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克維爾的獵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巴斯克維爾的猎犬
Cover (Hound of Baskervilles, 1902).jpg
作者 柯南·道爾
原名 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
出版地  英國
語言 英文
類型 推理小說
出版者 [[Q2294382]]
出版日期 1902年
上一部作品 福爾摩斯回憶錄
下一部作品 福爾摩斯歸來記

巴斯克維爾的獵犬》(英语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是英國作家柯南·道爾的一部以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和其助手華生為主角的長篇偵探小說中的其中一篇故事,故事發生地點為英國英國西南部德文郡達特穆爾。故事講述了近乎靈異的惡犬所制造的恐怖命案,福爾摩斯和華生負責調查此案。本篇最初是於1901年8月至1902年4月在The Strand Magazine連載。是《最後一案》之後福爾摩斯的首次復出,並開啟了他的後續登臺。該小說並多次被翻拍成電影與動畫。[1]

2003年,小說在BBC大閱讀不列顛“最佳小說”榜上位列128/200名。[2]1999年,本故事在100名夏洛克學者那裏全票當選最佳福爾摩斯小說。[3]

故事簡介[编辑]

开篇[编辑]

查爾斯·巴斯克維爾男爵被發現死於他的鄉間別墅巴斯克維爾莊園內。死因據說是心臟病發作。詹姆斯·莫蒂默醫生擔心查爾斯的侄子、遺產的唯一繼承人亨利·巴斯克維爾爵士的人生安全,來到倫敦、向歇洛克·福爾摩斯尋求幫助。

莫蒂默解釋道巴斯克維爾家族深受詛咒。1742年的老賬本上記錄著百年前,約在英國內戰時期的故事:雨果·巴斯克維爾迷戀農夫的女兒。他將她拐騙,關在自己的臥室內。女兒逃跑,憤怒的巴斯克維爾將自己的靈魂交給了惡魔,揚言抓回女兒。在朋友的幫助下,他將女兒追逼到了高沼地。巴斯克維爾和女兒都命喪於此,女兒死於掙紮,但巴斯克維爾的屍體旁有一條巨大的獵犬,撕扯著他的喉嚨,爾後消失在夜幕當中。

查爾斯·巴斯克維爾爵士對此深感恐懼。莫蒂默認為查爾斯出事時正在等人。他的表情扭曲而驚悚,而足跡則表明他正在逃離什麽東西。老人的心臟不是很好,當時正打算第二天去倫敦。莫蒂默稱“巨型獵犬”的足跡出現在屍體旁邊,其它則一無所獲。

在伦敦[编辑]

根據案件,福爾摩斯找到了從加拿大來的亨利爵士。亨利爵士自他下榻的倫敦旅館中收到了匿名的便條,警告他小心德文郡的高沼地。福爾摩斯註意到便條是由《泰晤士報》上剪下來的字所拼湊而成,可能來自於另一個旅館。從切口上可以判斷這是由指甲刀剪成,上面殘余的香水都暗示作者是名女性。當福爾摩斯、華生和亨利爵士來到他的旅館時,發現男爵的新靴子不見了。對此暫時沒有很好的解釋。

不列颠民间传说中的黑犬

福爾摩斯問亨利他是否有其它親屬。莫蒂默解釋道查爾斯有兩個兄弟。亨利是其中一個在美國的獨子。另一位兄弟,羅傑,被認為是家族的敗家子,與雨果十分類似。羅傑驕奢淫逸、嗜好賭博,為了躲債逃到了南美,據信是在那裏去世。

雖然受到了警告,亨利執意前往巴斯克維爾莊園。在亨利離開福爾摩斯在貝克街的居所後,福爾摩斯和華生醫生追了過去。他們發現出租車中一名戴著假黑胡子的男子也在尾隨。福爾摩斯和華生試圖跟蹤,但男子躲了開來;然而,福爾摩斯記住了車牌號,即2704號。福爾摩斯在送報室那裏雇了一名小男孩卡特萊特,讓他去倫敦旅館內從廢紙那裏搜尋被剪切過的《泰晤士報》。

當他們回到旅館後,亨利的另一個靴子也丟了。在會面結束前,第一只靴子卻被找到,福爾摩斯意識到的確有一只惡犬存在(靴子上有氣味)。當談話轉移到車上的男子時,莫蒂默稱巴斯克維爾莊園的仆人巴裏摩爾留有胡子,並發電報來確認他的位置。

在巴斯克维尔庄园[编辑]

由於福爾摩斯為倫敦其它案件所累,華生陪同亨利前往巴斯克維爾莊園,等待電報。晚上,卡特萊特的電報(沒有找到報紙)和巴斯克維爾莊園(巴裏摩爾在場)宣告了這一線索告吹。為黑胡子開車的約翰·克雷登(J. Clayton)也無助於事——他告訴男人自稱是福爾摩斯,這令真福爾摩斯倍感驚異。

莫蒂默、華生、亨利在隨後的星期六前往巴斯克維爾莊園。男爵倍感興奮,他和這片土地的關系十分明了,但只是發現高沼地依然潮濕。士兵本在該地搜尋著名叫塞爾登的逃犯。巴裏摩爾和他的妻子希望在方便的時候離開莊園,後者是個沈悶壓抑的地方。晚上,華生感到難以入睡,並聽到一位女性的哭泣。第二天早晨,巴裏摩爾否認這是他的妻子所謂,後者是莊園裏僅有的兩名女性之一。華生在晚些時候看到了巴裏摩爾夫人,但沒有發現她哭過的跡象。

華生在特蕾西狹谷郵政局那裏獲悉電報其實沒有遞送到巴裏摩爾的手中,那麽巴裏摩爾到底是在莊園、還是在倫敦就不得而知了。在回去的路上,華生遇到了博物學家傑克·斯泰普頓,雖然他在這裏只待了兩年,但卻對高沼地十分熟悉。他們聽到了農民們所稱的獵犬叫聲,但斯泰普頓卻認為這不過是麻鴨的叫聲,隨後他去追銀弄蝶,該物種在十九世紀六十年代依然可以在達特姆爾那裏找到。傑克的姐姐貝麗爾·斯泰普頓找到了他們。貝麗爾將華生誤認為了是亨利爵士,便催促他離開,但當兄長出現時便立刻打住。三人步行到了梅利琵宅邸(Merripit House,斯泰普頓的家),在交談當中,華生獲悉斯泰普頓曾經在約克郡那裏辦學。雖然家人邀請他共進午餐、參觀收藏品,但華生謝絕、前往莊園。沒走多遠,斯泰普頓截住了他,收回了之前的警告。華生註意到兄妹的外貌並不十分相像。

不久,亨利見到了斯泰普頓小姐,對她產生好感。華生碰到了另一位鄰居,老律師弗蘭克蘭。巴裏摩爾身上疑點重重,華生和亨利在晚上看到他拿著蠟燭進入空屋,舉向窗戶,然後離開。二人意識到那個屋子面對高沼地,決意一探究竟。

同一天,亨利繼續追隨貝麗爾·斯臺普斯,直到他的兄長出現,對他們憤怒地吼叫為止。兄長隨後向失望的男爵道歉,稱這不是出自個人,而是他害怕失去自己唯一的伴侶。為了緩和情緒,他邀請亨利在周五與他們共進晚餐。

罪犯[编辑]

亨利自己也弄出了故事,他和華生在晚上捉到手持蠟燭的巴裏摩爾。巴裏摩爾拒絕回答他們的提問,稱這不是他的、而是夫人的秘密。她告訴罪犯塞爾登是她的兄長,蠟燭則示意食物已經為他準備好了。當倆人回屋後,亨利和華生頂著惡劣的天氣去尋找罪犯,周圍則傳來惡犬的聲聲狂吠。他們看到拿著蠟燭的塞爾登,但沒能抓住他。華生註意到石山的月光下另一個人,同樣,他也溜走了。

巴裏摩爾對此感到十分不快,但磋商之後大家同意讓塞爾登逃離出國,巴裏摩爾則會做出補償。他向查爾斯告知一封被燒盡的信件,上面的簽名是 L.L.莫蒂默,華生推測這可能是弗蘭克蘭的女兒勞拉·裏昂(Laura Lyons)。她住在特蕾西狹谷(Coombe Tracey)。當華生找到她時,她承認信件為自己所寫,希望查爾斯在離婚的事情上可以幫助自己。

福尔摩斯登场[编辑]

弗蘭克蘭打贏了兩場官司,邀請華生來一同慶祝。此前,巴裏摩爾告訴華生除塞爾登以外,還有一人在高沼地上活動,弗蘭克蘭不情願地承認了這一點,並用望遠鏡揭示出一個攜帶食物的男孩。華生追了過去。他發現史前石群中有一神秘人物活動的痕跡,並有他記錄的信息。華生手持手槍,等待著神秘人的回歸。

這個神秘人就是福爾摩斯!他將自己隱藏於此,以便在關鍵時刻現身。華生的信息對於他來說十分有用,而他的調查則顯示——斯泰普頓其實已婚,夫人就是斯泰普頓小姐,他同時答應迎娶勞拉·裏昂。當兩人交談將近末尾,他們聽到了一聲慘叫。

沖上前去,二人發現了一具屍體,誤以為這是遇害的亨利爵士。但很快便發現這不過是罪犯塞爾登,他身著男爵的舊衣服。塞爾登從高大的巖石上墜下,摔斷了他的脖子,造成了他的死亡。斯泰普頓出現,但當他借口解釋時,福爾摩斯宣稱自己得在第二天返回倫敦,調查毫無進展。

高潮[编辑]

福爾摩斯和華生返回巴斯克維爾莊園,在晚餐時,偵探端詳了雨果·巴斯克維爾的肖像。飯後,偵探叫過華生,將雨果的頭發遮住,揭示其面龐與斯泰普頓的極其相似。這闡明了作案的動機——當亨利爵士被解決後,斯泰普頓可以坐擁巴斯克維爾的財產。當他們返回裏昂夫人的居所時,福爾摩斯迫使她承認斯泰普頓誘惑查爾斯,導致他的不幸。他們來到火車站,找到副檢察官萊斯特雷德。

大霧逼近,福爾摩斯、華生、萊斯特雷德三人潛伏在梅利琵宅邸外,此時亨利正在屋內進餐。當男爵離開,經過高沼地時,斯泰普頓放出了惡犬。福爾摩斯和華生將惡犬擊斃,發現惡犬全身塗抹了磷光體。他們找到了斯泰普頓夫人被綁起、關在梅利琵宅邸樓上。當眾人將她解救後,她告訴斯泰普頓的藏身之處——大泥沼中的一個孤島上。第二天,他們前往搜索,但一無所獲,根據他深入泥沼的足跡可以推測他已經遭遇不測。福爾摩斯和華生只找到了亨利的靴子,它被用來給惡犬聞味道;他們也在泥沼中發現了莫蒂默醫生的小狗的殘屍。

结局[编辑]

幾周後,華生問起福爾摩斯有關案件的事情。福爾摩斯稱查爾斯的小弟羅傑已婚,育有一子,也叫羅傑。他的兒子娶了當地美女貝爾麗·加西亞(B.Garcia)。在哥斯達黎加貪汙公款後,他改名範德勒,逃到了英國,用錢在約克郡辦學。不幸的是,他雇傭的教師因肺病去世,流行病則導致學校的三名學生遭遇不幸,學校被迫關閉。羅傑/範德勒改名為傑克·斯泰普頓,來到了達特姆爾。他通過盜竊營生,參與了四項大型盜竊活動,強殺了一名男童。

在獲悉惡犬的故事後,他決意消滅巴斯克維爾的剩余後人,以便將遺產占為己有。他對產業毫無興趣,不過是想要錢罷了。他購買了惡犬,將它藏在沼澤地中。查爾斯等待著勞拉·裏昂。從雪茄煙灰的痕跡上可知他已等候多時。然而,出現的確是一只惡犬,全身塗抹著磷光體,恐怖異常。查爾斯爵士逃命,但因心臟病突發倒斃。由於狗不吃死屍,所以什麽也沒碰。

斯泰普顿跟随亨利来到伦敦,偷了靴子后又还了回去,但新靴子上并没有亨利的味道。福尔摩斯推测酒店擦鞋匠已经被收买,将亨利的老靴子偷了出来。恶犬之所以死追塞尔顿,是因为他穿着亨利的旧衣服,身上味道浓厚。

恶犬袭击亨利的当晚,斯泰普顿的妻子拒绝合作,但暴虐成性的丈夫将她殴打,关押,以防走漏风声。

用福爾摩斯的話說:“.. 多年依賴,他[斯泰普頓]是個窮兇極惡的人..” 是昆蟲學使得福爾摩斯將範德勒與他聯系在了一起,在約克郡辦學的年頭,他率先發現了一種飛蛾,並用他的名字來為飛蛾命名。

起源[编辑]

柯南·道爾在第二次布爾戰爭布隆方丹的蘭曼野戰醫院(Langman)裏擔任義務醫生,從南非回來後寫了這部小說。

道爾已經八年沒有寫福爾摩斯了,他在1893年的《最後一案》中將角色了結。雖然《巴斯克維爾的獵犬》的背景時間早於結點,兩年後,柯南·道爾將福爾摩斯起死回生,在《空屋》中解釋道福爾摩斯不過是詐死而已。

在創作中,他得到了《每日快報》30歲的記者伯特倫·羅賓遜(Bertram Fletcher Robinson,1870-1907)的幫助。他的靈感來自於理查德·卡貝爾(R. Cabell)的傳奇,是巴斯克維爾惡犬和被詛咒鄉紳的基石。卡貝爾的墓地可以在巴克法斯特利的丹佛那裏看見。[4][5]

理查德·卡貝爾鄉紳愛好打獵,被描述為‘怪物一般的惡人’。在各種惡性以外,他還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魔鬼。有傳言說他曾經謀殺了自己的妻子。1977年7月5日,他去世,並安葬在了墓地,但這不過是故事的開始。在他葬禮的晚上,有成群的惡犬幽魂從沼澤地那裏向墳墓嚎叫。從那晚上起,他的幽魂就領著狗群奔跑在沼澤地,通常在他死去的周年上。如果狗群不是在狩獵,那就是在墳墓周圍徘徊、尖叫。為了嘗試讓靈魂安息,村民們在墳墓旁建造了更大的建築,加厚了蓋板。[6]

除此之外,丹佛的民间传说也包括了恐怖的灵异恶犬(Yeth hound),柯南·道尔可能对此有相关的了解。

原始手稿[编辑]

1902年,道尔的原始手稿被分解称单个页面,作为道尔美国出版社的促销手段 —— 他们被各个书上置于橱窗上展出。在约185页手稿中,已知仅存的只有36页,包括11章的所有页面,由纽约公共图书馆持有。其它页面由大学图书馆和私人收藏者持有。[7]最新发现的页面在2012年以US$158,500高价拍卖成功。[8]

人物[编辑]

夏洛克·福爾摩斯 (Shelock Holmes)–夏洛克·福爾摩斯是住在貝克街221號B的著名偵探,眼目銳利、智力超群、邏輯清晰。他善於觀察、推演事物,雖然在本案中他身處幕後,但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末了,他用盡解數智擒真兇,挽救了受害人的生命,解決了巴斯克維爾的疑雲。

約翰·華生醫生 (Dr John Watson)–小說的敘述人,華生是福爾摩斯摯友,也是私人偵探的記錄人。他在本案中代替了福爾摩斯的一些行動,在福爾摩斯現身前盡力地嘗試解決問題。

雨果·巴斯克維爾爵士 (Sir Hugo Baskerville) – 十七世紀的巴斯克維爾家族被傳奇地詛咒了。雨果爵士驕奢淫逸、終日沈迷酒色,直到一日暴屍達特姆爾荒原,身旁站有一地獄般的惡犬。他的畫像為福爾摩斯提供了線索,認出了傑克·斯泰普頓是巴斯克維爾的後人。

查爾斯·巴斯克維爾爵士 (Sir Charles Bakerville) –最近去世的莊主,查爾斯爵士是的單身貴族,身體狀況欠佳。案發現場的足跡顯示出他正在逃離什麽。不但如此,在屍體旁有大型犬的腳印。查爾斯爵士是個慈善家,他打算對周邊荒蕪的地區進行開發,使得亨利爵士希望繼承叔父的遺誌。

亨利·巴斯克维尔爵士 (Sir Henry Baskerville)– 查尔斯的侄子,已知最近的亲戚。亨利·巴斯克维尔袭承了男爵头衔。他被描述为“瘦小、精明、眼睛黝黑的男人,约30岁左右,身体很好。”亨利经由医生介绍认识了福尔摩斯和华生,以保护他的人身安全,以免巴斯克维尔家族绝后。在故事的高潮,亨利被恶犬追逐,险些丧命。

詹姆斯·莫蒂默醫生 (Dr James Mortimer)– 醫生,巴斯克維爾的朋友。莫蒂默高大、消瘦、心地善良,行為古怪。不管怎樣,他是個稱職的鄉村醫生,忠誠地執行了查爾斯爵士的遺囑。一系列事故使得莫蒂默意識到亨利爵士身處險境,便在故事的起初乘坐火車去倫敦尋求福爾摩斯的幫助。莫蒂默在整個故事中為案件的調查提供了協助。

傑克·斯臺普斯 (Jack Stapleton)– 前校長,斯泰普頓在沼澤地中追蝴蝶,收集古文物。從外表上看,他是個紳士,但暴虐的性格卻在關鍵時刻將他暴露。原來斯泰普頓其實是亨利的小堂弟,試圖用陰謀、操控、犯罪的手段來繼承遺產。

貝爾麗·斯塔普頓小姐 (Miss Beryl Stapleton)– 斯泰普頓的妹妹,其實是他的妻子。她試圖去報信、避免無辜被害,但被暴虐的丈夫關了起來。

約翰和伊萊紮·巴裏摩爾 (John and Eliza Barrymore)– 巴斯克維爾家的仆人。雖然真摯、友善,但夫婦二人隱瞞了家族的秘密,在起初對華生產生了誤導。

勞拉·裏昂 (Laura Lyons)– 由於在婚姻問題上與家人鬧矛盾,又被丈夫遺棄,她想斯泰普頓和查爾斯·巴斯克維爾求助,但不巧為後者帶來了不幸。

塞爾登 (Selden)– 一名危險的罪犯,為躲避警方的追捕來到沼澤地。他與巴裏摩爾家有關,後者為他提供衣食。塞爾登穿著亨利的舊衣服,但不巧被惡犬所害。

改編作品[编辑]

来源[编辑]

  1. ^ 巴斯克維爾獵犬
  2. ^ "BBC - The Big Read". BBC. April 2003, Retrieved 31 October 2012
  3. ^ Stock, Randall. "Rating Sherlock Holmes." Baker Street Journal Dec. 1999: 5-11. Summarized on Best of Sherlock Holmes. http://www.bestofsherlock.com/story/storyhm.htm
  4. ^ Spiring first = Paul. Hugo Baskerville & Squire Richard Cabell III. BFROnline. 2007 [29 March 2009]. 
  5. ^ Cabell Tomb — Buckfastleigh. Devon Guide. 2007 [29 March 2009]. 
  6. ^ Legendary Dartmoor. 22 November 2007 [29 March 2009]. 
  7. ^ Stock, Randall. 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 A Manuscript Census. bestofsherlock.com. June 10, 2013 [9 October 2013]. 
  8. ^ DOYLE, Sir Arthur Conan (1859-1930). Autograph manuscript leaf from 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 first serialized in The Strand Magazine, August 1901-April 1902, published in book form by George Newnes, on 25 March 1902.. Christies. [9 October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