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弗赖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弗赖堡
Freiburg im Breisgau
 德國市镇
Schlossbergblick Freiburg i. B. 14.jpg
弗赖堡旗幟
旗幟
弗赖堡徽章
徽章
弗赖堡的位置
在所属州的位置
Baden-Württemberg FR (town).svg
弗赖堡在德國的位置
弗赖堡
弗赖堡
在德国的位置
弗赖堡在巴登-符腾堡州的位置
弗赖堡
弗赖堡
在巴登-符腾堡州的位置
坐标:47°59′42″N 7°51′00″E / 47.995°N 7.85°E / 47.995; 7.85
国家 德國
联邦州 巴登-符腾堡
行政区弗赖堡行政区
无(非县辖城市
面积1
 • 总计153.04 平方公里(59.09 平方英里)
人口(2020年12月31日)[1]
 • 總計230,940人
 • 密度1,509人/平方公里(3,908人/平方英里)
时区CETUTC+01:00
 • 夏时制CESTUTC+02:00
邮政编码79098–79117
市镇编码08311000
电话区号0761、​07664、​07665
車輛號牌FR
海拔278米
網站https://www.freiburg.de/
从城堡山上眺望弗赖堡
中世纪建造的弗赖堡大教堂

布赖斯高地区弗赖堡(德語:Freiburg im Breisgau德语发音:[ˈfʁaɪbʊʁk ʔɪm ˈbʁaɪsɡaʊ]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聆聽),通称弗赖堡,是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一座非县辖城市弗赖堡行政区首府。城市位于黑森林南部的最西端,人口约20万,在该州仅次于州府斯图加特卡尔斯鲁厄曼海姆

历史上,弗赖堡是黑森林西部,上莱茵河平原地区的交通枢纽。作为古老的大学城和天主教教区中心,弗赖堡有文艺复兴时期创建的弗赖堡大学,以及著名的中世纪弗赖堡大教堂。弗赖堡是巴登葡萄酒产区的中心。除了作为德国气候最温暖,阳光最灿烂的城市之外,它也以先进环保理念和高水平生活而闻名。

地理[编辑]

弗赖堡位于巴登-符腾堡州西南部,上莱茵河谷英语Upper Rhine Plain的东南边缘,弗赖堡湾德语Freiburger Bucht黑森林的西麓。附近的主要城市包括米卢斯(法国),巴塞尔(瑞士),斯特拉斯堡(法国),苏黎世(瑞士),卡尔斯鲁厄斯图加特

弗赖堡南北长18.6公里,东西长20公里,距离法国边境约3公里,距离瑞士边境约42公里,弗赖堡海拔差超过1000米,最低处瓦尔特斯霍芬(Waltershofen)海拔196米,最高处绍因斯兰山英语Schauinsland(Schauinsland)海拔1284米。

弗赖堡的街道“Auf der Zinnen”是前城墙的所在地,往北约200米就是北纬48°的位置。

气候[编辑]

弗赖堡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整体温暖湿润,内部区别在于平原地区温暖干燥,而山区则是凉爽湿润。弗莱堡年平均气温约11.4℃,是德国最温暖的城市之一。在2003年8月13日弗莱堡出现热浪,记录下了40.2℃的最高气温,这也是德国有记录以来的第二高温度。

弗赖堡年平均降水量为837mm,略高于德国的平均降水量。大多数降雨都发生在5月到8月,6月份为最高峰,可超过100mm,2月份的降雨量是最低的,仅为50mm左右。

弗赖堡 2015–2020, 日照时数 2015–2020, 极限气温 1949至今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历史最高温 °C(°F) 18.8
(65.8)
21.9
(71.4)
25.7
(78.3)
29.4
(84.9)
33.7
(92.7)
36.5
(97.7)
38.3
(100.9)
40.2
(104.4)
33.9
(93.0)
30.8
(87.4)
23.2
(73.8)
21.7
(71.1)
40.2
(104.4)
平均高温 °C(°F) 5.7
(42.3)
7.9
(46.2)
12.6
(54.7)
16.7
(62.1)
20.3
(68.5)
25.0
(77.0)
27.8
(82.0)
27.5
(81.5)
22.3
(72.1)
16.2
(61.2)
10.2
(50.4)
7.9
(46.2)
16.7
(62.1)
日均气温 °C(°F) 2.8
(37.0)
4.0
(39.2)
7.2
(45.0)
10.6
(51.1)
14.5
(58.1)
19.0
(66.2)
21.3
(70.3)
21.0
(69.8)
16.1
(61.0)
11.4
(52.5)
6.7
(44.1)
4.6
(40.3)
11.6
(52.9)
平均低温 °C(°F) 0.0
(32.0)
0.1
(32.2)
1.9
(35.4)
4.6
(40.3)
8.8
(47.8)
13.8
(56.8)
14.8
(58.6)
14.4
(57.9)
10.0
(50.0)
6.6
(43.9)
3.1
(37.6)
1.3
(34.3)
6.6
(43.9)
历史最低温 °C(°F) −18
(0)
−21.6
(−6.9)
−11.9
(10.6)
−5.2
(22.6)
−1.4
(29.5)
3.2
(37.8)
5.3
(41.5)
4.5
(40.1)
0.6
(33.1)
−5.9
(21.4)
−10.4
(13.3)
−19.9
(−3.8)
−21.6
(−6.9)
平均降水量 mm(英寸) 44.5
(1.75)
42.9
(1.69)
36.7
(1.44)
77
(3.0)
96.2
(3.79)
76.3
(3.00)
52.5
(2.07)
53.4
(2.10)
45.4
(1.79)
49.0
(1.93)
66.2
(2.61)
35.9
(1.41)
676.1
(26.62)
平均降雪量 cm(英寸) 3.6
(1.4)
1.0
(0.4)
2.0
(0.8)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76
(0.3)
0.76
(0.3)
5.1
(2.0)
平均降雨天数(≥ 0.1 mm) 19.7 11.9 13.9 14.5 13.2 12.9 11.8 11.4 10.3 12.9 13.9 13.5 159.8
月均日照時數 58 97 151 190 204 240 266 238 189 114 61 71 1,879
日均日照時數 1.7 3.4 4.9 6.2 6.6 8.2 8.9 7.8 6.4 3.7 2.1 2.4 5.2
平均紫外线指数 1 2 3 5 6 7 7 7 6 5 3 1 4
数据来源:Weatheronline.de,[2] Meteociel.fr,[3] weather-atlas,[4] and wetterdienst [5]

在弗赖堡的夏天,有一种特殊的“霍伦塔勒风”(Höllentäler Wind),以城市以东的霍伦塔勒山谷英语Höllental (Black Forest)命名。这种风来自于黑林山高处,在天黑之后一段时间有规律的吹入市区之内。虽然一般认为这种风是非常凉爽的,但实际上气象学家约尔格·卡赫尔曼等指出,这种风跟焚风一样温暖。因此出现这种霍伦塔勒风的夜晚,温度会始终高于20℃。

行政地理[编辑]

传统上面弗赖堡分为28个区(Stadtteile),但统计上正式分为42个街区(Stadtbezirke),每个区都有自己的编号,如老城(Altstadt)为11,沃邦(Vauban)为68。部分区引入了地方宪法,同时也有自己的区议会(Ortsbeirat),议员由该区公民选举产生,区的最高负责人为区长(Ortsvorsteher),下辖区行政部门。区议会在影响当地的政策事项上面可以发表意见,不过最终决定权在弗赖堡市政委员会手上。

历史[编辑]

早期历史[编辑]

弗赖堡第一次被提及是在1008年,此地属于柴林根公爵(又名哲林根公爵)的领地,约在1091年,柴林根公爵贝尔托尔德二世英语Berthold II, Duke of Swabia建立了Castrum de Friburch城堡遗址。1120年,他的儿子康拉德一世授予城堡山下面仆从跟工匠兴建定居点和城镇。大约在1200年,贝尔托尔德五世英语Berthold V, Duke of Zähringen兴建了现在的大教堂。当时黑林山出产的银矿收入为弗赖堡市民的繁荣做出了贡献。

柴林根公爵灭亡后,此地由乌拉赫伯爵英语House of Urach接管(1218年)并自称为弗赖堡伯爵。之后,当地市民与伯爵在财政问题发生争吵,最终市民用15000银马克从时任伯爵厄基诺三世德语Egino III. (Freiburg)手中购买市政自治权并投靠哈布斯堡家族的保护之下。

弗赖堡市民被迫为新领主提供士兵和经济援助。1386年森帕赫战役英语Battle of Sempach中,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三世惨败,参与此战的大部分弗赖堡贵族被瑞士邦联军队消灭。之后弗赖堡当地的行会逐渐控制市议会,在1427年之前弗赖堡的地位都是帝国自由城市。1457年,奥地利大公阿尔布雷希特六世正式创办弗赖堡大学,这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

反宗教改革[编辑]

1498年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在弗赖堡举行帝国议会。与此同时,上莱茵河地区的农民发动起义,1513年起义遭到镇压。1520年弗赖堡城进行了被當時認為非常激進的法律改革。市民們试图在旧的城市习惯法和罗马法之间建立某种平衡。这些改革获得了广泛的认可,特别是关于民事诉讼法、刑罚和城市宪法方面。同样是在1520年,弗赖堡决定反宗教改革并成为上赖茵地区天主教的中心。1525年,德意志农民战争进行的如火如荼时期,汉斯·缪勒英语Hans Müller von Bulgenbach率领农民军占领了弗赖堡,并迫使市议会加入新教阵营。1529年,巴塞尔确立新教政体之后,伊拉斯谟逃亡到弗赖堡。1536年,弗赖堡大教堂正式完工。

1536年,强烈而偏执的“女巫恐慌”导致了该城第一次追杀“女巫”的行动。1564年,黑死病夺去了当地2000多名居民的生命,为了寻找原因,追缴“女巫”的行动不断升级,并于1599年达到了顶峰。

1620年,三十年战争刚刚爆发不久,弗赖堡大学被耶稣会士接管。1632年,瑞典军队攻占这座城市,但在接下来数年中城市多次易手。1644年,弗朗茨·冯·梅尔西英语Franz von Mercy率领的巴伐利亚军队占领弗赖堡。随后,巴伐利亚与法国之间爆发了弗赖堡战役英语Battle of Freiburg

近代[编辑]

17世纪下半叶,太阳王路易十四多次袭击莱茵河右岸地区,法荷战争结束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不得不将弗赖堡割让给法国。路易十四下令塞巴斯蒂安·勒普雷斯特·德·沃邦将这座城市转化为一个现代化军事堡垒,并且自己在1681年亲自访问了弗赖堡,检查城市改建的进展工作。1697年作为大同盟战争的结束,赖斯韦克条约签订,路易十四保留了斯特拉斯堡所在的阿尔萨斯地区,但是将弗赖堡归还给了哈布斯堡王朝。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的1713年,法国元帅克劳德·路易-赫克托·德拉维尔再次攻占弗赖堡。1744年7月,弗朗索瓦·德·弗兰克托英语François de Franquetot de Coigny元帅率领法国军队在维桑堡击败奥地利军队,并且攻占弗赖堡。当法国军队撤退的时候,他们将当地的防御工事全部摧毁,只留下了布赖萨赫门英语Breisach Gate

1796年,法国革命军攻占弗赖堡。但三个月后该地就被卡尔大公解放。摩德纳公爵埃尔科莱三世坎波福尔米奥和约中失去了在意大利的领土,1801年,在吕内维尔和约中,他得到了布赖斯高地区作为补偿。埃尔克莱三世对这个补偿方案不甚满意,仅委派赫尔曼·冯·格莱芬内格德语Hermann von Greiffenegg男爵管理当地事务。埃尔克莱三世在1803年去世后,此地传给了他的女儿玛丽亚·贝亚特丽切,后者则嫁给了哈布斯堡王朝的斐迪南·卡尔大公。但是哈布斯堡王朝对该地的控制仅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在1805年拿破仑颁布了法令,布赖斯高和奥尔特瑙地区并入巴登。在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中,也确认巴登大公国领有弗赖堡地区。

1821年,弗赖堡取代康斯坦茨成为主教区的所在地,1827年在当地建立了弗赖堡总教区。1845年,通往奥芬堡的铁路正式开通。1848年革命席卷了德国西南部,虽然巴登大公国在30年前的1818年已经颁布了相当自由主义的宪法,但仍然在弗赖堡爆发了激烈的街垒战

1900年的弗赖堡远景

1871年,德意志帝国建立,这座城市正式加入德国的整体经济领域。在市长奥托·温特勒尔德语Otto Winterer(Otto Winterer)的领导下,弗赖堡的新区发展了历史主义(Historicism)风格。1901年,电车开通。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1914年12月14日,法国飞机轰炸了弗赖堡并震惊了当地居民。1915年4月,协约国再次空袭,导致一名成人和七名儿童死亡,一部分人逃离了这座城市。德国在一战最终失败,阿尔萨斯被重新并入法国,导致弗赖堡的经济遭受重创。

现代[编辑]

魏玛共和国初期有两位总理来自弗赖堡,分别是康斯坦丁·费伦巴赫约瑟夫·维尔特

1933年,纳粹主义者在弗赖堡掌权,1933年弗赖堡大学在校长马丁·海德格尔的领导下驱逐了犹太人师生。1938年,弗赖堡的犹太教堂水晶之夜中被焚烧。1940年,作为瓦格纳-比克尔行动德语Wagner-Bürckel-Aktion(Wagner-Bürckel-Aktion)的一部分,当地幸存的犹太人被送到法国的居尔集中营英语Gurs internment camp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弗赖堡被严重炸毁,1940年德国的飞机错误地将60枚炸弹投在了弗赖堡火车站附近,造成57人死亡。1944年11月27日盟军的轰炸使城市遭到进一步破坏,死亡人数高达2800人,市中心大部分建筑被夷为平地,大教堂幸运地成为了少数例外。战后,城市在中世纪规模上进行了重建。戴高乐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明确了法国的占领区英语French occupation zone in Germany,并且下令法国第1集团军法语1re armée (France, 1944-1945)3月下旬在施派尔附近渡过莱茵河,4月中旬进抵弗赖堡。守卫这座城市的党卫队将领认为“抵抗毫无意义”,最终在4月21日选择“不斩而降”。

1945年10月,戴高乐在弗赖堡进行胜利阅兵式。1945年被法国占领的南巴登地区独立划成一个联邦州,以弗赖堡作为首都。不久的1952年就随着联邦德国行政区划调整被并入巴登-符腾堡州(绝大多数居民反对合并)。弗赖堡一直到1991年法军的最后一辆坦克撤出后,才不再受到法国的军事管制。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许多弗赖堡居民参加了反对在当地兴建核电站的计划,导致强烈的生态政治意识导向,随后新成立的绿党在弗赖堡成为稳定的政治势力。由于便利的地理位置,弗赖堡成为一座受欢迎的会展城市,特别是弗赖堡音乐厅英语Konzerthaus Freiburg弗赖堡博览会英语Messe Freiburg的设立,目前也推动了国际旅游业。

1986年弗赖堡举办了第七届巴登-符腾堡州园艺展,对城市西部的发展起着重要的意义。人口的强劲增长也需要扩建住宅区和新建住宅区。著名的沃邦区(Vauban)就是在1992年法国驻军废弃的前沃邦军营上面建立起来的。这里大约居住有5000居民。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模范区”,这个小社区中的很多家用电器通过太阳能提供能源。

1996年,弗赖堡人口超过20万,其中包括在弗赖堡大学和其他学院读书的3万名学生。2010年,弗赖堡以案例的形式出现在上海世博会的城市最佳实践区,让更多的人了解弗赖堡的可持续发展

2011年9月24日至25日,时任教宗本笃十六世接受弗赖堡大主教罗伯特·佐利奇英语Robert Zollitsch(Robert Zollitsch)的邀请访问了弗赖堡,当地有超过10万名信徒参加了相应的圣餐庆典。教宗分别会见了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德国天主教中央委员会英语Central Committee of German Catholics主席团等,并在弗赖堡音乐厅发表教会演讲。

2015年以来,一直有讨论建立新的住宅区来解决住房问题,新区决定选在迪滕巴赫德语Dietenbach (Freiburg im Breisgau)(Dietenbach),该地此前主要用于农业。2018年的倡议收集了超过12500个签名,因此可以就计划建造迪滕巴赫居民区进行公投,2019年2月24日公投的结果是绝大多数人同意开发迪滕巴赫。

由于2019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弗赖堡市在2020年举办了900周年庆祝活动被迫中断,并延长至2021年7月。在2020年夏秋两季,庆祝活动以小规模的形式进行。

欧洲区域城市[编辑]

弗赖堡位于德法瑞三国交界地带,伴随着欧洲共同发展,斯特拉斯堡对弗赖堡来说重要性与日俱增。斯特拉斯堡是欧洲各国领事馆和名誉领事馆的所在地。弗赖堡的地方委员会、市政府、大学以及其他很多机构与邻国法国、瑞士展开了密切合作。作为一座曾经被法国占领过20年(1677-1697)的城市,也是二战后法国驻军的德国城市,弗赖堡在德法关系中也起着先锋作用。弗赖堡与法国城市米卢斯以及科尔马合作密切,法国在弗赖堡拥有法国文化中心(Centre culturel français)以及弗赖堡大学的法国中心为德法两国的政治文化交流起到了重要的贡献。2001年和2010年,德法两国元首和政府首脑会议都是在弗赖堡举行的。当然弗赖堡与巴塞尔之间同样保持着密切的关系(特别是关于伊拉斯谟)。

人口[编辑]

中世纪晚期,弗赖堡人口从5000到10000左右,是巴塞尔斯特拉斯堡之间最大的城市。从19世纪工业化开始,人口增长才开始加速。1800年人口为9050人,到100年的1900年则为62,000人。1934年,弗赖堡人口突破10万人。

二战期间,由于盟军的空袭,该市人口减少了将近两成。到1947年,由于接收来自前东部领土的难民,人口再次超过10万人。到1996年,弗赖堡人口突破20万。

从1980年到2012年,弗赖堡的人口增长率高达32%,是德国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2011年弗赖堡的人口增长数量仅次于斯图加特,是巴登-符腾堡州排名第二的城市。

弗赖堡市区人口的平均年龄为41岁,截止2013年1月1日,外籍居民的比例为13.7%。在弗赖堡出名的居民昵称是Bobbele,来源于德莱桑大街上面的圣伊丽莎白医院德语Artemed_Kliniken_Freiburg#St.-Elisabeth-Krankenhaus。而在阿勒曼尼语中,Bobbele指的是一个小孩。

宗教[编辑]

在2011年的人口普查中,38.1%的居民隶属于天主教,24.2%隶属于新教,剩下37.7%的人隶属于其他宗教、无宗教或者没有表明信仰。此后,新教和天主教人数都处于下降之中,到2021年底,天主教徒下降到30.3%,新教徒下降至19.6%。隶属其他宗教或者无宗教的人达到了50.1%。在弗赖堡,离开宗教活动需要前往教堂进行登记,在2019年有2034人进行了这种登记。

基督教[编辑]

天主教[编辑]

在1805年之前,弗赖堡一直属于神圣罗马帝国,因此天主教占据主导地位。不过附近的哈斯拉赫、奥普芬根和蒂恩根等村庄以及巴登侯爵管辖区域在宗教改革运动后变成了新教地区。弗赖堡此前一直隶属于康斯坦茨教区德语Bistum Konstanz,不过1821年,建立了弗赖堡主教区。由于巴登大公国政府和罗马教廷之间的分歧,第一任主教到1827年才正式上任。弗赖堡大教堂也成为了主教教堂。弗赖堡主教区下辖有美因茨罗腾堡-斯图加特两个教区。德国明爱协会德语Deutscher Caritasverband(Deutscher Caritasverband)总部设在弗赖堡。

圣乔治是弗赖堡的主保圣人,弗赖堡的旗帜也使用圣乔治十字

新教[编辑]

1805年,布赖斯高地区正式并入新教统治的巴登大公国,新教徒开始迁入这座城市。在巴登政府与市议会的谈判中,市议会提出建造一所新教教堂。从2007年开始,弗赖堡新成立新教教区,隶属于巴登新教教会英语Protestant Church in Baden南巴登教区德语Kirchenkreis Südbaden巴登福音派路德教会英语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Baden是属于路德教会的一个自由教会,总部位于弗赖堡,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小型的新教自由教会。

弗赖堡其他的基督教派别还包括圣公会新使徒教会英语New Apostolic Church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人智学影响下的基督教社区英语The Christian Community耶稣怪胎国际英语Jesus Freaks International耶和华见证人

犹太教[编辑]

犹太人进入此地是在1230年前后,犹太人缴纳的税款直接归当地的弗赖堡伯爵所有。1338年,时任伯爵康拉德二世向居住此地的犹太人发出了保证安全和自由的信件,但仅仅过了10年,这封信件的效力不复存在。1349年,犹太人被怀疑传播瘟疫而遭到逮捕。1月31日,当地除了孕妇以外的所有犹太人全部被烧死,生下来的孩子被强制洗礼。此后,犹太人决定离开弗赖堡。1401年,弗赖堡市议会通过法令禁止犹太人居住在市内,1424年,西吉斯蒙德确认该法令并永久驱逐犹太人。直到将近400年后的1809年,犹太人才重新回到这座城市并建立犹太社区。

1938年的水晶之夜,纳粹主义者烧毁了建于1870年的犹太会堂,并掠夺和摧毁了当地的犹太人商店和公寓。他们将富有的犹太人绑架到集中营(如布痕瓦尔德),并强占他们的资产。1940年,纳粹将巴登地区剩余的犹太人跟普法尔茨的犹太人一起驱逐到法国南部的居尔集中营。在目前弗赖堡的人行道上面,有“绊脚石”来纪念遭遇纳粹迫害的犹太人。

二战之后,新的犹太社区成立,即弗赖堡以色列社区(Israelitische Gemeinde Freiburg),之后伴随着前苏联地区犹太人移民至此,目前这个正统派社区已经有750名成员。1985年,这个社区在教堂广场附近重新建造了一所犹太会堂。2004年当地新增了一个进步派平等主义的小型犹太社区。目前在弗赖堡共有两个犹太人专属的墓地

其他宗教[编辑]

伊斯兰教教徒在当地一共有四个礼拜场所和清真寺。另外还有藏传佛教中心(2007年达赖喇嘛曾经到访)和一个小型的巴哈伊社区。

政治[编辑]

佛萊堡被稱為「生態城市(Eco-city)」。它吸引了聯邦輻射防護辦公室(Bundesamt für Strahlenschutz)與太陽能產業和研究單位進駐。1962年,社会民主党欧根·凯德尔德语Eugen Keidel(Eugen Keidel)第一次当选弗赖堡市长,任期长达20年,并由同党的罗尔夫·博姆英语Rolf Böhme(Rolf Böhme)继任。从2002年开始,德國綠黨在這裡擁有一個重要據點,在德國的幾個主要城市中該黨在佛萊堡具有最大的影響力,綠黨的選票佔了整個城市的35%,在2012年全國選舉中,一些街區甚至達到40%以上。沃班(Vauban)和里瑟尔费尔德(Rieselfeld)這兩個新興社區是根據可持續發展的理念開發和建造,佛萊堡的市民因熱愛騎乘自行車和進行回收而聞名於德國[6]

市议会[编辑]

市议会一共有48名议员组成,议会主席是市长以外的额外成员。最近一次议会选举是2019年5月26日举行的巴登符腾堡州地方选举德语Kommunalwahlen in Baden-Württemberg 2019,与该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同期举行。其中绿党获得26.5%的选票,获得13个席位(比2014年增加2席),是议会第一大党,其次是社会民主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各6席。

市长[编辑]

1806年以前,弗赖堡的市长是由法院院长兼任的,伴随着弗赖堡主权移交给巴登,巴登市政宪法被引入,采用直接选举的方法来任命市长。第一位市长是1806年当选的约翰·约瑟夫·阿德里安斯(Johann Josef Adrians)。

最近的一次市长选举是在2018年,此前的市长是迪特尔·萨洛蒙英语Dieter Salomon(Dieter Salomon),隶属于绿党。但在这次选举中,无党派人士并得到社会民主党支持的马丁·霍恩英语Martin Horn (Politiker)(Martin Horn)在第二轮选票中获得了44.2%的选票,领先于第二名迪特尔·萨洛蒙。不过由于弗里德希尔德·米勒对选举结果发起诉讼,霍恩一直担任执行市长直至2019年3月5日才正式上任。

联邦议员[编辑]

2021年德国联邦议会选举之后,联邦议会中代表弗赖堡地区的议员是尚塔尔·科普弗英语Chantal Kopf(Chantal Kopf),隶属绿党,1995年出生,时年26岁。

纹章[编辑]

弗赖堡的纹章和旗帜非常相似,都是白色背景上面一个红十字,红十字代表圣乔治,因此弗赖堡的旗帜样式跟英格兰旗帜非常近似。使用圣乔治十字的传统是从1368年弗赖堡加盟哈布斯堡王朝以来就一直使用。

友好城市[编辑]

二战后弗赖堡开始寻找欧洲层面的城市合作伙伴,第一个瞄准的是法国的贝桑松,1959年双方缔结协定。此后弗赖堡陆续与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意大利的帕多瓦以及英国的吉尔福德缔结了友好城市关系。城市之间的特性就是具有旅游吸引力的大学城,后来缔结的城市包括西班牙的格拉纳达和乌克兰的利沃夫

放眼欧洲以外,弗赖堡与美国的麦迪逊以及日本的松山也缔结了友好城市关系。特别是与松山的关系促进了当地日本文化发展,据说有700多份作品参加了松山举办的俳句比赛,其中有25份获奖。

考虑到德国与伊朗之间外交关系不佳,弗赖堡与伊斯法罕的友好城市关系是两国之间唯一缔结的城市伙伴协议。

教育[编辑]

大學[编辑]

體育[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Bevölkerung nach Nationalität und Geschlecht am 31. Dezember 2020. Statistisches Landesamt Baden-Württemberg. 2021年6月 (德语). 
  2. ^ Freiburg/Breisgau historic weather averages. weatheronline.de. [22 June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6) (德语). 
  3. ^ Freiburg/Breisgau historic extremes. Meteociel.fr. [6 November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3) (法语). 
  4. ^ Freiburg/Breisgau uv index. weather-atlas. [18 Januar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7) (英语). 
  5. ^ Freiburg/Breisgau sunshine hours. wetterdienst.de. [2022-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7) (德语). 
  6. ^ Purvis, Andrew. Freiburg, Germany: is this the greenest city in the world?. the Guardian. 2008-03-23 [2018-09-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2) (英语).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共享资源上的相關多媒體資源:弗赖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