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勒密十二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托勒密十二世
托勒密埃及國王

托勒密十二世手持王杖擊敗敵人,雕於埃德富神廟的第一塔門。
在位 克麗奧佩脫拉五世(前80年-前69年)
克麗奧佩脫拉六世(前69年-前58年)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前55年-前51年)
全名 托勒密·尼奧斯·戴奧尼索斯·忒奧斯·菲羅帕托·忒奧斯·費拉德爾甫斯
出生 前117年
去世 前51年(享66歲)
亞歷山卓
前任 托勒密十一世
繼任 托勒密十三世克麗奧佩脫拉七世
配偶 克麗奧佩脫拉五世
克麗奧佩脫拉六世??
子嗣 克麗奧佩脫拉六世
貝勒尼基四世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
阿爾西諾伊四世
托勒密十三世
托勒密十四世
王朝 托勒密王朝
父親 托勒密九世
母親 不知名的希臘婦女

托勒密十二世(吹笛者)希腊语Πτολεμαῖος Νέος Διόνυσος Θεός Φιλοπάτωρ Θεός Φιλάδελφος;前117年-前51年),是托勒密埃及國王,第一次在位時間為前80年—前58年,第二次在位時間為前55年—前51年。他是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父親。

托勒密十二世的正式全稱是托勒密·尼奧斯·戴奧尼索斯·忒奧斯·菲羅帕托·忒奧斯·費拉德爾甫斯,即托勒密·「新酒神·篤愛父親的神·與姊妹戀愛的神」之意。相對於他的全名,古代史書上多使用他的綽號,稱托勒密·奧勒忒斯希腊语Πτολεμαῖος Αὐλητής),即托勒密·「吹笛者」。吹笛者這個稱號是因為托勒密十二世很擅長吹笛子,而獲得這個綽號。另外他還有「怯懦者」(希腊语Νόθος)這個綽號。現代史學家為托勒密王朝的國王編號,稱他為托勒密十二世

托勒密十二世的統治十分殘暴,面對強大的羅馬,他不得不卑躬屈膝。前58年人民推翻了他,擁戴他的女兒貝勒尼基四世為女王。然而托勒密十二世在羅馬將軍龐培的軍事支持下又奪回了王位,於前55年殘酷地處死了自己的女兒。在托勒密十二世去世前,他立另一個女兒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為共同執政者。

家庭[编辑]

托勒密十二世是希臘化時代的埃及統治者,他的祖先來自馬其頓。托勒密十二世被認為是托勒密九世的私生子,因為無法證實他是克麗奧佩脫拉四世所生[1]。在古代史料中,托勒密十二世被描述成一個熱愛音樂、但軟弱、放縱、酗酒的人[2]

托勒密的妻子被史書確認的只有一位,即克麗奧佩脫拉·特里菲娜(被現代一些學者編號為克麗奧佩脫拉五世,其他學者則編為六世,編號系統尚有爭議),她可能是托勒密十二世的一个姐妹或是一个表亲。克麗奧佩脫拉·特里菲娜最后一次在史书中提到是在公元前69年,托勒密十二世前三个子女被认为是她生的。一些現代學者如W. Huss和D. W. Roller等認為托勒密十二世有兩次婚姻,第一任妻子是克麗奧佩脫拉五世,她可能生了三個女兒,分別為克麗奧佩脫拉六世貝勒尼基四世和鼎鼎大名的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第二任妻子不知其名,可能是他的长女克麗奧佩脫拉六世,她也生了三個孩子,分別為阿爾西諾伊四世托勒密十三世托勒密十四世

第一次在位(前80年–前58年)[编辑]

前80年,托勒密十一世殺了他的共治者兼繼母貝勒尼基三世之後,暴怒的人民推翻托勒密十一世,並殺了國王[3]。因為托勒密十一世逝世且他身後沒有留下男性繼位者,托勒密王朝的血脈僅剩托勒密九世和一位希臘小妾所生的兩名私生子[4],其中一名即後來的托勒密十二世。當時他被王國所驅逐,正居於本都王國米特里達梯六世的宮廷內,於是他從本都的錫諾普返回國內,即位為托勒密十二世。托勒密十二世可能與他的姊妹克麗奧佩脫拉六世結婚,並與克麗奧佩脫拉六世共治。

過去,托勒密十一世曾經立下遺屬,要把王國贈與給羅馬共和國,因此身為私生子的托勒密十二世並不算是合法的繼任者。然而,羅馬元老院也沒有立刻去搶奪托勒密十二世的王位,雖說羅馬政界不少人對埃及虎視眈眈,但目前對於埃及的意見並不統一[3]

托勒密十二世個人儀式上的尊號「新酒神」讓他獲得另外一個譏諷的綽號「吹笛者」。同時期的斯特拉波如此記載:

從第三位托勒密國王(三世)以降,國王生活奢侈腐敗,管理政府事務也很糟糕,尤其是第四任(四世)、第七任(八世)、和最近的這一任「吹笛者」。「吹笛者」他除了自己生活荒亂外,還很拿手在酒歌合唱團上吹笛子。他對此相當自豪,王宮中舉辦慶祝酒神的酒歌比賽時他會毫不猶豫參加,並且挺身而出與對手競爭優勝。
——斯特拉波,XVII, 1, 11
埃德富神廟的第一塔門,在前57年,托勒密十二世命人在牆上繪出自己擊敗敵人的形象。

在托勒密十二世即位之前,因為地理上距離遙遠,羅馬人和埃及的居民彼此漠不關心,儘管有時埃及的居民會請求強大的羅馬人介入王室紛爭 [5]。在托勒密十二世統治時期,托勒密為了確保自己的王位和王朝的命運,在政策上極度親羅馬。當前63年,羅馬將軍龐培從鬥爭中逐漸脫穎而出,托勒密十二世認為龐培會成為羅馬的領導者,於是托勒密贈送大量錢財給龐培試圖與他建立保護者和保護國關係,托勒密甚至還邀請龐培前來亞歷山卓。龐培接受這筆金錢,但他婉拒了前來亞歷山卓的邀請[6]。儘管讓羅馬領導者成為王國的保護者,托勒密十二世的王位卻沒法保證穩固。托勒密不久後前往羅馬一趟,準備要用賄絡的方式讓羅馬人承認他是合法的王位繼承者,他付出6,000塔蘭同給龐培和凱撒,與羅馬建立了正式同盟,並使自己的名字列入「羅馬人民的盟友」行列中[7]

流亡羅馬(前58年–前55年)[编辑]

前58年,托勒密十二世對於羅馬占領賽普勒斯一事無法發出任何評論,賽普勒斯本來是由托勒密十二世的兄弟托勒密統治,這一事令國內人民大大惱怒。本來百姓就對王國的重稅滿腹牢騷,這些錢又成為給羅馬人的貢金,加上物價上揚,誘發人民反抗托勒密十二世的統治。托勒密十二世趕緊逃到往羅馬庇護,可能帶著女兒克麗奧佩脫拉七世一同前往[8]。他的另一個女兒貝勒尼基四世留在國內,被人民擁立為女王,她可能與她的母親克麗奧佩脫拉六世共治。在托勒密十二世流亡海外後一年,克麗奧佩脫拉六世逝世,貝勒尼基四世便從前57年到前56年單獨統治王國.[9]

在羅馬,托勒密十二世請求羅馬元老院幫助他奪回王位,但這個提議遭到部分元老院議員反對,當時托勒密十二世的盟友龐培收留他和他女兒,並幫助他與那些議員們爭論。在那段時間,托勒密的羅馬債權人認知到,如果托勒密無法回到埃及當國王的話,那他們將再也收不回債務[10]。因此,在前57年,元老院受到羅馬大眾的壓力下,決定幫助托勒密復位[11]。然而,羅馬人不願意直接入侵埃及扶持托勒密復位,畢竟羅馬的西卜林神諭集預言,假如一位埃及國王要求羅馬軍事介入的話,將會有慘烈的危難發生[12]

埃及的居民聽到許多羅馬可能會介入的耳語,他們很不希望流亡的前國王回來,卡西烏斯·狄奧記載當時他們派遣總數達100名的代表團從埃及前往羅馬,試圖撤銷羅馬幫助托勒密復位的決議。然而托勒密十二世在代表團尚未遞出陳情之前,就先逮捕了代表團領袖亞歷山卓的狄奧(Dio),代表團的許多成員被殺[13]

復位(前55年–前51年)[编辑]

Eye of Ra2.svg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法老世系Ankh.svg
Maler der Grabkammer des Menna 010.jpg
男性法老

托勒密一世·索塔尔一世
托勒密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托勒密三世·欧厄尔葛忒斯一世
托勒密四世·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五世·埃庇法涅斯
托勒密六世·菲洛墨托尔
托勒密八世·欧厄尔葛忒斯二世
托勒密七世·奈俄斯·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孟斐忒斯
托勒密九世·索塔尔二世
托勒密十世·亚历山大一世
托勒密十一世·亚历山大二世
托勒密十二世·奥勒忒斯
托勒密十三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一世
托勒密十四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二世
托勒密十五世·恺撒

女性法老

贝勒尼基一世·索泰拉
阿尔西诺伊一世
阿尔西诺伊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二世·欧厄尔葛忒斯
阿尔西诺伊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一世·叙拉
克娄巴特拉二世·菲洛墨托尔·索泰拉
克娄巴特拉三世·欧厄尔葛忒斯
克娄巴特拉四世·忒娅·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五世·特丽菲娜
克娄巴特拉六世·特丽菲娜
贝勒尼基四世·埃庇法内娅
克娄巴特拉七世·菲洛帕托尔
阿尔西诺伊四世

其他重要的王室成员

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一世
托勒密·克勞諾斯
墨勒阿革洛斯
亚历山大·赫利俄斯
克娄巴特拉八世·塞勒涅二世
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

敌对法老(非托勒密王室)

霍尔温尼菲尔
安赫玛基斯
安条克四世·埃庇法涅斯
哈尔希厄西斯

更多埃及法老...

托勒密十二世最後付給羅馬將軍奧盧斯·加比尼烏斯10,000塔蘭同,讓他入侵埃及幫助自己復位。前55年,奧盧斯·加比尼烏斯的軍隊在擊敗托勒密王國邊境守軍後,繼續往首都和王宮進軍,然而王宮的衛隊在大戰前不戰而降[14],托勒密十二世因此復位。

關於托勒密十二世復位的準確日期不清楚,最早的可能日期是前55年1月4日,最晚的可能是前55年6月24日。在返回王宮之後,托勒密把貝勒尼基四世和她的黨羽都處死。從那之後,托勒密便一直統治埃及,直到前51年過世。跟著奧盧斯·加比尼烏斯進入埃及的2,000多名羅馬士兵和傭兵也留在亞歷山卓,來保衛托勒密十二世的政權,他們被稱為加比尼亞人,作為復位的代價,羅馬人現在的影響力可是相當大[15]。托勒密十二世復位後,把她的女兒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立為共治女王。

在復位後,他的羅馬債權人開始要求收回他們的先前的資金,但亞歷山卓國庫的財富實在無法還清國王債務。也因為先前的教訓,托勒密十二世任命他的主要羅馬債權人 蓋烏斯·拉比列烏斯·波斯圖米烏斯(Gaius Rabirius Postumus)為財政大臣(Dioiketes),讓拉比列烏斯負責還清國王的債務,藉此把提告稅賦的民怨轉移到羅馬人身上。此舉也可能是加比尼烏斯施加壓力給托勒密,讓他任命拉比列烏斯為財政大臣。拉比列烏斯利用他的職權直接掌控王國經濟,但他的措施過於剝削百姓,以至於托勒密不得不假裝逮捕他,避免拉比列烏斯被暴怒的人民殺害,之後才放了拉比列烏斯。前54年底,拉比列烏斯突然從埃及返回羅馬,並以「搜刮錢財」的罪名被起訴,然而在西塞羅辯護下他無罪開釋[16]。托勒密十二世還大量發行錢幣來還清他的債務,這讓王國貨幣通貨膨脹,在他統治末期,貨幣與他剛即位之時相比貶值50%[17]

在托勒密十二世逝世之前,他已經讓女兒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成為共治者。根據他的遺屬,讓女兒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和兒子托勒密十三世一同繼承王國,為了確保他的遺願會執行,他請羅馬人民為執行者,但因為元老院忙與其他事務,由龐培批准這份遺屬[18]

雖然托勒密十二世統治的長時間內,他的首要目標是確保托勒密王朝的持續,以及埃及的安危。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他卻犧牲了更多,他喪失王國許多富饒的土地,喪失許多財富,甚至,就如西塞羅所說的:「國王崇高的尊貴和神秘,出現在羅馬人面前卻只不過是個卑微的乞求者」[18]

腳註[编辑]

  1. ^ Ernle Bradford, p.28.
  2. ^ Ernle Bradford, p,34.
  3. ^ 3.0 3.1 Ernle Bradford, p.33.
  4. ^ A. Clayton Chronicle of the Pharaohs: The Reign by Reign Record of the Rulers and Dynasties of Ancient Egypt. ( London: Thames and Hudson, 1994) ISBN 0-500-05074-0.
  5. ^ Sinai-Davies, p.307.
  6. ^ Ernle Bradford, Classic Biography: Cleopatra p.35.
  7. ^ Siani-Davies, Mary. p.316.
  8. ^ Ernle Bradford, p.37.
  9. ^ Siani-Davies, Mary. p.324.
  10. ^ Siani-Davies, Mary. p.323.
  11. ^ Ernle Bradford, p.39.
  12. ^ Ernle Bradford, p.40.
  13. ^ Siani-Davies, Mary. p.325.
  14. ^ Ernle Bradford, p.43.
  15. ^ Siani-Davies, Mary. p.388.
  16. ^ 西塞羅, Pro C. Rabirio Postumo; Werner Huß, Ägypten in hellenistischer Zeit 332-30 v. Chr. (Egypt in hellenistic times 332-30 BC), Munich 2001, pp. 696-697
  17. ^ Siani-Davies, Mary. p.332-4.
  18. ^ 18.0 18.1 Siani-Davies, Mary. p.339.

來源[编辑]

  • 斯特拉波 12.3.34 and 17.1.11
  • 卡西烏斯·狄奧 39.12 - 39.14, 39.55 - 39.58
  • A. Clayton Chronicle of the Pharaohs: The Reign by Reign Record of the Rulers and Dynasties of Ancient Egypt. ( London: Thames and Hudson, 1994) ISBN 0-500-05074-0
  • Ernle Bradford, Classic Biography: Cleopatra (Toronto: The Penguin Groups, 2000)
  • Sinai-Davies, Mary. “Ptolemy and the Romans” Historia 46:3 (1997):

外部連結[编辑]

前任:
托勒密十一世
托勒密埃及國王
第一次即位
克麗奧佩脫拉五世
(前80年-前58年)
繼任:
克麗奧佩脫拉六世貝勒尼基四世
貝勒尼基四世 托勒密埃及國王
第二次即位
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共治
(前55年-前51年)
托勒密十三世克麗奧佩脫拉七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