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和服
現代和服國民禮裝:振袖與紋付羽織袴(日語:紋付羽織袴)
現代和服國民禮裝:振袖紋付羽織袴日語紋付羽織袴
日文名稱
日文漢字和服
假名わふく
羅馬字wafuku

和服(日語:和服わふく wafuku */?),又稱著物(日語:着物きもの kimono)、吳服呉服ごふく gofuku),是日本大和民族的傳統民族服裝。其特點是前方y開襟、袖子寬長、材質厚重、穿著複雜,其男女區別極度明顯,女裝可如同一幅畫般展開,男裝紋樣稀少且設計樸素。

在現代,和服非但沒有消失,反而在日本各地隨處可見,因為和服與洋服的禮服等級能夠做到完美匹配,所以在日本完全穿著和服來進行日常生活也絲毫不會有違和感。目前日本國民於傳統藝能、婚禮葬儀、傳統節日(日本新年及夏日祭典)、赴宴、畢業或剪綵典禮、成人式等場合都可根據個人喜好,自由穿著和服[1];而日本本土宗教職業(例如神道巫女神官)、相撲選手、藝伎等人士,由於工作規例所限,所以必須日常也穿著和服[2]。目前日本和服的款式可分為「皇室服制」和「國民服制」,皇室服制參考了京都貴族所穿的公家著物,國民服制參考了自江戶武士所穿的武家著物,而現代和服刻意剔除了庶民貧民等古代日本下階層人士的衣服[3],力求把大眾對和服的整體觀感提升至莊重美、高級感的層次。

和服的款式在歷史中經歷了數次變化,目前和服的標準是1941年的昭和時代欽定的[4],日本官方透過文部省頒布了《國民禮法要項》規定以江戶時代德川幕府時期的日本各類服裝為基礎[5],輔以明治維新以來近代的機紡技術、化學染料,再根據大正時代的審美稍作修改而得出的,對各種和服的款式、造型、尺寸、用途都一一進行了明確的定義;但這些建立在前代衣物上的修改和創新全部都被限制在一個異常狹小的範圍之內,之後日本政府就對其定義不再修改。這既導致了現代和服開始迅速標準化、批量化生產,讓和服的產業經濟繁榮不衰[6][7];也讓二戰結束後民主化的日本有豐富且具備考據意義的素材供二次創作,幫助日本官方利用本國民族服裝向外國輸出文化[8]

稱呼[編輯]

三越吳服屋

和服在日本的不同時代中有著不同的稱呼,這些稱呼的偏差全部與其歷史有著相當大的關係。按照時間順序,存在著「吳服、著物、和服」三個主要的稱呼,如果單純以外國人的角度來看待全體和服的話,基本上這三詞所表達的意思是差不多的;但如果用日本本民族的習慣、功用、歷史去為這三個詞做細節區分的話,其實還是擁有不小的差異。

吳服[編輯]

明治43年住田呉服店廣告紙面

吳服ごふく)一詞的產生,是源於中國三國時代,即「國的衣」,是三個和服稱謂當中歷史最早的。

此時的日本處於還未統一狀態下的彌生時代,日本西南部各個小政權透過和三國中的孫權東吳來進行商貿活動,當時中國的服裝制度已經有全面的發展,日本趁著貿易的機會將漢服的紡織技術和穿戴禮儀部分吸收。而吳服原本是指「從中國進口的,以絲、綾、錦三種面料所製的服裝」,必須滿足這個定義才能算作是吳服[9][10],在彌生時代末期,吳服的品質開始漸漸的反超漢服,尤其在絲織品上的創新層出不窮,為後來的和服的發展提供了條件。

吳服在日本文獻裡面的記載可以追溯到日本應神天皇和朝鮮半島的百濟時期,百濟日本給的貢品裡有兩個從吳國來的縫織女,後來應神天皇因為感歎吳國的服裝精緻華美,再次派遣阿知使主前往吳國求縫工女,但沒等到就駕崩了。到了下一代雄略天皇在位時,阿知使主帶回兩名織女,為「漢織女」(當時的「漢」指的是曹魏,並非現代漢服的「漢」)和「吳織女」。漢織女由於製衣技術不如吳織女,在歷史上從此消失;而吳織女死後被當作日本初代「吳服大神」在吳服神社裡被祭祀。隨後,京都大酒神社的石標上也紀念她為「太秦明神 吳織神漢織神蠶養機織管弦樂舞之祖神」。17世紀日本謠曲《吳服》中,也詠唱吳國綾織女為天皇製作御衣,但紡織時候流淚、思念故國之情[11][12][13]

不過當時,就連中國本身對「漢服」的定義都極度模糊,因此日本人也不避諱「吳服」其實是外來的,在作為創始者的東吳政權於中國本土消亡之後,日本便開始將自己本土的「彌生時代服飾」也統稱為吳服,吳服的定義第一次發生改變;在彌生時代結束後,吳服的定義又擴展到全體日本人所穿的服裝裡。到了17世紀的江戶時代,日本人學會使用木棉來為和服的材料,這個時候棉製的吳服則改用「太物」來稱呼。一直到明治時代為止,日本古代的和服裁縫都稱為「吳服師」;到了大正時代,日本服裝界人士為了呼應官方的國族運動、去除中國古代影響,所以改稱「和裁士」並成立「和裁士會」。

著物[編輯]

著物きもの)一詞是「穿的衣」的意思,所以簡稱「著物」,是對和服的三個稱呼當中第二個出現的。此用法在中文圈影響力較弱,但是在英文圈影響力極大,著物的日文音標寫法為「KI MO NO」,故英文中直接把和服音譯成Kimono

最初,此詞只是單指「衣服」這種東西,其來源時間已經無法被考證,約於10世紀的平安時代出現,因此日本人會將自己的衣服和其他民族所穿的衣服通通以著物相稱,反倒是前述的「吳服」才被用來形容日本本土的和服;但這個稱呼的定義到明治時代卻發生了改變,因為西洋列強無一例外都是使用音標系統的國家,所以日本人度所有衣服的總稱「著物(KI MO NO)」這一發音,反倒變成外國人眼中對和服的正式稱呼。西方對日本的錯誤稱呼也反過來影響了日本本土,現今著物還是有「和服」及「所有衣物」這兩種意思,不過「專指和服」的情況壓倒性的多。

1871年明治政府制定戶籍法,廢除舊有的封建等級制並簡化階級,把天皇家歸為「皇族」,全體京都貴族、日本德川家的親眷、大名的直系親屬、琉球王室、朝鮮皇室一律歸為「華族」,只要是武士都歸為「士族」,其餘庶民、商人、穢多、非人、愛奴民族琉球民族則平等的視為「平民」;而和服不僅僅在稱謂上,在其具體的禮儀、穿著方式、紋樣設計也隨之發生改變,華族穿的和服被命名為「公家著物」,以日本江戶時代京都上流貴族的厚重和服為原始模板設計;而士族所穿的和服則被命名為「武家著物」,同樣以江戶時代為背景,不過使用高階武士的禮裝和服為模板;皇族的和服則不改名稱,一切皆悉從舊制;平民的和服則可以自行設計,甚至平民直接捨棄昂貴的和服,直接使用洋服也沒有關係。

1941年,昭和時代的日本文部省為了提升日本中心的愛國精神、呼應「國族運動」,再次簡化服裝體系,將平民和服歸入武家著物、將皇族和服歸入公家著物,還頒布了《國民禮法要項》,此時的日本官方對於和服的要求非常嚴格,他們綜合了日本歷史上的各種文獻、數據資料,將武家著物和公家著物的正確使用方法、製作方法、各類和服的尺寸、名稱、使用場合都詳細的進行了統一,故到20世紀中期開始現代和服體系才算完成[14][15][16]

武家著物[編輯]

室町江戶時代的武家服裝稱為武家著物。應永三年,足利義滿訂立武家禮法。此後,方袖羽織、大口袴成為武士朝服,中衣白無垢,夏天用白練,後來稱作裃。長裃是江戶時代高級武家的禮裝,又被稱為肩衣袴。打掛,又稱掻取,是武家婦人特有的儀式禮裝,少壯服紅色,老者服雜色。禮儀髮式為環髻。侯國夫人婚服白無垢。[17]寬永十二年,武家法度規定年輕武士不得服用紗綾、縮緬、平縞、羽二重、絹綢、木棉以外的衣料。[18]德川幕府規定諸大夫(武家從五位上)服大紋風折烏帽子,侍從以上直垂。文久時代《諸家扈從著服達》規定士族禮服羽織小袴,婚禮儀式服紗小袖、服紗袷帷子。江戶時代的大名每年要向德川幕府進獻的服飾包括袷、帷子、羽織、單物、小袖、道服、袴。[19]直垂的直領表衣後來演變為羽織。幕府禁止平民穿武士式服紋付羽織袴。明治維新以後,平民才有了取姓氏、乘馬以及穿紋付羽織袴的權利。[20]

明治四年頒布散發脫刀及制服著用令,規定大臣、參議、諸省長、次官除了朝儀以外,以羽織袴為便服。明治十年太政官宣布羽織袴為官吏通常禮服。[21]而武家侯國夫人的大禮服打掛成為花嫁衣裳,略禮服染帷子成為平民禮服。[22]

公家著物[編輯]

公家著物是指奈良平安時代日本天皇直至五位以上大臣的服制,即華族的禮裝。包括袞衣、束帶、直衣狩衣十二單袿袴水干等等。根據《養老律令·衣服令》,天皇即位、元正朝賀服袞冕十二章。上朝以及大小諸會,服黃櫨染衣。日本皇太子服黃丹衣,親王紫衣。諸臣一位至八位依據唐宋公服制度,分別衣紫、緋、綠、縹。[23][24]

幕府時代,公方以束帶為禮服,四位以上黑袍,五位絳袍。[25][26]

神道裝束[編輯]

和服[編輯]

和服一詞從字面上解釋為「大民族的裝」,現代日本人即「大和民族」,是對和服的三個稱謂中歷史最短的。

19世紀末20世紀初,自福澤諭吉以來,日本「國族運動」興起[27],從而產生了「大和民族」的概念;加上處於剛剛接受西方文化的明治時代,隨著大量西式洋服ようふく)進入日本,為了把日本本土的傳統服裝為了和西洋服裝作出區分,創造了和服一詞,而另一方面,日本的新一代國民也因為義務教育的普及逐漸把「著物」改稱「和服」,和服在日本國內成為了日本民族服飾的正式名稱,反而前述歷史比較悠久的吳服、著物倒成為了別稱[28]

歷史[編輯]

明治時代以來,日本服裝主要分為現代服裝「洋服」和「和服」。和服最早期因中日文化交流而深受古代中國漢服影響,尤其是日本歷史上的古墳時代(相當於中國晉朝南北朝時期)。在日本的奈良時代,也即中國的盛唐時期,日本派出大量遣唐使到中國學習中國的文化藝術、律令制度,這其中也包括衣冠制度。天皇還模仿唐制頒布了《衣服獎》模仿唐朝朝服制度用於即位禮、冠禮、婚禮等儀式,直到明治維新才被部分廢止。江戶時代中期至後期,德川幕府崇尚儒學,開展了復禮復古的天寶「裝束御再興」運動,復興公事主義。為正如日本江戶時代的《裝束要領抄》所言

「廄戶皇子始定冠位十二階大寶以降,沿唐衣服而其制大同小異益。本邦通中華也始於漢,盛於唐世時。朝廷命賢臣因循於徃古之衣冠而折衷於漢唐之制,其好者沿焉不好者草焉而為。本邦之文物千歲不易之定式也。如宋景濂誤曰:「千來猶效,漢衣冠元是」。本邦之古傳也豈效漢唐之制而已乎。故夫聖世始為衣冠而美風俗,以正上下禮儀,人無禮儀則何為人?豈非當務之急乎?」

繩文時代[編輯]

嚴格來說,繩文時代的日本的民族服飾尚未成形。考古學家於當時遺跡中所發現的古物中推測,當時的人是以一些以苧麻織成的布製作衣服的。可惜的是,因發掘出來的文物資訊不足,故當時衣服的模樣至今仍未明。

彌生時代[編輯]

根據中國史書魏書東夷傳的「魏志倭人傳」所記載,彌生時代日本人的衣著是以幾塊大布所剪裁而成。男的叫橫幅,女的叫貫頭衣[29]因為沒針剪,所以不成樣式,類似東南亞與百越民族的服飾。

古墳時代及飛鳥時代[編輯]

古墳時代飛鳥時代為中國的東晉五胡十六國南北朝時期,由於群雄割據,未有統一國家,故當時中日尚未有正式的外交往來,但是在部分地域,卻有著海路商貿的往來。由於前東吳地區臨海,故商貿往來較多。當時東吳風格的服飾就是經此商路傳至日本,造就了和服的雛形,「吳服」一詞亦因此而來。

另外,由於日本出現了第一批正式的史書,包括古事記日本書紀古風土記,衣服的樣式逐漸變得可考。據上書所述,當時的衣服不論男女,都是由上衣及下裳兩部分所組成。但至於實際的樣式模樣是如何就因為以上史書並沒有圖畫解釋而不可考。最早可考的吳服是阿知使主在晉朝江南求得的織匠製作。

奈良時代[編輯]

白江口一役戰敗後,日本朝廷大力引進唐朝的制度及文化,使日本與中國的交流變得更直接。因此於奈良時代,日本對中國文化有著大規模的模仿,下至平民,上至統治者。元正天皇下令全日本改用右衽。養老三年,又開始制定婦女衣服式樣。[30]甚至嚴禁衣冠不整、僭越服制。[31]聖武天皇即位以後,要求婦女改穿脫舊俗改穿新制。[32]稱德天皇規定袍衣的剪裁每件以半匹為限。[33]元明天皇規定衣領要寬,「衣褾口闊,八寸已上,一尺已下」。[34]規定衽之相過不能太淺。圓領袍襴廣一尺二寸以下。[35]光仁天皇規定袖口尺寸,五位以上一尺為限。六位以下八寸。文德天皇規定袖口闊和褲口闊相同。[36]

承和九年(公元842),仁明天皇又詔書:「天下儀式,男女衣服,皆依唐法,五位以上位記,改從漢樣,諸宮殿院堂門閣,皆著新額。」正倉院所傳東大寺寫經生記錄的男子服制包括袍、襖子、袴、汗衫、褌、水褌、前裳、布肩衣;女子則服袍、裳、前裳。法隆寺存有蜀江錦,傳說是聖德大子妃的帶裂、褥裂。平安時期和服為唐朝漢服翻版。此時期的和服基本上完全模仿當時期中國服飾的模式,而日後貴族階級所穿著的「唐服」樣式亦於此時期留存下來。

現今對當時和服的了解主要來自令義解令集義解續日本紀日本紀略等古籍,以及正倉院等遺留下來的史料。以上大多都沒有圖畫表述,因此研究者對確實的衣服模樣依然了解甚少。

701年制訂的大寶律令,以及由大寶律令所衍生出來,718年制訂的養老律令,都包含了對衣服制式的規定。這兩條律令將朝廷的制服定義為「禮服」(らいふく)及「朝服」(ちょうふく)兩種。而不同官位、場合、身份等的衣服各自有不同的部件、顏色及剪裁。

另外,於這個時代的719年,和服右衽的傳統亦由此時經政令所制定,這亦是經唐文化所影響下的結果。

平安時代[編輯]

平安時代初期,中日交往仍然相當緊密,故中國文化對和服的影響仍深。但由於894年日本撤回遣唐使,北宋熙寧年間以來,只有佛教民間交流了。[37]使和服發展逐漸傾回去日本自身的文化,開始建立起別於中國服飾的獨特風格。尤其是這個時期紋章及染色技術大幅發展,令當時和服的花款變得更加多樣化。

源氏物語畫卷年中行事畫卷伴大納言畫詞等古代畫卷為當時期的衣服樣貌提供了確實及有用的證據。另外日本後紀續日本後紀日本三代實錄日本紀略及多個當時的故事、日記等古籍亦為當時衣服發展提供了不少研究資料。

據述,當時衣服的原材料多為絲綢等纖維,另有以金屬木材所製成的配件。不過基於布料容易腐爛,能夠完整保留下來和服並不多。

基本上這個時期出現的和服成為了日後朝廷及幕府的禮儀服式;當時對和服的穿著法及穿著禮儀亦有部分留傳到現代。

鎌倉時代及室町時代[編輯]

到了鎌倉時代,原本中國服飾中的被省去,袖口亦開始縮小,形成現今和服雛型的「小袖」;另外女子和服亦開始趨向上下連裳的袍服類。室町時代後期,日本進入戰國時代,群雄割據戰亂不斷,人民生活不振,造成和服的演變逐漸減慢。

此時期亦產生了大紋だいもん)及素襖すおう)兩種款式的和服。另外以平安時期平民所穿著的水干すいかん)為本所演化出來的直垂ひたたれ)於鎌倉時期成為了武家的禮服,到了室町時代更成為了武家的第一正裝。

室町時代日本大量進口明朝金襴、緞子,被當作最高級的織物,製作幕府將軍的胴服(羽織)。

安土桃山時代[編輯]

安土桃山時代及以後的服裝主流都是以小袖為主,而於這個時代和服被加上衽(おくみえり,即領緣)、袖、はかま)等部件。雖然細部的變化於以後的時代仍然持續著,但和服的形態至此已基本定型,直到現代。

公元1603年,萬曆皇帝下詔封關白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賜給郡王級別大紅素紗皮弁服、素白紗紅領黻文中單、纁色素前後裳、大紅織金胸背麒麟圓領、麒麟服、獅子服、鬥牛服、飛魚服、綠貼裏、便服和聖旨詔書,現藏於妙法院[38]

江戶時代前期[編輯]

明末朱舜水流亡日本,應德川光圀的請求繪圖教制朝服、角帶、野服、道服、明道巾、紗帽、幞頭。[39]德川光圀自稱朱舜水門人。[40]德川光圀作《禮儀類典圖繪》和《大日本史·禮樂志》詳細考證了奈良朝衣冠制度以及天子、親王、命婦、武宦禮服。如天子即位用赤色大袖袞冕十二章、聽政黃櫨染大袖袍、平服麥塵縫腋袍表袴;內命婦一位深紫衣、三位以上淺紫衣綠纈裙、四位深緋衣;武官禮服皂羅冠、位襖加繡裲襠。1667年,幕府儒臣人見竹洞將3年前依據宋羅大經《鶴林玉露》卷八所記載野服樣式,參酌當時日本儒者深衣道服之制,繪成的《野服圖說》,送請朱舜水修改。[41]

京都西陣織工不斷地向居住於大阪港的中國明朝織工學習各種進步的紋織物技術,如金襴、錦、唐織、緞子、紋紗、縮緬、繡花等織造技術,而使得西陣織物大為進步。[42]西陣野本氏效仿蜀錦,用五色絲織成花鳥綾花雜品。字畫裝裱業使唐織發展起來。京都西陣織至今為唐織的中心。[43]

江戶時代中期至後期,德川幕府崇尚儒學,開展了復禮復古的天寶「裝束御再興」運動,復興公事主義,日本有職故實家開始對裝束的考證,並且復興了天皇黃袍的染色技術。德川家康的《禁中並公家諸法度》規定了天皇及諸臣的服制,主導復禮復古。德川家康把小笠原流立為官學以來,通過藩校講授使小笠原流禮法廣泛傳播。1632年《小笠原家禮書》出版。

江戶時代初期,小袖的樣式仍然流行。因平民勢力的抬頭,平民生活水平提升,衣飾漸趨華麗;反之武士階級卻因連年戰爭所造成的財政緊絀,樣式趨於平淡。作為這種反常現象的應對,德川幕府於此時以儒家價值觀為由,頒行了儉約令,才使這種現象漸漸回復過來。

此時腰帶的使用開始流行,及後更成為和服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673年由三井高利(三井家族的始祖)於當時的江戶本町一丁目設立了「越後屋」日式和服店,本著「不會抬高售價」的營商手法而馳名於世。

江戶時代後期[編輯]

江戶時代後期,基於鎖國政策,由外地輸入的絲綢大幅減少,而日本本地生產的絲綢卻比較偏少,未能滿足製作和服的需求,因此平民的和服開始改以縐紗比較廉價的材料製作。另外,因1783年至1788年的天明大飢荒,幕府於1785年禁止平民穿著由絲綢製成的和服。平民只好穿著由木綿製成的衣服。再加上社會的動盪,和服的樣式自此變得淡薄,直至明治時代初期。這個時期,女子的和服服飾開始流行附有長的袖兜たもと),形成了日後的振袖

1864年,因為禁門之變,幕府向長州發兵討伐,軍服決定改為西洋式,洋服開始在日本流行。

明治時代[編輯]

因與洋人交流的機會增多,一些與西洋人有比較多接觸的人如華族、政府要員等開始改穿洋服,以便與洋人交涉,充份顯現出日本人當時急切求變的心態。至於平民,因洋服的價錢高昂,以及傳統對美的觀點所影響,江戶時代的生活模式基本上維持,故此平民多為穿著和服。由於此時期日本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服飾,因此「著物」一詞就改稱為「和服」,將日本傳統的服飾與由西洋傳來的洋服作分別。

日本因明治維新的關係,政府推動了現代化的紡織工業,使絲綢之類的和服衣料產量大升。另外重新開國的日本亦大力發展與外國的商貿往來,引入了不少新的衣料,使和服的材質變得多元化。另外,亦因為工業的推動,布料的染色技術大幅提升,亦使和服的紋理及色彩變得斑爛。

1871年9月3日,明治天皇廢止奈良朝以來的唐風樣式,其詔書雲「如今衣冠之制、模倣自中古唐制、風格流於軟弱」。[44]於1871年,為了統一陸軍及官僚的制服,明治天皇頒布了政令,讓警察鐵道員及教員等逐漸改穿洋服。另外軍隊亦規定必須穿著軍服,而當時的軍服正是洋服。而當時的軍服亦在後來演變成當時男子學生的制服。由於明治維新不斷力求西化的行徑,洋服逐漸取代和服於平民中的地位。此時期平民服裝的西化大多局限於男性。

大正昭和時代[編輯]

大正時代明治維新將大量西方文化帶進日本,使西服取代和服成為流行的服式。再加上女性主義的抬頭,使得服裝西洋化變得不再局限於男性,如女學生的制服由初期日本化的行燈袴變為後期西化的水手服

於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亦是一個洋服取代和服的轉捩點。由於災後社會動盪,搶掠時常發生,穿著和服的女性往往就因為和服緊身的剪裁影響而成為日本朝鮮族賊人[來源請求]搶掠的目標。翌年,「東京婦人子供服組合」發起了婦女服裝西洋化的行動,使洋服進一步取代和服成為婦女的日常穿著。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由於日本國內混亂,和服的發展進入一個完全的空窗期。服裝趨向以實用為主,如當時所制訂的國民服,為洋服完全取代和服為日常服奠下了基礎。

1935年(昭和10)至1938年日本戰時體制移行期的國民禮法構想,基於小笠原流禮法強化作法教育。昭和13年(1938),日本文部省成立「作法教授要項調査委員會」,當時禮法的最高權威、《日常禮法心得》的作者、貴族院議員、侯爵德川義親日語徳川義親任調查委員長,研究男女中等學校修身教授要目,振興禮教。1938(昭和13)~1939年《禮儀作法全集》9巻刊行。1941年文部省頒布《昭和國民禮法要項》,在學校貫徹實施。《禮法要項》對國民禮服進行了詳細的規範,實際上是包括服裝、禮儀(冠婚葬祭)以及弓道(射禮)。《禮法要項》第九章規定了平民男子冬季禮服紋付羽織袴、夏季浴衣和女子禮服、訪問服等。

分類 服制 服飾及其質地
和服 男子和服 禮服(儀式) 紋付羽織袴 冬服 白紐五紋附黑羽織(羽二重)、白小袖或茶色/鼠色(羽二重)、白襦袢、袴(縞);角帶或兵兒帶;白扇、白足袋、草履
夏服 五紋黑羽織(羅或紗)、白襦袢、袴(縞);角帶或兵兒帶;白扇、白足袋、草履
略式禮服(訪問) 羽織帷子 五紋或三紋附黑羽織、白色以外帷子、襦袢
喪服 同禮服
女子和服 禮服(儀式) 帷子 冬服 裾模樣五紋附黑留袖或色留袖(縮緬[縐])、白襦袢或色襦袢;丸帶、白帶揚、白帶留;塗骨白扇、白足袋、草履
夏服 裾模樣五紋黑留袖或色留袖(羅或紗)、白襦袢;丸帶、白帶揚、白帶留;白扇、白足袋、草履
訪問著(略式禮服) 裾模樣或江戶褄模樣色留袖、色無地或小紋;縫紋或三紋附
喪服 黑無地紋附、白襦袢;黑丸帶、白帶揚、白帶留;白足袋、草履

二次大戰後[編輯]

戰後,由於穿著麻煩的和服變得昂貴,而反之實用的洋服變得便宜,以和服作為日常衣服的人逐漸減少。但值得一提的是,和服曾經在1965年至1975年因新款的羊毛和服的面世而再度流行了一段時間。但自此之後和服就一直走下坡,造成和服業界一厥不振而相繼倒閉,令其成為少數行業。

現代的和服店

現代[編輯]

步入平成年代,和服再度成為部分重要活動或場合的流行服飾,更逐漸成為潮流的一部分。和服自此被定位為節慶及重要場合的服飾,不過穿著和服的都是女多男少。而浴衣則因輕便及涼快之故而成為現今很多日常場合或者神道祭典的熱門衣著。從上世紀60年代起,日本開始了傳統文化的振興運動。為了振興和服產業,1964年日本專門成立了「裝道禮法著物學院」,[45]培養出了大量的裝道和服專家,普及和服著裝、禮法、和裁、創意、美容以及出版圖書。昭和50年日本政府頒布了《傳統工藝品產業振興法》,並根據第21條設立了傳統工藝產業振興協會。[46]1966年全日本著物振興會成立,提倡11月15日為和服日,並號召大眾在七五三節穿和服。[47]全日本著物振興會與日本和裁士會、傳統工藝產業振興協會、名古屋織物卸商業組合、東京織物卸商業組合、京都織物卸商業組合、京染卸商業組合、東京都染色工業協同組合、日本絹人繊織物工業會、大日本蠶絲會形成產業聯盟。並成立了由日本文部科學省經濟產業省認可的全日本和服顧問協會。還出台了專修學校教育振興會實行的《和服裁縫技術鑑定》以及東京商工會議所實行的《和服裁縫技術鑑定》。

現代和服樣式[編輯]

傳統和服的顏色及通常取自大自然的裝飾圖案,都帶有強烈的象徵內涵,並透露了穿著者的年齡、地位、財富及品味。江戶時代,女子的服飾漸漸變得鮮明奪目,而男子的服飾則慢慢變得莊重樸素以顯出身份地位。年齡婚姻狀況也影響了和服的款式和花色。

女子和服[編輯]

現今很多日本女性都不懂得如何自己穿著和服,這是因為現代大部分的和服都包含了至少十二件的部件,而且需要複雜的方法去將其穿著、組合及繫穩。故此很多時女子穿著和服都需要別人的協助,甚至需要請到專業人士去協助穿著。現代女性和服的樣式大多反映了其年齡、婚姻狀況及社會地位,也反映了穿著場合的重要度。

花嫁衣裳[編輯]

花嫁衣裳はなよめいしょう)為女性結婚時的服飾。日本的傳統婚禮為神前婚禮;而花嫁衣是神前婚禮的必要穿著。花嫁衣主要分為三種,包括打掛白無垢以及振袖(通常為大振袖),色調以為主。打掛是幕府時期侯國夫人的正式禮裝,僅在節日、慶賀儀式上著用。未婚女性也可以著用。白無垢是幕府時期士族女子婚禮禮服,綾、綸子、羽二重質地。太夫以及地位更高的女子嫁娶禮服則更為多彩華貴的打掛。

振袖[編輯]

振袖ふりそで)為未婚女性所穿著的和服,有色彩斑斕的圖案及紋理。它依照袖的長短分為大振袖、中振袖及小振袖,而袖長大約於39至42吋之間。

振袖為現今未婚女性最正式的服飾,是未婚女性參與成人節或者親友婚禮的常見服飾。

黑留袖[編輯]

江戶褄模樣三紋附黑留袖

黑留袖黒留袖くろとめそで)為已婚女性所穿著的和服,色調為黑色,袖口較振袖為短(當女性結婚後,女性的振袖必須剪短),而裙襬及袖口多以刺繡繡上圖案,腰帶則多鑲有金或銀色的線。

黑留袖通常於孩子婚禮時,由其母親所穿著。

色留袖[編輯]

江戶褄模樣色留袖

色留袖いろとめそで)與黑留袖基本上一樣,但與其不同的是色調會是單一的其他顏色。通常都是於婚禮場合上,由已婚的女性親友所穿著。

訪問著[編輯]

訪問著ほうもんぎ)是略式禮服,僅次於禮服。是一種穿著場合很廣的正式衣著,沒有未婚或已婚之分。訪問著的下裾多印有俏麗的圖案。

色無地[編輯]

色無地いろむじ)是略式禮服,為一種未婚及已婚女性均可穿著的單色和服。通常在參與茶會時所穿著。

普段著[編輯]

普段著ふだんぎ)的材質、花紋及顏色等都沒有特別規定。可以在多種普通場合中穿著,甚至作為家中的穿著。

畢業著[編輯]

畢業著(卒業著、そつぎょうぎ)通常為參與一些畢業典禮(大專或以上)時的穿著。與普通和服不同的是,它的鞋可以是馬靴。這是明治時代末期至昭和初期的女子校服所演變而成的。

浴衣[編輯]

浴衣ゆかた)為夏服,是以木棉為材質的簡化版和服,非正裝,不用於正式場合。[48]浴衣因材質輕便而令穿著者容易感到涼快,但它與其他日本傳統衣著基本上相似,有著直線的縫接與寬闊的衣袖。

男子和服[編輯]

相比起女子的和服,男子的和服遠比女子的簡潔。男子的和服最多由不包括和足袋的五個部件組成。男子的和服與女子的一樣擁有很長的袖套,但不同的是袖套與衣服本身是縫上的,只剩下末端幾吋的位置未被縫上。另外為了方便綁上腰帶,袖寬比女子的和服要窄。

現今男子和服最大的特徵在於其布料。典型的男子和服的布料色彩都是偏向素淡,如黑色、深藍色綠色啡色都是常見的顏色,布質都是無光澤的而且沒有任何花紋。部分新潮的男子和服的色調會比較光鮮,如紫色淺綠色淺藍色等,另外亦擁有一些細小的花紋。

浴衣[編輯]

男子的浴衣相比起女子的浴衣會比較容易穿著,但大體上跟女子的浴衣差不多。[48]

部件[編輯]

一套和服除了衣服的部分之外,還包括了腰帶、布襪(足袋)、木屐等不同的部件。

長襦袢[編輯]

長襦袢ながじゅばん)是一種穿在和服內的長中衣,男女均可穿著。長襦袢的出現是因為和服多以絲質製成,非常纖弱以及難以清潔,穿上長襦袢就可以避免身體與和服的接觸,減低弄污的機會。長襦袢通常只會露出衣領的部分,而很多長襦袢的衣領是可移除的,容許人們將衣領配襯所穿著的和服,也方便了清洗。典型的長襦袢是白色的。

腰帶[編輯]

穿著和服會用到腰帶おび),將其打結以使其穩固地穿著在身上而不需要用到任何鈕扣。而腰帶的款式種類也很多,如男的會用角帯,而女的則會用袋帯、名古屋帯、袋名古屋帯(八寸帯)、半巾帯。女子大帶多用金襴質地,或黑底梅松櫻織錦。[49]桃山時代,日本女性曾用細帶束腰,但未被推廣。豐臣秀吉進攻朝鮮時,駐兵名古屋。當時,雲集在名古屋的藝妓頭扎大髮髻,身穿小袖衣,腰纏由中國工匠織的青紅兩種顏色的筒狀錦帶,很是艷麗。這種時髦的打扮,立即流行開來,被稱作"名古屋帶"或八寸帶(約30厘米寬,近4米長)。名古屋帶的工藝多為博多織、綴織,通常搭配付下、色無地、小紋、紬的和服。[50]留袖、訪問著、振袖和服則多配以袋帶,帶寬約31厘米、長約4米半,打二重太鼓結。

室町時代初期,富家婦女的衣帶一般有5厘米寬,到了江戶文化的頂蜂期,有的衣帶寬約30厘米,長達4米。明治時期,衣帶的發展進入全盛時期,各式品種名目繁多,有裡外全繡的丸帶、部分繡花的袋帶、名古屋帶、單帶等10多種式樣。高級禮服通常會搭配名古屋帶。帶在日本人的眼中還是一件很重要的物品。每逢七五三節外祖母一家要給外孫外孫女送上一條腰帶。而訂婚時男方亦要給自己的未婚妻送上腰帶以表珍重。另外在部分地區,若一對夫婦有一人去世,另一半就要把自己和服的腰帶一同放進棺材陪葬,以示悼念。

和服的染織[編輯]

中國出口日本的最高級織物稱為名物裂,包括金襴銀襴、緞子、錦、間道、風通、紹巴、金羅、印金等。[51][52]松平不昧《古今名物類聚》名物裂描繪了106種166裂織物。文化元年(1804)出版的《和漢錦繍一覧》中收錄了多達342種織物。[53]緙絲(刻絲)在日本稱為綴、綴錦、綴織。[54]明治以降,織工龍村平蔵和川島甚兵衛潛心研究復原名物裂,將西陣織發揚光大。[55]西陣織包括爪搔本綴織、經錦、緯錦、緞子、錦緞、紹巴、風通織、模仿織、凹凸織、天鵝絨織、飛白花紋、以及繭綢等。通常用於製作能服飾、禮服、屏風、和服背腰帶、和服、金線織花的錦緞。結鹿子是絞纈的一種。[56]友禪染是以江戶時代中期的繪法師宮崎友禪冠名的。他於17世紀末期在京都從事扇面繪畫,並將繪畫手法引入染織工藝,突破了小袖的刺繡和絞染的工藝界限。友禪染採用三角錐形的澀紙筒擠出「絲目糊」沿著紋樣輪廓線擠置精細的線條,然後染出各部分的圖案。[57]

和裝織物主要包括西陣織、博多織、丹後縮緬、加賀絹、小千古縮、結城紬、大島紬等等。[58]女子和服正裝以御召縮緬為上品。長襦袢、掛裏多用富士絹。和服正裝傳統上使用的材料為並幅(小幅)反物,多為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指定傳統工藝品,反物沿用唐代傳統布料的尺寸,幅寬唐大尺尺二寸(36厘米),長半匹(二丈八尺左右,12米)為一反,故稱反物,一匹為一衣。

衣料 織法 分類 服地 柄模樣 用途
絹織物(正絹) 平織物 縮緬 丹後縮緬、古浜縮緬、一越縮緬 無地、縞 和服正裝
銘仙 伊勢崎銘仙、秩父銘仙、足利銘仙 絣、縞、無地
結城紬、大島紬、豐田紬、信州紬、塩沢紬、米沢紬、郡上紬、黃八丈 和服普段著
紋織物 唐織 金襴銀襴、暈襉錦、綴錦織、繻珍、緞子、綸子 有職紋樣、正倉院文樣 公家著物、唐衣、能裝束、和服帶、袋物
西陣織 綴織、經錦、緯錦、緞子、錦緞、紹巴、風通織、模仿織、凹凸織、繭綢 有職紋樣、吉祥紋樣
博多織 博多帶、名古屋帯
大和錦、佐賀錦、鹿島錦
麻織物 小千谷縮・越後上布、近江上布、能登上布 夏物、浴衣
木棉織物 久留米絣、真岡木綿、遠州木綿、三河木綿、松阪木綿、丹波木綿 浴衣
正藍染、黒羽藍染、草木染、益子草木染 染色
型絵染、紅型、長板中形 染色
高崎手捺染、大田絞染、有松鳴海絞、友禪染、手描金更紗 染色
桐生刺繡、江戶刺繡 打掛裝飾、和裝小物

染印(江戸小紋、友禪、正藍染、長板中形、型絵染、紅型、伊勢型紙、木版摺更紗)、紡織(有職織物、羅、結城紬、久留米絣、獻上博多織、紬縞織・絣織、紬織、佐賀錦、綴織、經錦、紋紗)、刺繡、獻上博多帯等相關染織技藝被列入日本重要無形文化財。[59][60][61]

和服的紋樣分為有職紋樣、有栖川錦、桐竹鳳凰文、寶相花、唐草文、花菱、扇面、矢絣、七寶、青海波、萬壽菊、四君子文樣(蘭、竹、梅、菊)、元祿模樣、寛文模樣、慶長模樣等等。[62]

色彩 染料 色圖
青碧
紅梅
蘇芳
白橡
黃蘗
萌黃
梅鼠

和服之外[編輯]

團扇

和服的色彩豐富,小裝飾較多。也有些人腳上不穿木屐,而是穿著涼鞋。

和服胸部以下裹著一條布帶,負責調節和服的尺寸,這條布帶以下的部分叫端折。端折以達到一定長度為美,如果較短則會讓人覺得不成體統。兒童和服不需要留出端折。

[編輯]

為了在運動時不會拽動身上的布料,和服的袖子處縫合較淺,肋下部分沒有布料。因此在穿著者手臂上舉時,和服裡面的內衣可能被外人看到。

足袋[編輯]

足袋

足袋(たび)穿著和服時,要穿上的布襪子,通常為白色的。

下駄[編輯]

男性所穿著的木屐下駄げた)一般較為樸素,大部分都是淡黃色,沒有任何裝飾花紋;而女子的則變化很大,五顏六色,並且大多有雕刻上不同的花紋。木屐通常以木製成,現今多與浴衣同穿。

女子穿著的草履

草履[編輯]

草履ぞうり)通常由布、皮及玻璃等材料製成,男女子皆可穿。與木屐一樣男子的會較為樸實而女子的會較為花巧。

草鞋[編輯]

草鞋わらじ)是由草所織成的鞋,多為僧侶所穿著。

髮簪[編輯]

髮簪下簪かんざし)為女子穿著和服時為頭髮梳成髮髻時所用的裝飾品。簪上的裝飾品通常有絲製的假花、木製部件或寶石等。

和服著用場合[編輯]

和服著用的場合包括冠婚葬祭,即冠禮(成人式)、婚禮、葬禮、祭禮等人生重要節日。自室町時代時代,小孩年滿三歲、五歲、七歲也會穿和服參拜神社、氏神宗祠。入學式、卒業式也流行穿和服。

和服相冊[編輯]

日本以外的和服著用[編輯]

巴拉那州庫里蒂巴帕舉行的神道儀式上,一名日本裔巴西女孩

除日本之外,和服也在海外日裔人士居住的地方為日裔所著用。

但在中國內地等一些反日情緒普遍的地區,公開穿著和服會被視為親日而遭到攻擊,甚至有激進反日份子將漢服誤認為和服而加以破壞[63][64][65]。但自2020年以來,在不少中國城市的換裝自拍館,亦出現了和服攝影的流行熱潮,多以年輕女性和女學生為主力[66]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Dalby, Liza. Kimono: Fashioning Culture. Washington, USA: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1. ISBN 0-295-98155-5. 
  2. ^ Sharnoff, Lorna. Grand Sumo. Weatherhill. 1993. ISBN 0-8348-0283-X. 
  3. ^ 精選版 日本国語大辞典. [2019-09-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23). 
  4. ^ 小泉和子編, 昭和のキモノ, らんぷの本, 河出書房新社, 2006-05-30, ISBN 9784309727523  已忽略文本「和書」 (幫助)
  5. ^ 色川大吉,築摩書房,1995,《色川大吉著作集2:近代の思想》,「ると本地垂迹思想という衣裳を身にっけるようになった。徳川時代に儒教が隆盛になると、仏教の着物を捨てて儒教の衣裳に着替えて儒家神道となり、国学が盛んになると儒教の衣裳を完全に脱ぎ捨てて国学の衣裳に着替えて古学神道となり、キリスト教にあうと、キリスト教の衣裳を羽織って平田神道となった。
  6. ^ デジタル大辞泉. [2018-09-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23). 
  7. ^ 日本大百科全書(ニッポニカ). [2018-09-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23). 
  8. ^ 世説故事苑(1716). [2018-09-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09). 
  9. ^ 古事記》中卷「若有賢人者貢上。故受命以貢上人名。和邇吉師。即論語十卷。千字文一卷。並十一卷付是人即貢進。又貢上手人韓鍛。名卓素。亦呉服西素二人也。又秦造之祖。漢直之祖。」
  10. ^ 《日本書紀·應神紀》:「三十七年春二月,戊午朔,遣阿知使主、都加使主於吳,令求縫工女。爰阿知使主等渡高麗國,欲達於吳。」
  11. ^ 日本書紀·雄略十四年》:「十四年春正月,丙寅朔戊寅,身狹村主-青等共吳國使,將吳所獻手末才伎,漢織、吳織及衣縫兄媛、弟媛等,泊於住吉津」
  12. ^ 《日本國志》:「應神帝之初,得《論語》、《千文》於百濟王仁。四十一年庚午,復遣阿知使主、都賀使主於吳,二人,漢孝靈皇帝之後也,魏受禪後,辟亂至倭。考庚午即西晉永嘉四年,其日吳者,意當時就吳地求之也。此事載日本《應神本紀》。求織縫女。抵高麗,高麗乃副久禮波、久禮志二人為鄉導,及得工女還」。
  13. ^ 《謠抄·吳服》郎詠上卷「織錦機中已辨相思之字,搗衣砧上俄添怨別之聲。」
  14. ^ 精選版 日本国語大辞典. [2019-09-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6-23). 
  15. ^ 『日本の美術341號町人の服飾』 至文堂 1994年 p28-29
  16. ^ 『服裝の歴史2』 理論社 1956年 p28-29
  17. ^ 《德川幕府禮典錄》
  18. ^ 《武家諸法度》
  19. ^ 《台德院殿御實記》
  20. ^ 明治二年(1869)《吉田・藤野治彥家文書》「平民襠高袴割羽織著用可為勝手事。」
  21. ^ 太政官達第六十五號「官吏通常禮服著用ノ場合ハ黑若シクハ紺色ノ上服」
  22. ^ 帷子についてあれこれ. [2013-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21). 
  23. ^ 《養老律令·衣服令》「諸臣禮服:三位以上。淺紫衣。四位。深緋衣。五位。淺緋衣。六位。深綠衣。七位。淺綠衣。八位。深縹衣。初位。淺縹衣。」
  24. ^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年)『養老律令』の「衣服令」. [2013-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21). 
  25. ^ 《幕朝古事談》
  26. ^ 姜弘重,《東槎錄》:「其言考今觀所謂公服。略如我國團領之制。而袖廣如僧衫。旁無衽殺。但有兩旁直縫。又爲帖縫衣腰前後各七八寸許。以垂之。亦無所帶。其色有紅黑之差。世族最貴者黑色。而餘皆紅色。其次則用兩幅爲單衫而無袖。狀如半臂。承之以袴。結束於腰。其次如我國道袍之類。而前無衽旁有裾。此皆尊前通用之服也。」
  27. ^ 色川大吉,築摩書房,1995,《色川大吉著作集2:近代の思想》,「ると本地垂跡思想という衣裳を身にっけるようになった。徳川時代に儒教が隆盛になると、仏教の著物を捨てて儒教の衣裳に著替えて儒家神道となり、國學が盛んになると儒教の衣裳を完全に脫ぎ捨てて國學の衣裳に著替えて古學神道となり、キリスト教にあうと、キリスト教の衣裳を羽織って平田神道となった。」
  28. ^ 反省社,2008,《中央公論》:「明治に洋服が普及するまで日本に「和服」という概念がなかったのと同じである。……江戸時代に入り、國學や蘭學が興ると、これら新興の學徒たちは、舊來の學間を「漢學」であると意識する」
  29. ^ 《魏志倭人傳》「男子皆露紒,以木綿招頭。其衣橫幅,但結束相連,略無縫。婦人披髮屈紒,作衣如單被,穿其中央,貫頭衣之.」
  30. ^ 《續日本紀·元正紀二》:「初令天下百姓右襟。」「戊子,始制定婦女衣服樣。」
  31. ^ 《續日本紀·元正紀三》「太政官處分:「朝廷儀式,衣冠形制,彈正、式部揔知糺彈。若其存意督察,自然合禮。頃者,文武官人,雜任以上,衣冠違制,進退緩惰。或彩綾著裏,輕羅致表。或冠纓長垂,過越接領。或領曲細綾,露其胸節。或袴口所括,出其脛踝。如此之徒,其類稍多。臺、省二司,明加告示.」」
  32. ^ 《續日本紀·聖武紀二》「庚午,詔曰:「聖人大寶曰位。因茲嚮重明,以聽民風。理財正辭曰義。所以裁衣裳,而齊時俗。安不之事,在予一人。自今以後,天下婦女,改舊衣服,施用新樣。永言念茲,懋允所職,公卿百寮,豈不慎歟.」
  33. ^ 《續日本紀·稱德紀五》「又先者,袍衣以疋為限,天下服用不聞狹窄。比來,任意競好寛大,至於裁袍更加半疋。袍襖亦齊,不弁表裏,習而成俗。為費良深。自今以後,不得更然.」
  34. ^ 《續日本紀·元明紀一》「閏八月,庚寅朔丙申,制:「自今以後,衣褾口闊,八寸已上,一尺已下,隨人大小為之。又,衣領得接作。但不得褾口窄小,衣領細狹.」」
  35. ^ 《續日本紀·元明紀二》「十二月,乙未朔辛丑,制:「諸司人等衣服之作,或褾狹小,或裾大長。又衽之相過甚淺,行趨之時易開。如此之服,大成無禮。宜令所司,嚴加禁止。又無位朝服,自今以後,皆著襴黃衣。襴廣一尺二寸以下。」
  36. ^ 《政事要略》第67卷
  37. ^ 《殊域周咨錄》:「宋雍熙後,累朝皆至。熙寧以後,至者皆僧也。元世祖遣使招諭之,不至。命范文虎率兵十萬往擊之,至五龍山,忽暴風破舟,敗績。終元世不復至。」
  38. ^ 河上繁樹,《關於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的冠服》附資料2.日本京都博物館『學刊'第12號:「萬曆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明朝神宗皇帝頒賜給琉球國王的服飾主要有:紗帽一頂(展角全);金箱犀角帶一條;常服羅一套。大紅織金胸背麒麟圓領一件.青褡護一件;皮弁冠一副,七旒皂縐紗皮弁冠一頂(旒珠金事件全),玉圭一枚;五章娟地紗皮弁服一套。大紅皮弁服一件.素白中單一件,綴色素前後裳一件.綴色素蔽膝一件(玉絢全)·綴色妝花錦綬一件。」
  39. ^ 今井弘濟、安積覺同,江戶時代,《舜水先生行實》「甲寅,二年。先是上公使先生制明室衣冠,至是而成,朝服、角帶、野服、道服、明道巾、紗帽、幞頭之類也。」
  40. ^ 德川光圀編《朱舜水先生文集》卷首自署
  41. ^ 人見傳《野服正制》
  42. ^ 黑川道祐,1684年,《雍州府志》:「近世西陣人、中華の巧を傲いて金襴・緞子・襦子・細綾・趨紗・紋紗類、織らざるは無し」「所用之金襴以西陣野本氏爲始、唐織以俵屋爲本繊,伶人之裝束、猿樂之衣裳,婦人之臥具用之、今繊成花鳥或菱花等雜品之紋、仿蜀江錦者也,故號唐紋紗類」
  43. ^ 唐織とは. [2013-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01). 
  44. ^ 侍従へ服制更正ノ勅諭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朕惟フニ風俗ナル者移換以テ時ノ宜シキニ隨ヒ國體ナル者不抜以テ其勢ヲ制ス。今衣冠ノ制、中古唐制ニ摸倣セシヨリ、流テ軟弱ノ風ヲナス。朕太タ慨之夫レ神州ノ武ヲ以テ治ムルヤ固ヨリ久シ天子親ラ之カ元帥ト為リ衆庶以テ其風ヲ仰ク神武創業神功征韓ノ如キ決テ今日ノ風姿ニアラス豈一日モ軟弱以テ天下ニ示ス可ケンヤ。朕今斷然其服制ヲ更メ其風俗ヲ一新シ祖宗以來尚武ノ國體ヲ立ント欲ス。汝近臣其レ朕カ意ヲ體セヨ」
  45. ^ 装道礼法きもの学院. [2014-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27). 
  46. ^ 伝統的工芸品産業の振興に関する法律. [2014-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3-07). 
  47. ^ 日本着物振興会. [2014-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3). 
  48. ^ 48.0 48.1 kimonoan.com. [2009-0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6). 
  49. ^ 《春台獨語》
  50. ^ 名古屋帯について[永久失效連結]
  51. ^ 内藤湖南:染織に關する文獻の研究.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3). 
  52. ^ 名物裂・更紗の基礎知識.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2). 
  53. ^ 名物裂.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1-16). 
  54. ^ 織物について 染め糸で織るもの(先染め).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21). 
  55. ^ 龍村織物.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2). 
  56. ^ 黑川道祐,1684年,《雍州府志》「凡以絲緊聚結絹帛為紋而後染所好之色。日干後解其絲,則所期之紋現存。其跡如鹿兒之皮紋,是總號鹿子目結云云。」
  57. ^ 论日本传统“小袖和服”图案艺术风格与色彩特征. [2013-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04). 
  58. ^ 日本织绣工艺品. [2014-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3-07). 
  59. ^ 重要無形文化財指定・認定年度別一覧.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5-20). 
  60. ^ 無形文化財.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21). 
  61. ^ 重要無形文化財 木版摺更紗(鈴田滋人). [2013-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4-06). 
  62. ^ 日本の伝統色. [2013-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2). 
  63. ^ 誤把漢服當和服 成都大學生竟要女孩當眾脫衣. 台灣NOW新聞. 2010年10月18日 [2010年10月18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0月4日). 
  64. ^ China Allows Rowdy Anti-Japanese Protests. CBS News. 2010年10月18日 [2010年10月2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年10月20日). 
  65. ^ 2010年成都汉服被烧事件. 新浪視頻. 2011年7月15日 [2012年8月2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年6月26日). 
  66. ^ 四川日報. 听说最近“神明少女”很火?你有一份拍摄攻略待查收!. [2020-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24). 

書籍[編輯]

  1. (日)美術出版社. 《美少女的绘画技巧与造型》. 漫畫高手速成系列. 由興遠翻譯. 遼寧: 遼寧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9-01-01: 75頁. ASIN B001O0DD6S. ISBN 978-7538156270 (中文(簡體)).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