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邵族
Thau
Thau.jpg
邵族杵歌
總人口
821人(2020年9月)[1]
分佈地區
台灣南投縣魚池鄉水里鄉
語言
邵語中華民國國語臺灣閩南語
宗教信仰
邵族祖靈信仰
相关族群

邵族邵語ThauThao),是一個臺灣的原住民族,聚居於南投縣日月潭雨社山一帶。[2][3]

歷史[编辑]

相傳邵族的祖先是追逐白鹿翻越「阿里山」一帶('arithan / 'ari a hundun)而來。人口甚少,但與分布在阿里山的鄒族(Cou ; Tsou)在血緣、祭典、語言相當不同,能證明並不是其中一支;另一方面由於和漢族接觸較早,也曾被歸類為平埔族,但該族到底是屬於「高山族」或者是「平埔族」學界並無定見。政府亦名之為「化番」(歸化生番),既不是「熟番」也不是「生番」。[4] 伊能嘉矩將其視為平埔族、鳥居龍藏將其列為高山族。從文化、服飾、體質等特徵來看,邵族均和鄒族人不同,邵族族人自己不但否認他們是鄒族,且發起正名運動。[5] 在2001年8月8日政府正式承認邵族為原住民部族之一。[6]

邵族人深受祖靈信仰之影響,敬畏自然,但近百年來受到日治時期日本人以及漢人的移入,使原有的土地以及文化風貌受到了很大的改變。人口數少,約821人左右,1999年的九二一地震曾使八成以上邵族人之居所倒塌,因此震後部分族人曾暫時遷往台北市中山區明水路居住。

邵族聚落[编辑]

卲族曾經是水沙連地區最有勢力的族群。水社(水沙連)是日治時期的主要聚落之一。現在則以伊達邵(Barawbaw,日月村,舊稱德化社)為中心。另一主要的聚落為位於水里鄉頂崁村雨社山聚落。少部分居住於水里民和村益則坑(Aksa)一帶,其餘族人散居於各地。

文化祭典[编辑]

邵族歲時祭儀

  • Malhakath 陸稻整園祭,農曆2月20日
  • Azazak Pudaqu 試播種儀式、Pudaqu播種前祭(試種)(第一天),農曆3月1日
  • Mulalu Pakpari 播種後祭(第三天),農曆3月3日
  • Lhalhaishin 鞦韆祭,農曆3月4日
  • Muripnu 水田整田祭,農曆5月20日
  • Muramaz 水田祈安祭,農曆6月3日
  • Muripnu 水田整田祭,農曆6月13日
  • Muramaz 水田祈安祭,農曆6月20日
  • Muripnu 水田整田祭、Mashakshupak頭人家氏族祭祖,農曆6月25日
  • Matansuun 狩獵祭,農曆7月1日
  • Matansuun pintuza 白鰻祭,農曆7月3日
  • Mashtatun 舂石音,農曆7月29日
  • Lus'an 邵族新年/祖靈祭,農曆8月1日

慶典有大、小之分。小過年為期3天,該年度沒有主祭者(邵語:Pariqaz)。大過年則有主祭者,農曆8月4日必須興建祖靈屋(邵語:hanan),維持將近1個月。大過年方能聽到平時不許輕易吟唱的Lus'an(祖靈祭)禁歌,以歌聲愉悅祖靈,凝聚族群認同意識與向心力。

  • Mukaani'an 陸稻墾林祭,農曆12月20日

邵族七大氏族[编辑]

  • 袁:Lhkashnawanan
  • 石:Lhkatafatu
  • 毛:Lhkapamumu
  • 陳:Lhkahihian
  • 高:Lhkatanamarutaw
  • 丹:Tanakyuwan
  • 白(筆):Shapiz

各氏族在歲時祭儀當中有各自負責的項目。例如袁、石兩氏族為頭人,專事農曆6月25日的頭人家氏族祭祖(邵語:Mashakshupak)。7月1日早上舉行的狩獵祭(邵語:Matansuun)及7月3日的白鰻祭(邵語:Matansuun pintuza),族人需迎請祖靈藍(邵語:Ulalaluan、台語:公媽藍)到這兩個姓氏的頭人家屋前,再由祭司(邵語:Shinshii、台語:先生媽)舉行儀式。另外農曆7月最後一天傍晚的杵音儀式(邵語:Mashtatun)需在袁氏頭人家屋內舉行,並於每年歲時祭儀前負責報訊(邵語:Munshirishiri)的任務。

毛姓氏族擔任農曆8月1日除穢祭(邵語稱Titishan,除穢儀式)的祭司,依據過去傳統習俗在農曆7月1日,部落的男性都會到山上狩獵,至農曆7月最後一天晚上,聽見部落女性開始敲打杵音的樂音,才會返回部落。次日清晨再度來到毛氏家屋前,由毛氏長老以山棕葉沾酒糟,在手臂與武器上擦拭,口中唸著吉祥、庇佑之禱詞,將一年的晦氣除去,正因毛氏長老為除穢之祭司,舉凡上山狩獵回來、播種祭搭建鞦韆的啟用…等有關於除穢、吉祥的儀式,都必須到毛氏家屋門前祭祀、除穢與祈福。

陳、高兩氏族為paruparu鑿齒儀式者,農曆8月3日的鑿齒儀式(邵語:Paru nipin)為邵族的成年禮,由高、陳兩位氏族長老擔任。此外,年祭期間凡有主祭產生而舉行一系列的活動,也交由paruparu來領導,例如飲公酒(邵語:Tantaun miqilha tuqtuq,華語或翻譯成逐家會飲)、輪流在陳高兩家門前的右側搭建祖靈屋、負責領唱及教唱祖靈歌謠,都是由paruparu負責。

由於丹、白兩氏族來自從前頭社大坪林的邵族系統,後來才移居至水社伊達邵系統當中,因而他們沒有被賦與分工。

白鹿傳說[编辑]

(`99李壬癸田調資料,共202句,可分為十六段)

(故事結構,但與邵族口傳故事部分有誤)

  • 一、原住嘉義,與「鄭軍」對抗後,遷於阿里山,並開始打獵追山鹿。
  • 二、追山鹿到東埔、益則坑、白山與湖,(山鹿消失處長出了茄冬樹)。轉追山羌與打曲腰魚。
  • 三、山鹿化身白衣美少女托夢,建立家園並定居下來。
  • 四、但有人想把豐富的收穫帶回給家人,就回到阿里山。
  • 五、阿里山的族人商議整個部族一起遷徙。
  • 六、留下不想遷徙的人在阿里山,大部份的人都跟著遷徙的征途了。
  • 七、再次經過東埔、有人就留下來建立家園。
  • 八、三天後再次回到了白山與湖的美地。
  • 九、定居後敵手布農族和泰雅族的覬覦,這裡就是日月潭。
  • 十、族人商議到拉魯島去躲避敵手的攻擊。
  • 十一、各家發言:高家袁家與石家合作一起做樟木舟渡到拉魯島上去。
  • 十二、各家造船巧妙各度同,終於拉魯島上的人多了起來。
  • 十三、後來敵手變少了,族人就散居到日月潭的週圍定居並發展成好多個社區。
  • 十四、定居後他們多種茄冬樹,族人就更加倍的繁衍開來。
  • 十五、「清軍」開山時砍倒了很多茄冬樹,族人也開始變少了。
  • 十六、就這樣,茄冬樹就成為邵族人的精神象徵。

文化特點[编辑]

祖靈籃
邵族服飾
  • 頭目平時是部落祭典儀式的決策者與社會事務的仲裁者,職位通常由長子世襲制[7]
  • 最具代表性的音樂是杵歌杵音(打獵歌與迎賓歌) [8]
  • 宗教信仰乃是「Ulalaluan」祖靈籃的祭祀(又稱公媽籃)。 [9][10]

其他[编辑]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邵族"[1]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華民國原住民族委員會,2020年10月13日查閱.
  2. ^ 2.0 2.1 謝世忠等人,"原住民族傳統習慣之調查、整理及評估納入現行法制第五期委託研究─布農族、邵族",臺北市:原民會,2008年11月.ISBN 978-986-01-6323-0
  3. ^ 3.0 3.1 蔡培慧,"卡社群"[2],臺灣原住民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2012年查閱.
  4. ^ 洪麗完,"水社「化番」"[3],臺灣原住民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2012年查閱.
  5. ^ "原住民文化"[4]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交通部觀光局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2012年查閱.
  6. ^ 南投縣魚池鄉邵族文化發展協會,"臺灣日月潭邵族部落原特色全導覽",97年度原住民族部落產業發展計劃,2008年.
  7. ^ 邵族. 原住民族委員會. [2018-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3) (中文(繁體)‎). 
  8. ^ YouTube上的邵族杵音
  9. ^ 邵族年祭. 台灣宗教文化資產. 2009-04-23 [2018-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3) (中文(繁體)‎). 
  10. ^ 唐美君; 陳奇祿. 《日月潭邵族的宗教。刊於日月潭邵族調查報告》. 台北: 南天書局. 1996: 頁99-124. 

參考文獻[编辑]

  • 陳計堯,2005,「邵族」與「鄒族」:日治時期對日月潭地區原住民的知識建構。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報,no. 24:205-41。
  • 陳莉環,2006,口傳文學:邵族歌謠文化意涵之研究。臺灣文獻 57,no. 4:413-67。
  • 陳聖昌,2002,日月潭邵族土地權力變遷下領域空間衝突與矛盾之研究。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論文。
  • 陳叔倬,2002,生物人類學在族群分類的角色:以邵族正名為例。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no. 59:90-115。
  • 陳永龍,2003,重讀水沙連:從水域文化之保育理述邵族生存抗爭。國立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論文。
  • 鄧相揚、許木柱,2000,臺灣原住民史,邵族史篇。南投市: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 洪淑玲,2005,邵族歌舞文化之研究。國立台灣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 洪汶溶,1991,邵族音樂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研究所碩士論文。
  • 黃美金,2000,邵語參考語法。台北:遠流。
  • 黃森泉,1998,日月潭邵族之鄉土文化。原住民教育季刊,no. 12:61-79。
  • 簡史郎,1999,青嶂白波 雲水飛動:日月潭邵族的歷史與現況。歷史月刊,no. 143:72-76。
  • 簡史朗故事採集,2006,邵族:日月潭的長髮精怪(The Long Haired Spirit of Sun Moon Lake: Stories from the Thao Tribe)。台北:新自然主義。
  • 賴靈恩,2006,邵族杵音與歌謠複音現象之關係:以lus'an祭儀為例。臺灣音樂研究,no. 2:101-18。
  • 李壬癸、吳榮順,2003,日月潭邵族的非祭儀性歌謠。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no. 60:115-62。
  • 李宜蓁,2000,日月神教重出江湖:邵族災後重建與族群認同的相互辯證。國立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論文。
  • 李昭鈺,2004,邵族服裝之形制溯源研究。國立台灣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 林秀玉,2002,原住民族意識資源觀光吸引力之研究:以邵族為例。朝陽科技大學休閒事業管理系碩士論文。
  • 劉秋月,2003,從行銷傳播觀點檢視邵族正名過程之策略運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論文。
  • 石森櫻,2004,市地重劃對於傳統祭祀空間的衝擊:以日月潭邵族聚落為例。淡江大學建築學系碩士論文。
  • 田哲益(達西烏拉彎‧畢馬),2002,台灣的原住民:邵族。台北:台原。
  • 王鈺婷,2002,拜公媽:邵族家庭的通婚與繼嗣的民族學意義。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碩士論文。
  • 魏心怡,2001,邵族儀式音樂體系之研究。國立藝術學院音樂學系音樂碩士論文。
  • 謝佳君,2003,原住民與觀光客之利益交換影響因素之探討:以日月潭國家風景區之邵族為例。靜宜大學觀光事業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
  • 謝世忠、蘇裕玲,1998,傳統、出演、與外資:日月潭德化社邵族豐年節慶的社會文化複象。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no. 53:145-72。
  • 周美淑,2004,人、家戶與爐主(lotsu):邵族的人觀研究。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 顧敏耀,〈藍鼎元傳記資料考述--兼論其〈紀水沙連〉之內容與意涵〉,《成大中文學報》,第42期,2013年9月,頁137-182。
  • 孫大川總策劃,2016,台灣原住民的神話與傳說7邵族:日月潭的長髮精怪。台北:新自然主義。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