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狮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山公园社稷坛南门外的石狮子
桥梁上的石狮子(背面)

石狮子雕刻狮子形状的石头,是在中国文化中经常使用的一种装饰物。受中国文化影响地区的宫殿寺庙佛塔桥梁府邸园林、陵墓,以及印钮上都会看到它。

石狮石狮子一词在更多时候,是指放在建筑物(如宫殿、寺庙、银行等)大门口两侧的一对狮子造像,而其材质便不单限于石材,亦有以水泥[1]加钢筋或玻璃纤维制成的狮子,甚或金属所制,于此意义上都曾统称为“石狮子”。

中式传统石狮造型不同于今日所见之狮子,可能是因中国自古不产狮子,雕塑者无从描摹;但也有说法是西域狮与非洲狮体态不同的缘故;或是石狮作用为镇守化煞视为瑞兽,具夸张神异而踏球含珠不符现实。近代则有写实造像之石狮子作为大门装饰。

历史[编辑]

妙应寺天王殿前的石狮子,身躯瘦长

狮子不是中国本土的物种,狮子形象始于汉朝,据说狮子是从西域传来的。相传东汉章帝时,西域大月氏国把一头金毛狮子作为礼物进贡给中国的皇帝。后来狮子随着佛教的传入,而成为一种赋予了神力的灵兽。在中国的文化中,狮子更多地是作为一种神话中的动物,而不是现实生活中的动物,和麒麟一起成为中国的灵兽。唐代高僧慧琳说:“狻猊即狮子也,出西域。”

不知从何时起,狮子就成为了看守门户的吉祥物了。并且逐渐和中国文化相融合。狮子的造型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特征,汉唐时通常强悍威猛,元朝时,身躯瘦长有力,明清时,较为温顺。清代,狮子的雕刻已基本定型,《扬州画舫录》(1795年作)中规定:“狮子分头、脸、身、腿、牙、胯、绣带、铃铛、旋螺纹、滚凿绣珠、出凿崽子。”

石狮不仅有不同的时代特点,还有明显的地域特色。总体上,北方的石狮子外观大器,雕琢质朴;南方的石狮更为灵气,造型活泼,雕饰繁多,小狮子也不仅在母狮手掌下,有的爬上狮背,活泼可爱。

使用方式[编辑]

牌坊前的石狮子

看门的石狮子的摆放是有规矩的,成双成对的,而且一般都是左雄右雌,符合中国传统男左女右的阴阳哲学。放在门口左侧的雄狮一般都雕成右前爪玩弄绣球或者两前爪之间方一个绣球;门口右侧雌狮则雕成左前爪抚摸幼狮或者两前爪之间卧一幼狮。

石狮子在大门两侧的摆放都是以人从大门里出来的方向为参照的。当人从大门里出来时,雄狮应该在人的左侧,而雌狮则是在人的右侧。而从门外进入时,则刚好相反。有些建筑物大门里外都有一对石狮子的话,门的外面(也就是进门方向)是雄狮在右侧,雌狮在左侧;门的里面(也就是出门方向)是雄狮在左侧,雌狮在右侧。也就是说,如果从大门里出来的话,门的内外两侧左边一定是雄狮,右边一定是雌狮。

上面的所述的情况是带有普遍性的,但是也有一些例外的情况。例如嘉峪关内侧关帝庙前的石狮子,曲阜孔府前面的石狮子,鼓楼内东华门大街南北两侧的石狮子。这些狮子的造型就比较特别,爪下没有绣球和幼狮,难以区分雌雄。另外,泰山上“孔子登临处”的四柱三门坊前后两面的两对石狮子,却是左雌右雄,与通常的情况正好相反,其中的意义则不得而知。

石狮子通常以须弥座为基座,基座上有锦铺(铺在须弥座上,四角垂在须弥座的四面)。狮子的造型各异,在中国又经过了美化修饰,基本的形态都是满头卷发,威武雄壮。

文化含义[编辑]

石狮子在文化上的含义历来没有统一的说法。而在《北京形势大略》一书中则认为:“石者实也,狮者思也,言思前人创业后人守成之不易也。”

石狮子作为一种建筑的装饰,大多用于宫殿、庙观、衙署(古代的政府机关)以及高级官员、贵族和富商的住宅门口。而在现代,一般石狮子则多放在一些商店的门口。

作家龙应台在其著作《百年思索》中“从石狮子出发”一文里说道:“中国没有活生生的狮子,所以庙前画里、锣鼓阵中的狮子是走了样的狮子。然而走了样的狮子并不是谎言,因为它是图腾,既是图腾,当然就无所谓走样不走样……。”

著名的石狮子[编辑]

卢沟桥的狮子
沈阳故宫大清门前石狮

西方国家的石狮子[编辑]

变体[编辑]

狮型兽[编辑]

其他石狮性质之瑞兽[编辑]

镇守或装饰建筑物大门的石狮,可因当地文化或其他源由而替换为其他瑞兽(动物)。

日本狛犬[编辑]

“狛”音“迫”(汉语拼音:pò、注音符号:ㄆㄛˋ),《说文解字》释为“如狼,善驱羊”。

“狛犬”(こまいぬkoma-inu)则是日本神社前的一对神兽。其造型似狮又似犬,一张口、一闭口是狛犬特征,影响至琉球狮子亦为一张口、一闭口之造型。

狛犬起源于印度,与佛教一起从中国经由朝鲜半岛传入日本。另有一说,中国石狮传入朝鲜半岛以为狗,再传入日本成似狮似犬之型。[11]

严岛神社的狛犬

因神社供奉神祇不同,亦有不同的神兽,普遍冠上“狛”(こま)字表示,如“狛狐”、“狛虎”等,其造型亦为一张口、一闭口,以下如:


角狮[编辑]

元代汉白玉角狮

中国古代在住宅月台上用狮形角石作为装饰,称为角狮


参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韩增禄,《易学与建筑》,沈阳出版社,1999年6月,p115-118 ISBN 754410737X
  2. 吴泓,刘江,《中国名胜古迹之谜》,中国和平出版社,1990年,p17 ISBN 7-80037-367-3
  3. 龙应台,《百年思索》,时报文化出版社,1999年8月,p220 ISBN 957-13-2952-5

注释[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