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哈卡斯人薩滿

薩滿信仰是分佈于北亞中亞西藏北欧,和美洲巫覡宗教。薩滿信仰中的萨满被认为是掌握神秘知识,有能力進入「人神」狀態的人,有着预言、治疗,與屬靈世界溝通,以及旅行到屬靈世界的能力。薩滿會作为一個巫医、术士、驱魔师、占卜师、亡灵巫师或灵魂行者。

被歸類為「薩滿」的信仰和實踐引起了各個學科的學者的興趣,包括人類學家、考古學家、歷史學家、宗教研究學者、哲學家和心理學家。關於這個主題的數百本書籍和學術論文已經出版,還有一本經過同行評審的學術期刊專門研究薩滿教。

在20世紀,參與反文化運動的非土著西方人,如嬉皮士新時代運動者,創建了受他們對不同土著宗教的理念影響的現代魔法宗教實踐,形成了所謂的新薩滿教或新薩滿運動[1]。這影響了許多新異教實踐的發展,同時也被指控為文化挪用、剝削和誤導[2]

词源[编辑]

“萨满”一词可能来自滿语及其他通古斯语系语言[3][4]满语ᠰᠠᠮᠠᠨ[5]穆麟德转写为saman),蒙古語為孛額(蒙古語:Бөө轉寫Böö),回紇牟羽可汗亦来自该词轉音。至于这个词的来源,学术界众说纷纭,中国苏州大学研究比较文化学的方汉文教授等人认为“萨满”来自梵语“sramana(沙门)”,并可能是通过汉语被借入通古斯语言中[6],而长春理工大学学者姜馨等人则认为这个词是通古斯语言的本土词,和动词“sa-mbi(知道)”的词根同源,是“智者”、“晓彻”的意思,且意指有能力進入入神狀態,並能與神溝通之人[7]

历史[编辑]

萨满信仰的出現早于任何有组织的宗教,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有着泛靈論的色彩,萨满(巫師)通过一系列的原始舞蹈,包括肢体语言、咒語、歌诀、火祭血祭,以及专用的神灵沟通器具来进行与萨满信仰的神靈进行沟通。萨满信仰仪式在草原腾格里信仰中,一直扮演着「通天巫」的角色,并参与多种祭天活动。萨满信仰认为,天地生灵都是有沟通的可能的,通过萨满的各种仪式活动,能够与某些生灵,特别是与有修为者进行聯絡,从而到达问卜、医疗、趨吉避凶,甚至控制天气的目的。

薩滿歷史上曾出现于伏爾加河流域的各個民族,以及北欧芬蘭人愛沙尼亞人薩米人居住的地區,但這些在欧洲被認為是蛮族信仰、神秘巫術,歷史上一直與猶太人的基督宗教互相抗衡。目前,滿族地区、鄂溫克族地区、南北韓等地仍有保持着萨满信仰[8]。东北的“跳大神”便是萨满信仰的一種儀式。萨满信仰亦盛行于北欧、伏爾加河流域地區、西伯利亞,以及北美洲印第安原住民社区。

不同地區的薩滿文化[编辑]

中國[编辑]

萨满信仰在中国的传统始于史前时代,滿族人的祖先女真人直到公元11世纪也保持着萨满信仰[8]。萨满信仰清代以前便在中国东北地區盛行,並與满族的传统结合起来。薩滿信仰(藏人稱之為苯教)在西藏屬於藏人的原始信仰,在早期的西藏居於絕對優勢地位,擁有參政、議政之權,其勢力甚大、信徒甚眾。在吐蕃軍隊出征的時候,也往往會有萨满作為隨軍法師,通過巫術來提高吐蕃軍的士氣。赤松德贊繼位之後,為了加強王權,大力扶持佛教勢力,將佛教確立為國教並打壓苯教。赤松德贊這一政策遭到眾多大臣的反抗,但都以失敗告終。此後的數代贊普都延續了這一政策,赤德松贊赤祖德贊在位期間,更是在政務九大臣之上設置「僧相」一職,將佛教僧侶地位置於世俗貴族之上。僧相強制推廣佛教,對苯教的打擊則是變本加厲。這使不少苯教信眾逃避到阿里安多康區等偏遠地區。為了生存,苯教全面佛教化,供奉起了佛教的菩薩明王明妃金剛等,改穿紅色、黃色的袈裟,不再長髮披肩,跟佛教比丘一樣剃髮,成為藏密的一支,但保留了一些教義和儀式規則(例如朝塔時以反方向進行,一般佛教徒以順時針方向進行),例如藏传佛教各派的活佛常常以轉世靈童傳承,苯教則是以宗教考試取得最高的法王仁波切的地位。

原始萨满信仰与藏传佛教结合的這種宗教形式,在北元後期和清代被制度化,並定为国教。在清帝退位之后的一个世纪裏,萨满教几乎消声匿迹,但是現今在北京故宫,仍然可以找到当年清朝皇族举行仪式的堂子,例如坤宁宫。但後来薩滿受到来自佛教勢力的打壓,西藏薩滿信仰便全面佛教化,與藏传佛教结合。原始萨满信仰与藏传佛教结合的這種宗教形式,在北元後期和清代被制度化,並被后金定为国教。而在中华民国于1912年推翻清朝之后,萨满則几乎在中国消声匿迹。

参考文献[编辑]

  1. ^ Gredig, Florian. Finding New Cosmologies. Berlin: Lit Verlag Dr. W. Hopf. 2009. 
  2. ^ Kehoe, Alice Beck. Shamans and religion : an anthropological exploration in critical thinking. Prospect Heights, Ill.: Waveland Press. 2000. ISBN 978-1-57766-162-7. 
  3. ^ 郭淑云. "萨满"词源与词义考析[J]. 西北民族研究, 2007(01):158-163.
  4. ^ 王世军, 周玲. "萨满"词义辨析[J]. 长春大学学报, 2008, 18(11):3.
  5. ^ 《御制增订清文鉴》(1771) 乾隆帝敕 傅恒撰 武英殿刻本
  6. ^ 方汉文. 萨满,羡门与沙门:佛教入华时间新释[J]. 中国文化研究, 2004(1):125-133.
  7. ^ 姜馨. 中国北方萨满文化哲学思想透视[C]// 2013年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及社会思想史学会年会中国石油大学(华东)60周年校庆学术研讨会. 2013.
  8. ^ 8.0 8.1 (美)罗友枝 (周卫平译). 清代宫廷社会史.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9: 283–284. ISBN 978-7-300-10306-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