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祭(英語:human sacrifice)是一种古代宗教仪式(祭祀),即用人作为祭品来祭祀神灵,与它相似的仪式有动物祭英语Animal sacrifice。在整个人類歷史上,几乎所有文明均出現过以活人作為牲禮的现象,出草獵首是與之密切相關的現象。而在米诺斯阿兹特克莫切文化纳斯卡文化等少部分文明中亦会在人祭过程中食人,虽然这在人类大部分文明中并非常态。[1]

人祭本身属于原始社会时期遗留下来的习俗,常与族群冲突相关,不能视作奴隶社会的证据。而在鐵器時代,隨著宗教的發展(也就是所謂的「軸心世紀」)在舊世界活人獻祭逐漸減少。到了古典時代,人們已經視活人獻祭為野蠻的風俗;然而在新世界(當時的美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在歐洲人到達前,活人獻祭的習俗依舊廣泛地存在。

一項對過去一萬年間在全球範圍內曾經存在的四百多個社會的研究指出,當社會總人口超過大約十萬人時,人祭會成為導致社會不穩定的一項因素。[2]而在社會總人口超過大約一百萬人時,這種導致社會不穩定的效應會變得特別強烈[3],這種習俗便因為文明發展而隨之消失。另外,在人祭被廢除後,人們開始以動物獻祭或使用人偶獻祭來代替活人獻祭,像是漢人社會在秦漢以後以代替活人殉葬等。到了現代社會,即便是動物祭,也已經從許多宗教當中消失,活人獻祭更是除了邪教外極端少見的行為。多數的宗教譴責此習俗,且現代世俗法律將活人獻祭視同謀殺,在譴責活人獻祭的社會中,人們可能會使用「儀式殺人」一詞來描述此種行為。[4][5]

各地人祭的歷史[编辑]

中国[编辑]

仰韶文化齐家文化的遗址中,就出土有带砍斫痕迹的人头骨,这些有可能是人祭的开始。龙山文化的众多遗址中,人祭现象已经相当普遍,当时也流行用人牲“奠基”祭祀土地神。人祭所屠殺的用于祭祀神灵的活人供品,叫“人牲”,人牲通常是战俘、罪犯等。人祭最早出现于原始社会中后期,盛行于商朝西周时期,在春秋战国逐渐衰落,但即使在以后也有少量残余。[6][7]

先商商代早期的人牲比较少见,此后商人受东夷文化的影响逐渐流行人祭[8][9],于武丁时期达到人祭的顶峰,商代晚期又逐渐减少。殷墟王陵遗址中出土的人牲祭祀坑有数百座,杀祭人数的实物总共为两千多,这些人牲实物基本上均为异族战俘[10];但根据甲骨文统计,商代后期所杀人牲总数为一万四千多。武丁时战争较集中而难以吸纳战俘,其所杀人牲总数至少为九千多;当时人祭最多的祭祀坑在小屯乙组第7号宫殿址,这里总共用五百八十五人,甲骨文所记载的一次最多使用的人牲亦为五百多。《甲骨續存》下七四四片则有火焚女战俘以祭天祈雨卜辭。另外,人祭和人殉是有区别的,人祭大多发生在祭祀坑中,人殉则大多发生在坟墓中。商代的人殉中有一部分是自愿的[10],是死者的亲属和亲兵自杀而为其殉葬;也有一部分人殉是强制性的,会使用战俘或家奴;殷人认为人死了以后都会成为鬼神,在天上可能需要陪伴者,便让死者的亲属、亲兵、家奴等的灵魂去陪伴死者,但商代人祭通常而言仍属于杀敌族战俘告祭祖先的性质。从殷墟的祭祀坑和甲骨文资料来看,商朝后期晚段的文丁帝乙时期尤其是帝辛时期,人祭和人殉都非常少见了,人祭一般最多仅限于敌族首领并且往往只简单采用焚烧尸体的方式;[11][12][6]殷末的战争仍然很多,战俘来源是很丰富的,人祭和人殉的减少可能与当时鬼神观念的淡化有关。[11][12]殷墟中的人牲现象曾被中国大陆的有奴派学者当成商朝奴隶社会的基本证据,但这个说法早就受到了广泛质疑,许多学者指出商代人牲绝大多数为战俘,其次主要是罪犯,商代的人祭不能说明当时是奴隶社会。[13][14][15]2013年以来唐际根的团队对1976年发掘的殷墟祭祀坑重新发掘,结合甲骨卜辞与科技考古,进一步否定了这些羌人是奴隶的说法,科技考古研究表明这些羌人战俘被俘虏后并没有在殷墟一带长期生活和劳动。[16][17][13]商代人祭的主要原因是敌族战俘难以被吸纳以及杀祭死刑犯有威慑效果。[15][14]被用于人祭的北羌战俘身体强壮而食量大,释放之则忧其再度扰边,收留之则供养不起,杀之以祭殉实乃生产力低下时代的不得已之举[18]。羌人的体质较其他民族更为强壮从而更不易被俘虏,而商代人祭却反而以羌人战俘为主,更加证明了商代并不是以抓人为目的发动战争。[18]尽管商代的人牲主体并不是奴隶,但学者何驽指出龙山文化石峁遗址中的大量人牲可能是以买卖的奴隶为主。[19][20]

周武王姜太公周公仍然实行人牲祭祀制度,并指责商纣王“昏弃厥肆祀,弗答”、“不恭上帝”、“不肯事上帝鬼神”[21][22][23][24],最终联合殷人守旧派贵族攻灭了帝辛。西周统治者对外征伐频繁,尤其是攻打汉水流域和东部地区时,他们在周朝的陪都洛邑多次举行杀俘献祭仪式。西周前期的洛邑林校祭祀遗址中有几十例人牲牺牲,该祭祀遗址等级地位较高,可能为吸收了殷遗民文化因素的周室小宗所主持进行。[25]西周时期的小盂鼎记载了周康王(一说周昭王)在宗庙里杀祭人牲,人牲来自从鬼方获得的战俘。虢季子白盘记载了周宣王时期的杀俘献祭。西周金文中的献俘礼仪式与甲骨文所见商代献俘礼没有本质不同,战俘如果不被赦免就会被用于祭祀。[26]此外,中国考古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黄展岳和著名古文字学家丁山先生还指出,《周礼·春官·大宗伯》记载西周祭祀仪式极其详细,不仅“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的血祭是以人血为主,其中的槱燎(求雨)、貍沉(祭河)可能也要用到人牲。[6][27]

西周春秋时期的晋国燕国郑国吴国等地也都流行着人祭习俗。北赵晋侯墓地的M8、M64和M93三组墓葬的祭祀坑中都发现有少量人牲坑和空坑,例如M64的夫人墓M62之北的两座祭祀坑各有1具人牲,M93南墓道东侧的M97、M98、M135发现有若干人牲等等,而空坑则被考古人员王迅和研究者宋玲平怀疑是血祭坑。[28][29]M8、M64的年代在西周晚期,M93的年代可能已进入春秋初年。[30]此外在山西曲沃羊舌晋侯墓地M1(春秋早期的晋文侯墓)中也发现10具人牲(当地祭祀坑非常多,当时涉及到可能为曲沃代翼时期的激战和破坏,大多数人牲也未必能保存下来)[31][29]。《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和清华简系年》第七章均记载晋文公“献楚俘馘”(既进献战俘也进献战场被杀死的敌人的耳朵[32])。这些实例说明晋国统治者从西周到春秋中期一直都保持着使用人牲祭祀的习俗。西周的祭祀主要在宗庙而并非墓葬进行,“墓祭”仅在重大盟誓等场合采用,因此北赵晋侯墓地的祭祀坑反而集中在有盟誓需求的西周晚期,而三晋地区盟誓过程中使用人牲祭祀的行为一直到战国早期仍然存在,例如侯马牛村古城晋国祭祀遗址中就发现有人牲[33]。西周姬姓贵族在重大盟誓仪式和“墓祭”中会使用人牲也证明了《周礼》和西周金文中记载周人在一些祭祀仪式中会用人是属实的[29][6][26]。除晋国外,琉璃河燕侯墓地M202(西周的一位燕侯墓,已被严重盗扰)亦发现有人牲[34],河南新郑县唐户村3号墓中亦有人牲残骸[35],吴王陵虽未被系统挖掘但已在背山顶墓等地发现人祭实例[36]。西周的宁夏姚河塬遗址的大墓中既有人殉也有人牲,该遗址刚发掘时曾被怀疑是殷遗民墓葬,后来逐渐倾向于这里的上层大墓为周人墓葬,中小墓可能混杂有殷遗民和戎人,周人作为后进性民族会吸收商人和东夷的葬式、腰坑殉狗、殉牲、葬牲、酒器等习俗。[37][38][39][40][41][42][43][44][45]黎城西关西周墓(周代黎国为姬姓诸侯国[46])中的部分殉人包含儿童等难以判断是人殉还是墓祭人牲[47][48],甘肃灵台白草坡西周墓7号墓的人头骨也难以判断是人殉还是人牲[49]。周人先祖是否有人牲习俗尚有待考证,但周人作为后进性民族[38],学习并继承了商人东夷的人祭习俗,《逸周书·世俘》和《小盂鼎》铭文中所记载的人祭仪式就直接搬用商礼,由于殷末已经人牲较少故而西周春秋时期的人祭规模通常不是很大,而类似的杀人祭祀宗庙的行为即使在以后也存在。[6][26][50]西周也有人殉的风俗,由于周王陵至今尚未被发现,而对西周诸侯国已发掘的墓葬样本量与春秋战国时期相比仍然要少很多而已发现的西周高等级墓葬大多被严重盗掘,目前所挖掘出的西周墓葬中还只发现数百名殉葬者。[6][7]

东周以来的文献中,《左传·僖公二十一年》:“公欲焚巫兀。臧文仲曰:‘非旱备也。修城郭,贬食省用,务穑劝分,此其务也。巫兀何为?天欲杀之,则如勿生;若能为旱,焚之滋甚。’公从之。是岁也,饥而不害。”说明鲁国原本有用巫师和仰面朝天的残疾人作为人牲祭祀的传统,鲁僖公本来想延续这种做法但被谏止,春秋中期以后人祭开始被批判和摒弃。《左传》还记载春秋晚期鲁国季平子“用人于亳社”[51],其孙季康子则“以邾子益来,献于亳社”[52],鲁国的亳社与周社的性质和政治地位并无殊异,亳社和周社相并而列、都用来祭祀土地神,鲁国统治者祭祀亳社是“周承殷制”的产物。[53][54]《左传·僖公二十八年》记载晋文公“秋七月丙申,振旅恺以入于晋,献俘授馘,饮至大赏”,清华简系年》第七章则记载晋文公“献楚俘馘,盟诸侯于践土”,《左传·襄公十年》则记载“晋侯有间,以逼阳子归,献于武宫,谓之夷俘。”这些都是晋国统治者沿用殷周的献俘礼和盟誓仪式,与考古发现晋国长期存在人牲现象互为印证。[29][33]《左传·僖公十九年》记载宋襄公“使邾文公用鄫子于次睢之社,欲以属东夷。”,这里的人祭沿用东夷习俗,让东夷诸侯邾文公在夷人的“次睢之社”执行,主要是为了取媚于东夷(商朝人虽受东夷文化影响,但和东夷并不是同一民族[55][8])以谋求东夷各国的支持。《左传·昭公十一年》记载楚灵王“灭蔡,用隐大子于冈山”。《史记·秦本纪》:“于是缪公虏晋君以归,令于国:‘齐宿,吾将以晋君祠上帝。’”秦穆公由于晋惠公忘恩负义,要将其杀死祭祀天帝。秦国的人牲习俗虽与东夷有关,但祭祀天帝恰恰是周代神道设教下的传统,商代只祭祀自然神和祖先神、只贞问“帝”而从不祭祀天帝。[56][57][58][59][60][61]春秋晚期的秦景公墓中亦发现166具殉人和20个人牲。

春秋戰國开始,人祭和人殉都受到了诸子百家的严厉抨击。西门豹严惩进行人祭的巫师[62]秦獻公下令禁止人殉[63]西汉以来多位皇帝包括漢高祖劉邦漢宣帝劉詢等都禁止人殉。但是,人祭和人殉之事仍史不絕書。《史记·陈涉世家》:「为坛而盟,祭以尉首。」可见秦朝末年仍然有人祭。《北史》记载西南少数民族“其俗畏鬼神,尤尚淫祀。所杀之人,美鬓髯者必剥其面皮,笼之于竹,及燥,号之曰‘鬼’,鼓舞祀之,以求福利。至有卖其尽者,乃自賣以供祭焉。”[64]时期的内地也偶有人祭现象发生,例如1983年在陕西凤翔发掘了314座墓, 其中49座墓的墓坑填土中发现有人牲遗骸,共发现112具。其中每墓至少1人, 最多12人。这批人牲或被肢解,或被砍头,或被削足,或被断手;有的还带镣铐,有的尸体扭成一团,显系活埋,他们被分层置于墓坑填土中。这些人牲大约是唐朝中期的战乱中杀俘祭祀亡灵以泄愤。[65][66][6]五代十国时期,后唐庄宗李存勖“系燕父子以组,函梁君臣之首,入于太庙,还矢先王,而告以成功”,也同样类似于商周时期杀敌族战俘祭祀祖先告捷的行为。[67]秦汉以后人祭的主要形式包括杀战俘祭祀宗庙、战场出征之前杀人祭旗、同态复仇和血亲复仇下用敌人首级告慰祖先等,但总体上比较罕见,儘管有些時期出現反複,但隨著社會進步,人祭和人殉都逐漸被摒棄。[6][7]

印度[编辑]

古印度吠陀时代婆罗门教有活人祭祀的传统[68],在印度列国时代这种做法受到佛教耆那教沙门的反对。但即使到了后世,印度教性力派的少數派別仍有以人體、人人頭为祭品,奉獻给时母難近母等女神的習俗。 卡利卡往世書(Kalika Purana)[69]的第67~78章單獨成為《Rudhiradhyaya》一書,內容提到信徒可以為了取悦女神进行活人獻祭,但必须在战争或緊急危難的情況下,且在進行前必須得到王子的同意。除了人祭以外,《Rudhiradhyaya》還探討了峇厘島的動物祭左道性力派的儀式。

現代印度仍然有少數人祭案件發生,雖然這在英国殖民统治期就已經被政府禁止。印度的国家犯罪记录局(NCRB)直到2014年才开始收集關於人祭的資料,根據他們的資料庫,2014年至2016年间共發生51起人祭案件,遍布14个邦。[69]

东南亚[编辑]

東南亞从古代到近代,南島民族獵首廣泛存在,包含臺灣原住民出草都有祭祖的意味,這些地區要到二戰之後人祭才逐漸消失。

緬甸古代興建大型建築物時,會以生人活埋地基之下,作為守護神,這種風俗緬人稱為「苗賽」(Myosade),即打生樁[70]

地中海沿岸[编辑]

古代苏美尔巴比伦地區都出现了人祭。古代闪米特人有人牲祭神的习惯,例如燒死孩子祭祀摩洛(Moloch)。《創世記》中有考验亚伯拉罕是否愿意杀独生子献祭耶和华(Jehovah)的故事。

在欧洲古代,人祭至少在5000年前的农业社会已经存在。米诺斯文明迈锡尼文明都有人祭习俗,其中米诺斯文明的人祭甚至涉及到食人[71][72]。到了古典时代古希腊古罗马仍然杀人祭神,罗马共和国执政官克拉苏 (Publius Licinius Crassus Dives) 于西元前97年禁止人殉,但人祭并不等于人殉且历史习俗会有其延续性,直至罗马帝国时期人祭在一些宗教信仰中仍是重要内容,例如用活人祭祀希腊植物神阿多尼斯、罗马冥后神普罗塞耳皮娜等曾十分盛行,死亡和复活成为这些信仰的重要特征。而在羅馬帝國時代的社會上有傳迦太基宗教信徒、德鲁伊教徒、犹太教徒、基督教徒用婴儿祭祀[73][74],使得教徒受到歧視與迫害[74]。近代各個歐洲國家的人祭行為全部消失,最遲立法禁止人祭行為的歐洲國家是黑山,於公元1870年代被黑山親王尼古拉一世立令禁止人祭。

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献还提到凯尔特人腓尼基迦太基也流行人祭。凯尔特人有火烧战俘和罪犯祭祀祖先的做法,类似于中国商周两代的燎祭,而仪式化斩首则是凯尔特人的宗教文化习俗,在考古发掘中得到大量支持。[75][76][77][78]爱尔兰的一些沼泽和高卢人的祭祀圣地中发现了一些人头骨和无头尸体,其中有的是被杀祭的战俘,还有的则是作物严重欠收等自然灾害后,凯尔特国王触犯众怒而被族人杀死用于献祭,国王在死前饱食了最后一餐。[79][80][81][82]腓尼基国王有让王子替代自己被献祭的风俗。考古发现腓尼基迦太基的人祭规模很大,而且祭品专门以婴儿为主,说明并不是战争中正好掳掠俘获的孩童,不过尽管迦太基的遗址中发现了许多婴儿的骨头,但他们的死因仍然存在争议。[83]迦太基的一个被命名为“Tophet”的儿童墓地中,估计可能有两万多婴儿被用于献祭。[84]迦太基被罗马摧毁之前的200年时间里,经常焚烧自己的孩童祭祀神灵,以祈求丰收。[85][86]

美洲[编辑]

阿茲特克活人獻祭儀式。

玛雅人印加人托尔特克人萨波特克人也都有人祭习俗。阿兹特克人的人祭间接地继承自玛雅,但是其规模远比玛雅盛大,例如,1486年,特诺奇蒂特兰大金字塔落成时,阿兹特克统治者一次就下令把两万多名俘虏抬到祭坛上,挖出心脏祭祀太阳神,接着把心脏丢入一尊石头神像所持容器中,再把尸体抛下寺庙的台阶。在印加帝国建立之前,南美洲地区的莫切文化纳斯卡文化也盛行人牲祭祀,人祭被视为权力的来源,据考古调查纳斯卡文化后期大约有十分之一的人口被献祭。[87][88][89][90][91]

撒哈拉以南非洲[编辑]

在西非,人祭在19世紀前仍十分普遍,國王或王后去世后,奴隸、囚犯和俘虜經常會被獻祭。最有名的是约鲁巴人的人祭和達荷美王國的年度祭,年度祭中成百上千的囚犯被殺害(也影響了海地巫毒教活人獻祭)。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Michael Rudolph. Ritual Performances as Authenticating Practices. LIT Verlag Münster. 2008: 78. ISBN 3825809528. 
  2. ^ 存档副本. [2019-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7). 
  3. ^ 存档副本. [2019-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3). 
  4. ^ Boys 'used for human sacrifice'. BBC News. 2005-06-16 [2010-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4). 
  5. ^ Kenyan arrests for 'witch' deaths. BBC News. 2008-05-22 [2010-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14).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黄展岳《中国古代的人牲人殉问题》
  7. ^ 7.0 7.1 7.2 黄展岳《中国古代的人牲人殉新资料概述》
  8. ^ 8.0 8.1 李龙海. 早商晚段至殷墟时期商人与东夷的文化融合[J].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 28(3):4.
  9. ^ 李宏飞、王宁《小双桥遗址的商与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2018年11月
  10. ^ 10.0 10.1 黄同华《殷商人祭人殉性质考辨》,青岛教育学院学报(综合版),1990年第2期
  11. ^ 11.0 11.1 徐明波, 彭裕商. 殷墟黄组卜辞断代研究[J]. 中国史研究, 2007(2):13.
  12. ^ 12.0 12.1 江雨德《国之大事:商代晚期中的礼制改良》,唐际根主编《殷墟与商文化(殷墟科学发掘80周年纪念文集)》,科学出版社,2011年11月
  13. ^ 13.0 13.1 陈民镇《奴隶社会之辩——重审中国奴隶社会阶段论争》,《历史研究》2017年
  14. ^ 14.0 14.1 周博.卜辞所见商代寇贼的犯罪与惩罚[J].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5. ^ 15.0 15.1 徐义华. 中国古史分期问题析论[J]. 中国社会科学文摘, 2021(2):2.
  16. ^ 唐际根、牛海茹:《殷墟王陵区人祭坑与卜辞所见“羌祭”及“杀牲法”研究》,《人文中国学报》第19期,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411-432页;唐际根、汤毓赟:《再论殷墟人祭坑与甲骨文中羌祭卜辞的相关性》,《中原文物》2014年第3期
  17. ^ 参见《殷墟的祭祀“人牲”是奴隶?———商朝奴隶社会的性质被质疑》,《人民日报》2015年4月2日,第12版。另参见唐际根2015年4月6日于北京大学“早期文明的对话:世界主要文明起源中心的比较”国际学术研讨会所作主题报告(论文摘要)
  18. ^ 18.0 18.1 徐正英. 甲骨刻辞中的文艺思想因素[J]. 甘肃社会科学, 2003(02):34-39. 殷商甲骨刻辞中的文艺思想因素考论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9. ^ 何驽:《中国史前奴隶社会考古再认识》,中国社会科学院首届唯物史观与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论坛论文,北京,2015年9月,第691—695页
  20. ^ 何驽:《中国史前奴隶社会考古标识的认识》,《南方文物》2017年第2期
  21. ^ 《尚书·牧誓》
  22. ^ 《清华简·系年》:昔周武王监观商王之不恭上帝,禋祀不寅,乃作帝籍,以登祀上帝天神名之曰千亩,以克反商邑。
  23. ^ 《墨子·非命上》:《太誓》曰:“纣夷处(这里指既傲慢又酷虐因此不愿意祭祀上帝和鬼神),不肯事上帝鬼神,祸厥先神禔不祀,乃曰:‘吾民有命。’无廖排漏,天亦纵弃之而弗葆。”
  24. ^ 《逸周书·世俘》:武王乃废于纣矢恶臣人百人,伐右厥甲孝子鼎大师。伐厥四十夫,家君、鼎帅、司徒、司马,初厥于郊号。武王乃夹于南门,用俘,皆施佩衣,衣先馘入。武王在祀,太师负商王纣,县首白畤,乃以先馘入燎于周庙。
  25. ^ 石艳艳《洛阳中州东路北西周祭祀坑的发掘》,《2009年中国重要考古发现》,文物出版社,2010年
  26. ^ 26.0 26.1 26.2 翟胜利. 西周金文与献俘礼[J]. 文物春秋, 2010(6):4.
  27. ^ 丁山《中国古代宗教与神话考》:“周官所谓‘以血祭祭社稷’的大典,现在揭穿其内幕,是以人血为主。”,第501页,龙门联合书局,1961年.
  28. ^ 宋玲平《晋系墓葬制度研究》,科学出版社,2007年
  29. ^ 29.0 29.1 29.2 29.3 孙庆伟. 祭祀还是盟誓:北赵和羊舌晋侯墓地祭祀坑性质新论[J].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2(5):15.
  30. ^ 魏铖. 山西曲沃晋侯墓地研究[D]. 吉林大学.
  31. ^ 吉琨璋《曲沃县羊舌村晋侯墓地》,《中国考古学年鉴(2006)》
  32. ^ 《左传·僖公二十二年》:“丙子晨,郑文夫人芈氏、姜氏劳楚子于柯泽。楚子使师缙示之俘馘。”杜预注:“俘,所得囚;馘,所截耳。
  33. ^ 33.0 33.1 山西省文管会:《山西省文管会侯马工作站的总收获(1956年冬至1959年初)》,《考古》1959年5期。王克林: 《侯马东周社祀遗址的探讨》,中国考古学会第一次年会论文,1979年
  34. ^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琉璃河西周燕国墓地(1973-1977),14-31、62页,文物出版社,1995年
  35. ^ 《河南省新郑县唐户两周墓葬发掘简报》,《文物资料丛刊》第2辑,文物出版社1978年
  36. ^ 肖梦龙: 《吴国王陵区初探》,《东南文化》1990年4期
  37. ^ 李伯谦《周人经略西北地区的前哨基地——姚河塬遗址》,《华夏文明》2018年第2期
  38. ^ 38.0 38.1 张诒三. 《论语》"先进于礼乐"章索解[J]. 齐鲁学刊, 2019(4):9.
  39. ^ 王志友. 商周时期的腰坑葬俗[J].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 20(6):6.
  40. ^ 孔令敏. 西周时期周人使用腰坑情况研究[D]. 辽宁师范大学.
  41. ^ 曾宝栋, 杨杨. 浅谈商周时期墓葬中腰坑的功能和意义[J]. 殷都学刊, 2017, 38(3):6.
  42. ^ 劉源. 讀金短札:伯雍父是殷人還是周人[J]. 出土文献, 2013(1):6.
  43. ^ 刘源. 周承殷制的新证据及其启示[J]. 历史研究, 2016(2):16.
  44. ^ 曹斌. 恭懿之际西周国家的转型[J].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7(3).
  45. ^ 罗泰《宗子维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COTSEN考古研究所,2006年
  46. ^ 邹芙都, 余霞. 西周黎国政治军事地位及姻亲关系初探[J]. 史学集刊, 2017(3):10.
  47. ^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 黎城县文物博物馆. 山西黎城西关墓地M1与M10发掘报告[J].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21(4):47.
  48. ^ 禚孝文. 由西关,西南呈墓地遗存及清华简再论西周黎国[J]. 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1):6.
  49. ^ 初仕宾《甘肃灵台白草坡西周墓》,《考古学报》1977年
  50. ^ 罗家湘《逸周书研究》:周人继承殷人伐馘的风俗,在传世文献和出土文字材料中都有大量记录。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6年
  51. ^ 《左传·昭公十年》
  52. ^ 《左传·哀公七年》
  53. ^ 张荣明《社祀与殷周地缘政治》
  54. ^ 傅斯年. 周东封与殷遗民[J].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 1934:285-290.
  55. ^ 林祥庚. 商非东夷说[J].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5(3):7.
  56. ^ 晁福林《论殷代神权》,《中国社会科学》1990年第1期
  57. ^ 晁福林《先秦社会最高权力的变迁及其影响因素》,《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2期
  58. ^ 晁福林《说商代的“天”和“帝”》,《史学集刊》2016年第3期
  59. ^ 《清华简·系年》:昔周武王监观商王之不恭上帝,禋祀不寅,乃作帝籍,以登祀上帝天神,名之曰千亩,以克反商邑,敷政天下。
  60. ^ 谢乃和,付瑞珣《从清华简《系年》看“千亩之战”及相关问题》
  61. ^ 雷晓鹏:从清华简《系年》看周宣王“不籍千亩”的真相,《农业考古》,2014,(4)
  62. ^ 《史记·滑稽列传》:「西门豹往会之河上。三老、官属、豪长者、里父老皆会,以人民往观之者三二千人。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从弟子女十人所,皆衣缯单衣,立大巫后。西门豹曰:“呼河伯妇来,视其好丑。”即将女出帷中,来至前。豹视之,顾谓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得更求好女,后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中。有顷,曰:“巫妪何久也?弟子趣之!”复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顷,曰:“弟子何久也?复使一人趣之!”复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西门豹簪笔磬折,向河立待良久。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西门豹顾曰:“巫妪、三老不来还,奈之何?”欲复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门豹曰:“诺,且留待之须臾。”须臾,豹曰:“廷掾起矣。状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罢去归矣。”邺吏民大惊恐,从是以后,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
  63. ^ 北大汉简《周训》
  64. ^ 《北史·獠傳》卷95
  65. ^ 《我国首次发现隋唐殉人墓葬》,《人民日报》1986年5月13日第三版
  66. ^ 《凤翔县发现一批中唐时期的人殉墓葬》,《中国历史学年鉴(1985)》259页,人民出版社,1955年
  67. ^ 欧阳修《五代史伶官传序》
  68. ^ 夜柔吠陀》第三十章列举用作牺牲之百八十四种人,其中有盗窃者、歌者、妓女、洗衣妇等
  69. ^ 69.0 69.1 Bhattacharya, Aritra. [/news/india/goddess-kali-worship-does-not-need-human-sacrifice Does Goddess Kali Really Demand Human Sacrifice to Slay Demons?] 请检查|url=值 (帮助). The Quint (The Quint). 6 November 2018 [24 May 2021]. 
  70. ^ *《緬甸史》,戈·埃·哈威著,姚梓良譯,132頁
  71. ^ Geraldine Gesell, The Place of The Goddess In Minoan Society
  72. ^ Joseph Alexander MacGillivray, Minotaur: Sir Arthur Evans and the Archaeology of the Minoan Myth 2000
  73. ^ Human sacrifice in Ancient Rome, by M. Horatius Piscinus
  74. ^ 74.0 74.1 人類的故事》.房龍
  75. ^ Gaius Julius Caesar. Book VI:16. Commentaries on the Gallic War. 由McDevitte, W.A.; Bohn, W.S.翻译. New York, NY: Harper & Brothers. 1869 [2022-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7). 
  76. ^ Davidson, Hilda Ellis. Myths and Symbols in Pagan Europe: Early Scandinavian and Celtic Religions.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1988: 60–61. 
  77. ^ Gaius Julius Caesar. Book VI:19. Commentaries on the Gallic War. 由McDevitte, W.A.; Bohn, W.S.翻译. New York, NY: Harper & Brothers. 1869 [2022-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7). 
  78. ^ Maier, Bernhard. Dictionary of Celtic Religion and Culture. Boydell & Brewer. 1997: 36. 
  79. ^ Brunaux, Jean-Louis. Gallic blood rites. Archaeology. Vol. 54. March–April 2001: 54–57. 
  80. ^ Brunaux, Jean-Louis. La mort du guerrier celte. Essai d'histoire des mentalités. Rites et espaces en pays celte et méditerranéen. Étude comparée à partir du sanctuaire d'Acy-Romance, Ardennes, France. École française de Rome. 2000. 
  81. ^ Kelly, Eamonn. An Archaeological Interpretation of Irish Iron Age Bog Bodies. Ralph, Sarah (编). The Archaeology of Violence. SUNY Press. 2013: 232–40 [2022-06-22]. ISBN 978-1438444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0). 
  82. ^ Bentley, Diana. The Dark Secrets of the Bog Bodies. Minerva: The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Ancient Art & Archaeology (Nashville, Tennessee: Clear Media). March–April 2015: 34–37 [2022-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0). 
  83. ^ Higgins, Andrew. Carthage tries to live down image as site of infanticide. Post Gazette. 2005-05-26 [2010-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September 18, 2009). 
  84. ^ Relics of Carthage show brutality amid the good life. The New York Times. 1 September 1987 [2022-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1). 
  85. ^ Salisbury, Joyce E. Perpetua's Passion: The death and memory of a young Roman woman. Routledge. 1997: 228. 
  86. ^ Stager, Lawrence E.; Wolff, Samuel R. Child sacrifice at Carthage – religious rite or population control?. 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 Jan–Feb 1984, 10 (1): 30–51 [2022-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2). 
  87. ^ "The Body Context: Interpreting Early Nasca Decapitation Burials" DeLeonardis, Lisa. Latin American Antiquity. 2000. Vol. 11, No. 4, pp. 363–368.
  88. ^ "A Cache of 48 Nasca Trophy Heads From Cerro Carapo, Peru" by David Browne, Helaine Silverman, and Ruben Garcia, Latin American Antiquity (1993), Volume 4, No. 3: 274–294
  89. ^ Proulx, Donald A., Silverman, Helaine; Isbell, William H. , 编, Paracas and Nasca: Regional Cultures on the South Coast of Peru, The Handbook of South American Archaeology (New York, NY: Springer New York), 2008: 563–585 [2022-02-07], ISBN 978-0-387-74906-8, doi:10.1007/978-0-387-74907-5_29 (英语) 
  90. ^ Vaughn, Kevin J. Crafts and the Materialization of Chiefly Power in Nasca. Archeological Papers of the American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 2008-06-28, 14 (1): 113–130 [2022-06-22]. ISSN 1551-823X. doi:10.1525/ap3a.2004.14.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5). 
  91. ^ Marie., Kellner, Corina. Coping with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challenges in prehistoric Peru : bioarchaeological analyses of Nasca populations. OCLC 52536451. 

来源[编辑]

书籍
  • 王平; (德)顾彬. 《甲骨文与殷商人祭》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and human sacrifice during the Yinshang period]. 郑州: 大象出版社. 2007: 269. ISBN 9787534748486 (中文(中国大陆)). 
  • 《緬甸史》,戈·埃·哈威 著,姚梓良 譯,商務印書館,1973年6月出版
文章
  • "The Practice of Human Sacrifice", Mike Parker-Pea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