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停心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五停心观,又称五禅五门禅五净行五度门佛教术语,五种修行禅定的方法合称。兴起于部派佛教时期,汉传佛教天台宗将其判为“藏教”的禅修法,又增以“通教”、“别教”、“圆教”之五停心观,别为解说[1]

概论[编辑]

一般来说,五停心观分别是指不净观慈悲观因缘观数息观界分别观五者。在释迦牟尼时代,对于不同根性习气烦恼的弟子,教授了许多种不同的对治烦恼的方法,包括不净观等的五停心观修行,以便能顺利进入所谓“四禅八定”的禅定。

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曾清楚的说明这个修行的次第关系,表示五欲、五盖的降伏才能得初禅,而要修的方法就是不净观、数息观等。[2]大乘佛教《大般若经》中,首次将不净观慈悲观因缘观数息观界分别观等五种慧观并列[3]。《瑜伽师地论》、《大乘阿毘达磨集论》中称为五净行[4][5]汉传佛教中称为五停心观[6][7]。在这些经典中,五停心观皆是成组出现,而且强调它们分别对治的功能。

部派佛教记载[编辑]

在部派经典记载之中,佛陀早期先教授弟子修习不净观,但后来因僧团有人修行不净观而有厌世情形[8],后衍生外道因受天魔的影响产生邪见,杀害不少比丘。为使弟子能勤修智慧,乐受、乐住正法,因此 佛又教授了安那般那念,令佛弟子能依次第修行,不会受恶法的影响[9]数息观不净观部派佛教论典中合称二甘露门[10][11]

此外,《阿含经》中也出现以不净观、慈心观、无常观、安那般那念并举[12],将数息观、不净观、与四无量心并举[13];不净观、慈心观与因缘观并举[14],此亦合称做三良药,可对治三毒[15]。《大毘婆沙论》记载了以分别十八界的名、自相、共相而将其略入十二处,作为闻思修三慧的入门修行方法[16]

说一切有部瑜伽师僧伽罗叉造《修行道地经》,提出对治情欲、瞋怒、愚痴、多想念、憍慢等的五种禅法[17]。前四者为不净观、慈心观、因缘观、数息观,大致对应于《杂阿念经》、《增壹阿含》提到的四观。当中所说对治我慢的第五无常[18],观察人死后,皆化为白骨,等而无异,有何殊别?有人认为虽未明说,但近于界分别观[19]说一切有部论师法救在《杂心论》中,提出不净观、数息观与界分别观,同列作三度门[20]。说一切有部所传的禅修法,由二甘露门开始,结合界分别观,最终至涅槃,以此三种禅观为禅修基础。

大乘佛教记载[编辑]

姚秦时代,由鸠摩罗什传入中国的五门禅法,以念佛观来取代界分别观[21][22][23]。稍后天台宗智顗在解说五停心观时,将此说法也列入[24][25]智顗认为,界方便观可以破除境界逼障,与念佛观功能相同[26],且念佛观为大乘菩萨法门[27]。界分别观则被判为小乘佛教禅观[28],所以可以用念佛观来取代界分别观。

净土宗主要采用这种说法[29][30][31]印光法师认为可以用念佛来取代五停心观[32]。从某些净土宗古德的著述来看,认为念佛胜于五停心观[33]

受天台宗与净土宗影响,汉传佛教中主要以念佛观来取代界分别观,界分别观因而少人修习。 智顗将五停心观列为小乘三贤中的初贤。天台宗,也将不净观、八背舍、九次第定、师子奋迅、超越三昧,合称为五禅。

分别解说[编辑]

在三贤位中,在修四念处之前,应首先修习的五种禅观之一,以降伏世俗心绪和欲望,使心思安定下来。这就是:不净观慈悲观因缘观数息观界分别观,分别对治贪欲、嗔恚、愚痴、散乱之心、我见。《坐禅三昧经》将念佛观视为可对治上述各心混合间杂及除灭馀重罪的法门[34][35]

不净观[编辑]

观察原来觉得洁净美好的事物的不净之相,是停止贪欲的方法。适合贪着心多的人修习。欲界最重贪为男女欲贪,以白骨观,九想观来对治,以渐断除对男女色及对色身的贪爱不舍,而能断身见,乃至断三䌸结,证初果。进修解脱法门,得解脱。

慈悲观[编辑]

观察一切有情的可怜之相,发起慈悲心,乐对众生与乐拔苦,因而停止嗔恚的方法。适合嗔恚多的人修习。盖瞋火烧心难止息故,在修学禅定前,藉观想一切有情的可怜之相,产生慈悲之念,以对治嗔恚;说嗔恚多的人应主修此观。《四教义》卷四:“嗔恚多者,对治修慈。”

因缘观[编辑]

在禅定状态中观想十二因缘之理,认识三世因果相续,以退治不明佛理者的“愚痴”。谓“愚痴”多者应修此观。《四教义》卷四:“愚痴多者,对治修因缘观。”

数息观[编辑]

数息观是梵文Ānāpāna-smṛti的意译,亦作“持息念”;音译“安那般那”、“阿那波那’,略写“安般”;直译“念出息入息’,梵汉并举,译作“安般守意”。坐禅时藉专心计数呼吸(出入息)次数无有错数,从一数到十,使分散浮躁的精神(意根意识)专注于一境,进入禅定意境。东汉时安世高曾译《安般守意经》,专讲修持此禅观法。适合散心多的人修习。

界分别观[编辑]

观察四大的特质与变化,了解无我,以破除我执

注释[编辑]

  1. ^ 陈英善. 天台五停心观之探讨. 中华佛学学报. 2006, 19. 
  2. ^ 《大智度论》卷17〈1 序品〉 :“问曰:汝先言呵五欲,除五盖,行五法,得初禅。修何事、依何道,能得初禅?答曰:依不净观、安那般那念等诸定门。”(CBETA, T25, no. 1509, p. 185, b27-c1)
  3. ^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331〈愿行品〉:“未得不净观,谓得不净观,未得慈悲、念息、缘起、界差别观,谓得慈悲、念息、缘起、界差别观。” (CBETA, T06, no. 220, p. 696, a28-b1 )
  4. ^ 《瑜伽师地论》卷26:“云何名为净行所缘?谓不净、慈愍、缘性缘起、界差别、阿那波那念等所缘差别。”
  5. ^ 《大乘阿毘达磨集论》卷6:“净行所缘复有五种。谓多贪行者缘不净境。多瞋行者缘修慈境。多痴行者缘众缘性诸缘起境。憍慢行者缘界差别境。寻思行者缘入出息念境。”
  6. ^ 智顗《四教义》卷4:“一明初贤五停心观者。一阿那般那观。二不净观。三慈心观。四因缘观。五界方便观。此五通言停心者。停以停止为义。亦名五度门观。若人归依三宝受佛戒法。名佛四众弟子。若闻生灭四谛之教。因此发声闻心。欲观四谛离生死苦求涅槃乐。但此以五种烦恼散动不定如风中灯。当修五种观法。五种观法者。一数息观。二不净观。三慈心观。四因缘观。五界方便观。”
  7. ^ 大乘义章》卷12:“五停心义四门分别:就初门中先释其名,后辨其相。名字是何?一不净观。二慈悲观。三因缘观。四界分别观。五安那般那观。此五经中名五度门。亦曰停心。言度门者。度是出离至到之义。修此五观能出贪等五种烦恼到涅槃处。故名为度。又断烦恼度离生死亦名为度。通人趣入。因之为门。言停心者。停是息止安住之义。息离贪等制意住于不净等法。故曰停心。”
  8. ^ 《杂阿含经》卷29:“诸比丘修不净观已,极厌患身,或以刀自杀,或服毒药,或绳自绞、投岩自杀,或令馀比丘杀。” (CBETA, T02, no. 99, p. 207, b24-26)
  9. ^ 《杂阿含经》卷29〈809经〉:“时,鹿林梵志子即以利刀杀彼比丘,次第,乃至杀六十人。尔时,世尊至十五日说戒时,于众僧前坐,告尊者阿难:‘何因何缘诸比丘转少、转减、转尽?’阿难白佛言:‘世尊为诸比丘说修不净观,赞叹不净观。诸比丘修不净观已,极厌患身……’广说乃至‘杀六十比丘。世尊!以是因缘故,令诸比丘转少、转减、转尽。唯愿世尊更说馀法,令诸比丘闻已,勤修智慧,乐受正法,乐住正法。’佛告阿难:‘是故,我今次第说,住微细住,随顺开觉,已起、未起恶不善法速令休息,如天大雨,起、未起尘能令休息。如是,比丘!修微细住,诸起、未起恶不善法能令休息,阿难!何等为微细住多修习,随顺开觉,已起、未起恶不善法能令休息?谓安那般那念住。’阿难白佛:‘云何修习安那般那念住,随顺开觉,已起、未起恶不善法能令休息?’佛告阿难:‘若比丘依止聚落……’如前广说,乃至‘如灭出息念而学。’佛说此经已,尊者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10. ^ 《出曜经》卷17:“出息入息念者,安者谓息入,般者谓息出。彼修行人,当善观察二甘露门:一者安般,二者不净观。”
  11. ^ 《五事毘婆沙论》:“谓入佛法者。有二甘露门:一不净观,二持息念。依不净观,入佛法者,观所造色,依持息念,入佛法者,观能造风。”
    阿毘昙甘露味论》卷下:“趣涅槃道二种,一观身不净,二念数息。身意止中,第一二解脱,四除入中,广说不净法。入定数息,一二乃到十念;守出入息,如守门人,观一切法起灭,是二相自相。六种分别,观身无常、苦、空、非我。如是一切诸法观,恐畏世界,渐渐灭垢,行善法,起至涅槃。”
    坐禅三昧经》:“若初习行当教言:一心念数,入息、出息,若长若短,数一至十。若已习行当教言:数一至十,随息入出,念与息俱,止心一处。若久习行当教言:数、随、止、观、转观、清净;阿那般那三昧,六种门,十六分。”
    《俱舍论》卷22:“入修要二门,不净观息念,贪寻增上者,如次第应修。……持息念应知,有六种异相,谓数随止观,转净相差别。”
  12. ^ 《杂阿含经》卷29:“有比丘修不净观断贪欲,修慈心断瞋恚,修无常想断我慢,修安那般那念断觉想。云何?比丘!修安那般那念断觉想?是比丘依止聚落,乃至观灭出息如观灭出息学,是名修安那般那念断觉想。”” (CBETA, T02, no. 99, p. 209, c15-p. 210, a4)
    中阿含57经:“彼有此五习法已,复修四法,云何为四?修恶露令断欲、修慈令断恚、修息出息入令断乱念、修无常想令断我慢。 ”
    增支部9集1经:“比丘在这五法上住立后,应该更进一步修习四法:应该为舍断贪而修习不净、应该为舍断恶意而修习慈、应该为断绝寻而修习入出息念、应该为根除我是之慢而修习无常想。”
  13. ^ 增壹阿含经》卷7〈安般品〉:“汝当修行安般之法,修行此法,所有愁忧之想皆当除尽。汝今复当修行恶露不净想,所有贪欲尽当除灭。汝今,罗云!当修行慈心,已行慈心,所有瞋恚皆当除尽。汝今,罗云!当行悲心,已行悲心,所有害心悉当除尽。汝今,罗云!当行喜心,已行喜心,所有嫉心皆当除尽。汝今,罗云!当行护心,已行护心,所有憍慢悉当除尽。” (CBETA, T02, no. 125, p. 581, c12-22)
  14. ^ 《增壹阿含经》卷23〈31 增上品〉:“极盛欲心,要当观不净之想,然后乃除。若瞋恚盛者,以慈心除之。愚痴之暗,以十二缘法然后除尽。” (CBETA, T02, no. 125, p. 667, c9-12)
  15. ^ 增壹阿含经》卷12〈三宝品〉:“如是,比丘亦有此三大患。云何为三?所谓贪欲、瞋恚,愚痴。是谓,比丘!有此三大患。然复此三大患,有三良药。云何为三?若贪欲起时,以不净往治,及思惟不净道。瞋恚大患者,以慈心往治,及思惟慈心道。愚痴大患者,以智慧往治,及因缘所起道。是谓,比丘!此三患有此三药。是故,比丘!当求方便,索此三药。如是,比丘!当作是学。” (CBETA, T02, no. 125, p. 604, b6-14)
    《增壹阿含经》卷6〈利养品〉:“尊者须菩提语释提桓因言:“善哉!拘翼!法法自生,法法自灭;法法相动,法法自息。犹如,拘翼!有毒药,复有害毒药。天帝释!此亦如是,法法相乱,法法自息。法能生法,黑法用白法治,白法用黑法治。天帝释!贪欲病者用不净治,瞋恚病者用慈心治,愚痴病者用智慧治。” (CBETA, T02, no. 125, p. 575, c11-23)
  16. ^ 大毘婆沙论》卷七:“问云:何修习闻所成慧?答修观行者,或遇明师,为其略说诸法要者,唯有十八界、十二处、五蕴。或自读诵素怛缆藏、毘奈耶藏、阿毘达磨藏。令善熟已,作如是念:三藏文义甚为广博,若恒忆持,令心厌倦。三藏所说要者,唯有十八界、十二处、五蕴。作是念已,先观察十八界。彼观察时,立为三分:谓名故、自相故、共相故。名者,谓此名眼界,乃至此名意识界。自相者,谓此是眼界自相。乃至此是意识界自相。共相者,谓十六行相。所观十八界、十六种共相。彼缘此界,修智、修止。于十八界,修智、止已,复生厌倦,作如是念:此十八界,即十二处,故应略之入十二处。”
  17. ^ 《修行道地经》卷2:“行者情欲炽盛,为说人身不净。……瞋怒而炽多者,为说慈心。……设多愚痴,当观十二因缘。……设多想念,则为解说出入数息。……修行道者,设多憍慢,为说此义:……当往观此贫富、贵贱、男女、大小、端正、丑陋,枯骨正等,有何殊别?……本无观者,见于塜间及一切人,等而无异。”
  18. ^ 《修行道地经》卷2:“修行道者,设多憍慢,为说此义:人有三慢,一曰、言我不如某,二曰、某与我等,三曰、我胜于某。有念是者,为怀自大,当作此计:城外塜间,弃捐骨锁,头身异处,无有血脉,皮肉消烂;当往观此贫富、贵贱、男女、大小、端正、丑陋,枯骨正等,有何殊别?本末终时,肉衣、皮裹、血润、筋束,衣服、香花、璎珞其身,譬如幻化,巧风所合,因心意识,周旋而行;至于城郭、国邑、聚落,出入进止,作是观已,无有憍慢。本无观者,见于塜间,及一切人,等而无异。于是颂曰:‘其有豪富贵,乘驾出城游,及散弃塜间,计之等无异。闲居处树下,若有作是观,执心而行道,慢火不能烧。’”
    中阿含57经:“彼有此五习法已,复修四法,云何为四?修恶露令断欲、修慈令断恚、修息出息入令断乱念、修无常想令断我慢。 ”
    杂阿含815经:“有比丘修不净观断贪欲,修慈心断瞋恚,修无常想断我慢,修安那般那念断觉想。”
    增支部9集1经:“比丘在这五法上住立后,应该更进一步修习四法:应该为舍断贪而修习不净、应该为舍断恶意而修习慈、应该为断绝寻而修习入出息念、应该为根除我是之慢而修习无常想。”
  19. ^ 瑜伽师地论:“云何界差别所缘。谓六界差别。一地界二水界三火界。四风界五空界六识界。……若诸慢行补特伽罗。于界差别作意思惟。便于身中离一合想得不净想。无复高举憍慢微薄。于诸慢行心得清净。是名慢行补特伽罗。”
    印顺. 华雨集第二册-第六章 念佛(及菩萨)三昧. 为憍慢者所说的,就是界差别。……‘修行道地经’所说的五种对治,也就是‘瑜伽论’的五种净行所缘 
  20. ^ 《杂阿毘昙心论》卷5〈贤圣品〉“欲令修定故:‘始于自身分,系缚心令定,欲缚于识足,为尽智慧怨。’‘始’者,先也。‘自身分’者,自身中一处也,若眉间、鼻端及足指。‘系缚’者,安立缘中,令不散,何所安立?谓:‘自心定’力故,起智慧。问何故?答:‘欲缚于识足’,心流转不住故,缚一缘中,一心故,知真实不乱。问:何故缚一缘中?答:‘为尽智慧怨’。‘智慧怨’者,谓:诸烦恼,彼应断。
    虽观他身,如观死尸,契经说,以彼远因故,此说近因观;又随顺一切度门故,谓:观白骨身分,随顺三度门;观死尸,唯随顺一不净度门。三度门者,谓:不净观、安般念、界方便观。彼贪欲者,以不净观度。觉观者,以安般念度。见行者,以界方便观度。如师所授,随乐修行。不净观、安般念,契经品广说。
    界方便观,今当说,此以愚夫,不正思惟,障蔽慧眼,不观真实缘起之法,宿业烦恼种无量法;积聚五阴,起积聚想,以愚惑故,于缘起所作中,计我作等,诸邪见缚。或时修行,近善知识,得闻正法,起正思惟已,能于自身界方便,观此身,种种自性,种种业,种种相,谓:地等六界。彼地界,为水界润故,不相离。水界,为地界持故,不流散。火界成熟故,不淤坏。风界动摇故,得增长。空界空故,食等入出。识界合故,有所造作。又观此身,从足至顶,种种不净,秽恶充满。观察此色,犹如猛风,飘散积沙。于无色法,先后相续,异分观察。如是观者,得空解脱门种子,于彼生死,厌离不乐。得无愿解脱门种子,于生死不乐已,正向涅槃。得无相解脱门种子,若于此得,不作想觉已,观一切有为皆悉散坏,是名界方便满。” (CBETA, T28, no. 1552, p. 908, b1-2)
  21. ^ 坐禅三昧经》卷上:“若多淫欲人,不净法门治。若多瞋恚人,慈心法门治。若多愚痴人,思惟观因缘法门治。若多思觉人,念息法门治。若多等分人,念佛法门治。诸如是等种种病,种种法门治。”
  22. ^ 思惟略要法》:凡求初禅先习诸观,或行四无量,或观不净,或观因缘,或念佛三昧,或安那般那,然后得入初禅则易。”
  23. ^ 五门禅经要用法》:“坐禅之要法有五门:一者安般、二不净、三慈心、四观缘、五念佛。”
  24. ^ 智顗《释禅波罗蜜多法门次第》卷3:“二明内善者,即是五门禅。一阿那波那门。二不净观门。三慈心门。四因缘门。五念佛三昧门。此五法门通摄一切诸禅,发诸无漏故,名为内善。”
  25. ^ 智顗《释禅波罗蜜多法门次第》卷3:“此而言之,但说五门,则摄一切内善,具足数人所明。初贤五停心观发,与此有相开处。”
  26. ^ 四教义》卷4:“问曰:此处何故,不说念佛三昧为五种耶?答曰:开因缘观,生界方便代也。界方便与小乘念诸佛相同,亦破境界逼迫障也。有人言:若作五度门,无念佛名。若作六度门,即明念佛度,治等分障道也。”
  27. ^ 智顗《释禅波罗蜜多法门次第》卷3:“数息门,即是世间凡夫禅。次不净门。即是出世间禅。诸声闻人所行。次慈心门。即是凡圣二人。为大福德修慈。入四无量心。次因缘门者。即是辟支佛人之所行。次念佛门,功德广大,即是诸菩萨之所行。”
  28. ^ 智顗四教义》卷4:“一明初贤:五停心观者,一阿那般那观,二不净观,三慈心观,四因缘观,五界方便观。此五通言停心者,停以停止为义,亦名五度门观。若人归依三宝受佛戒法,名佛四众弟子。若闻生灭四谛之教,因此发声闻心。欲观四谛,离生死苦,求涅槃乐。但此以五种烦恼,散动不定,如风中灯,当修五种观法。五种观法者,一数息观,二不净观,三慈心观,四因缘观,五界方便观。”
  29. ^ 蕅益智旭教观纲宗》:“五停心者:一多贪众生不净观。二多瞋众生慈悲观。三多散众生数息观。四愚痴众生因缘观。五多障众生念佛观。以此五法为方便,调停其心,令堪修念处,故名停心也。”
  30. ^ 《净土资粮全集》卷3:“五停心:多贪不净观。多嗔慈悲观。多散数息观。愚痴因缘观。多障念佛观。”
  31. ^ 《印光大师文钞》正编四:“如不能谛了我空.当依如来所示五停心观.而为对治。(五停心者、以此五法、调停其心、令心安住、不随境转也、)所谓多贪众生不净观,多瞋众生慈悲观,多散众生数息观,愚痴众生因缘观,多障众生念佛观。”
  32. ^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1〈与谛闲法师书〉:“只此一法,具摄五停心观;若能随息念佛,即摄数息、念佛二观。而摄心念佛,染心渐可断绝,瞋恚必不炽盛。昏散一去,智慧现前,而愚痴可破矣。”
  33. ^ 释净土群疑论》卷3 :“四功德胜者。前小乘行但作四念处观。不能灭无量罪。今念佛一声能除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功德无量如经具说。故一念念佛功德。胜彼十万亿岁如救头燃作五停心观四念处观也。”(CBETA, T47, no. 1960, p. 50, a15-19)
  34. ^ 《阿含字典》(35):等分起. 
  35. ^ 《坐禅三昧经》:“是故行者当专心令意不散,既得见佛,请质所疑,是名念佛三昧。除灭等分,及馀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