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器官捐赠器官捐献,指身体的部分或所有器官捐赠给医院和给有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或捐赠给学术或医学机构作研究用途,可分活体器官捐赠和死者器官捐赠两种。

死刑犯器官捐赠[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有媒体声称“中国目前多数器官移植来自死刑犯的捐赠”,“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由于器官来源不明,国际一线医学杂志不刊登中国大陆学者发表的关于器官移植的文章”。[1]但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表示,在(2016年8月)过去的数周曾听到有关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揣测的报道,声称中国每年有六万至十万个器官移植,并尝试把这些数字与使用死囚器官关联在一起,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管世界移植工作的官员,同时作为移植外科医师,他可以从专业的角度,肯定这个相等于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的数字是不可能的。[2]据2012年前后的卫生部统计,中国每年约有3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可只有约1万人能够完成移植。主要原因是器官捐献率极低,每百万人捐献率只有0.03%从2010年3月中国开展器官捐献试点以来,目前已有19省、市、区加入试点,实现自愿捐献仅659例。[3]但是2016年8月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暨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成立50周年纪念大会上,中国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说,中国在2015年捐赠器官数字有10057例,占了全球总量的8.5%,而该年中国使用的免疫抑制药物,约占全世界的8%,与上述数字吻合,“我们的器官百分之一百,都是公民身后自愿捐献,或亲属捐献出来。”而据统计,中国2015年完成捐献2766例,捐献大器官7785个,超过2013年与2014年捐献数量总和;2015年中国完成器官移植手术超过一万例,数量与质量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对此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表示,这次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举行,数以百计中国高水平专家一起参与,透过他们的共同努力把中国的移植事业带到世界的领导位置,世卫坚定支持中国建立一个合乎伦理及公平透明的公民捐献体系,这个体系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无偿捐献和公平干净的原则。[2]

台湾[编辑]

除了中国大陆外,台湾亦有允许死刑犯在死刑执行后捐赠其器官的做法[4]。在台湾,自1990年执行死刑规则修正后,死刑犯便可同意死刑执行后进行器官移植[5]。若死刑犯签署器官移植,在执行时会由右后耳根射击脑干。当法医确定死刑犯死亡,并签署死亡证明书之后,若受刑人有签署器官捐赠,便会立刻送往附近的医院进行器官摘除手术。

“执行死刑规则”规定,受刑人于执行死刑前,有捐赠器官之意愿者,应签署捐赠器官同意书;如有配偶或三亲等以内血亲者,并应经其中一人之书面同意。对捐赠器官之受刑人,检察官得命改采射击头部之执行死刑方式。执行枪毙或药剂注射刑逾二十分钟后,由莅场检察官会同法医师或医师立即覆验。对捐赠器官之受刑人,执行枪毙,经判定死亡执行完毕,始移至摘取器官医院摘取器官。该规则未规定执行枪毙后多少时间内必须判定死亡执行完毕。[6]

然而,根据“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器官捐赠者,须经医师判定脑死方能捐赠器官。脑死判定程序则规定,在使用人工呼吸的情况下,第一次脑死判定的观察期是十二小时,第二次的脑死判定是四小时。因此便有人认为,法务部的这项规则已与母法“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相抵触[7]

且由于死刑犯捐赠器官的过程,并未进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中关于脑死判定的程序,因此可能发生在法律上已经认定死亡,但事实上可能尚未死亡即进行器官捐赠的情形。1991年时,便发生过枪毙后的死刑犯送入台北荣民总医院开刀房准备摘除器官时被发现还能自行呼吸,而又送回刑场再进行枪毙的例子,而该事件使台北荣民总医院不接受死刑犯器官移植达八年。[8]

2013年的死刑执行后,虽有两名死囚同意死后器捐,但各医院都不愿意摘除脑死死刑犯之器官,在实质上没有任何死囚在死后进行器捐。[9]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