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樹 (卡巴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記載於卡巴拉的生命之樹

生命之樹希伯萊文亦称:Etz haChayim (עץ החיים),是一种在犹太教使用的神秘符号,屬於猶太教哲學傳統卡巴拉的其中一部份思想。生命之树用来描述通往神(在卡巴拉教派文献中,通常被称为耶和华,或“神名”)[1]的路径,以及神从无中创造英语Ex nihilo世界的方式。卡巴拉学者使用生命之树作为创世的示意图,从而将创世这个概念发展成为一个完全的现实模型。人们相信卡巴拉生命之树相当于创世纪中提及的生命之树。根據《舊約全書·創世記》第二章第8-9節的記載,生命之樹位於伊甸園中央:

耶和華 神在東方的伊甸,栽了一個園子,把他所造的人放在那裡。耶和華 神使各樣的樹從地上長起來,能悅人的眼目,也好作食物。園子中間又有生命樹,和知善惡樹

这种神秘概念后来被一些基督教密宗徒和赫尔墨斯教徒接受。在基督卡巴拉学者中,质点被称为尊严(Dignities),他们使用自己的拉丁文名称称呼质点,而非质点最初的希伯来文名称。基督卡巴拉也强调基督作为宇宙的维系者和保护者,犹太人卡巴拉中的Malkuth(中文:王国)是空缺的,因为这被认为是不同的存在规则。在基督卡巴拉知识系统中,拉曼鲁尔英语Ramon Llull以他相关主题的著作而广为所知。

生命之樹由10個質點(Sephira,複數Sephiroth)和22條路徑組成。

10個質點(10 Sephiroth)[编辑]

生命之樹(彩色版)

生命之樹的十個質點分別是:

在16世纪的鲁利安体系的卡巴拉(英语Lurianic Kabbalah)中,出现了质点Da'at。Da'at所在之处,生命之树的十个质点合为一体,所以通常不会被描绘。然而有时Da'at也会被视为质点并取代Keter,沿生命之樹中軸線出現,位於Keter的正下方、Tiphareth的正上方,这时它被视为非意识的Keter的意识表现。

  • Da'at,知识,Knowledge

在英文維基有更完整詳細的生命之樹圖騰可供查證。

22個路徑[编辑]

負責支撐與聯繫10位質點的二十二條路線,路徑的編號與意義跟大阿爾克那有關聯。

含义阐释[编辑]

卡巴拉学者相信生命之树是宇宙形成过程的图形表示。在生命之树中,宇宙起源被置于第一个质点:Kether英语Kether(中文:王冠)上方的空间中。宇宙起源通常并不描绘在生命之树的图示中,而是描繪在三層能量環,第一層稱為無(Ain、0);再一層稱為無限(Ain Soph、00);最後一層是無限光(Ain Soph Aur、000)。对于卡巴拉学者,无限光象征着超越人对万物起源理解范畴的那一点;无限光被认为是一种超越存在的无限虚无(在科学和卡巴拉哲学中被认为是一种能量),它的爆炸进而创造了宇宙万物。[2][3]卡巴拉学者也不将时间与空间想象为先已存在的,而是将时间与空间置于生命之树的无限光下的三个阶段中。这三个阶段中的第一个是Kether(中文:王冠),这被认为是无限光收缩进入无限能量或无限光的奇点的产物。卡巴拉中,这是创造万物的本源能量。其后的阶段是Chokmah(中文:智慧),这个阶段中无限热能以及收缩了的奇点向外扩充至空间与时间。通常这被认为是一种无限强烈、永远向外推进、与光速同速度的纯动态能量。其后的阶段是Binah(中文:理解),这被认为是原始的阴性能量,宇宙神圣之母接受了源自Chokmah的能量,平息滋养这份能量,使之成为贯穿整个宇宙的诸多存在形式。[4]Binah自身也被认为是时间的起源。

对于卡巴拉学者,数字是非常重要的,希伯来字母表中的每个字母也有对应的数值。在生命之树中,宇宙流溢每个阶段都被有意义地编号——从Ⅰ到Ⅹ,即从质点KetherMalkuth。每个数字的本性也被认为表现了数字对应的质点的本性。[5]

最初的三个质点称为神圣质点(神圣大三角),被认为是宇宙的原始能量。生命之树中接下来的演化阶段称为Abyss(深渊),它被认为是超越空间的存在,存在于最初三个神圣质点与其它七个质点之间,因为存在的等级彼此不同,所以它们存在于两个完全不同的现实中。神圣质点存在于神能层面。之所以Binah对应的另一个意思是苦难,也是因为神圣之母以能量创造的世界,本身就是将神圣联盟排除在外的。在Binah后,宇宙开始着手于物质创造,而物质需要满足自身的演化需要。从Binah之后一直到Malkuth阶段,通过创造新的复杂稠密的物质组合,使得最初纯粹的无限能量得以固化到物质世界中。由于能量是造物的基础,生命之树拥有用来表示生命的任何领域的潜在性,特别是人类世界的内部领域——从潜在意识到卡巴拉学者所谓的更高自我

然而生命之树不仅仅论及了物质世界的起源,同时也谈到了宇宙中人类的地位。人类被赋予了思想,意识在卡巴拉中被认为是由物质世界产生,而原始的无限能量就能作为有限个体,通过意识来体验和表达自身。造物的能量就浓缩到物质中,而后这被认为是逆转了能量进程将生命之树倒退。除非能量再次与自身本性相结合,才能阻止逆转。因此卡巴拉学者力图知晓他们自身与作为神的彰显的宇宙,力图沿着图表绘制的质点,启程返回直至回到他们所寻求的现实中。

相似点[编辑]

生命之树与基督教诺斯替教佩雷若玛Pleroma)的概念有很多相似之处,流溢都是从不可言喻的、起源于自身的的神圣父母发出,而他们提供最好的描述神的方式。在佩雷若玛Pleroma)中每个流溢都是从先于它的且更为复杂的流溢中诞生。这两则寓言间最熟知的是,生命之树的最后一个质点——Malkuth佩雷若玛Pleroma)中的最后一个流溢——Sophia,它们的下降导致了物质世界。

在印度教的经典薄伽梵歌中提及了一棵根植天堂的树——生命与存在之树。在薄伽梵歌中,此树树根在上,树枝在下。树根代表了无上的存在,或称第一因,理法;吠陀本集Vedas)就是树叶。此树必须以利斧砍断,如此对于感官的系著才能切断,而达到无上的住所。由此则需超越树根,找寻一处归所皈依神,而决不返回,在梵天的时代也绝不会转世。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Falcon, T. & Blatner, D. (2001). Judaism for Dummies. New York, NY: Wiley, John & Sons,, Inc. p 78
  2. ^ Fortune, Dion. The Mystical Qabalah. York Beach, ME: Samuel Weiser, Inc. (2000) p. 30-33 ISBN 1-57863-150-5
  3. ^ Malachi, Tau. Gnosis of the Cosmic Christ. A Gnostic Christian Kabbalah. St. Paul, MN: Llewellyn Publications. (2005) pp. 19-20. ISBN 0-7387-0591-8
  4. ^ Regardie, Israel. The Tree of Life: An Illustrated Study in Magic. St. Paul, MN: Llewellyn Publications. (2000) pp. 49-54. ISBN 1-56718-132-5
  5. ^ Encausse, Gerard (Papus). The Qabalah: Secret Tradition of the West. York Beach, ME: Samuel Weiser, Inc. (2000) pp. 83-4. ISBN 0-87728-936-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