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西德里乌斯·伊拉斯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523年的伊拉斯谟,小汉斯·霍尔拜因的作品

德西德里乌斯·伊拉斯谟·鹿特丹姆斯(德語:Desiderius Erasmus Roterodamus;1466年10月27日-1536年7月12日),也译作伊拉斯姆斯埃拉斯默斯艾拉思姆斯伊拉斯默斯,史学界通称鹿特丹的伊拉斯谟(Erasmus von Rotterdam),是文藝復興時期尼德兰(今荷兰比利时)著名的人文主义思想家神学家,為北方文藝復興的代表人物。伊拉斯谟是一个用纯拉丁语写作的古典学者,並曾撰文尖锐地批評罗马天主教会的驕奢腐敗,引發了歐洲各地教會呼籲變革的聲浪。儘管如此,他終生都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在宗教改革運動爆發後並未支持改革派,同時對於天主教會內的「動亂」感到自責,甚至因此婉拒了教會授予的枢机职位。

在《论死亡之准备》(Treatise on Preparation For Death)一文中,他声明了自己的观点——永生的保证不來自于教堂中的圣礼和仪式,仅在于对基督赎罪的信念。他被視為文藝復興時期最重要的人道主義者之一,終其一生都在為保衛天主教的福音傳播構思而奮鬥,並長期批評主教們及教廷的行為與傳福音相違背的。

伊拉斯谟整理翻译了《圣经·新约全书》新拉丁文版和希腊文版。他创作的作品有《愚人颂》、《基督教騎士手冊英语Handbook of a Christian Knight》、《論兒童的教養英语On Civility in Children》等等。他在2004年票選最偉大的荷蘭人當中,排名第五,次於排名第四的雷文虎克

生平介绍[编辑]

童年[编辑]

伊拉斯谟原名Gerrit Gerritszoon(荷兰语写成 Gerhard Gerhardson),一般认为生于鹿特丹,但最近有研究显示他出生地其实在今天荷兰豪达(Gouda)。尽管他的名字已经和鹿特丹这座城市密不可分,事实上,他只在那里生活了四年便离开了,至死没再回去过。后人只能从他著作中的只言片语拼凑出关于他家庭和早年岁月的信息。几乎可以肯定他是一个私生子,並有一位兄長。他父亲后来成为了牧师,化名為Roger Gerard。关于他母亲的信息,人们除了知道她名叫Margaret,是位医生的女儿之外,便一无所知了。尽管是私生子,伊拉斯谟幼年仍然得到了父母的照料,直到他們在1483年暴发的鼠疫大流行中相继死去為止。

求學時期[编辑]

在雙親過世後,伊拉斯谟與兄長被送入聖奧古斯丁修道會英语Order of Saint Augustine中,少年时代的伊拉斯谟在修道院和半修道院式的学校里受到了当时最好的教育。有研究发现,伊拉斯谟曾在1487年深深迷上过一位被他称为“我灵魂之另一半”的男青年,名叫Servatius Rogerus。他曾对男青年写道:“我曾痛苦而不懈地追求过你。”[1]

1492年,25岁的伊拉斯谟成为被授予神父之職,並且正式宣誓成為修士。但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並未认真投身神职工作,反而将僧院制度作为了他批判教会统治中的主要抨击目标。在他从事神职工作后不久,就得到了一个离开修道院的机会。基于他精湛的拉丁语水平和闻名的作家身分,他被邀请担任康布雷地区主教卑尔根亲王亨利(Henry of Bergen)的秘书。

1495年,在主教許可下,伊拉斯谟前往巴黎大學攻讀神學博士學位,學習傳統的經院哲學。當時的巴黎雖仍是傳授蘇格拉底思想學說的中心,但同時已被義大利的文藝復興思想所影響。讀博士時期(1495-1499)的伊拉斯谟選擇外宿,避免教會束縛他的思想自由及文學表達。精通拉丁文的他以兼任孩童家教來赚取生活費,在巴黎與英格蘭都非常活躍。他多次旅居英格蘭、並和亨利七世王朝當代主要的英國思想家之間過從甚密,包括约翰·科利特(John Colet)、托馬斯·莫爾托马斯·里纳克尔(Thomas Linacre)以及威廉·格罗森(William Grocyn)。在旅居英格蘭期間他住在劍橋大學王后學院裡,很可能是以學生的身分入住的,除了親身拜訪名家外,伊拉斯谟此一時期也以通信的形式與許多智識者來往。

作品[编辑]

伊拉斯谟的作品很多,他的許多著作裡,《愚人颂》是最受矚目的。伊拉斯謨長期在歐洲各地旅行,尤其是在英格蘭和在義大利期間,他發展了以基督為中心思想的人文主義思想。即使他的思想是十分接近路德,他卻從不願意成為新教徒或者是鼓勵教廷改革的,更別說是在教會裡分旁派系。自始至終,他都是十分忠誠於他心中所篤定的平靜和和諧。

除親自撰寫的作品外,由他主編的希臘文新約聖經亦被視為他最重要的成就之一。然在編撰時伊拉斯谟為了搶在西班牙主教之先,因此並沒有做詳細考據,只是把手上的希臘文手卷排出來,如有異文便選出最流暢的。而由於他找不到啟示錄的最後一部分,因此便用拉丁文武加大圣经倒譯出來。此聖經後來被馬丁·路德譯為德文,成為宗教改革时期基督新教世界的第一本聖經[2]

小汉斯·霍尔拜因给伊拉斯谟所作的画像

宗教改革時的態度[编辑]

伊拉斯謨和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曾在同一個平信徒修院(Brethren of Common Life)和同一個修會制度(Augustinian Monastery)下修道,深受伊拉斯謨文章影響的路德對其相當钦佩、并渴望與伊拉斯谟結交。然而後來兩人由於對自身性格、宗教理念的不同開始交惡、分道揚鑣。此後伊拉斯谟公開指責馬丁路德的文章為野蠻的書,馬丁·路德則發表了《論意志之束縛英语On the Bondage of the Will》一文進行反駁。

伊拉斯謨雖然他對於當時教會的腐敗感到不以為然,仍然選擇偏向中立的言論,言論批評風格屬於點到為止,而這一點與馬丁路德的精闢諷刺手法大相徑庭。愚人頌也就是在這個社會背景下產出的針砭教會腐敗的文學作品。

霍尔拜因用银尖笔和粉笔对伊拉斯谟双手的写生,大约成画于1523年,(卢浮宫藏)

参考文献[编辑]

  1. ^ Stevens, Forrest Tyler. Erasmus's "Tigress": The Language of Friendship, Pleasure, and the Renaissance Letter. Queering The Renaissance. Duke University Press 1994.
  2. ^ 《新約鑑証學》

评论书籍[编辑]

  • Botley, Paul. Latin Translation in the Renaissance: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Leonardo Bruni, Giannozzo Manetti and Desiderius Erasmus.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教育學說內涵[编辑]

文藝復興時期北歐人文主義之王伊拉斯莫斯(Erasmus)的教育學說內涵 「學者中的學者」、「文藝復興時期的伏爾泰」、「北歐人文主義之王」,著有《愚者的禮讚》,主張兒童教育應始於胎教,「人不是生就的,而是造就的」。

伊拉斯莫斯反對當時人文主義的末流─形式主義(西塞洛主義,文字主義 、文法主義),認為他們這種只重文字之美而不重實際,重表面不重實際,只是流於形式而已。這影響了16世紀的唯實論的產生(反形式主義)

1. 反對體罰 - 「教育不應強迫,只應輔導。」

教育應該是是配合本性的發展,,教育應該及早施行,並且用有趣的方式來教學,而不可處罰

人文教育內容,主要的是博雅學科,另外天加了不少新的知識;即古典語文、文法、文學、歷史、天文、地理、農學、科學、自然及軍事科學

2. 推崇西方傳統的博雅教育 - 他所主張的人文教育卻是以上層社會子弟的全體為對象,沒有性別上的軒輊。學生應該廣泛的涉獵西方古典名著,領略西方哲人的偉大思想。教育不是僅僅是為個人的發展,教育也是為社會的進步而施行。「你們的孩子,不僅是為了你們自己也要為你們的國家;不只是為你們的國家而也是要為神盡其義務。」

3. 師資的專業培訓必須加強,以提昇學校教育的素質,而培訓師資乃是社會大眾的責任 4. 兒童教育上,他認為必須顧及三個層次,在現在幼教的現況可以說是尊重個別差異,重視多元智能發展

「本性」(自然)是兒童的天賦,亦是教育上的資源。

「訓練」授與技巧、應用所學。

「實習」(練習)藉由活動來強化本性及訓練所形成的能力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电子图书[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