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白起
Bai Qi.jpg
明代所繪白起畫像
別稱 公孫起、人屠
時代 戰國
國家 秦國
官位 左庶長→左更→國尉→大良造→上將軍
爵位 武安君
出生地點 郿縣
逝世日期 前257年
逝世地點 杜郵
子女 白仲
學派 兵家

白起(?-前257年),《戰國策》作公孫起[1][2]綽號人屠郿縣(今陝西省眉縣常興鎮白家村)人,中國戰國時代軍事家秦國名將,兵家代表人物。

白起擔任秦國將領30多年,攻城70餘座,殲滅近百萬敵軍,被封為武安君。白起一生有伊闕之戰鄢郢之戰華陽之戰陘城之戰長平之戰等輝煌勝利,《千字文》將白起與王翦廉頗李牧並稱為戰國四名將[3]

生平[編輯]

出身[編輯]

關於白起的出身,據《新唐書·卷七十五下·宰相世系表》記載他的祖先是秦穆公的將領白乙丙[註 1]。白乙丙的後代以白為氏,他們的遠代子孫就是白起。[4]唐代詩人白居易自述白氏先祖世系的《故鞏縣令白府君事狀》則記載白起的先祖是楚國公族白公勝。白公勝謀反失敗自殺後,他的兒子逃往秦國,後代世代在秦國為將,白起就是他們的後代。[5][6]

伊闕之戰[編輯]

白起尖頭小面,雙眼有神。行事果斷,分析事情透徹,意志堅強。[7]並且善於用兵,與穰侯魏冉的關係很好。前294年,秦昭襄王任命白起為左庶長,率軍攻打韓國新城(今河南省伊川縣西南)。第二年,在魏冉的推薦下,白起升任左更,接替向壽出任主將。同年,韓、魏、東周聯軍以魏將公孫喜為主帥,率兵進軍至伊闕(今河南省洛陽市龍門鎮)與秦軍對峙。戰爭中秦國方面兵力不及韓、魏聯軍的一半,聯軍方面韓軍勢單力薄,希望魏軍主動進攻,而魏軍則倚仗韓軍精銳,想讓韓軍打頭陣。秦軍主將白起利用韓、魏兩國聯軍想保留實力、互相推諉、不肯先戰的弱點,先設疑兵牽制韓軍主力,然後集中兵力出其不意猛攻魏軍。魏軍戰敗後致使韓軍潰敗而逃,秦軍乘勝追擊,取得大勝。伊闕之戰秦軍共斬首24萬,佔領伊闕及五座城池,公孫喜遭擒殺。[8][9][10][11][12]秦軍又圖謀進攻西周國,但在西周國的一系列外交活動下未能成功。[13][14][15][16]戰後白起因功升任國尉。同年,白起趁韓、魏兩國在伊闕之戰慘敗之機,率兵渡過黃河,奪取了安邑(今山西省夏縣西北)以東到乾河的大片土地。[8]

前292年,白起升任大良造,率軍攻打魏國,奪取魏城(山西省永濟市東);攻下垣邑(山西省垣曲縣東南),但沒有佔領。前291年,白起率軍攻打韓國,奪取了宛(今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一帶)、葉(今河南省葉縣南)。[17]前290年,白起與司馬錯合兵再次攻下垣邑。[18][19]次年,又率軍奪取了魏國的蒲阪(今山西省永濟市北)、皮氏(山西省河津市西)。[20][21][註 2]前282年,白起率軍攻打趙國,奪取了茲氏(山西省汾陽市南)和祁(今山西省祁縣東南)。次年,又奪取了藺(今山西省呂梁市離石區西)和離石(今山西省呂梁市離石區)。[註 3][23][24][25]同年,白起率兵出崤山,進圍魏國首都大梁(今河南省開封市),西周君唯恐危及自身,於是派蘇厲引用養由基的典故遊說白起,白起稱病撤兵。[25]前280年,白起再次攻打趙國,斬首3萬並奪取了代縣(今河北省蔚縣東)和光狼城(今山西省高平市西)。[26][27]

鄢郢之戰[編輯]

楚頃襄王在位期間政治腐朽、不修國政,大臣居功自傲、嫉妒爭功,阿諛諂媚之臣掌權,賢良忠臣受到排擠,致使國內百姓離心離德,城池年久失修。[10]為全力進攻楚國,前279年,白起隨同秦昭襄王與趙惠文王澠池(今河南省澠池縣)相會修好,兩國暫時罷兵休戰。[28][7]白起在分析了秦楚兩國形勢後,決定採取直接進攻楚國統治中心地區的戰略,於前279年率軍萬人沿漢江東下,攻取沿岸重鎮。白起命秦軍拆除橋樑,燒毀船隻,自斷歸路,以此表示決一死戰的信心,並在沿途尋找食物,補充軍糧。而楚軍因在本土作戰,將士只關心自己的家庭,沒有鬥志,因而無法抵擋秦軍的猛攻,節節敗退。[10][29]秦軍長驅直入,迅速攻取漢水流域要地鄧城(今湖北省襄陽市北),直抵楚國別都鄢城(今湖北省宜城市東南)。[30]鄢城距離楚國國都(今湖北省江陵市西北)很近,楚國集結重兵於此,阻止秦軍南下。秦軍久攻不下之時,白起利用蠻河河水從西山長谷自城西流向城東的有利條件,在鄢城西百里處築堤蓄水,修築長渠直達鄢城,然後開渠灌城。經河水浸泡的鄢城東北角潰破,城中軍民被淹死數十萬。[31]攻克鄧、鄢城後,白起赦免罪犯遷往兩地,[30]又率軍攻佔西陵(今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西)。[32]

前278年,白起再次出兵攻打楚國,攻陷楚國國都郢,燒毀其先王陵墓夷陵(今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區),向東進兵至竟陵(今湖北省潛江市東北),楚頃襄王被迫遷都於陳(今河南省淮陽縣)自保。[33]此戰秦國佔領了楚國洞庭湖周圍的水澤地帶、長江以南以及北到安陸(今湖北省安陸縣雲夢縣一帶)的大片土地,[34][35]並在此設立南郡,白起因功受封為武安君。[36]次年,秦昭襄王任命白起為主將、蜀郡郡守張若為副將,奪取了楚國的巫郡黔中郡[註 4][37][38]春申君的調解下,秦昭襄王才與楚國結盟休戰。[39]

華陽之戰[編輯]

白起於前276年率軍攻打魏國,奪取兩座城池。[40]

前273年,趙、魏兩國進攻韓國的華陽(今河南省鄭州市南),韓國國相派陳筮求救於魏冉。魏冉請求秦昭襄王出兵,秦昭襄王命白起和客卿胡陽率軍救韓。秦軍採取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方針,長途奔襲八天後突然出現在華陽戰場,然後趁趙、魏聯軍不備發動進攻,大敗趙、魏聯軍。此戰秦軍共俘虜三名將領,斬首魏軍13萬,魏將芒卯敗逃;趙國將領賈偃被擊敗,秦軍殺死潰退渡河的趙軍2萬人。[41]秦軍佔領華陽並乘勝攻取了魏國的卷縣(今河南省原陽縣西)、蔡(今河南省上蔡縣西南)、中陽(今河南省鄭州市東)、長社(今河南省長葛市東北)和趙國的觀津(今山東省觀城縣西)。[42][43]白起又率軍經過北宅(今河南省鄭州市北),進圍魏國首都大梁。經魏國大夫須賈遊說魏冉以及魏安僖王答應派段干崇割讓南陽郡後,秦國才罷兵。[44][41]秦國將觀津送還趙國,並與趙國相約攻打齊國[42]

陘城之戰[編輯]

魏國人范雎因受迫害逃往秦國,受到秦昭襄王的重用。范雎針對秦國屢次跨越韓、魏兩國進攻齊國,勞師動眾卻又收穫很小的缺點,向秦昭襄王提出了著名的遠交近攻的策略:用恩威並用的辦法親近魏、韓兩國,威脅楚、趙兩國,迫使齊國恐懼後主動依附秦國,待齊國依附後然後再向臨近秦國的韓、魏兩國發動進攻,拓展土地。[45]秦昭襄王採納范雎的建議,對臨近的韓、魏兩國發動進攻。

前264年,秦昭襄王命白起進攻韓國的陘城(今山西省曲沃縣東北)、汾城(今山西省臨汾市北),斬首5萬並沿汾河修築防禦工事到廣武(今山西省代縣西)。[註 5]次年,又率軍封鎖了太行山以南、黃河以北的道路。[47][48]

戰國時期形勢圖

長平之戰[編輯]

秦國於前262年出兵進攻韓國的野王(今河南省沁陽市),野王投降,切斷了上黨郡同韓國本土的聯繫。[49]韓桓惠王大為恐慌,派陽城君出使秦國獻上黨郡求和,但上黨郡郡守靳黈不願降秦,韓桓惠王於是派馮亭接替靳黈。[50]馮亭也不願降秦,於是同上黨郡的百姓謀劃說:「通往韓國的道路已被切斷,秦國軍隊正在逼進,韓國不能救應,不如將上黨獻給趙國。趙國如果接受我們,秦國惱怒,必定攻打趙國。趙國遭到武力攻擊,必定親近韓國。韓、趙兩國聯合起來,就可以抵擋秦國。」於是便派使者通報趙國。趙孝成王平陽君趙豹商議此事,平陽君說:「聖人把無功受益看作是禍害,秦國自認為上黨之地唾手可得,馮亭不將上黨交給秦國,是想嫁禍給趙國,接受它帶來的災禍要比得到的好處大的多。」趙孝成王又召見平原君趙勝和趙禹商議,二人說:「動員百萬大軍作戰,經年累月,也攻不下一座城池。如今坐受十七座城池,這是大利,不可失去機會。」趙孝成王說:「接受上黨的土地,秦國必定來進攻,誰能來抵擋?」平原君說:「廉頗勇猛善戰、愛惜將士,可以為將。」趙孝成王於是封馮亭為華陽君,派平原君去上黨接收土地,同時派廉頗駐軍長平(今山西省高平市西北)。[51][52][7]

前261年,秦國派兵攻佔了韓國的緱氏(今河南省偃師市緱氏鎮)和綸氏(今河南省登封市西南)[註 6]。次年,秦昭襄王又派左庶長王齕攻取了上黨,上黨的百姓紛紛逃亡到趙國,趙軍在長平接應上黨的百姓。四月,王齕向長平的趙軍發動進攻,廉頗迎戰。秦趙兩軍士兵時有交手,趙軍士兵擊傷了秦軍的偵察兵,秦軍的偵察兵斬殺了趙軍的裨將茄,雙方戰事逐步擴大。六月,秦軍攻破趙軍陣地,攻下兩座城堡,俘虜了四名尉官。七月,趙軍築起圍牆,堅守不出。秦軍強攻,奪下西邊的營壘,俘虜了兩名尉官。廉頗固守營壘,秦軍屢次挑戰,趙兵都堅守不出。趙孝成王多次指責廉頗不與秦軍正面交戰,秦國丞相范雎又派人到趙國施行反間計,說:「廉頗很容易對付,秦國最害怕的是馬服君趙奢的兒子趙括。」趙孝成王早已惱怒廉頗堅守不戰,將秦國的反間計信以為真,於是派趙括接替廉頗。

秦昭襄王得知趙括擔任主將後,暗地裡派白起接替王齕擔任主將。由白起擔任上將軍,王齕擔任尉官副將,並且嚴令軍中不要走漏消息,否則格殺勿論。趙括接任主將後,一改廉頗的作戰方針,主動出兵進攻秦軍。秦軍佯裝戰敗潰退,趙軍乘勝追擊,一直追到秦軍營壘,但秦軍營壘十分堅固,不能攻破。白起命一支25000人的突襲部隊截斷趙軍的後路,又命一支5千人的騎兵部隊插入趙軍與營壘之間,將趙軍主力分割成兩隻孤立的部隊,同時切斷趙軍的糧道,並派出輕裝精兵向趙軍發動多次攻擊。趙軍作戰失利,於是原地建造壁壘,等待援兵到來。秦昭襄王得知趙軍主力的糧道被截斷,親自前往河內郡,加封當地百姓爵位一級,並徵調全國十五歲以上的青壯年集中到長平戰場,攔截趙國的援兵。

到了九月,趙軍主力已經斷糧四十六天,士兵們相互殘殺為食。趙括將剩餘的趙軍編成四隊,輪番進攻了四、五次後仍不能突圍。最後趙括親帥精銳士兵突圍,結果被秦軍亂箭射死,趙國士兵40萬向白起投降。白起與手下將領謀劃說:「趙國士兵反覆無常,如果不全部殺掉他們,恐怕再生事端。」白起用欺騙的手段,命手下士卒將趙國降兵全部活埋,只留下年紀尚小的士兵240人放回趙國報信。長平之戰前後斬殺趙兵45萬人,趙國上下一片震驚。[53]戰爭結束後,秦軍清掃戰場收集頭顱,因頭顱太多而堆積成台,名叫「白起台」。[54]

失勢[編輯]

長平之戰後,趙國主力部隊被盡數殲滅,全國上下沉浸在失去親人的痛苦之中。前259年,秦軍再次攻佔上黨郡,並且兵分三路:王齕一路攻下武安(今河北省武安市西南)、皮牢(今山西省翼城縣東北);司馬梗一路攻下太原郡;白起親帥大軍攻打趙國首都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準備一舉滅亡趙國。[55][56]韓、趙兩國大為恐慌,韓桓惠王決定割地求和,而趙孝成王親自前往秦國拜見秦昭襄王,並與大臣趙郝約定割讓六座城池與秦國和談。[57]兩國又派遣使者[註 7]攜帶重金對秦相范雎進行遊說。范雎擔心白起功高影響自己的仕途,以秦國士兵征戰操勞需休養為由,勸說秦昭襄王答應韓、趙兩國求和。秦昭襄王聽從范雎的建議,答應韓國割讓垣雍(今河南省原陽縣西北)、趙國割讓六座城池為條件進行和談。雙方於正月停戰,白起得知此事後與范雎產生矛盾。[58]

趙孝成王準備按和約割讓六城時,大臣虞卿認為割地給秦國,只會讓秦國更加強大,不抵抗割地求和只能加速趙國的滅亡。虞卿建議以六座城池賄賂齊國,交好燕、韓,聯合魏、楚共同抗秦,趙孝成王採納虞卿的建議,在國內積極備戰。[59]秦昭襄王見趙國違約不割六城,反而與東方諸國聯合對付秦國,準備進攻趙國。白起此時患病,不能帶軍征戰。秦昭襄王向其詢問,白起說:「長平之戰中,秦軍大勝,趙軍大敗。秦國人戰死的給予厚葬,受傷的給予精心治療,有功績的設酒食給予慰勞,百姓假借祭祀之名聚會,浪費了財物;趙國人戰死的無人收殮,受傷的得不到治療,軍民哭泣哀號,齊心協力恢復生產。雖然現在大王所派的兵力三倍於以前,但我預料趙國的守備力量是以前的十倍。趙國從長平之戰以來,君臣都憂愁恐懼,早上朝,晚退朝,用謙卑的言辭、貴重的禮品向四方派出使節,與燕、魏、齊、楚結為友好盟邦。他們千方百計,同心同德,致力於防備秦國來犯。現在趙國國內財力充實,加上外交成功,在這個時候不能攻打趙國」。 [10]

秦昭襄王不聽從白起的勸告,於前258年派五大夫王陵攻打邯鄲,趙國軍民奮起反抗,王陵陣亡了五校[註 8]軍隊也沒有取得什麼成果。[60]此時,白起痊癒,秦昭襄王又派范雎見白起,對他說:「當年楚國土地方圓五千里,戰士百萬。您率領數萬軍隊攻打楚國,攻下了楚國國都,燒毀了他們的宗廟,一直打到東面的竟陵,楚國人震驚,向東遷都而不敢向西抵抗。韓、魏兩國動員大批軍隊,而您率領的軍隊不及韓、魏聯軍的一半,卻和它們大戰於伊闕,大敗了韓、魏聯軍。現在趙國士卒死於長平之戰的有十分之七、八,趙國虛弱,希望您能領兵出戰,一定能消滅趙國。您以少敵多,都能大獲全勝,更何況現在是以強攻弱,以多攻少呢?」白起說:「當年楚王依仗他的國家強大,不顧國政,大臣們居功自傲,嫉妒爭功,百姓離心離德,城池也不修繕,所以我才能領兵深入楚國,佔領了很多城池,建立功勛。伊闕之戰中,韓魏兩國相互推諉,不能同心協力,所以我有機會集中精銳,組織勁旅,出其不意地進攻魏軍。魏軍已經戰敗,韓軍自然潰散,然後乘勝追擊敗軍,所以我才能獲勝。秦國在長平大敗趙軍,不趁趙國恐慌時滅掉它,反而坐失良機,讓趙國得到時間休養生息,恢復國力。現在趙國軍民上下一心,上下協力。如果攻打趙國,趙國必定拚死堅守;如果向趙軍挑戰,他們必定不出戰;包圍其國都邯鄲,必然不可能取勝;攻打趙國其它的城邑,必然不可能攻下;掠奪趙國的郊野,必然一無所獲。我國對趙國出兵毫無戰功,諸侯就會產生抗秦救趙之心,趙國一定會得到諸侯的援助。我只看到攻打趙國的危害,沒有看到有利之處。」白起從此稱病不起。[10]

身亡[編輯]

范雎將白起的話轉告給秦昭襄王,秦昭襄王發怒,說:「沒有白起我就不能消滅趙國嗎?」於是另派王齕接替王陵攻打趙國,又派鄭安平率軍2萬增援。秦軍包圍趙都邯鄲八、九個月,死傷人數很多,也沒有攻下。趙軍不斷派出輕兵銳卒,襲擊秦軍的後路,鄭安平也因遭到趙軍的包圍率部投降。楚公子春申君同魏公子信陵君率領數十萬士兵救援趙國,秦軍損失很大。這時白起說:「秦王不聽我的意見,現在怎麼樣了?」秦昭襄王聽後大怒,親自去見白起,強迫他前去赴任。白起叩頭對秦王說:「我知道出戰不會取得成功,但可以免於獲罪;不出戰雖然沒有罪過,卻不免會被處死。希望大王能夠接受我的建議,放棄攻打趙國,在國內養精蓄銳,等待諸侯內部產生變故後再逐個擊破。」秦昭襄王聽後轉身而去。[61][62]

秦昭襄王免去了白起的官爵,將其貶為普通士卒,命其離開咸陽(今陝西省咸陽市東北)遷往陰密(今甘肅省靈台縣百里鄉),但白起患病,沒有立即動身。過了三個月,前方秦軍戰敗的消息接踵而來,秦昭襄王更加憤怒,於是命人驅逐白起。白起走出咸陽西門十里路,到了杜郵(今陝西省咸陽市東北)時,范雎對秦昭襄王說:「白起遷出咸陽時,很不服氣而且口出怨言。」秦昭襄王於是派使者賜給白起一把劍,命他自盡。白起仰天長嘆道:「我到底有什麼過錯竟落得這般結果?」過了一會說道:「我本來就該死。長平之戰趙國投降的士兵有幾十萬人,我用欺詐之術把他們全都活埋了,這足夠死罪了。」白起隨後自殺。[63]《戰國策》記載為白起離開咸陽七里時,被秦昭襄王所派使者絞殺。[64]白起的副將司馬靳也一同被賜死。[65]

死後[編輯]

白起被賜死後,諸侯列國都舉杯慶賀,[66]而秦國人都同情他有功無罪而死,大小城邑都祭祀他,[67]並自發在咸陽為其修建祠堂。到秦始皇時追念白起的戰功,封其子白仲於太原,白起的後代子孫世代為太原人。[5]

軍事思想[編輯]

白起擅長野戰和攻城戰,在作戰前和作戰時,重視掌握和分析敵方虛實強弱。例如伊闕之戰中發現韓魏兩國軍隊相互推諉,不能同心協力的弱點取得大勝;邯鄲之戰時發現失去滅亡趙國的最佳時機後拒不領兵。在與強敵作戰時,不與敵軍正面會戰,採取先弱後強的戰術分批蠶食敵軍。例如鄢郢之戰白起率數萬軍隊在方圓五千里、士兵百萬的楚國境內長途奔襲作戰;長平之戰避免與趙軍主力會戰,引誘趙軍進入包圍圈後進行蠶食。在敵軍落敗時,乘勝迎勢,窮追猛打。例如伊闕之戰、華陽之戰和長平之戰後乘勝擴大戰果。白起戰術靈活多變,能根據當地地形地貌制定戰略戰術。例如鄢城之戰的水攻、華陽之戰的長途奔襲作戰等。白起還擅長採取攻心為上的策略,例如鄢郢之戰中火燒楚國先王陵墓夷陵,長平之戰坑殺趙國降卒,都極大的挫傷了敵方的士氣。[68]

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白起是一名優秀的軍事將領,他一生攻城七十餘座,殲滅近百萬敵軍,無一敗績,使諸侯聞風喪膽。白起卓越的軍事才能被歷朝歷代所稱頌,例如:蔡澤評價白起:楚地方數千里,持戟百萬,白起率數萬之師以與楚戰,一戰舉鄢郢以燒夷陵,再戰南並蜀漢。又越韓、魏而攻強趙,北坑馬服,誅屠四十餘萬之眾,盡之於長平之下,流血成川,沸聲若雷,遂入圍邯鄲,使秦有帝業。楚、趙天下之強國而秦之仇敵也,自是之後,楚、趙皆懾伏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勢也。[69]韓、趙使者稱讚白起:武安君所為秦戰勝攻取者七十餘城,南定鄢、郢、漢中,北禽趙括之軍,雖周、召、呂望之功不益於此矣。[70]司馬遷對於白起的軍事才能給予極高的評價,他稱白起用兵:料敵合變,出奇無窮,聲震天下、[71]南拔鄢郢,北摧長平,遂圍邯鄲,武安為率。[72]孫楚有《白起贊》稱讚白起:烈烈桓桓,時維武安,神機電斷,氣濟師然,南折勁楚,走魏禽韓,北摧馬服,凌川成丹,應侯無良,蘇子入關,噭噭讒口,火燎於原,遂焚杜郵,與蕭俱燔,惟其沒矣,古今所嘆。[73]趙蕤稱讚白起:膽力絕眾,材略過人,是謂驍雄,白起、韓信是也。[74]《敕修武安君白公廟記》中對白起有如下評價:竊以武安君威靈振古,術略超時,播千載之英風,當六雄之敵。杜甫稱讚白起:門闌蘇生在,勇銳白起強。[75]

此外,白起為秦國居功至偉卻落得自殺收場的慘淡結局,許多人都對這位軍事天才的死感到惋惜。秦末起義將領陳余評價白起:白起為秦將,南征鄢郢,北阬馬服,攻城略地,不可勝計,而竟賜死。[76]西漢大臣谷永感嘆白起之死:昔白起為秦將,南拔郢都,北坑趙括,以纖介之過,賜死杜郵,秦民憐之,莫不隕涕。[77]唐太宗所作《金鏡述》中感嘆白起之死:白起為秦平趙,乃被昭王所殺…乃君之過也,非臣之罪焉。[78]

負面評價[編輯]

白起以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為策略,在戰爭中大肆屠殺戰俘,尤其以長平之戰後活埋40萬趙軍降卒最為殘忍。白起藐視生命、濫殺無辜的行為招致普遍的非議。西漢的哲學家揚雄批判白起:秦將白起不仁,奚用為也。長平之戰,四十萬人死,蚩尤之亂,不過於此矣。[79]班固評價白起:若秦因四世之勝,據河山之阻,任用白起、王翦豺狼之徒,奮其爪牙,禽獵六國,以並天下。窮武極詐,士民不附,卒隸之徒,還為敵仇,猋起雲合,果共軋之、急城殺人盈城,爭地殺人滿野。孫、吳、商、白之徒,皆身誅戮於前,而國滅亡於後。報應之勢,各以類至,其道然矣。[80]何晏評價白起說:白起之降趙卒,詐而阬其四十萬,豈徒酷暴之謂乎?[81]

紀念[編輯]

白起祠[編輯]

水經注》記載渭水北岸離咸陽十七里建有杜郵亭,亭內設有白起祠。[82]因年久失修,唐、宋時期的白起祠已蕩然無存。1990年,白氏族人對其進行了整修,成為祭祀白起的場所。[83]

唐肅宗時將白起等歷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於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廟十哲[84]宋徽宗時,白起位列宋武廟七十二將之一。[85]台灣嘉義縣東石鄉先天宮供奉白起為「白府千歲」,為負責除瘟的五年千歲之一,享有香火。[86]

白起墓[編輯]

白起墓位於咸陽市東郊、渭河北岸的任家咀,秦時此地稱杜郵。197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3530工廠在此地施工時發現白起墓,墓中出土兵器、佩劍等文物。白起墓呈圓形,底部直徑19米,墓高8米。1982年,白起墓被陝西省政府列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83]

宜城縣誌》中關於白起渠的介紹

白起渠[編輯]

白起渠又名武鎮百里長渠,是戰國時期最早的軍事水利工程。前279年,秦昭襄王派遣白起進攻楚國,進兵鄢城,遭遇楚國重兵把守。久攻不下之時,白起利用鄢城周圍的地形,在距鄢城百里之外的武安鎮蠻河河段上游壘石築壩,開溝挖渠,引水攻破鄢城,戰後百姓用此渠灌溉農田。

唐、宋、元時期曾多次對白起渠進行整修,使其發揮良好的灌溉作用。1939年,張自忠駐防宜城縣,通電請求湖北省政府修復白起渠。1942年,白起渠修復工程動工,為紀念張自忠,將白起渠改名為藎忱渠。但施工五年,未能修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白起渠修復工程再上議題。1953年5月1日,白起渠修復工程完工。今白起渠西起南漳縣武安鎮西3.5公里的謝家台,東至宜城市鄭集鎮赤湖村附近島口入漢水,全長49.25千米。[87][88]2008年,白起渠被湖北省政府列為第五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89]

白起肉[編輯]

高平燒豆腐是山西地區的名吃,此菜來源於白起。

前260年長平之戰,四十萬趙軍降卒被白起坑殺。白起的殘暴激起了趙國百姓的憤怒,他們把豆腐比作「白起肉」,用爐火燒烤,再把豆腐渣用蒜泥和姜攪拌做「蘸頭」調味,來發泄心中的仇恨。經過這種方法烹飪後的豆腐味道新鮮,於是燒豆腐在高平境內流傳了下來,成為一道名菜。[90]

文學形象[編輯]

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中,白起於第九十三回《趙主父餓死沙丘宮 孟嘗君偷過函谷關》中登場,參與了與涇陽君一同追擊趙武靈王的行動中。[91]在第九十五回《說四國樂毅滅齊 驅火牛田單破燕》中,白起同諸侯聯軍一起參與了濟西之戰[92]在第九十八回《質平原秦王索魏齊 敗長平白起坑趙卒》中詳細的描寫了長平之戰後白起坑殺趙國降兵的過程:白起將趙國降兵分為十隊,由秦國將領統帥,又在趙國降兵中編入20萬秦軍士兵,然後賜給酒肉,欺騙他們說:「明天要從趙國降兵中挑選精銳,編入秦軍,老弱病殘可以返回趙國。」趙國降兵於是放鬆警惕。當日夜晚,白起命令秦軍士兵頭裹白布,沒有裹布的就是趙國降兵,全部活埋,僥倖逃出軍營的被蒙驁和王翦所率的巡邏軍砍殺,四十萬趙國降兵一夜被屠戮殆盡。[93]其餘事迹與《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所記載的白起生平相同。

此外,現代作家孫皓暉的歷史小說《大秦帝國·第三部·金戈鐵馬》中,白起也是重要人物之一。[94]

影視形象[編輯]

白起作為影視形象多次出現在電視劇、元曲京劇等影視作品中。2004年上映的電視劇《荊軻傳奇》中,白起由徐錦江飾演。[95]2008年上映的電視劇《西風烈》中,白起由巍子飾演。[96]2012年上映的連續劇《大秦帝國·第二部·縱橫》中,少年白起由孫霆飾演,中年白起由王學兵飾演。[97]此外,在白起還出現在元曲《保成公徑赴澠池會》、[98]京劇《將相和》、[99]竊兵符》中。[100]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書籍[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注釋[編輯]

  1. ^ 《新唐書·卷七十五下·宰相世系表》記載西乞術、白乙丙為孟明視之子,而《史記·卷五·秦本紀》則記載西乞術、白乙丙是蹇叔之子,所以省略前段爭議資料不用。
  2. ^ 楊寬認為前289年秦國兵分兩路,一路由白起主攻河東郡,而司馬錯主攻河內郡。《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記載司馬錯攻打魏國至軹,奪取61座城池。《史記·卷七十二·穰侯列傳》又記載秦國攻取河內郡六十多座城池。軹位於河內郡境內,據此推斷61座城池全部由司馬錯所攻取,《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記載有誤。《睡虎地秦簡·編年紀》中記載秦國於此年攻佔蒲反,楊寬推斷應由白起率軍攻取,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740頁。[22]
  3.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和《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皆記載前282年秦國攻取趙國兩座城池。錢穆所著《先秦諸子系年考辨·一四二·公孫龍說趙惠文王偃兵考》一文中認為所攻取的是藺和祁,但根據《睡虎地秦簡·編年紀》記載秦國於此年攻佔茲氏,所奪兩城必有茲氏一城。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認為前282年白起率軍攻取了茲氏和祁,次年又奪取了離石和藺,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823頁至第824頁。[22]
  4. ^ 《史記·卷五·秦本紀》記載(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司馬錯發隴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期間黔中郡等地可能被楚國奪回,所以才出現這種記載,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875頁。[22]
  5. ^ 《史記·卷五·秦本紀》記載(秦昭襄王)四十三年,武安君白起攻韓,拔九城。《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記載為拔五城,皆有誤,採納梁玉繩所著《史記志疑》的觀點,見梁玉繩所著《史記志疑》第158頁。[46]
  6.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作緱氏和藺。《史記集解·白起王翦列傳》記載兩地均屬潁川郡,《史記正義·白起王翦列傳》記載藺不在潁川郡,並按照《括地誌》和《地理志》考證距離緱氏東南六十里有綸氏,屬潁川郡,因藺與綸音相近而通用,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969頁。[22]
  7.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記載遊說范雎的是蘇代,蘇代此時已去世,遊說范雎的不可能是蘇代,《戰國策·卷五·秦策三·謂應侯曰君禽馬服乎》一文中沒有記載是誰遊說范雎,見楊寬所著《戰國史料編年輯證》第978頁。[22]
  8. ^ 一校軍隊為8000到1萬人。

參考資料[編輯]

  1. ^ 《戰國策·卷十八·趙策一·秦王謂公子他》:秦王怒,令公孫起、王齮以兵遇趙於長平。
  2. ^ 《戰國策·卷二十·趙策三·平原君請馮忌》:夫以秦將武安君公孫起乘七勝之威。
  3. ^ 《千字文》:起翦頗牧,用軍最精。宣威沙漠,馳譽丹青。
  4. ^ 《新唐書·卷七十五下·宰相世系表》:一曰西乞術,二曰白乙丙,其後以為氏。裔孫武安君起,賜死杜郵。
  5. ^ 5.0 5.1 《太原白氏家狀二道·故鞏縣令白府君事狀》:白氏芊姓,楚公族也。楚熊居太子建奔鄭,建之子勝居於吳楚間,號白公,因氏焉。楚殺白公,其子奔秦,代為名將,乙丙已降是也。裔孫白起,有大功於秦,封武安君。後非其罪,賜死杜郵,秦人憐之,立祠廟於咸陽,至今存焉。及始皇思武安之功,封其子仲於太原,子孫因家焉,故今為太原人。
  6. ^ 《史記·卷六十六·伍子胥列傳》:葉公聞白公為亂,率其國人攻白公。白公之徒敗,亡走山中,自殺。
  7. ^ 7.0 7.1 7.2 《世說新語箋疏·上卷上·言語》引嚴尤《三將敘》:平原君勸趙孝成王受馮亭,王曰:「受之,秦兵必至,武安君必將,誰能當之者乎?」對曰:「澠池之會,臣察武安君小頭而面銳,瞳子白黑分明,視瞻不轉。小頭而面銳者,敢斷決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見事明也;視瞻不轉者,執志強也。可與持久,難與爭鋒。廉頗為人,勇鷙而愛士,知難而忍恥,與之野戰則不如,持守足以當之。」王從其計。
  8. ^ 8.0 8.1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白起者,郿人也。善用兵,事秦昭王。昭王十三年,而白起為左庶長,將而擊韓之新城。其明年,白起為左更,攻韓、魏於伊闕,斬首二十四萬,又虜其將公孫喜,拔五城。起遷為國尉。涉河取韓安邑以東,到乾河。
  9. ^ 《史記·卷七十二·穰侯列傳》:昭王十四年,魏厓舉白起,使代向壽將而攻韓、魏,敗之伊闕,斬首二十四萬,虜魏將公孫喜。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戰國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繕兵》:昭王既息民繕兵,復欲伐趙。武安君曰:「不可。」王曰:「前民國虛民飢,君不量百姓之力,求益軍糧以滅趙。今寡人息民以養士,蓄積糧食,三軍之俸有倍於前,而曰『不可』,其說何也?」武安君曰:「長平之事,秦軍大克,趙軍大破;秦人歡喜,趙人畏懼。秦民之死者厚葬,償者厚養,勞者相饗,飲食餔饋,以靡其財;趙人之死者不得收,傷者不得療,涕泣相哀,戮力同憂,耕田疾作,以生其財。今王發軍,雖倍其前,臣料想趙國守備,亦以十倍矣。趙自長平已來,君臣憂懼,早朝晏退,卑辭重幣,四面出嫁,結秦燕、魏,連好齊、楚,積慮並心,備秦為務。其國內實,其交外成。當今之時,趙未可伐也。」王曰:「寡人既以興師矣。」乃使五校大夫王陵將而伐趙。陵戰失利,亡五校。王欲使武安君,武安君稱疾不行。王乃使應侯往見武安君,責之曰:「楚,地方五千里,持戟百萬。君前率數萬之眾入楚,拔鄢、郢,焚其廟,東至境陵,楚人震恐,東徙而不敢西向。韓、魏向率,興兵甚眾,即可所將之不能半之,而與戰之於伊闕,大破二國之軍,流血漂鹵,斬首二十四萬。韓、魏以故至今稱東藩。此峻之功,天下莫不聞。今趙卒之死於長平者已十七、八,其國虛弱,是以寡人大發軍,人數倍於趙國之眾,願使君將,必於滅之矣。君嘗以寡擊眾,取勝如神,況以強擊弱,以眾擊寡乎?」武安君曰:「是時楚王恃其國大,不恤其政,而群臣相妒以功,諂諛用事,良臣斥疏,百姓心離,城池不修,既無良臣,又無守備。故起所以得引兵深入,國倍城邑,發梁焚舟以專民,以掠於郊野,以足軍食。當此之時,秦中士卒,以軍中為家,將帥為父母,不約而秦,不謀而信,一心同功,死不旋踵。楚人自戰其地,咸顧其家,各有散新,莫有鬥志。是以能有功也。伊闕之戰,韓孤顧魏,不欲先用其眾。魏恃韓之銳,欲推以為鋒。二軍爭便之利不同,是臣得設疑兵,以待韓陣,專軍並銳,觸魏之不意。魏軍既敗,韓軍自潰,乘勝逐北,以是之故能立功。皆計利形勢,自然之理,何神之有哉!今秦破趙軍於長平,不遂以時乘其振懼而滅之,畏而釋之,使得耕稼以益蓄積,養孤長幼,以益其眾,繕治兵甲以益其強,增城浚池以益其固。主折節以下其臣,臣推體以下死士。至於平原君之屬,皆令妻妾補縫於行伍之間。臣人一心,上下同力,猶勾踐困於會稽之時也。以合伐之,趙必固守。挑其軍戰,必不肯出。圍其國都,必不可克。攻其列城,必未可拔。掠其郊野,必無所得。兵出無功,諸侯生心,外救必至。臣見其害,為睹其利。又病,未能行。」
  11. ^ 《戰國策·卷二十二·魏策一·秦敗東周》:秦敗東周,與魏戰於伊闕,殺犀武。
  12. ^ 《睡虎地秦簡·編年紀》:(秦昭襄王)十三年、十四年,攻伊闕。
  13. ^ 見《戰國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將犀武軍於伊闕》。
  14. ^ 《戰國策·卷二·西周策·犀武敗》:犀武敗,周使周足之秦。
  15. ^ 見《戰國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將犀武軍於伊闕·犀武敗於伊闕》。
  16. ^ 《戰國策·卷二·西周策·秦攻魏將犀武軍於伊闕》:秦攻魏將犀武軍於伊闕,為周最謂李兌曰:「君不如禁秦之攻周」。
  17.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取垣,復予之。(次年),攻楚(應為韓),取宛、葉。
  18. ^ 《睡虎地秦簡·編年紀》:(秦昭襄王)十七年,攻垣、枳。
  19.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起與客卿錯攻垣城,拔之。
  20.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以(應為攻)垣為(應為及)蒲阪、皮氏。
  21. ^ 《睡虎地秦簡·編年紀》:(秦昭襄王)十八年,攻蒲反。
  22. ^ 22.0 22.1 22.2 22.3 22.4 楊寬. 《戰國史料編年輯證》. 上海市福建中路193號: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年11月: 第740頁、第823頁至第824頁、第875頁、第969頁、第987頁. ISBN 7208031851. 
  23. ^ 《睡虎地秦簡·編年紀》:(秦昭襄王)廿五年,攻茲氏。
  24.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趙惠文王)十八年,秦拔我石城。
  25. ^ 25.0 25.1 《戰國策·卷二·西周策·蘇厲謂周君》:(周赧王三十四年),蘇厲謂周君曰:「敗韓、魏,殺犀武,攻趙,取藺、離石、祁者,皆白起。是攻用兵,又有天命也。今攻梁,梁必破,破則周危,君不若止之。」謂白起曰:「楚有養由基者,善射;去柳葉者百步而射之,百發百中。左右皆曰『善』。有一人過曰:『善射,可教射也矣?』養由基曰:『人皆曰善,子乃曰可教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右。夫射柳葉者,百發百中,而不已善息,少焉氣衰力倦,弓撥矢鉤,一發不中,前功盡矣。』今公破韓、魏,殺犀武,而北攻趙,取藺、離石、祁者,公也。公之功甚多。今公又以秦兵出塞,過兩周,踐韓而以攻梁,一攻而不得,前功盡滅,公不若稱病不出也。」
  26.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二十七年,白起攻趙,取代、光狼城。
  27.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秦昭襄王)二十七年,擊趙,斬首三萬。
  28. ^ 《史記·卷十六·六國年表》:(趙惠文王)二十年,與秦會黽池。
  29.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白起,小豎子耳,率數萬之眾,興師以與楚戰,一戰而舉鄢郢,再戰而燒夷陵,三戰而辱王之先人。
  30. ^ 30.0 30.1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鄧,赦罪人遷之。
  31. ^ 《水經注·卷二十八·沔水中》:夷水又東注於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長谷水,即是水也。舊堨去城百許里,水從城西,灌城東,入注為淵,今熨斗陂是也。水潰城東北角,百姓隨水流死於城東者,數十萬,城東皆臭,因名其陂為臭池。
  32.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楚頃襄王)二十年,秦拔鄢、西陵。
  33.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其明年,攻楚,拔郢,燒夷陵,遂東至竟陵。楚王亡去郢,東走徙陳。
  34. ^ 《韓非子·初見秦》:秦與荊人戰,大破荊,襲郢,取洞庭、五渚、江南。荊王君臣亡走,東服於陳。
  35. ^ 《睡虎地秦簡·編年紀》:(秦昭襄王)廿九年,攻安陸。
  36.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秦以郢為南郡。白起遷為武安君。
  37.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
  38.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三十年,蜀守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為黔中郡。
  39. ^ 《史記·卷七十八·春申君列傳》:歇乃上書說秦昭王曰…昭王曰:「善。」於是乃止白起而謝韓、魏。發使賂楚,約為與國。
  40.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三十一年,白起伐魏,取二城。
  41. ^ 41.0 41.1 《資治通鑒·卷四·周紀第四》:趙人、魏人伐韓華陽。韓人告急於秦,秦王弗救。韓相國謂陳筮曰:「事急矣!願公雖病,為一宿之行。」陳筮如秦,見穰侯。穰侯曰:「事急乎?故使公來。」陳筮曰:「未急也。」穰侯怒曰:「何也?」陳筮曰:「彼韓急則將變而他從;以未急,故復來耳。」穰侯曰:「請發兵矣。」乃與武安君及客卿胡陽救韓,八日而至,敗魏軍於華陽之下,走芒卯,虜三將,斬首十三萬。武安君又與趙將賈偃戰,沈其卒二萬人於河。魏段乾子請割南陽予秦以和。
  42. ^ 42.0 42.1 《史記·卷七十二·穰侯列傳》:明年(秦昭襄王三十四年),穰侯與白起客卿胡陽復攻趙、韓(應無韓字)、魏,破芒卯於華陽下…取魏之卷、蔡陽(應為蔡、中陽)、長社,趙氏觀津。且與趙觀津,益趙以兵,伐齊。
  43. ^ 《睡虎地秦簡·編年紀》:(秦昭襄王)卅三年,攻蔡、中陽。卅四年,攻華陽。
  44. ^ 《史記·卷七十二·穰侯列傳》:昭王三十二年,穰侯為相國,將兵攻魏,走芒卯,入北宅,遂圍大梁。梁大夫須賈說穰侯曰…穰侯曰:「善。」乃罷梁圍。
  45. ^ 《史記·卷七十九·范睢蔡澤列傳》:今夫韓、魏,中國之處而天下之樞也,王其欲霸,必親中國以為天下樞,以威楚、趙。楚強則附趙,趙強則附楚,楚、趙皆附,齊必懼矣。齊懼,必卑辭重幣以事秦。齊附而韓、魏因可虜也。
  46. ^ 梁玉繩. 《史記志疑》.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36號: 中華書局. 1981年4月: 第158頁. 
  47.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韓陘城…斬首五萬。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陽太行道,絕之。
  48. ^ 《史記·卷七十九·范雎蔡澤列傳》:昭王四十三年,秦攻韓汾陘,拔之,因城河上廣武。
  49.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秦昭襄王)四十五年,伐韓之野王。野王降秦,上黨道絕。
  50. ^ 《戰國策·卷十八·趙策一·秦王謂公子他》:韓恐,使陽城君入謝於秦,請效和黨之地以為和…乃使馮亭代靳黈。
  51.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其守馮亭與民謀曰:「鄭道已絕,韓必不可得為民。秦兵日進,韓不能應,不如以上黨歸趙。趙若受我,秦怒,必攻趙。趙被兵,必親韓。韓趙為一,則可以當秦。」因使人報趙。趙孝成王與平陽君、平原君計之。平陽君曰:「不如勿受。受之,禍大於所得。」平原君曰:「無故得一郡,受之便。」趙受之,因封馮亭為華陽君。
  52. ^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對曰:「夫秦蠶食韓氏地,中絕不令相通,固自以為坐而受上黨之地也。韓氏所以不入於秦者,欲嫁其禍於趙也。秦服其勞而趙受其利,雖強大不能得之於小弱,小弱顧能得之於強大乎?豈可謂非無故之利哉!且夫秦以牛田之水通糧蠶食,上乘倍戰者,裂上國之地,其政行,不可與為難,必勿受也。」…趙豹出,王召平原君與趙禹而告之。對曰:「發百萬之軍而攻,逾歲未得一城,今坐受城市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王曰:「善。」乃令趙勝受地…趙遂發兵取上黨。廉頗將軍軍長平。
  53.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秦昭襄王)四十六年,秦攻韓緱氏、藺(應為綸氏),拔之。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長王齕攻韓,取上黨。上黨民走趙。趙軍長平,以按據上黨民。四月,齕因攻趙。趙使廉頗將。趙軍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斬趙裨將茄。六月,陷趙軍,取二鄣四尉。七月,趙軍築壘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壘,取二尉,敗其陣,奪西壘壁。廉頗堅壁以待秦,秦數挑戰,趙兵不出。趙王數以為讓。而秦相應侯又使人行千金於趙為反間,曰:「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子趙括將耳,廉頗易與,且降矣。」趙王既怒廉頗軍多失亡,軍數敗,又反堅壁不敢戰,而又聞秦反間之言,因使趙括代廉頗將以擊秦。秦聞馬服子將,乃陰使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而王齕為尉裨將,令軍中有敢泄武安君將者斬。趙括至,則出兵擊秦軍。秦軍詳敗而走,張二奇兵以劫之。趙軍逐勝,追造秦壁。壁堅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萬五千人絕趙軍後,又一軍五千騎絕趙壁間,趙軍分而為二,糧道絕。而秦出輕兵擊之。趙戰不利,因築壁堅守,以待救至。秦王聞趙食道絕,王自之河內,賜民爵各一級,發年十五以上悉詣長平,遮絕趙救及糧食。至九月,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內陰相殺食。來攻秦壘,欲出。為四隊,四五復之,不能出。其將軍趙括出銳卒自搏戰,秦軍射殺趙括。括軍敗,卒四十萬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計曰:「前秦已拔上黨,上黨民不樂為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為亂。」乃挾詐而盡坑殺之,遺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前後斬首虜四十五萬人。趙人大震。
  54. ^ 《水經注·卷九·泌水》:秦坑趙眾,收頭顱,築台於壘中,因山為台,崔嵬桀起,今仍號之曰白起台。
  55.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四十八年,秦軍分為三軍…王齕將伐趙武安、皮牢,拔之。司馬梗北定太原,盡有韓上黨。
  56. ^ 《史記集解·魯仲連鄒陽列傳》引蘇林曰:白起為秦伐趙,破長平軍,欲遂滅趙,遣衛先生說昭王益兵糧,乃為應侯所害,事用不成。
  57.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秦既解邯鄲圍(應為秦既破趙長平),而趙王入朝,使趙郝約事於秦,割六縣而媾。
  58.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韓、趙恐,使蘇代(應為使者)厚幣說秦相應侯…於是應侯言於秦王曰:「秦兵勞,請許韓、趙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聽之,割韓垣雍、趙六城以和。正月,皆罷兵。武安君聞之,由是與應侯有隙。
  59.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虞卿對曰:「今坐而聽秦,秦兵不弊而多得地,是強秦而弱趙也。以益強之秦而割愈弱之趙,其計故不止矣。且王之地有盡而秦之求無已,以有盡之地而給無已之求,其勢必無趙矣…秦索六城於王,而王以六城賂齊。齊,秦之深仇也,得王之六城,并力西擊秦,齊之聽王,不待辭之畢也。則是王失之於齊而取償於秦也。而齊、趙之深仇可以報矣,而示天下有能為也。王以此發聲,兵未窺於境,臣見秦之重賂至趙而反媾於王也。從秦為媾,韓、魏聞之,必盡重王;重王,必出重寶以先於王。則是王一舉而結三國之親,而與秦易道也。」趙王曰:「善。」
  60.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秦昭襄王)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鄲,少利,秦益發兵佐陵。陵兵亡五校。
  61. ^ 《戰國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繕兵》:應侯慚而退,以言於王。王曰:「微白起,吾不能滅照相乎?」復益發軍,更使王齕代王陵伐趙。圍邯鄲八、九月,死傷者眾,而弗下。趙王出輕銳以寇其後,秦數不利。武安君曰:「不聽臣計,今果何如?」王聞之怒,因見武安君,強起之,曰:「君雖病強為寡人臥而將之。有功,寡人之願,將加重於君。如君不行,寡人恨君。」武安君頓首曰:「臣知行雖無功,得免於罪。雖不行無罪,不免於誅。然惟願大王覽臣愚計釋趙養民,以諸侯之變。撫其恐懼,伐其驕慢,誅滅無道,以令諸侯,天下可定,何必以趙為先乎?此所謂為一臣屈而勝天下也。大王若不察臣愚計,必欲快心於趙,以致臣罪,此亦所謂勝一臣而為天下屈者也。夫勝一臣之罨焉,孰若勝天下之威大耶?臣聞主愛其國,忠臣愛其名。破國不可復完,死卒不可復生。臣寧伏受重誅而死,不忍為辱軍之將。願大王察之。」王不答而去。
  62. ^ 《史記·卷七十九·范雎蔡澤列傳》:秦大破趙於長平,遂圍邯鄲…任鄭安平,使擊趙。鄭安平為趙所圍,急,以兵二萬人降趙。
  63.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秦王使王齕代陵將,八九月圍邯鄲,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將兵數十萬攻秦軍,秦軍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聽臣計,今如何矣!」秦王聞之,怒,彊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稱病篤。應侯請之,不起。於是免武安君為士伍,遷之陰密。武安君病,未能行。居三月,諸侯攻秦軍急,秦軍數卻,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留咸陽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陽西門十里,至杜郵。秦昭王與應侯群臣議曰:「白起之遷,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餘言。」秦王乃使使者賜之劍,自裁。武安君引劍將自剄,曰:「我何罪於天而至此哉?」良久,曰:「我固當死。長平之戰,趙卒降者數十萬人,我詐而盡阬之,是足以死。」遂自殺。
  64. ^ 《戰國策·卷七·秦策五·文信侯欲攻趙以廣河間》:甘羅曰:「應侯欲伐趙,武安君難之,去咸陽七里,絞而殺之。」
  65. ^ 《史記·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錯孫靳,事武安君白起…靳與武安君坑趙長平軍,還而與之俱賜死杜郵,葬於華池。
  66. ^ 《後漢書·卷五十一·李陳龐陳橋列傳》:昔白起賜死,諸侯酌酒相賀。
  67.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死而非其罪,秦人憐之,鄉邑皆祭祀焉。
  68. ^ 褚良才. 《先秦軍事研究·白起的軍事藝術》. 北京市: 金盾出版社. 1990年: 第328頁至第333頁. 
  69. ^ 見《史記·卷七十九·范雎蔡澤列傳》。
  70. ^ 見《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
  71. ^ 見《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
  72. ^ 見《史記·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
  73. ^ 見《藝文類聚·卷五十九·武部》。
  74. ^ 見《長短經·卷一·品目》。
  75. ^ 見杜甫《入衢州》。
  76. ^ 見《史記·卷七·項羽本紀》。
  77. ^ 見谷永《全漢文·卷四十六·上疏訟陳湯》。
  78. ^ 見《太平預覽·卷五百九十一·文部七·御制上》。
  79. ^ 見《法言·卷十一·淵騫》。
  80. ^ 見《漢書·卷二十三·刑法志》。
  81. ^ 見《史記集解·白起王翦列傳》。
  82. ^ 《水經注·卷十九·渭水下》:渭水北有杜郵亭,去咸陽十七里,今名孝里亭,中有白起祠。
  83. ^ 83.0 83.1 白起墓、白起祠工程簡介. 商聖網 (中文(簡體)‎). 
  84. ^ 《新唐書·卷十五·禮樂》:(唐肅宗)上元元年,尊太公為武成王,祭典與文宣王比,以歷代良將為十哲象坐侍。秦武安君白起、漢淮陰侯韓信、蜀丞相諸葛亮、唐尚書右僕射衛國公李靖、司空英國公李勣列於左,漢太子少傅張良、齊大司馬田穰苴、吳將軍孫武、魏西河守吳起、燕晶國君樂毅列於右,以良為配。
  85. ^ 《宋史·卷一百零五·禮八》:宣和五年…東廡,白起…凡七十二將雲。
  86. ^ 諸神略傳-白府千歲. 東石港先天宮官方網站 (中文(繁體)‎). 
  87. ^ 白起渠. 中國網. 2008年5月9日 (中文(簡體)‎). 
  88. ^ 《長渠志》概述(2003年版). 湖北省水利廳門戶網站. 2008年1月17日 (中文(簡體)‎). 
  89. ^ 中國水利網. 襄樊市三道河長渠列為湖北省省級文物. 2008年4月28日 (中文(簡體)‎). 
  90. ^ 李俊傑; 黃貴庭. 「白起肉」-高平燒豆腐. 太行網. 2012年3月19日 (中文(簡體)‎). 
  91. ^ 《東周列國志·第九十三回·趙主父餓死沙丘宮 孟嘗君偷過函谷關》:昭襄王大驚,頓足曰:「主父大欺吾也!」即使涇陽君同白起領精兵三千,星夜追之。
  92. ^ 《東周列國志·第九十五回·說四國樂毅滅齊 驅火牛田單破燕》:秦將白起,趙將廉頗,韓將暴鳶,魏將晉鄙,各率一軍,如期而至。
  93. ^ 《東周列國志·第九十八回·質平原秦王索魏齊 敗長平白起坑趙卒》:乃將降卒分為十營,使十將以統之,配以秦軍二十萬,各賜以牛酒,聲言:「明日武安君將汰選趙軍,凡上等精銳能戰者,給以器械,帶回秦國,隨征聽用;其老弱不堪,或力怯者,俱發回趙。」趙軍大喜。是夜,武安君密傳一令於十將:「起更時分,但是秦兵,都要用白布一片裹首。凡首無白布者,即系趙人,當盡殺之。」 秦兵奉令,一齊發作。降卒不曾準備,又無器械,束手受戮。其逃出營門者,又有蒙驁王翦等引軍巡邏,獲住便砍。四十萬軍,一夜俱盡。
  94. ^ 孫皓暉. 《大秦帝國·第三部·金戈鐵馬》. 鄭州市: 河南文藝出版社. 2008年. ISBN 9787806239421. 
  95. ^ 《荊軻傳奇》電影資料. 新浪娛樂-互動資料庫 (中文(簡體)‎). 
  96. ^ 西風烈演員表. 電視貓 (中文(簡體)‎). 
  97. ^ 電視劇《大秦帝國2之縱橫》演員表. 商都網-文化頻道. 2013年9月3日 (中文(簡體)‎). 
  98. ^ 保成公徑赴澠池會. 中國國學網. 2006年10月12日 (中文(簡體)‎). 
  99. ^ 京劇劇本《將相和》. 中國京劇戲考 (中文(簡體)‎). 
  100. ^ 京劇劇目考略-白起. 京劇劇目考略 (中文(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