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阴蒂
Clitoris Anatomy.svg
人类女阴内部解剖(从阴蒂包皮小阴唇的切面)。阴蒂从图中可见的部分一直延伸至耻骨下端。
Clitoris detailed.jpg
阴蒂头(2)和 阴蒂包皮(1)的位置
细节
发育自 生殖结节英语Genital tubercle
动脉 阴蒂背动脉阴蒂深动脉
静脉 阴蒂背浅静脉英语Superficial dorsal veins of clitoris阴蒂背深静脉英语Deep dorsal vein of clitoris
神经 阴蒂背侧神经英语Dorsal nerve of clitoris
识别标示
Gray's p.1266
TA英语Terminologia Anatomica A09.2.02.001
FMA FMA:9909
解剖学术语英语Anatomical terminology

阴蒂clitoris,又称阴核),是一个位于哺乳类鸵鸟等动物身上的雌性性器官。人类阴蒂的肉眼可见部分形似按钮,且位于小阴唇前方会合处附近、尿道口之上。阴蒂不像同源的阴茎般包含用以排尿的尿道末端构造,且其一般没有生殖上的功能;不过少数动物能透过阴蒂排尿或辅助生殖——斑点鬣狗便是其中之一,其阴蒂相对较大,且能透过其来排尿、交配和分娩。像狐猴蜘蛛猴般的哺乳动物的阴蒂亦相对较大[1]

阴蒂是女性最为敏感的性部位,且在解剖学的角度而言其是女性性快感的最主要来源[2],对于人类等哺乳类动物而言,它是从胚胎的生殖结节发展而成的,该结节最终发展成阴茎还是阴蒂则取决于“睾丸决定因子英语Testis-determining factor存在与否”这点,睾丸决定因子是一种由Y染色体上的基因独立编码的蛋白质。阴蒂的结构复杂,且其大小和敏感度可能因人而异。女性阴蒂的顶端(阴蒂头)形状尺寸大致如同豌豆,并已有估计指其拥有超过8000条的感觉神经末梢[3]

性学和医学上,阴蒂仍是某些争议的核心;它亦是部分社会学研究和分析的核心议题[4]。该些探讨主题包括阴蒂的生理结构、性别不平等现象、以及G点是否只是阴蒂的延伸[5]。尽管人类阴蒂唯一已知的用途就是提供性快感,但研究者之间仍对其在生殖上所发挥的作用,以及“其是一种痕迹器官还是适应的产物”这些问题存有争议[6]。不同社会对阴蒂的认知存有差异,差异点包括阴蒂对女性性快感的重要性、人们对阴蒂理想尺寸和深度的假定,以及对阴蒂整形术的看法(其包括阴蒂增大术、阴蒂穿洞、阴蒂切除术)[7]。女性会因美观、健康以及文化等理由而进行阴蒂整形术[7]

文化观念会显著影响社会对阴蒂的认识。研究指出,对其存在的了解和解剖学知识明显较其他性器官为少;此外,在教育中多教授关于阴蒂的知识能有助减轻针对女性身体和性快感的社会污名,因为这能化解“阴蒂与女阴在外观上不讨喜”、“女性一旦自慰便会犯”以及“男人应要掌握和控制让女性高潮的技巧”等固有观念[8]

词源[编辑]

牛津英语词典》指出“clitoris”一词有可能源于古希腊语κλειτορίς(kleitoris),也可能源于动词κλείειν(kleiein,意指使之闭合)[9]。“clitoris”在希腊语中亦有“钥匙”之意,这显示古代解剖学家认为它是女性之性的“钥匙”或“关键”[10][11]。《线上英语词源学词典英语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则指出除了“钥匙”之外,其他可能的希腊语词源还包括一个意思为“门闩”或“钩子”的名词、一个意为“以能撩起情欲的方式抚摸和挑逗”的动词、一个意为“抓痒”的动词(德语中的“der Kitzler”为阴蒂的同义词,但其亦可指“抓痒的人”,不过“抓痒”此一动词源于阴蒂的可能性较大)、一个意为“小山的一侧”的名词( 其词根跟性高潮的英语“climax”一样)[12]。《牛津英语词典》亦指出“clitoris”的缩写“clit”为美国首创,其于1958年在印刷物中首次使用后便一直沿用之;1958年之前的常用缩写则为“clitty”[9]

阴蒂的复数词分别为“clitorises”(英语)和“clitorides”(拉丁语)。其拉丁语属格为“clitoridis”,阴蒂头的拉丁语“glans clitoridis”便是其中一个运用了此一属格的例子。在医学和性学文献中,研究者有时会以“女性的阴茎”或“伪阴茎英语Pseudo-penis”代指之[13];阴蒂一词于很多时候指的仅仅是阴蒂头本身[14]

结构[编辑]

发展[编辑]

阴蒂发育的过程

对于哺乳类动物而言,精子所携带的性染色体X染色体Y染色体)会影响个体最终发育成雌性(XY)还是雄性(XX)[15] 。Y染色体上含有一段名为SRY基因的性别决定基因,其编码着睾丸决定因子英语Testis-determining factor(Tdf)此一转录因子,并会诱使胚胎产生睾酮抗穆氏管荷尔蒙,促使其发育成雄性[16][17]。性别分化会于受精后的第8-9周开始[16]。一些文献称其会持续至受精后的第12周[18];而另一些则称到了第13周便能明显分其雌雄,之后再过3周(第16周)性器官便会发育完全[19]

阴蒂从胚胎中一个称为“生殖结节英语Genital tubercle”的原始交接器原基英语Primordial phallus发育而成。生殖结节会依据初期其所接触的雄激素量,来决定其最终发育成阴蒂还是阴茎。由于阴蒂是从跟龟头和阴茎体相同的胚胎组织发育而成,所以其跟阴茎在生物学上属同源器官[20]

如果生殖结节于初期暴露于睾酮之下,其便会延展成阴茎。过程中尿生殖褶会发生融合,有助于阴茎腹侧尿道沟的形成;尿殖窦英语Urogenital sinus会完全闭合,形成海绵体尿道英语Spongy urethra阴唇阴囊隆起则会愈合成阴囊[20]。如果生殖结节初期的环境并没有睾酮,那么其会发育成阴蒂;生殖结节发育成阴蒂的初期速度相对较快,然后其便会渐渐慢下来。在此一情况下,尿殖窦会发育成阴道前庭;两个尿生殖褶会发育成小阴唇;阴唇阴囊隆起则会扩张,并发育成大阴唇[20]。若阴蒂所接触的雄激素量远高于平均值,那么该名女性的阴蒂便有可能变得过于肥大[21]

一般结构和组织学评估[编辑]

经过深度解剖的阴蒂

阴蒂的结构复杂,并可分为内外两部。它是由阴蒂头、阴蒂体(由两个称为阴蒂海绵体勃起组织英语Erectile tissue构成)、两个阴蒂脚阴蒂包皮(小阴唇的一部分)以及前庭球所组成。阴蒂头的下面附着一条阴蒂系带,该系带为小阴唇两侧部分的延伸[22]。阴蒂体亦被称为阴蒂干;而阴蒂头至阴蒂体之间的细长部分也可称为“躯干”(shaft)。该部分为阴蒂头提供支持,而其外形可以透过阴蒂包皮看出[23]

研究表明阴蒂组织能延伸至阴道前壁[24]。Şenaylı等人指出:“组织学对阴蒂的评估是不完整的,因为多年来研究者一直视阴蒂为一个低级且毫无功能可言的器官;此一情况对于阴蒂海绵体而言更是如此……巴斯金等人在把阴蒂解剖、染色后,利用成像软件观察该些连续切片标本的雄性化程度。结果显示阴蒂的神经遍布(尸体的)整个阴蒂体”[25]

阴蒂、前庭球、小阴唇以及尿道跟两种在组织学上属不同类型的血管组织(与血管有关的组织)有所牵涉。其一为由海绵体神经英语Cavernous nerves支配并具有小梁英语Trabecula的勃起组织。该组织为海绵组织,充血时会把阴蒂和前庭球的血管间隙填满。血管内皮的下方为平滑肌[26]。克莱尔等人的研究发现,被海绵组织包围的女性尿道腔可能“具有跟阴蒂和前庭球截然不同的血管组织,在肉眼底下其色泽比上述两者的血管组织苍白”[27]

另外一种血管组织并非勃起组织。虽然阴蒂体在性兴奋时会充血,令阴蒂头勃起,但一些文献称阴蒂头和小阴唇并非由勃起组织所组成,对于阴蒂头的情况而言更是如此[14][26]。他们指出阴蒂头和小阴唇的血管分散在纤维性基质内,且上述两者只有极少量的平滑肌[26];或指阴蒂头为一个“置中兼神经密集的非勃起组织”[14]。此外亦有文献宣称阴蒂头是由存在于小阴唇内的勃起组织所组成[28]。阴蒂头的血管间隙不像阴蒂体般明显,且其被平滑肌分隔的程度比阴蒂体和阴蒂脚的高[27]。尽管小阴唇当中并不存在任何脂肪组织,但有描述称其可能是由致密结缔组织、勃起组织和弹性纤维所构成[28]

阴蒂头和阴蒂体[编辑]

一个显露于外的阴蒂头

高度受神经支配的阴蒂头位于阴蒂体的末端,形成一个纤维血管帽(fibro-vascular cap)[26]。其形状尺寸一般如同豌豆,尽管有些人的阴蒂头大小会有所增减。不论研究者对“阴蒂头是否由勃起组织所构成”此一争议点的取态如何,一般都会估计称它或整个阴蒂拥有8000条的感觉神经末梢[3]

阴蒂体形似叉骨,内含一对勃起组织——阴蒂海绵体,在阴蒂勃起期间其包含的血液量位居整个阴蒂的首位。两个阴蒂海绵体皆被富有弹性纤维的结缔组织白膜所围绕。它们俩于中央面受到梳状中隔不完全地分隔;梳状中隔为结缔组织的延伸[25][26]

两个阴蒂体在其曲线方向反转前还会延伸多数厘米,形成一对呈倒V形的阴蒂脚[29]。阴蒂脚位于阴蒂体的近侧部分。位于阴蒂体末端的阴蒂头尖端向前弯曲,使其跟耻骨远离[27]。每个阴蒂脚跟相应的坐骨支相连;该些坐骨支为海绵体下方的耻骨降支的延伸[25][26]。隐藏在小阴唇后方的阴蒂脚根部可能会附着耻骨弓英语pubic arch,亦可能会处于其正下方[注 1][31]。除此之外,阴蒂脚还跟尿道海绵体、会阴海绵体、神经和血管网络、阴蒂悬韧带英语Suspensory ligament of clitoris、肌肉和盆底有所联系[26][32]

尽管迄今仍没有证据显示阴蒂头的大小跟女性的年龄、身高体重、有使用荷尔蒙避孕法英语hormone based method与否,以及是否进入更年期有关,但已产过子的女性的阴蒂可能相对较大[33]。相关文献一般视阴蒂头的大小为2毫米至1厘米之间,而对其横状面或矢状面的长度估计则落在4至5毫米之间[34]

就个别研究的情况而言,一项于1992年发表的研究得出以下结论:包括阴蒂头和阴蒂体在内,整个阴蒂的长度为16.0±4.3毫米。当中的16.0毫米为平均值,4.3毫米为标准偏差[35]。在2003-2004年间,伊丽莎白·加勒特·安德森妇产科医院英语Elizabeth Garrett Anderson and Obstetric Hospital进行了一项有关女性生殖器结构的研究,研究者于当中找来50名年龄介乎18-50岁的女性作研究对象;平均年龄为35.6岁。结果显示阴蒂头的大小介乎3-10毫米之间,平均值为5.5毫米[36]。除此之外,还有一项研究量度了阴蒂体等器官的长度,结果显示阴蒂体的长度介乎5-7厘米之间;若与阴蒂脚一起量度,总长度则达10厘米或以上[26]

阴蒂包皮和前庭球[编辑]

阴蒂包皮于大阴唇边缘跟阴阜下邻的连合处伸出;它的一部分是由小阴唇的上外部褶皱所构成,并覆盖着阴蒂头及外部躯干[37]。阴蒂包皮覆盖着阴蒂头的程度因人而异——从遭阴蒂包皮完全覆盖,到完全曝露于外界中[35]。小阴唇的组织亦对阴蒂头底部起了一个覆盖作用[38]

与阴道前庭相比,前庭球跟阴蒂之间的关系明显较大,因为两者的小梁和勃起组织相对较类似;而小梁组织并不存在于其他女性性器官中。小梁能使勃起组织在性兴奋期间充血和膨胀[26][38]。研究者一般将前庭球的位置描述成“跟阴道两侧的阴蒂海绵体接近,且位于大阴唇之下”。充血时其会紧套着阴道口,并使外阴向外扩张[26]。虽然众多文献表示其围绕着阴道口,但Ginger等人则指事实并非如此,并指前庭球的勃起组织没有受到白膜所包覆[26]。克莱尔等人同样评估过前庭球的解剖结构,并得出结论:“前庭球在远端尿道的上方拱起,因此我们可以估计什么结构能够被称为女性的‘尿道球部’”[27]

阴蒂与阴茎之异同[编辑]

阴蒂与阴茎的解剖结构大致相同,尽管人类及大多数动物的阴蒂并不包含用以排尿的尿道。男性也有“阴蒂”的假设最早由研究者约瑟芬·朗兹·塞夫黎于1987年提出,她的推论指阴茎海绵体事实上就是阴蒂的对应构造,“男性的阴蒂头”则是包皮系带的所在地——阴茎颈。她的理论尽管得到解剖学文献的承认,但却在专业的解剖学教材中只字未提[39]。现代解剖学文献基本承认阴蒂包皮跟阴茎包皮相当,两者皆覆盖着性器官的“头部”(龟头及阴蒂头)。两者皆有连接着“头部”的躯干。以下配对在解剖学上属同源:阴茎海绵体与阴蒂海绵体、前庭球与阴茎球、阴囊与大小阴唇[40]

在解剖学研究中,阴茎可遭描述成:“植根于内含尿道的海绵体之上,兼大部分位于身体之外的阴蒂”[40]。就神经末梢的角度而言,阴蒂至少拥有8000条神经末梢的估计已比于人类阴茎中所发现的多出一倍;当研究者把其跟其他身体部分比较时,差距更是拉阔许多[3]。在阴蒂解剖构造及阴茎神经末梢这两个范畴上,相关研究有时存有冲突。比方说尽管一些文献估计阴茎拥有4000条神经末梢[3],但另外一些则称龟头或整个阴茎的神经末梢数量跟阴蒂头相当[41];另外还有一些文献探讨了没有接受过包皮环切术的阴茎的神经末梢数量是否比接受过的阴茎多出数千条,或探讨“其是否更为敏感”[42][43]

一些文献指出,阴蒂头的纤维血管帽不像阴茎龟头般存有一定数量的平滑肌,且前庭球的大小可因人、年龄及雌激素接触量而异[26]。虽然前庭球遭认为跟位于尿道海绵体后端的阴茎球相当,但其并没有包覆着尿道[26]

阴茎的尿道海绵体沿着阴茎躯干的腹侧延伸,于中途围绕着尿道,并于最后膨大成龟头。它在少程度上有助男性维持勃起(阴茎勃起大部分为两个阴茎海绵体的作用);女性的阴蒂海绵体就像男性阴茎的海绵体般,同样会在性兴奋时充血和勃起[44]。男性阴茎的海绵体在尾端到前端这段距离中,会在内部不断逐渐变小[44]。阴蒂与阴茎还有以下差异:阴茎体所拥有的结构比阴蒂体多、阴茎脚比阴蒂脚粗,以及阴茎海绵体一般比阴蒂海绵体更为厚长[27][45]

阴蒂与性快感[编辑]

刺激方法及性生理反应[编辑]

阴蒂所拥有的神经末梢相对密集,且当中大部分都是专为接收性刺激而设的——这使得其成为了人类女性最为敏感的性部位,以及女性性快感的最主要来源[2]。不论透过自身他人来对阴蒂进行刺激,皆可使该名女性进入性兴奋状态,以至达至性高潮[46]指交口交舐阴)通常都是刺激阴蒂的最有效方法,上述方法可统称为“直接刺激阴蒂”(direct clitoral stimulation)。若在进行插入式性行为的同时实践上述刺激阴蒂的方法,那么其亦可统称为“额外刺激阴蒂”(additional clitoral stimulation)[47]

直接刺激阴蒂是指对阴蒂的外部构造(包括阴蒂头、阴蒂包皮以及阴蒂外躯干)进行物理上的刺激[48]。对小阴唇进行刺激的效果可能跟直接刺激阴蒂的如出一辙,因为它跟阴蒂头和阴蒂包皮有着物理上的联系[49]。以上区域也可能在性行为进行期间受到间接的刺激,比如它们可能会受到大阴唇的摩擦[50];不过阴蒂所受到的间接刺激更有可能是阴茎-阴道交的结果[51][52]。除此之外,阴茎-肛交可能会对阴蒂构成间接刺激,因为两者之间的感觉神经是共享的(对于阴部神经的情况而言更是如此:它在阴部管内会分支,先分支为内直肠神经英语inferior anal nerve,之后是会阴神经,最后是阴蒂的背神经英语Dorsal nerve of the clitoris[53]

由于阴蒂头是十分敏感的,所以直接对它进行刺激并不总是使人感到愉悦;与其相比,刺激阴蒂包皮和阴蒂头周围的部分于很多时候更使人欢快——大多数女性更喜欢以隔着阴蒂包皮的方式来刺激阴蒂头,或以间接的方式使阴蒂头在小阴唇之间来回打滚[54]。许多女性喜欢在轻柔爱抚阴蒂外躯干的同时,偶尔以环状移动的方式刺激阴蒂头——在这基础之上阴道亦可能会跟手指接合。一些女性更喜欢于一次性行为中对整个外阴区域进行爱抚[55]。若手指在刺激阴蒂前充分得到人体润滑剂阴道分泌液的润滑,那么性刺激的效果便通常会更佳[56][57]

插入式性行为并不能使阴蒂受到直接的刺激,在传教士式体位中其外部所受到的刺激通常都源于鼠蹊部的动作。一些伴侣可能因此选择以女上位猫式体位英语coital alignment technique(一种结合传教士式体位及施压-反压技术的性侵入体位)的方式去进行性交,以令刺激阴蒂的频率最大化[58][59]。以同性作性伴侣的女性可能会在亲密接触全身的过程中互相抚慰,或透过从事女阴摩擦,来使阴蒂得到充分的刺激[注 2][61][62]。阴茎亦可能透过磨蹭阴蒂(股交)来使其得到刺激[63][64]。像按摩棒阴蒂按摩棒英语clitoral vibrator)和假阴茎般的性玩具也可用于刺激阴蒂[63][65]。除此之外,女性还可透过枕头等非生命物体、淋浴时的自来水以及夹腿来刺激其阴蒂[66][67][68]

在性兴奋期间,阴蒂的勃起组织会发生充血的情况,这使得其色泽出现改变;同时阴道会开始收缩[69]。盖在阴蒂海绵体外的坐骨海绵体肌英语Ischiocavernosus muscle球状海绵体肌英语Bulbospongiosus muscle会在过程中收缩,压迫阴蒂背静脉,使回流血量变小;同时动脉的血液继续流入,使得血液开始不断充入静脉内的空间,直到其被血液所充满为止。上述过程最终会令阴蒂出现勃起[10][70]。 阴蒂头的直径会在性兴奋时增加一倍,不过若刺激再进一步,其便会遭肿胀的阴蒂包皮所遮盖,因而变得不那么明显可见[69][71]。此举有助于其免受进一步的直接接触,继使人免于感到不适[71][72]。血管充血于最终会触发肌肉反射,令困于周围组织的血液能够流出;同时引起性高潮[73]。一旦停止刺激,阴蒂头的状态及可见度便会于短时间内恢复至日常水平,对于已达至高潮的情况而言更是如此[74]。其只需几秒钟(通常5-10秒)便能回到正常位置,而恢复至原始大小的耗时则为5-10分钟[注 3][71][76]。如果当事人并没有达至高潮,那么阴蒂便可能会于数小时内持续充血,同时令其产生不适感[58]。此外对于一些女性而言,高潮过后的阴蒂是十分敏感的,因此这时的额外刺激可能会令其感到痛楚[77]

以阴蒂和阴道作分类的性高潮[编辑]

更多信息:性高潮 § 女性

麦斯特与强生依照其研究结果,提出了共有四个阶段的人类性反应周期,当中对性高潮的定义迄今仍被研究者所认可[78]。对于女性而言,达至性高潮的最常见方法是对阴蒂进行物理上的刺激;一般统计表明,70-80%的女性都需以此一方式(以手指口舌等刺激源对阴蒂的外部进行刺激)来达至高潮[注 4][注 5][注 6][82],但对于一些女性而言,间接刺激阴蒂亦足以令其达至高潮,比如阴道交[注 7][14][84]。阴道神经末梢主要集中在阴道的下三分之一处(即接近入口的位置),当中所包含的神经末梢数量约占整个阴道的近9成,因此其是十分敏感的;除此之外,女性性器官的敏感区还包括小阴唇顶部交界处与尿道之间的区域。但是对于许多女性而言,因刺激阴道而产生的强烈性快感只可偶尔地出现,甚至从不会做到,原因在于阴道的神经末梢比阴蒂所拥有的少得多[85]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1905年指出阴蒂高潮纯粹只是成年前会出现的一种现象,随着年纪渐大及变得成熟,阴蒂高潮会渐渐演变成阴道高潮,并指出阴蒂高潮是不成熟的表现;但他却没为此一假设提供证据。此后直到阿尔弗雷德·金赛掀起有关阴道神经末梢数量的争议以前,只有少数研究者批评此一理论[86][87]。金赛是首位严厉地批评弗洛伊德就着女性性取向和性高潮所提出的观点的研究者——他的批评基于自身对成千名女性所进行的访谈,及其对女性如何自慰的观察[88]。他在当中发现他调查的大多数女性都不能通过刺激阴道来达至高潮[89]。此一结论亦与其性解剖学知识相符[90]。贾尼斯·欧文这一名学者指出,金赛“对弗洛伊德和其他理论家展开了批评,认为他们不应将男性的性构造投射至女性的身上”,并“认为阴蒂才是性反应的核心”,还指出“阴道对于性满足而言,相对不重要……只有少部分女性在自慰时会把手指或物件插入阴道。”他“最后得出结论,插入阴道时女方的满足感主要是心理作用,或只是传导异感(referred sensation)此一现象所引起的结果”[91]

及后的研究一般都是再度证实了金赛对于女性性高潮的发现,比如麦斯特与强生的生理学研究,以及雪儿·海特的性社会学研究[92]。麦斯特与强生是首两位确定阴蒂包围及延伸至阴唇内的研究者。他们在研究女性接受不同的性刺激对性反应周期有何影响时发现,阴蒂高潮和阴道高潮的身体反应阶段大致相同,并发现大多数受试者只能通过刺激阴蒂达至高潮,而只有少部分女性才可以做到阴道高潮。基于此,麦斯特与强生认为刺激阴蒂才是两种高潮的来源[93],并推断在抽插的过程中,因外部物体对阴蒂包皮的摩擦,而使阴蒂受到了足够的刺激。麦斯特与强生的研究发表于第二波女性主义运动起始之时,并对一些女性主义者起了一定的启发,令他们开始抗拒将性高潮分作阴蒂和阴道两类[86][94]。《阴道高潮的迷思英语The Myth of the Vaginal Orgasm》的著者安妮·科德英语Anne Koedt便是其中一个例子,她于当中指出“生物学上的女性”还没剖析得彻底的原因在于“男性基本上只需跟阴道接合便能达至高潮,阴蒂对于此一目的而言根本无关紧要”,并指出“现今由于凯利、麦斯特与强生以及金赛的研究,我们的解剖学知识得以丰富起来,我们不再对女性性高潮一无所知……然而为什么这种知识还未普及呢?我想这是因为我们还活在一个不希望女性角色有所改变,且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中”[86]

文化[编辑]

非洲部分国家有割除女性阴蒂、阴蒂包皮等局部生殖器的传统。依不同部位的伤害程度,世界卫生组织将“所有无医疗目的却损害女性器的手术”分成数种类型。

注释[编辑]

  1. ^ "The long, narrow crura arise from the inferior surface of the ischiopubic rami and fuse just below the middle of the pubic arch."[30]
  2. ^ "A common variation is 'tribadism,' where two women lie face to face, one on top of the other. The genitals are pressed tightly together while the partners move in a grinding motion. Some rub their clitoris against their partner's pubic bone."[60]
  3. ^ "Within a few seconds the clitoris returns to its normal position, and after 5 to 10 minutes shrinks to its normal size."[75]
  4. ^ "Most women report the inability to achieve orgasm with vaginal intercourse and require direct clitoral stimulation ... About 20% have coital climaxes ..."[79]
  5. ^ "Women rated clitoral stimulation as at least somewhat more important than vaginal stimulation in achieving orgasm; only about 20% indicated that they did not require additional clitoral stimulation during intercourse."[80]
  6. ^ "a. The amount of time of sexual arousal needed to reach orgasm is variable – and usually much longer – in women than in men; thus, only 20–30% of women attain a coital climax. b. Many women (70–80%) require manual clitoral stimulation ..."[81]
  7. ^ "In sum, it seems that approximately 25% of women always have orgasm with intercourse, while a narrow majority of women have orgasm with intercourse more than half the time ... According to the general statistics, cited in Chapter 2, [women who can consistently and easily have orgasms during unassisted intercourse] represent perhaps 20% of the adult female population, and thus cannot be considered representative."[83]

参考来源[编辑]

  1. ^ Goodman 2009; Roughgarden 2004,第37–40页; Wingfield 2006,第2023
  2. ^ 2.0 2.1 Rodgers 2003,第92–93页; O'Connell,Sanjeevan & Hutson(2005),第1189–1195页; Greenberg,Bruess & Conklin(2010),第95页; Weiten,Dunn & Hammer(2011),第386页: Carroll 2012,第110–111, 252
  3. ^ 3.0 3.1 3.2 3.3 Carroll 2012,第110–111, 252页; Di Marino 2014,第81页
  4. ^ Moore & Clarke 1995; Blechner 2017
  5. ^ Moore & Clarke 1995; Blechner 2017; Schwartz & Kempner 2015,第24页; Wood 2017,第68-69页;
  6. ^ Rodgers 2003,第92–93页; O'Connell,Sanjeevan & Hutson(2005),第1189–1195页; Kilchevsky等 2012,第719–726页
  7. ^ 7.0 7.1 Ogletree & Ginsburg 2000,第917–926页; Chalker 2002,第60页; Momoh 2005,第5–11
  8. ^ Ogletree & Ginsburg 2000,第917–926页; Wade,Kremer & Brown(2005),第117–138页; Waskul,Vannini & Wiesen(2007),第151–174页
  9. ^ 9.0 9.1 clitoris. 牛津英语词典 (第三版). 牛津大学出版社. 2001 (英语). 
  10. ^ 10.0 10.1 Sloane 2002,第32–33
  11. ^ Basavanthappa 2006,第24
  12. ^ Harper, Douglas. clitoris. 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 
  13. ^ Puppo 2011,第5页
  14. ^ 14.0 14.1 14.2 14.3 O'Connell,Sanjeevan & Hutson(2005),第1189–1195页
  15. ^ Llord & Uchil 2011,第464
  16. ^ 16.0 16.1 Merz & Bahlmann 2004,第129页; Schünke等 2006,第192
  17. ^ Hake, Laura; O'Connor, Clare. Genetic Mechanisms of Sex Determination. Nature Education. 2008 [10 August 2012]. 
  18. ^ Merz & Bahlmann 2004,第129页
  19. ^ Schünke等 2006,第192
  20. ^ 20.0 20.1 20.2 Sloane 2002,第148页; Merz & Bahlmann 2004,第129页; Schünke等 2006,第192
  21. ^ Copcu等 2004,第4页; Kaufman,Faro & Brown(2005),第22页
  22. ^ Sloane 2002,第32–33页; O'Connell & Sanjeevan 2006,第105–112页; Crooks & Baur 2010,第54–56页; Ginger & Yang 2011,第13–22
  23. ^ Sloane 2002,第32页; Crooks & Baur 2010,第54–56页; Angier 1999,第64–65页; Jones & Lopez 2013,第352页
  24. ^ O'Connell & Sanjeevan 2006,第105–112页; Kilchevsky等 2012,第719–726页; Di Marino 2014,第81页
  25. ^ 25.0 25.1 25.2 Şenaylı & Ankara 2011,第273–277页
  26. ^ 26.00 26.01 26.02 26.03 26.04 26.05 26.06 26.07 26.08 26.09 26.10 26.11 26.12 Ginger & Yang 2011,第13–22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Yang等 2006,第766–772页
  28. ^ 28.0 28.1 Yang等 2006,第766–772页 Wilkinson 2012,第5页; Farage & Maibach 2013,第4
  29. ^ Sloane 2002,第32页; Crooks & Baur 2010,第54–56页; Ginger & Yang 2011,第13–22
  30. ^ Cunningham 2005,第17页
  31. ^ Farage & Maibach 2013,第4
  32. ^ Francoeur 2000,第180页
  33. ^ Verkauf,Von Thron & O'Brien(1992),第41–44页; Farage & Maibach 2013,第4
  34. ^ Alexander 2017,第117
  35. ^ 35.0 35.1 Verkauf,Von Thron & O'Brien(1992),第41–44页
  36. ^ Lloyd等 2005,第643–646页
  37. ^ Sloane 2002,第31页; Kahn & Fawcett 2008,第105页; Crooks & Baur 2010,第54
  38. ^ 38.0 38.1 O'Connell & Sanjeevan 2006,第105–112
  39. ^ Frayser & Whitby 1995,第198–199页; Drenth 2005,第25–26
  40. ^ 40.0 40.1 Chapple & Steers 2010,第67页; Schuenke,Schulte & Schumacher(2010),第200–205页; Saladin 2010,第738
  41. ^ Crooks & Baur 2010,第54
  42. ^ Circumcision: Position Paper on Neonatal Circumcision. American Academy of Family Physicians. 2007 [10 Dec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9 November 2013). 
  43. ^ Emmanuele,McMahon & Waldinger(2012),第169
  44. ^ 44.0 44.1 Libertino 1998,第539页; Morganstern & Abrahams 1998,第117页; Saladin 2010,第738
  45. ^ Saladin 2010,第738
  46. ^ Francoeur 2000,第180页; Carroll 2012,第110–111, 252页; Rosenthal 2012,第134
  47. ^ Rosenthal 2012,第134页; Weiten,Dunn & Hammer(2011),第386页; Greenberg,Bruess & Conklin(2010),第96页; Lloyd 2005,第21–53页; Flaherty,Davis & Janicak(1993),第217页; Kaplan 1983,第204, 209–210
  48. ^ Boston Women's Health 1976,第45页; O'Connell & Sanjeevan 2006,第105–112页; Krychman 2009,第194页; Greenberg,Bruess & Conklin(2010),第96页; Carroll 2012,第110–111, 252
  49. ^ Kahn & Fawcett 2008,第105
  50. ^ Casper 2008,第39页; Crooks & Baur 2010,第54Carroll 2012,第110–111, 252
  51. ^ I Want a Better Orgasm!. WebMD. [18 August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January 2009). 
  52. ^ Kaplan 1983,第204, 209–210页; Lloyd 2005,第21–53
  53. ^ Komisaruk等 2009,第108–109
  54. ^ Carroll 2012,第110–111, 252页; Crooks & Baur 2010,第54页; Hooper 2001,第48–50页; Reinisch & Beasley 1991,第28–29页; Roberts 2006,第42
  55. ^ Carroll 2012,第110–111, 252
  56. ^ Carroll 2009,第264
  57. ^ Rosenthal 2012,第271
  58. ^ 58.0 58.1 Roberts 2006,第145
  59. ^ Greenberg,Bruess & Conklin(2010),第96
  60. ^ Westheimer 2000,第166页
  61. ^ Carroll 2009,第272
  62. ^ Crooks & Baur 2010,第239
  63. ^ 63.0 63.1 Hite 2003,第277–284
  64. ^ Halberstam 1998,第61页; Greenberg,Bruess & Conklin(2010),第96
  65. ^ Taormino 2009,第52
  66. ^ Hooper 2001,第68
  67. ^ Hite 2003,第99
  68. ^ Hyde 2006,第231页
  69. ^ 69.0 69.1 Sloane 2002,第32–33页; Archer & Lloyd 2002,第85–88页; Porst & Buvat 2008,第296–297
  70. ^ Porst & Buvat 2008,第296–297
  71. ^ 71.0 71.1 71.2 Roberts 2006,第42
  72. ^ Reinisch & Beasley 1991,第28–29页; McAnulty & Burnette 2003,第68, 118页
  73. ^ Rosenthal 2012,第133
  74. ^ Reinisch & Beasley 1991,第28–29
  75. ^ Dennerstein,Dennerstein & Burrows(1983),第108页
  76. ^ Fogel & Woods 2008,第92
  77. ^ Carroll 2012,第244页; Rosenthal 2012,第134页; Archer & Lloyd 2002,第85–88页; Dennerstein,Dennerstein & Burrows(1983),第108页
  78. ^ Archer & Lloyd 2002,第85–88页; Lloyd 2005
  79. ^ Kammerer-Doak & Rogers 2008,第169–183页
  80. ^ Mah & Binik 2001,第823–856页
  81. ^ Flaherty,Davis & Janicak(1993),第217页
  82. ^ Lloyd 2005,第21–53页; Rosenthal 2012,第134–135
  83. ^ Lloyd 2005,第21–53
  84. ^ Acton 2012,第145
  85. ^ Weiten,Dunn & Hammer(2011),第386页; Cavendish 2010,第590页; Archer & Lloyd 2002,第85–88页; Lief 1994,第65–66
  86. ^ 86.0 86.1 86.2 Koedt, Anne. The Myth of the Vaginal Orgasm. The CWLU Herstory Website Archive. Chicago Women's Liberation Union. 1970 [12 December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6 January 2013). 
  87. ^ Tavris,Wade & Offir(1984),第95页; Williams 2008,第162页; Irvine 2005,第37–38
  88. ^ Archer & Lloyd 2002,第85–88页; Andersen & Taylor 2007,第338Williams 2008,第162
  89. ^ Pomeroy 1982,第8页; Irvine 2005,第37–38页; Williams 2008,第162
  90. ^ Pomeroy 1982,第8
  91. ^ Irvine 2005,第37–38
  92. ^ Pomeroy 1982,第8页; Archer & Lloyd 2002,第85–92页; Hite 2003; Irvine 2005,第37–38页; Williams 2008,第162
  93. ^ Archer & Lloyd 2002,第85–88页; Williams 2008,第162页; Rosenthal 2012,第134
  94. ^ Fahs 2011,第38–45

期刊[编辑]

书籍[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