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逆城市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逆城市化(英語:counterurbanization,或de-urbanization)是人们从城市地区迁移到农村地区人口社会过程。与郊区化一样,它反而是和城市化密切相关的。逆城市化最初作为对内城贫困的反应而发生。[1]最近的研究记录了逆城市化的社会和政治驱动因素及其对中国等处于大规模城市化进程中的发展中国家的影响。[2]逆城市化是导致城市收缩的原因之一。

定义[编辑]

逆城市化的定义在世界各地各不相同,但都围绕着从人口稠密地区迁移到人口较少的地区的移动的中心思想。滑鐵盧大學地理系副教授Clare J.A. Mitchell发表称,在欧洲,逆城市化是超出郊区化或大都市去中心化的一个区域向另一区域分散化的过程。虽然存在许多定义,但Mitchell指出,逆城市化是描述一种迁移的描述性术语。他将逆城市化分为三种:远郊城市化(ex-urbanization)、迁移城市化(displaced-urbanization)和反城市化(anti-urbanization)。[3]

原因[编辑]

城市化相反,逆城市化是人们从城市社区向农村社区迁移的过程。从城市社区迁移到农村社区有很多原因,包括就业机会和更简单的生活方式。近年来,因技术进步,这一过程已经发生了逆转。借助新的通信技术,农村社区的人们可以在家工作,由于他们可以通过农村互联网英语Rural Internet相互联系,这意味着一些就业机会不再需要搬迁至城市社区才能够获得。[4]逆城市化能为人们提供探索城市生活替代方案的可能性,从而改变居住地点的偏好。[5]

一直以来,跨公司的业务会雇佣较贫穷国家的工人来提供廉价劳动力,即外判(outsourcing)。近年来,企业在使用“乡村外包”(rural sourcing),即以中小城镇作为劳动力来源。这在国内和农村社区创造了就业机会,因此当地人无需举家搬迁至新环境中,公司不必要的开支也减少了。这些农村地区的大多数工人得到的薪酬较少,但可以选择在家还是在办公室工作。如果他们选择城市,公司反而要花更多的资金购置全新的办公室,让城市员工来工作。[4]

过去,美国普遍的移民趋势是从东到西。堪萨斯大学商学院英语University of Kansas School of Business应用经济学中心执行主任Art Hall表示,“加利福尼亚州已经失去了至少十年的人才……加利福尼亚正出现两种模式的移民。人们正离开海岸,搬到北部内陆。离开时,他们往往去亞利桑那州内华达州。所以这不是很长途的迁移。也有些人会北上到西雅圖波特兰。其中答案的一部分是,住在加州太贵了。”[6]

根据Hall的说法,人们会受到气候、就业和税率等因素的影响而搬迁。Hall还发现,不属于较稳定家庭的人往往会更常迁移。[6]选择住在农村地区的人们觉得其好处更多,因为空气更清新、更安静,空间更大。较小的城镇对居民而言很方便也得到了证实。[4]

美国国家税务局在2009年的一项研究中公布的数据显示,人们正从人口超过400万的大城市转移到人口约100-200万的较小的城市。[4]

人们离开一座城市去到更小城市的原因在全球范围内并不相同。对俄罗斯而言,就业未必会转移到农村地区以适应那些想要离开城市的人。相反,人们发现自己有两个家,一个是工作日在城市,另一个是休息日在农村地区。城市以外的基础设施薄弱,无法满足希望完全搬迁的人。2010年,研究发现三分之二的小城镇是萧条的,这意味着它有大量失业的劳动年龄人口,而且生意难以盈利。[5]

Mitchell认为,逆城市化现象反映了人们偏好的生活方式中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因此不仅要考虑到从城区出走的距离,还要考虑动机。Mitchell使用“远郊城市化”(ex-urbanization,“exurb”意为远郊,一些学者译作“通勤城市化”)一词描述该过程,用“ex-urbanites”(远郊城市人)指那些居住在城市城市外围的人,他们通过社交网络和工作保持密切联系。远郊城市人通常仍然享受现代基础设施的便利。关于离开城市的不同动机的另一术语“迁移城市化”(displaced-urbanization)是指因诸如以下因素而被迫离开城市的人:无法找到工作、生活成本增加,或对城市社会文化的不满和/或冲突。最后,还有那些参与“反城市化”(anti-urbanization)的人。通常,这些人受到对城市生活方式和消费文化的一种拒绝的激励。对于那些选择离开和放弃城市生活方式和文化的人来说,逆城市化是一种逃避。出于这种原因而离开城市的决定通常是向精神成长和拒绝物质主义迈出的一步。[3][7]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Berry, Brian J.L. Urbanization and Counterurban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1980, 451: 13–20. doi:10.1177/000271628045100103. 
  2. ^ Griffiths, Michael. B., Flemming Christiansen and Malcolm Chapman. (2010) 'Chinese Consumers: The Romantic Reappraisal’. Ethnography, Sept 2010, 11, 331-357.
  3. ^ 3.0 3.1 Mitchell, Clare J.A. Making sense of counterurbanization.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15–34. doi:10.1016/S0743-0167(03)00031-7. 
  4. ^ 4.0 4.1 4.2 4.3 Science Daily
  5. ^ 5.0 5.1 Nefedova, T.G. Urbanization, Counterurbanization, and Rural-Urban Communities Facing Growing Horizontal Mobility. Sociological Research. May 2016, 55 (3): 195. doi:10.1080/10610154.2016.1245570. 
  6. ^ 6.0 6.1 Study uncovers 'de-urbanization' of America (w/ Video). 
  7. ^ Nefedova, Pokrovskii, Treivish, T.G., N.E., A.I. Urbanization, Counterurbanization, and Rural–Urban Communities Facing Growing Horizontal Mobility. Sociological Research. 2016, 55 (3): 195–210. doi:10.1080/10610154.2016.124557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