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简·雅各布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Jane Jacobs
Jane Jacobs.jpg
简·雅各布斯在1961年時作為當時公民團體的主席出席新聞發佈會
出生(1916-05-04)1916年5月4日
 美國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
逝世2006年4月25日(2006歲-04-25)(89歲)
 加拿大安大略省多倫多
职业记者作家
配偶Robert Jacobs
奖项安大略最高荣誉勋章英语Order of Ontario,加拿大勳章,国立建筑博物馆榮譽勳章,文森特·斯库利奖英语Vincent Scully Prize

简·雅各布斯(或譯珍·雅各OC(英語:Jane Jacobs娘家姓 Butzner,1916年5月4日-2006年4月25日),是一位美國籍加拿大記者、作家、理論家和活動家。她對城市研究、社會學和經濟學產生了影響。她的著作《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1961年)認為“城市更新”和“貧民窟清理”沒有尊重城市居民的需求。[1][2]

她組織了基層努力,以保護社區免受“城市更新”和“貧民窟清理”的影響,特別是羅伯·摩斯 (Robert Moses) 計劃徹底改造格林威治村社區。她在最終取消曼哈頓下城高速公路(建設)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3],該高速公路將直接穿過後來被稱為 SoHo 的曼哈頓地區,以及小意大利唐人街的一部分。[4] 她於 1968 年因在該項目的公開聽證會上「煽動」群眾而被捕。[5] 1968 年搬到多倫多後,她加入了反對 Spadina 高速公路和多倫多正在規劃和建設中的相關高速公路網絡。[6][7]

當時,作為一名批評男性主導的城市規劃領域專家的女性和作家[8][9] ,她首先被描述為家庭主婦[10](很可能是因為她沒有大學學位,或受過任何城市規劃方面的正規培訓);她的「資歷」缺乏被視為批評的理由[11][12] ,然而,她的概念的影響最終得到了理查·佛羅里達小勞勃·盧卡斯等備受尊敬的專業人士的認可。[13]

生平[编辑]

1916年出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斯蘭克頓市。父親John Decker Butzner是醫生,母親Bess Robison Butzner則是退休教師、護士。是為處於具有濃厚羅馬天主教文化城市的新教徒家庭[14]。其兄 John Decker Butzner, Jr. 是美國聯邦第四巡迴上訴法院之法官。自斯蘭克頓高中(Scranton High School)畢業之後,雅各布斯曾在The Scranton Times-Tribune報社擔任婦女版編輯的無給薪助理數年。

在1935年,大蕭條期間,她和她的姊妹貝蒂搬了去紐約。簡·布茨納一見到還未被“1811年委員會計畫”的城市規劃所破壞的格林尼治村,她和貝蒂就立即從布鲁克林(美国纽约市西南部的一区)搬家過去了。

開始的幾年間,她接受過各色各樣的工作,大部分是速記員和寫作,文章的內容通常系和所在社區有關的。對與從這一段經歷的而積累下來的經驗,她在後來說道:“這令我對這個國家正在發生什麼改變,公司在其中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我們的工作所發揮的作用是什麼,開始有了清晰的概念。”

她第一份工作是在商業雜誌裏做秘書,兼職作家。常常撰文于Sunday Herald Tribune, Cue magazine, Vogue。

在哥倫比亞通識學院兩年,攻讀地理學動物學、法律、政治學還有經濟學。對於可以自由地根據自己的廣泛興趣去學習,她曾經這麼說:

在哥倫比亞通識學院就讀兩年之後,她在Iron Age雜誌找到一份工作。一篇於1943年發表的文章,在當時正值經濟衰退的時期中廣為人知,並導致墨爾公司在斯克蘭頓開設軍用機工廠。受到成功的鼓勵,她開始向战时生产委员会提議在斯克蘭頓開展多一些這樣的工作。由於在 Iron Age 期間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她亦向工會提倡同工同酬與勞工權益。

她作為一名專欄作家為戰時新聞局寫專欄稿的同時,也是美國雜誌《美利堅雜誌》的一名記者。

参考文献[编辑]

  1. ^ Douglas, Martin. Jane Jacobs, Urban Activist, Is Dead at 89. The New York Times. 26 April 2006 [17 February 2016]. 
  2. ^ Jacobs, Jane. 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 : 138. If self-government in the place is to work, underlying any float of population must be a continuity of people who have forged neighborhood networks. These networks are a city's irreplaceable social capital. Whenever the capital is lost, from whatever cause, the income from it disappears, never to return until and unless new capital is slowly and chancily accumulated. 
  3. ^ Wainwright, Oliver. Street fighter: how Jane Jacobs saved New York from Bulldozer Bob. The Guardian. 30 April 2017 [2020-01-22]. ISSN 0261-3077 (英国英语). 
  4. ^ Halle, David. New York & Los Angeles: Politics, Society, and Cultur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3: 16. ISBN 9780226313702. This ten-lane highway, to have been lined with huge apartment towers, would have cut Manhattan in two from east to west and wiped out the entire neighborhood that later became known as Soho and, also, much of neighboring Little Italy and Chinatown. 
  5. ^ Lawson, Wayne. The Woman Who Saved New York City from Superhighway Hell. Vanity Fair. 14 April 2017 [2020-01-22] (英语). 
  6. ^ The places that mattered to Jane Jacobs. [2020-01-22]. 
  7. ^ Milligan, Ian. "This Board Has a Duty to Intervene": Challenging the Spadina Expressway through the Ontario Municipal Board, 1963-1971. Urban History Review / Revue d'histoire urbaine. 2011, 39 (2): 25–39. ISSN 0703-0428. JSTOR 43562363. doi:10.7202/1003460ar可免费查阅. 
  8. ^ Urban Planning Has a Sexism Problem. nextcity.org. [2020-01-22] (英语). 
  9. ^ Gratz, Roberta Brandes. Jane Jacobs and the Power of Women Planners. CityLab. [2020-01-22] (英语). 
  10. ^ Laurence, Peter L. Becoming Jane Jacobs.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1 January 2016. ISBN 978-0-8122-4788-6. OCLC 911518358. 
  11. ^ Jane Jacobs. The Center for the Living City. [2020-03-11] (美国英语). 
  12. ^ The death and life of Jane Jacobs critiques. globalurbanist.com. [2020-03-11] (英语). 
  13. ^ Why Creativity is the New Economy - Richard Florida, [2021-11-16] (英语) 
  14. ^ Alexiou, Jane Jacobs (2006), p. 9.
  15. ^ Allen, Max (ed) (编). Ideas that Matter: The Worlds of Jane Jacobs. Ginger Press. 1997-10-01. ISBN 0-921773-44-7.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