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志願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中國人民志願軍
Battle of Triangle Hill Chinese Infantrymen.jpg

存在時期 1950年-1953年 入朝作戰
1953年-1958年 駐軍與撤軍
1954年-1994年 志願軍代表團
國家或地區  中華人民共和國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部門 中國人民志願軍陸軍
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
種類 以志願名義參戰的整建制正規軍
規模 78萬人[1]
直屬 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
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
駐軍/總部 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
裝備 三八式步槍
莫辛-納甘步槍
四一式山炮
PPSh-41衝鋒槍
PPS衝鋒槍
DP輕機槍
長柄手榴彈
51式火箭筒
TT手槍
別稱 志願軍最可愛的人
格言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專用顏色 灰色、綠色
進行曲 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
參與戰役 抗美援朝戰爭
指揮官
象徵性指揮官 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 毛澤東
著名指揮官 司令員政治委員彭德懷元帥
副司令員鄧華洪學智韓先楚宋時輪陳賡楊得志
參謀長解方李達
政治部主任杜平
佩章
胸章 中國人民志願軍胸章
軍服 50式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服
55式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服
65式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服
87式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服
中國人民志願軍制服及軍號,現藏於韓國戰爭紀念館
中國人民志願軍使用的武器,現藏於韓國戰爭紀念館

中國人民志願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在朝鮮戰爭(中國大陸地區稱抗美援朝)中參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的總稱。

中國人民志願軍以志願名義參加了韓戰。實際上是以整建制參加戰鬥,其下屬部隊均保留中國人民解放軍建制番號

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威脅美韓不得越過三八線,韓國國軍依然於1950年10月1日攻越了三八線,美軍經數日徘徊後於10月9日也正式攻入北方,至19日已解放包括平壤在內的朝鮮大部分地區。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境內,正式參加韓戰。志願軍參戰後,迅速擊退了已接近鴨綠江的美軍,使戰線在開戰一年後回到三八線並陷入膠着。蘇聯首先主張停火而中、美均表贊同,但停戰談判走走停停。1953年7月27日,參戰方三邊簽署朝鮮停戰協定後宣告停戰。1958年,結束使命的志願軍部隊撤離朝鮮,歸國返回原來的編制和駐地。

背景[編輯]

1950年冬天走過已結冰的鴨綠江到朝鮮半島參戰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士兵

1950年6月25日,朝鮮人民軍違反聯合國決議越過三八線入侵大韓民國韓戰爆發。3天後,朝軍攻陷漢城(今名首爾)。

6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駐日美軍協助大韓民國國軍作戰,同時向聯合國安理會提交申請協助韓國的動議案,在常任理事國蘇聯代表缺席的情況下以13比1票通過,由17個國家出兵組成聯合國軍,任命駐日盟軍最高司令麥克阿瑟為聯合國軍總司令。6月27日,美國第七艦隊駛進台灣海峽,軍事介入台灣海峽。

7月7日至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召開會議,作出《關於保衛東北邊防的決定》,決定於7月13日組建將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3兵團(轄第38、第39、第40軍)和第42軍及炮兵第1、第2、第8師及高射炮兵、工兵、運輸兵(汽車)等各一部,共25萬餘人部隊組成東北邊防軍,以確保中國東北邊境安全。8月下旬,將第9兵團和第19兵團分別調至津浦線隴海線鐵路沿線,以確保鐵路運輸的通順。8月27日,9架美軍飛機入侵中國輯安(今集安)、臨江安東(今丹東)領空並進行轟炸。9月上旬中革軍委又抽調第50軍編入東北邊防軍,並於10月上旬在吉林遼源完成集結。

9月15日,聯合國軍在麥克阿瑟的指揮下實行仁川登陸,前後夾擊朝軍取得成功並反攻朝鮮,恢復韓國領土。9月25日,中革軍委代總參謀長聶榮臻發表聲明:美軍過線,中國決不會置之不理。9月28日,聯合國軍收復漢城。10月1日,韓國部隊越過三八線進入朝鮮作戰。10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作出最後的出兵決定。

10月3日,周恩來緊急約見印度駐華大使。10月4日,中國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彭德懷奉命抵達北京商討朝鮮問題。彭德懷與高崗均積極主張出兵朝鮮參戰[註 1]。10月7日,聯合國軍大部隊越過三八線,向朝鮮首都平壤進攻。10月8日,中共中央決定出兵朝鮮,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簽發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邊防軍改名為「中國人民志願軍」。

10月17日,蘇共中央總書記斯大林同意了中國政務院總理兼外長周恩來要求蘇聯方面最遲在兩個半月內提供空軍掩護,還要負責中國各主要城市的領空安全的請求。在台灣問題被擱置數月之後的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第38、第39、第40、第42軍和炮兵第8師、高射炮兵第1團率先從輯安(今集安縣)、安東(今稱丹東)、河口(即寬甸縣長甸鎮河口)等地點秘密渡過鴨綠江入朝作戰。10月23日,炮兵第1師和炮兵第2師第29團、工兵第4團(後改為第14團)、第6團(後改為第16團)又相繼入朝。[來源請求]

名稱[編輯]

1952年郵票

1990年代中期,有說法稱:中共中央派遣軍隊入朝作戰決策形成後,最初定的名稱是「支援軍」,徵求黨外民主人士意見,當時擔任政務院副總理的黃炎培認為支援軍,就是派出去的,容易讓國際認為中國對美國宣戰。因此改為志願軍,並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號和編制,以表示中國不是跟美國宣戰,是人民志願支援朝鮮。新近的研究表明: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名義簽署的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命令中,確實將軍委作戰部起草命令中的「中國人民支援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但這並不能說明是因聽取了黃炎培的建議。早在1950年7月7日周恩來主持中央軍委討論組建東北邊防軍的會議報告整理稿上,周恩來將「支援軍」均改為「邊防軍」,將後勤工作準備的服裝改裝一項中「決定參戰部隊均改穿朝鮮軍裝,待由朝鮮取回樣式後,由後勤部佈置」一句,改為「決定參戰部隊均改穿志願軍服裝,使用志願軍旗幟,式樣待取到後,由總後勤部佈置」。另1950年8月13日,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高崗受中央軍委委託在邊防軍軍事會議上報告,講到邊防軍將來可能到朝鮮作戰時說:「到朝鮮去是以志願軍的名義出現,穿朝鮮服裝,用朝鮮番號。」[2]

中國人民志願軍是由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邊防軍改編而成。東北邊防軍組成時,中央軍委決定粟裕為東北邊防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但粟裕有病,中央軍委批准其在青島休養一個時期。毛澤東也確曾考慮邊防軍出動時由林彪任統帥。但1950年9月3日毛澤東在復高崗8月30日關於邊防軍準備工作有關問題請示的來信中指出:「林、粟均病,兩蕭此間有工作,暫時均不能來。」兩蕭指時任東北邊防軍司令員的肖勁光、政委蕭華。在1950年10月初中共中央作出出兵朝鮮決策後,林彪就去蘇聯養病,並與周恩來一起參加了關於中國出兵援朝問題與斯大林等蘇聯領導人的會談。

戰爭初期,志願軍這一名稱讓聯合國軍誤以為這不過是一隻小規模的志願者隊伍。後來聯合國軍弄清中國人民志願軍是成建制的正規部隊,只是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號後,也願意承認「志願軍」這一名稱,以將戰爭限制在朝鮮半島,避免將戰爭升級。

當時的口號是「抗美援朝,保家衛國」[3]

作戰歷史[編輯]

第一次戰役[編輯]

1950年10月25日10時,中國人民志願軍第40軍第118師在北鎮西北兩水洞遇見韓國第6師,用了一個多小時便佔領了溫井並擊敗韓國國軍,這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後第一次與聯合國軍交戰。之後志願軍又向雲山寧邊熙川地區及古場洞地區聯合國軍展開進攻。11月2日,大敗龜頭洞、古場洞地區的聯合國軍並攻克雲山。11月3日,西線聯合國軍全線撤退。11月4日,聯合國軍主力撤至清川江以南。11月5日,第一次戰役結束。

第二次戰役[編輯]

第一次戰役後,志願軍撤回至清川江地區隱蔽調整。聯合國軍仍認為中國只是象徵性的出兵並且兵力不大,於是重新部署,調集5個軍21萬兵力沿東西兩線進攻,發起「聖誕節攻勢」。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採用「誘敵深入,尋機各個殲敵」的方針,於11月7日,開始實施第二戰役。11月25日至27日,分別從東西兩線發起反擊。12月6日重新佔領平壤。12月17日佔領咸興。美國第8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於12月23日在撤退中因翻車喪生。12月26日 ,馬修·李奇微接替其職務。第二戰役於12月24日結束。

第三次戰役[編輯]

1951年元旦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推進至三八線以南50英里處,1951年1月4日漢城被志願軍第39軍、第50軍與朝鮮人民軍第一軍團重新佔領。1月8日前出到北緯37度線附近水原利川驪州原州一線。

第四次戰役[編輯]

1951年1月25日,聯合國軍經過休整後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發起反攻。志願軍為了集結部隊,實施了防禦戰。志願軍兩個軍和朝鮮人民軍一個軍團在西線漢江以南地區進行防禦,而志願軍的四個軍和朝鮮人民軍的三個軍才在東線橫店地區進行反撲。3月14日,聯合國軍解放漢城(今首爾)。4月11日,美國白宮解除麥克阿瑟一切職務,由馬修·李奇微接任。4月13日,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提出停戰,但未被中國方面同意。4月21日,將陣地穩固於三八線附近的開城漣川華川杆城一線。第四次戰役結束。

第五次戰役[編輯]

4月,朝鮮戰場優勢倒向聯合國軍,1951年4月22日中朝聯軍發動第五次戰役,初期取得重大戰果,美軍遭受重大損失,韓國第二軍團被擊潰,後美軍以韓國軍無能為由將韓國第二軍團就地解散。至29日「禮拜攻勢」結束,聯合國軍開始發動「第二次春季攻勢」,逼進鐵原、漣川,志願軍63軍試圖抵抗,聯合國軍第二次跨進三八線,中共軍全線潰退約40公里,勉強阻止住聯軍的進攻。美軍的彈藥量是平常五倍,被稱為「范弗里特的彈藥量」,志願軍損失慘重,奉命孤軍斷後的第三兵團60軍一八零師陷入包圍,失蹤、傷亡、被俘共計7644人[4]。7月10日雙方終於同意停火,坐到了談判桌前。

上甘嶺戰役[編輯]

1952年10月14日,聯合國軍向上甘嶺地區志願軍第15軍防守的陣地發起進攻。戰役歷時43天,經歷三個階段:第一階段雙方圍繞兩個高地表面陣地展開激烈爭奪;第二階段表面陣地為聯合國軍佔領,志願軍與聯合國軍展開坑道戰擊;第三階段志願軍發起決定性反擊,迫聯合國軍停止進攻。這次戰役也是韓戰中少有的慘烈的戰役。聯合國軍自此以後再也沒有發動較大規模的進攻。

金城戰役[編輯]

1953年6月15日,朝鮮停戰談判達成全部協議。但是李承晚不承認和平協議的達成,於6月17日深夜起,以「就地釋放」的名義將大批朝鮮人民軍被俘人員(約2萬餘人)強制編入韓國現役軍隊,並且表示要繼續「北進」、「單獨干」,且不服從美軍的領導,引起聯合國軍參戰各國的強烈不滿,英國首相丘吉爾更公開稱之為「無恥的背叛」。針對李承晚的行為,志願軍推遲停戰協定簽字時間,於7月13日集中了6個軍(第21、第54、第60、第67、第68、第24軍)發動了主要針對李承晚韓國軍隊的金城戰役。這也是朝鮮戰場最後一次大規模戰役也是最後一次戰役,隨後7月27日雙方正式簽定停戰協議,韓戰至此全部結束。

停戰及撤兵[編輯]

第一批歸國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坦克部隊,在路過朝鮮金華郡群眾夾道歡送時拍攝。

1953年7月雙方簽署《關於朝鮮軍事停戰的協定》,談判的最終結果是在三八線附近以1953年7月27日22點整雙方實際控制線南北各2公里寬設立非軍事區。1954年10月開始撤回,1958年10月29日全部撤回中國。

1958年後,在朝鮮軍事停戰委員會內,仍有中國人民志願軍的代表。後來,應朝鮮方面要求,中央軍事委員會發佈命令,召回了駐板門店的軍事停戰委員會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代表。1994年12月15日,派駐朝鮮軍事停戰委員會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代表團從朝鮮平壤回國。

組織[編輯]

人員損失[編輯]

陣亡和失蹤[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戰史》的數據,志願軍作戰減員36.6萬人。數據來源是1953年9月志願軍司令部的統計。[5]作戰減員是指戰鬥中傷亡者或者失蹤被俘者;非作戰減員是指病退、病故、裁減、事故減員、軍事法院判決等。[5]抗美援朝烈士是指在朝鮮陣亡、因戰傷不治死亡、病故、事故亡的志願軍軍人、在後勤兵站系統工作的東北支前農民工、支前的鐵路系統職工、交通運輸職工等等。其中,陣亡是指凡在陣地上犧牲的或在營衛生所、團級救護所搶救無效犧牲的戰鬥人員。《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戰史》的志願軍陣亡人數11.6萬人就是以此定義而來[5]。志願軍後勤統計的志願軍軍人陣亡為114 084人,傷後亡21 677人,病故13 210人,三項合計14.8萬人,如果考慮《戰史》記載的失蹤被俘2.9萬人減去被俘人員2.07萬人(美方在停戰談判中公佈的俘虜數據)得到的8300失蹤人員也納入志願軍死亡人數,那麼志願軍軍人作戰死亡和非作戰死亡總數為15.63萬人。上述志願軍後勤統計數據不包括事故當場死亡、支前職工的轟炸亡、病故等也歸屬抗美援朝烈士的那部分。位于丹東市的抗美援朝紀念館在2010年10月25日公佈的經過十餘年從全國各地市、縣兩級民政系統統計而來的抗美援朝烈士共計183 108人。[6]

分省統計數據,人數最多的是四川省(含重慶市、西康省、不含西康省昌都地方)30519人、山東省19766人、吉林省18499人,最少的是青海省56人、新疆省93人;按照1953年第一次全國人口普查各省人口統計,犧牲率最高的是吉林省為萬分之16.4、其次是黑龍江省萬分之7.30、遼寧省萬分之7.21,四川省(含重慶市、西康省、不含西康省昌都地方)萬分之4.65。

戰俘[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

中國人民志願軍有兩萬兩千多人被俘,被俘人員中女性僅為1人,連排級軍官有600人左右、營級30餘人、團級5人、師級1人,主要被關押在巨濟島等地[來源請求]。志願軍戰俘中有一部分人是第二次國共內戰中被俘後,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前國軍人員,即解放兵,這一部分戰俘有許多人去台灣。

標誌物[編輯]

胸章[編輯]

軍服[編輯]

戰歌[編輯]

《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是由中國人民志願軍某部炮兵1師26團5連指導員麻扶搖作詞,作曲家周巍峙作曲[7]

紀念[編輯]

英雄人物[編輯]

  • 黃繼光:1952年10月19日晚,在上甘嶺戰役中黃繼光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用身體堵住了聯合國軍的機槍眼而陣亡。1952年12月21日,新華社發出了長篇通訊《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黃繼光》。
  • 楊根思:1950年11月29日,楊根思率其領導的3排防守1071.1高地,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抱起一個5公斤重的炸藥包沖入美軍部隊引爆,他和40餘個美軍士兵同時陣亡。
  • 邱少雲:1952年10月11日夜,在391高地執行戰鬥任務中,被聯合國軍發射的燃燒彈引燃了衣服,為保證行動不被暴露,被活活燒死。
  • 羅盛教:1952年1月2日在平安南道成川郡石田裏為搶救因滑冰墜落冰窟窿的朝鮮兒童崔瑩而犧牲,為紀念烈士,此地的村莊、山峰、河流遂因羅盛教易名。
  • 毛岸英毛澤東的長子,喪生於1950年11月25日的一次美軍的空襲中。
  • 吳國璋:志願軍第39軍第一副軍長,1951年10月6日死於美軍空襲。
  • 李湘:志願軍第67軍軍長,1952年7月8日死於美軍「細菌戰」。
  • 饒惠譚:志願軍第23軍參謀長,1953年3月21日死於美軍空襲。
  • 蔡正國:志願軍第50軍代軍長,1953年4月12日死於美軍空襲。

紀念活動[編輯]

紀念設施[編輯]

集中安葬的烈士陵園:

獨立安葬的烈士陵園:

雕塑:


影視及文學作品[編輯]

詩歌:

通訊、散文、報告文學、傳記:

小說:

電影:

紀錄片:

軍事教育片:

戲曲:

歌曲:

話劇:

電視劇:

電腦遊戲:

注釋[編輯]

  1. ^ 1950年10月13日和14日,毛澤東兩次給在蘇聯與斯大林等會談的周恩來的電報中說:「與高崗、彭德懷二同志及其他政治局同志商量結果,一致認為我軍還是出動到朝鮮為有利。」「彭及高崗同志均認為打偽軍有把握,他們和我一樣,都認為參戰為必需和有利。」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來源[編輯]

書籍
  • Spurr, Russell. Enter the Dragon: China's Undeclared War Against the U.S. in Korea 1950-51. New York, NY: Newmarket Press. 1988. ISBN 1-557-04008-7. 
  • Hoyt, Edwin. The Day The Chinese Attacked: Korea, 1950 : The Story of the Failure of America's China Policy.. New York, NY: McGraw-Hill. 1990. 
  • Alexander, Bevin R. Korea: The First War We Lost. New York, NY: Hippocrene Books, Inc. 1986. 
  • Mahoney, Kevin. Formidable enemies : the North Korean and Chinese Soldier in the Korean War. Presidio Press. 2001. ISBN 9780891417385. 
  • Ryan, Mark A.; Finkelstein, David M.; McDevitt, Michael A. Chinese warfighting: The PLA experience since 1949. Armonk, NY: M.E. Sharpe. 2003. ISBN 0765610876. 
  • 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 抗美援朝戰爭史. 第一、二、三卷. 北京: 軍事科學出版社. 2000年9月. ISBN 7-80137-390-1. 
  • Roe, Patrick C. The Dragon Strikes. Presidio. May 4, 2000. ISBN 0891417036. 
  • Shrader, Charles R. Communist Logistics in the Korean War.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1995. ISBN 0-313-29509-3.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