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睡城(英語:Commuter town,意为“通勤者居住的城镇”,或译为卧城、睡房社區)是大都市周围承担居住职能的卫星城市。睡城与母城或中心城市的空间距离較近,且位于通往母城的主要交通干线上,交通便利,多依赖于较高速度的交通工具與道路,如高速公路地铁通勤铁路等。其职能以居住为主体,只拥有少量的零售业、服務業等基础生活福利设施,缺乏更多工商业职能,可提供的就业岗位极其有限。

特点[编辑]

梅普尔伍德英语Maplewood, New Jersey的通勤者正在等待早班车,准备前往纽约上班。

睡城不同于郊区,尽管在空间位置上两者常常是重叠的。就像大学城度假小镇和某些独立的工业区一样,睡城一词侧重于描述区域的主要经济职能。而郊区指的是一个区域在建成区规模、人口密度、政治影响力和商业规模上小于与它相邻的城市

随着郊区的经济职能改变,它们也可能变成睡城。举例来说,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原先的郊区尤其是铁路镇可能会吸引通勤者前来落户,进而演变成睡城。但有些城郊地区,例如美国新泽西州的泰特波罗(Teterboro)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爱莫利维尔依然保持工业为主要经济职能,尽管周边许多城镇都演变成了附近大城市的附属睡城。许多人在这里工作但并不在这居住,因而它们不是睡城。

一般而言,睡城往往出现在大的就业中心——发达的大型城市或集镇——附近,但当地的就业机会不一定很多。这里只有少量的工商业活动,多数居民都前往一定距离之外的那个就业中心工作。睡城通常位于乡村或半乡村地区,与它所从属的大型城市之间有绿地(农田、草地或其他绿色开敞空间)隔开。与此不同的是,有些大的城市集群在发展的后期,随着建设用地的扩张而抹除了各个卫星城之间的界限,主城与卫星城镇最终连片形成组合城市

各地情况[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京通快速路上一辆满载乘客由大北窑开往燕郊的814路汽车

北京市的回龙观地区天通苑地区[1]通州城区[2],以及邻近的河北廊坊(含北三县固安,尤以燕郊为甚)等地,大量居住人口工作地点位于北京市区,引发了潮汐式的巨大交通量。望京地区也曾是睡城,后因商业设施逐渐完善、大企业入驻,现已成为一个成熟发达的社区并摆脱睡城称号。此外,由于昂贵的房价,珠三角佛山东莞两市部分镇区也分别成为了广州深圳的睡城。

香港[编辑]

晚上十時半,大量乘客從青衣站下車回家

隨1940年代起大量內地居民湧入香港,加上戰後嬰兒潮使人口激增,造成港九市區人口過份擠迫,而且隨嬰兒潮世代的成長,住屋需求亦在1970年代後大為增加,所以在1973年至1991年間於新界八個地區設立新市鎮(沙田屯門大埔元朗粉嶺/上水將軍澳天水圍東涌),另外1961年設立的荃灣新市鎮屬下的青衣島亦於1970年代後期才開始發展。部分新市鎮規劃上以單純居住為主,住宅樓宇密度相當高,但只有學校及商場等基礎生活配套,就業、社交及消閒娛樂活動通常要走至區外,而住宅群間大多以天橋與商場連接[3],街道欠缺社交功能,居民一般早上就外出上班,晚上甚至深夜才回家,缺乏社區歸屬感,故此將軍澳馬鞍山天水圍青衣均被指睡城。[4][5]

美国[编辑]

加利福尼亚州的卡马里奥,一座典型的美国睡城。可以看到,这个城市几乎完全由住宅以及学校等基础设施构成,缺乏多元性。

在美国,睡城的形成有多种多样的原因。有些情况下,一个城镇失去了它原有的主要就业,它的居民就不得不在周边城市寻找工作,例如纽约州的断头谷城雪佛兰的工厂关闭之后转变为睡城,相似的还有加州的蒂伯龙城。而有的时候,一些小镇例如纽约州的沃里克,拥有不错的生活环境,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定居,但在当地却没有那么多企业能提供岗位。另一些情况下,快速的交通设施的建立可能会促使一些小城市迅速扩张并将周边城镇转化为附属的睡城,例如美国西部和南部的一些小城随着州际公路的建设而成长为附属有睡城的大型城市。

但除了上述情况,更经常地,许多员工无法承受他们工作所在地的高昂生活成本,进而被迫选择在周边城市安家。20世纪晚期的互联网泡沫房地产泡沫让加利福尼亚州大城市的房价冲上了历史巅峰,原先的远郊区也逐渐演变成近郊区,居住着大量在大城市工作的上班族。

相似的情况也会出现在一些度假小镇。这些以旅游业为主的小城镇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但境内又侧重于建设低容积率的高档住宅区,如独栋小洋楼或别墅。这使得劳动力趋向周边城镇居住。以美国怀俄明州杰克逊城为例,该城大量的劳动力居住在附近的阿尔派恩、德里格斯、维克多等城镇。

在20世纪80年代钢铁产业崩溃英语Steel_crisis前,俄亥俄州的斯托本维尔原本在西弗吉尼亚州维尔顿地区有着自己的地区标识。由于与大城市匹兹堡之间有着便捷的交通(联邦公路Steubenville Pike和州际公路Parkway West),斯托本维尔的市场职能已经转变为匹兹堡的睡城。比起高税收的宾夕法尼亚州,座落在俄亥俄州的斯托本维尔同时也拥有更低的生活成本。2013年,斯托本维尔所在的杰弗逊县被并入匹兹堡城市群的联合统计区英语Combined Statistical Area[6]

欧洲[编辑]

在一些欧洲的城市,例如伦敦柏林,睡城最初的形成是由于二战的轰炸。城里和近郊的一些房子已经被摧毁,居民们于是在距离城市约50英里(80公里)的一些半乡村地区重新定居。这同时也是为了刺激远郊的发展——因为工业最重要的基础已经从铁路变成了公路。在伦敦周围,一些城市例如斯蒂夫尼奇巴西尔登、哈洛和克劳利都是出于这个目的,由新城市委员会英语English Partnerships组织兴建的。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京城回天地区:“睡城”醒来变“旺城”. 新华每日电讯. 2020-05-24 [2021-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夹在中心城区、昌平区之间的回龙观、天通苑地区(下称回天地区)是一个“睡城”:从2000年这里建成第一批经济适用房开始,由于忽略了前瞻性职住平衡规划,在城市边缘渐渐形成了一大片“居住型”社区 
  2. ^ 北京定调通州为城市副中心的背后. 中国经营网. 2015-02-06 [2021-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2). 中国社科院工业所产业布局室主任李晓华介绍,通州目前有城少业,居民居住在这里,上班在城里,每天坐地铁来回,所以被称为“睡城” 
  3. ^ 【將軍澳模式】商場林立天橋相連抽空公共空間 源於建築條例失誤. 2017-05-20 [2022-08-01]. 
  4. ^ 高處一睹「睡房之城」 鷓鴣山. [2022-08-01]. 
  5. ^ 【青衣島民】義務辦社區活動:想青衣更多元,不只做睡房社區. 2018-05-19 [2022-08-01]. 
  6. ^ 存档副本 (PDF). [2014-03-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