造工藝精湛,「日早古鐘」便可能鑄造於南漢,或是南漢工匠到交州鑄造,反映了雙方有著文化交流。[20]

楊三哥奪權事件後,吳氏家族為求自保,乃向南漢稱臣求封[21],於是在954年,吳昌文(一作吳昌濬)遣使到南漢,稱臣入貢及要求冊封。[注 1][22]這次求封的結果,各種史籍有不同記載,一說南漢答應吳朝要求,並派員出發冊封,但途中吳朝又以「海賊為亂,道路不通」為由,終斷行程;[23]另一說是南漢封吳昌文為「靜海軍節度使兼都護」。[24]

吳朝的歷史意義[编辑]

在越南,後世視吳朝為越南脫離中國自立的重要時期。封建時代史官黎文休吳權稱王是「我越之正統,庶幾乎復續矣」[4]法屬時代越南人士有「我越南復國自主之第一君曰吳王權[25]、「吳王乘釁起兵,越乃為五嶺以南之獨立國」[26]等論調。到現代,越南學術機關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說它是「堂堂正正的獨立王國」[27]

但吳朝的獨立國家地位亦受到質疑。中國學者郭振鐸張笑梅指出,吳朝在吳權時就未曾統一越南,各地均有豪族掌權,吳昌岌吳昌文時仍有地方割據,吳氏朝廷還需向中國南漢稱臣求封以自保,而且吳氏君主並未正式稱帝改元,所以難以被視為越南獨立國家之始。[28]

歷任君主[编辑]

吳朝君主  编辑
稱號 姓名 在世 在位時間
前吳王 吳權 898年-944年 939年-944年
楊平王 楊三哥 ?年-?年 945年-950年
天策王
(與南晉王吳昌文並立)
吳昌岌 ?年-954年 950年-954年
南晉王
(與天策王吳昌岌並立)
吳昌文 ?年-965年 951年-965年

注釋[编辑]

  1. ^ 據中國史籍《新五代史》及元代越人黎崱安南志略》所述,遣使稱臣的吳朝君主為「吳昌濬」,但越南古代史籍《越史略》及《大越史記全書》沒有「吳昌濬」的記錄。對此,阮朝史官所編的《欽定越史通鑑綱目》猜測「或者昌文改名昌濬」,中國學者武尚清認為《安南志略》記述正確,因此吳昌岌、吳昌濬及吳昌文三人均是真實存在的人物。

引用來源[编辑]

  1. ^ 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57頁;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664頁;《東南亞歷史詞典》,上海辭書出版社,509頁。
  2. ^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664頁。
  3. ^ 呂士朋《北屬時期的越南》,香港中文大學新亞研究所,140─142頁。
  4. ^ 4.0 4.1 4.2 4.3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172頁。
  5. ^ 5.0 5.1 陶維英《越南歷代疆域》,北京商務印書館,143頁。
  6. ^ 歐陽修《新五代史·南漢世家·劉龑》,北京中華書局,813頁;司馬光《資治通鑑·後晉紀》,北京中華書局,9192─9193頁。
  7.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172頁;呂士朋《北屬時期的越南》,香港中文大學新亞研究所,142頁;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40頁。
  8. ^ 《越史略》卷上(收錄於《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上海古籍出版社,571頁;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楊三哥》,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172-173頁。
  9. ^ 《越史略》卷上(收錄於《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上海古籍出版社,571頁;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後吳王》,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172-173頁。
  10. ^ 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前編卷之五,第二十六頁。
  11. ^ 《越史略》卷上(收錄於《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上海古籍出版社,571頁;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後吳王》,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175頁。
  12. ^ 《越南歷史貨幣》,中國金融出版社,14及16頁。
  13. ^ 《越史略》卷上(收錄於《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上海古籍出版社,571─572頁;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後吳王、吳使君》,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175─176頁;陳重金(即陳仲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58─59頁。
  14. ^ 《日早古鐘銘》(948年刻成),收錄於潘文閣、蘇爾夢主編《越南漢喃銘文匯編·第一集北屬時期至李朝》,遠東學院、漢喃研究院,47頁。
  15. ^ 阮廌《輿地志》,收錄於《皇黎抑齋相公遺集》,6頁。
  16. ^ 杜繼文《佛教史》,江蘇人民出版社,300─301頁。
  17. ^ 《日早古鐘銘》(948年刻成),收錄於潘文閣、蘇爾夢主編《越南漢喃銘文匯編·第一集北屬時期至李朝》,遠東學院、漢喃研究院,47─48頁。
  18. ^ 歐陽修《新五代史·南漢世家·劉晟》,北京中華書局,816頁。
  19. ^ 《日早古鐘銘》(948年刻成),收錄於潘文閣、蘇爾夢主編《越南漢喃銘文匯編·第一集北屬時期至李朝》,遠東學院、漢喃研究院,45─48頁。
  20. ^ 香港中文大學第二屆海外華人研究與文獻收藏機構國際合作會議──蘇爾夢著,鄭力人譯《從梵鐘銘文看中國與東南亞的貿易往來》
  21. ^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43頁。
  22. ^ 《越史略》卷上(收錄於《四庫全書‧史部》第466冊),上海古籍出版社,571頁;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後吳王》,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174頁;歐陽修《新五代史·南漢世家·劉晟》,北京中華書局,816頁;黎崱《安南志略》,北京中華書局,280─281頁;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前編卷之五,第二十五至二十六頁。
  23. ^ 歐陽修《新五代史·南漢世家·劉晟》,北京中華書局,816頁;黎崱《安南志略》,北京中華書局,280─281頁;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前編卷之五,第二十五頁。
  24. ^ 司馬光《資治通鑑·後周紀》,北京中華書局,9501頁;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全書·吳紀》,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174頁。
  25. ^ 黃高啟《越史要:越南史要》,第四十一葉。
  26. ^ 吳甲豆《中學越史撮要》夏集,第二至第三葉。
  27.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越南歷史》,北京人民出版社,第151-152頁。
  28. ^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42-244頁。

參考書目及網絡資源[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