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缠足女性

纏足,又称裹脚纏小腳裹小腳紮脚(广东),古代漢族女性的一種习俗。北宋已有纏足[1],具体始于何时何处不可考,惟认为宋朝人以女子小腳為美,北宋神宗元豐[2]是开始流行的时期,清末臺灣多數福佬女性仍皆纏足[3]。清末民初,中国人開始認為缠足是陋习,此習俗遂逐漸消失。在廿世紀後期,在華人社會仍能看到一些上年紀的缠足老婦,如在香港深水埗油麻地等地區。

宋代的缠足是把脚裹得“纤直”但不弓弯。元代的缠足继续向纤小的方向发展。明代的缠足之风进入兴盛时期,出现了“三寸金莲”之说,要求脚不但要小至三寸,而且还要弓弯。清代的缠足之风蔓延至社会各阶层的女子。[4]

起源[编辑]

现代学者研究缠足起源於北宋。[5]許多早期的記載或被引用的文字證據,大多很難斷定僅僅是對腳小女性的贊譽、描寫足部的裝飾,還是真的有實行纏腳的動作。一直要到宋代,才開始有較明確的纏足記載,纏足最初是在妓女之間開始流行,之後逐漸影響到中上階層的婦女。蘇東坡曾寫《菩薩蠻》一詞嘆纏足:“涂香莫惜蓮承步,長愁羅襪凌波去;只見舞回風,都無行處蹤。偷立宮樣穩,並立雙跌困;纖妙說應難,須從掌上看。”

興盛[编辑]

纏足與正常足對比,1871年到1872年间拍摄。

到明清時代,纏足逐漸普及於一般階層婦女,各地婦女幾乎都有纏足的風俗,咸豐年間的紀錄“京師內城民女,不裹足者十居五六,鄉間不裹足者十居三四。”[6],甚至有男性為特定目的纏足的例子,明代成化年間淫棍桑冲為了勾引良家婦女竟男扮女相,“戴一发髻,妆妇人身首”,還把自己的腳也纏成小腳[7]。但也有例外,例如客家人因婦女有務農、採的傳統,所以不實行纏足。另一方面,深受中華文化影響的日本朝鮮半島越南也不實行所謂的纏足。

方式[编辑]

纏足

宋元侧缠(不造成骨折),明清折骨缠,[4]以下为折骨缠的方式:

一般而言,女孩子在5-8歲左右,便要開始纏足。纏足的工作,多由母親或熟習纏足方式的女僕實行。纏足时,除拇指外,其余四指下屈,并用长布包裹,用线缝住。《夜雨秋燈錄》稱:“人間最慘的事,莫如女子纏足聲,主之督婢,鴇之叱雛,慘尤甚焉。”

正式纏足通常在秋天進行,因為漸漸轉涼的天氣這可以減輕纏足所帶的痛苦。纏足的第一個階段稱試纏。纏足前需預備好各種用具,如纏足布、棉花、針線等。接受纏足的女孩先坐在椅上,雙腳用熱水洗淨,置於膝頭,趁腳還溫熱,將大拇指外的其他四趾,向腳底扳曲,且在趾間縫邊,灑上明礬粉,使皮膚收斂,縛緊後,亦可防止發炎與化膿。接著,以八呎至十呎長的纏足布緊纏,再用針線密密縫合固定。最後套上一雙尖頭布鞋,第一個階段便告一段落。

然後便進入試緊這一階段。這是最難熬的階段,費時約半年,也就是加強緊縛的階段。這時要把腳每三天拆開一次,經消毒後,得將四個彎曲的腳趾(大拇趾除外),在用力壓向腳心內側,每一次都要把腳趾多用力腳心壓下一些,且要求少女下床走動,走動全身重量皆壓在內彎的八個趾頭,和用力扭傷的關節,易長雞眼、發熱、紅腫。白天即痛得寸步難行,夜晚雙腳悶在被子裡,在又痛又熱情況下,更是難受。有時,因消毒不小心抓破皮,導致一片血肉糢糊。這段日子得持續至腫消,趾頭已近乎自然彎近腳底,腳型裹尖,才可進行下一階段。

第三階段為緊纏,要將整個腳掌的腳骨,用力扭折,使其成為彎弓拱狀。在這個階段中,腳部的肌肉己慢慢萎縮,腳背壞死的皮膚開始脫落,一段時間的出血化膿潰爛,壓腳下的足趾廢掉,嚴重時小腳趾會因潰爛而脫落。

最後一個階段是裹彎,費時約半年左右。這階段就是讓腳背高高隆起呈弓型,腳底則深深凹入,纏完後洼口,可達四釐米深,俗稱「折腰」,狀似拱橋。期間不僅要用纏腳布、小鞋束縛其足,還要用竹箸象打石膏一樣固定。這樣便能成為一雙「弓足」了。

社會文化背景[编辑]

「三寸金蓮」所穿的弓鞋

纏足尤其是折骨缠的产生,有許多社會文化上的因素,包括:

  • 審美:當時人不論男性或女性,都認為足小為美,尤其對男性來說,小腳具有性的吸引力。例如「三寸金蓮」一詞代表讚美女性腳美的名詞。而四之內被稱為“銀蓮”,大於四寸者則稱為“鐵蓮”,可見崇尚小腳的程度。[8]關於對小腳的審美,最著名的小腳審美著作,是清代方絢的《香蓮品藻》,把女性的小腳,從形狀、尺寸、裝飾味等角度來作分類品評,又有「香蓮四忌」說,「行忌翹趾,立忌企踵,坐忌蕩裙,臥忌顫足」。辜鴻銘對小腳有嗜癖,酷嗜嗅女人小腳。
  • 恋足性感帶:据说,由于缠足后行走困难,恰恰锻炼了阴道周围的肌肉,防止阴道松弛,甚至保持处女阴道般的收紧状态[9]

女性平時絕不裸足,對男性而言可窺見其私密之處,亦有類似恋足兴趣。清朝文人李漁在其《閒情偶寄》中發表,裹腳的最高目的就為了滿足性慾。由於小腳「香豔欲絕」,玩弄起來足以使人「魂銷千古」,玩弄方法達48種之多,包括:聞、吸、舔、咬、搔、捏及推等。在中國古代,腳為女人除了陰部及乳房外,第三「性器官」。在《金瓶梅》中,就有「羅襪一彎,金蓮三寸,是砌墳時破土的鍬鋤[10]」之說法,甚至乎,穿在小腳上的繡鞋也被賦予了性內涵[11]

反對及結束[编辑]

X-光照出來的小腳形狀

中國很早就有不同於世俗讚揚纏足的有識之士提出不同見解,但成效不大。宋代車若永在其《腳氣集》裡對此提出質疑:“夫人纏足,不知始於何時?小兒未四五歲,無罪無辜,而使之受無限之苦:纏得小柬,不知何用?”

余英時在其文《民主、人權與儒家文化》中指出[12],「正如狄百瑞说的那样:『纏足经常被当作显示儒学残忍、扭曲、男权至上的罪恶习标志。』但实际上正如他清楚地阐明,这种侵犯女人权的极端形式与儒学佛教均毫无关系。」[13]理学的创立者程颐的所有后代,直到元代都忠实沿袭不缠足的家族传统。[14]

滿洲人沒有接受漢人的纏足風俗。[15]崇德三年(1638年),清太宗下令禁止婦女「束發裹足」。順治十七年,規定有抗旨纏足者,其夫或父杖八十,流三千里。康熙三年再申前令,但沒有認真執行。有清一代,旗人始終沒有纏足。[16]漢人則认为缠足乃汉人民俗,刻意保留,所謂男降女不降,而婦女纏足比以前更甚。

放足[编辑]

清朝中後期的太平天國,首先開始推行反纏足[17],但最後未能成功。到了清朝末期,纏足被當時的知識分子們,視為中國社會落後的象徵之一,並認為纏足造成中國婦女的羸弱,進而影響到整個民族及國家的力量,因此開始推行反纏足運動,成立許多天足會維新運動創始人之一的康有為寫了一篇《戒纏足會檄》,在女兒到了纏足的年齡後拒絕為其纏足,遭到了家鄉人的強烈反對,但他仍堅持不給女兒纏足,成為近代反纏足運動中的一段佳話。此後,康有為的女兒還曾陪他到西方游歷考察。

1902年2月初,慈禧太后颁布劝戒缠足懿旨上谕,并说:“汉人妇女,率多缠足,由来已久,有伤造物之和。务当婉切劝导,以期渐除积习。”慈禧太后首次从官方的态度上对缠足陋习表态,全国上下的“不缠足”风潮由此掀起,并迅速吹向相对闭塞保守的北方。河北、天津都成立了中国人自己创办的不缠足会[18][19]

1912年3月13日,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孫中山也發布命令通飭全國勸禁纏足,不纏足運動更加轟轟烈烈地在全國展開。至此,“纏足”在法令上得到禁止,中國的纏足風俗開始從沿海大城市消失,並逐漸影響到內陸地區。但放足運動也受到不小的嘲弄[20]。1929年國民政府又发布放足布告,派有专员督查落实。纏足風俗的完全消失,最晚則要到1940年代甚至1950年代以後。距雲南省昆明市以南一百四十公里的通海縣,有六一村,被稱為「中國最後的小腳部落」,至今此地有二十二位纏足的小腳老太太。[21]

台灣的纏足風俗在日治時期時,與鴉片薙髮並列三大傳統陋習。日人嚴格取締纏足風氣,並且在戶口調查中記載女性纏足情況。當時臺灣成立許多「天足會」,鼓勵婦女遺棄舊習,一時成為風尚。1906年梅山地震女性死亡比例比男性高很多,為了地震逃命,長輩開始同意家中小女孩不用纏足,廢除婦女纏足的政策得以順利推行[22]

影響[编辑]

對婦女健康的不利[编辑]

最直接使到小脚脚趾畸形。

体育发展断裂[编辑]

使舞蹈擊劍以及纏足時代以前女性從事的其他體育活動興趣銳減,中斷了中國舞蹈藝術。在朝鮮日本,從中國引進的舞蹈藝術一直持續發展,直至今天,而與此相反,在中國,舞蹈藝術的發展卻停滯不前。

戏剧中的形象[编辑]

中国戏曲中特有的技能——跷功,演员穿上特制的跷鞋用以模仿小脚女性。

參考[编辑]

注釋[编辑]

  1. ^ 千載金蓮風華. [2013-05-26]. 
  2. ^ 千載金蓮風華. [2013-05-26]. 
  3. ^ 纏足的地理 @ 地圖會說話. [2013-05-26]. 根據 1915 年的人口普查,當時福佬女人有 56.8% 曾經纏足,而客家女人只有 0.9% 曾經纏足。
  4. ^ 4.0 4.1 古代女性的三寸金莲《齐鲁晚报》2004年07月07日
  5. ^ 唐德剛:《書緣與人緣》(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頁166。
  6. ^ 福格《听雨丛谈》卷七
  7. ^ 陆粲:《庚巳编·人妖公案》
  8. ^ 雜談“三寸金蓮”. 澳門藝術節. 
  9. ^ 施叔青的小說《行過洛津》裡的描述:“婦女纏小腳,走路必須藉助腰力,使腰部肌肉發達,臀部及骨盆肌肉收縮,陰阜恥骨肌強豐滿,玉門緊縮宛如處子,讓男人行房得到最大的滿足。”這段描述是引用日本學者福田和彥在《中國春宮畫》頁93的說法。日人永尾龍造亦指出,有錢人喜好纏足女,性交時,其玉門緊縮“宛若處子”(Chinese Footbinding -- The History of a Curious Erotic Custom, 頁34, H.S. Levy)。
  10. ^ 《金瓶梅》第一回:“這財色二字,從來只沒有看得破的。……羅襪一彎,金蓮三寸,是砌墳時破土的鍬鋤。”
  11. ^ 【奇趣史話】揭秘三寸金蓮 竟含濃厚性意識 《蘋果日報》 2013年4月1日
  12. ^ 余英時. 《民主、人權與儒家文化》. 2010年. 
  13. ^ Wm.Theodore de Bay, The Trouble with Confucianism [Cambridge,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1],p.104.
  14. ^ 丁传靖 编. 《宋人轶事汇编》. 北京: 中华书局. 1981: 卷9,第2册,页455. 
  15. ^ 唐德剛:《書緣與人緣》,頁163。
  16. ^ 唐德剛:《書緣與人緣》,頁166。
  17. ^ 佚名《粤逆纪略》记述天京女馆:“归馆乃不准穿裙及褶衣,又勒令放足。”英国传教士慕维廉在《访问天京报告》中说:“在街上行走时,所见到妇女在路上者众多,确是一种新现象。他们衣服装饰大都甚好,其外观十分可敬,许多骑马往来驰骋于路上,其他则徒步而行,大多数是大脚(天足)的。”
  18. ^ 清政府1902年新政:勸戒纏足 放開滿漢通婚禁令
  19. ^ 慈禧1902年頒佈勸戒上諭 將「廢纏足」列入政改
  20. ^ 1928年2月1日,北京《晨报》以《奇!奇!奇!放足衙门:薛笃弼唱缠足怨,邓长耀唱五更叹》为题,揶揄河南、陕西的放足运动:“此等放足衙门,可谓开世界未有之奇……豫陕两省对于放足已实行强迫。”
  21. ^ 云南作家 杨杨. 《摇晃的灵魂:探访中国最后的小脚部落》. 上海: 学林出版社. 2004年07月出版. 
  22. ^ 台灣歷史災害地震對社會文化的衝擊 (PDF) (中文(台灣)‎).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