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剥削是指以不公或残忍的方式利用某人或某物。

词汇剥削常常代指经济剥削;即使用他人的劳动,不给予他们足够的补偿。对于经济剥削有两种主要视角:

  • 组织性或“微观”剥削:许多剥削理论的中心关注市场力量中的组织。有的新古典經濟學派指出剥削不是基于市场力量的。
  • 结构性或“宏观”剥削:关注社会大层面的剥削(或特别是)和自由市场。马克思学派指出整个资产阶级就是个剥削体,而资本主义就是系统性地构架在剥削之上的。

理论[编辑]

对人类剥削现象的关注是指对人们的交换劳动,效忠群体,例如对国家、集团、或某个私营公司的社会经济现象。有的剥削理论(马克思学派、新自由学派)是结构性的,而有的是组织性的(新古典学派)。

马克思理论[编辑]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剥削指的是生产者(无产者)为所有者(资本家)以低于实际补偿的价格进行工作。无产者被迫出售自己的劳动,而不是一定量的劳动,以获得工资,维持生计。资本家则剥削无产者的成果,聚敛剩余价值。因此,资本家通过拥有生产资料来获利,而劳工则被剥夺了成果的所有权。

之后的其它理论(见下例)常常被称之为“特别-剥削”—即超过资本主义社会普通标准的剥削尺度。其它理论关注组织内的个人(或是相反),而马克思理论主要关注整个社会中的方方面面,或是各个阶级。这种剥削似乎是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的基本要素,贯穿于整个社会。在《资本论》中,马克思一般假定存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从总体上来将,市场的“自由度”越大,“资本的力量”越大,剥削的强度也越大。对这种直观问题的结构性解答是调整自由市场:废除资本主义,用更好的、非剥削性的、系统化生产的分配的制度来代替。

从马克思学派角度来看,“普通”剥削是基于资本主义社会的三个结构性特点:

  1. 生产资料由社会上的少数人群占有,即资本家;
  2. 财产非所有者(工人,无产者)除了出卖劳动力以外无法生存(即成为劳工);
  3. 国家利用权力保障财产和利益的不平等分配。

由于这些人造因素,工人不得不支付资本家剩余价值(利润、利息和租金)以换取生存机会。他们进入生产环节,制造商品,雇主从利润中赚取剩余价值。他们常常被“待业大军”所威胁着。简而言之,资本家的利润就是工人生产出的商品价值与工资之间的差价;用另一种话来说,资本主义的运转是基于支付工人少于商品价值的工资。

有的马克思理论认为帝国主义延展了这种剥削结构,是富有资本主义国家(或通过跨国公司)来剥削贫穷国家。有的马克思女权主义者应用类似理论来理解父权社会的剥削关系,而其它人则认为制度性种族主义也是同样的。

新古典理论[编辑]

在新古典理论中,剥削是组织性的,可以用微观经济理论来解释。这是一种市场失灵,是自由竞争的缺失。最常见的是垄断。这些剥削者拥有讨价还价的优势。从这种角度上来将,剥削可以通过竞争和市场来消除。

另一种新古典理论超越了简单组织剥削以外。首先,另一种剥削被“代理人”(被雇佣者),他们对雇佣他们的“主理人”(雇佣者)进行巧取豪夺,以信息不平等做掩饰(见代理问题)。例如,经理或官僚可以贪污款项,伤害股东或社会利益。这种剥削超越了市场,在公司和政府中广泛存在。对此很难用竞争和市场的方式来解决,而应该使用监管方式监督管理层和官僚,分摊风险、签订履约保证等。

新自由理论[编辑]

其它学派,例如,在一些“新自由主义”中,剥削在自由市场中同时存在。正如马克思理论那样,它们探讨的是结构性而非组织性问题:在社会中(控制重要资产),说客可以改变利益分配,减少多数人收入,甚至有时这种角色没有理性目的。亨利·乔治关注地主,凯恩斯关注食利者(不工作的财主),认为他们可以对号入座。前者收取地租,后者收取利息,根据这个理论,他们对社会没有任何贡献。他们不过是拥有资产,并可以不劳而获。乔治呼吁向土地征收“单一税”,而凯恩斯干脆要把利息归零。

在某些方式上,这些理论和马克思的类似。然而,他们关注社会利益群体的力量和影响(在资产阶级内部)而不是像马克思那样关注全局。不但如此,马克思看到的是资本主义社会剥削随着总生产的增长而恶化,这些理论代表着一种浪费或效率低下,即在资本主义形式下阻碍增长。因此,根据这一理论,废除租借或利息是件大好事。

在发展中国家[编辑]

发展中国家(或被称之为“第三世界国家”或“贫穷国家”)成为剥削的争论焦点,特别是在全球经济的大背景下。

外国公司的评论断言,有的公司,如蓋璞和耐克在发展中国家使用童工和血汗工厂,对他们支付的工资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即产品出售地)。如果把这种情况放置在发达国家境内的话,他们的工资水平不足以维持生计的,而相比之下,他们的劳动时间远远超过了第一世界的限制。在这些发展中国家里,工厂环境更加不安全、不健康。例如,观察家们发现工人在失火情况下无法逃生,原因是大门紧锁,这是血汗工厂的标志。在1911年三角衬衫工厂失火就是个例子,但这发生在美国,因此当时的第一世界等同于现在的第三世界。

其它人辩称,在缺乏强制的条件下,公司唯一能保证有足够劳动力的办法是提供相对较高的待遇,因此目前工人的存在表明工厂的待遇是较好的——相对于工人而言——比起其它选择来说。(见显示性偏好)另一种回复认为这不真诚,按照人文标准来看这不平等,公司的确“剥削”了工人。跟进一步讲,如果人们只能在恶劣的环境下底薪劳动,是因为除此之外就是饿死或乞讨,那么这不能视为“自由选择”。有人辩称,如果公司要将产品在第一世界销售,那么他们应该支付第一世界的报酬。根据这个观点,有人提议政府应该要求跨国公司遵循国内同等的劳动、环境、保障标准,否则不允许进行对外贸易。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改善欠发达地区的生活水平。其它人则认为这样会伤害欠发达国家的经济,打击对外投资。米尔顿·弗里德曼对此表示认同。[1]据此,如果强制制止这种'剥削’,那么公司会撤回国内,导致当地的失业。还有组织认为对外倾销粮食会导致当地农民失业,逼迫他们进入城市,成为流民。由此,对跨国公司的一些监管被提上日程,如国际劳工组织就负责制定相应的劳动标准。

公平贸易试图保障生产者和工人权益,将发展中国家的剥削情况最小化。对劳动者的剥削情况不单单局限与大尺度的海外采购,而且可以在当地的市场结构上观察到,如肯尼亚等地。[1]

雇佣劳动[编辑]

雇佣劳动是当今市场经济体系下的制度,受到广泛批评,[2]特别是来自主流社会主义无政府工团主义[3][4][5][6]使用了贬义词工资奴隶。[7][8]他们认为劳动交易是一种经济剥削,植根于资本主义。

哲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分析了工资奴隶,认为这起源于启蒙时期。在1791年书《就国家行为局限》一书中[9],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家威廉·馮·洪堡认为“只要不是出于某人的自由选择,或是局限与指令或指导,就不是他的本性;他不会以真正的力量来完成作业,不过是机械性的处理罢了”,因此当劳工受迫于外部控制下,“我们欣赏他的作为,但对他心怀憎恨。”[10]在劳动环境关系上,米爾格倫實驗斯坦福监狱实验都是相关的心理证明。[11]

不但如此,马克思指出商品化的劳动,即雇佣劳动[12]给出了攻击资本主义的绝对基础。[13]一位哲学家称:“这很令人信服,工人劳动成为了商品,这证实了马克思的私有资本主义中工资系统就是'工资奴隶',即资本家将工人境遇降低为奴隶的工具。”[14]

相关话题[编辑]

有关人类剥削的国际立法组织[编辑]

自恋型人格障碍[编辑]

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NPD)的人在“人际关系上”进行剥削,例如,利用他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15]

引述[编辑]

  1. ^ http://www.villagemarkets.org/mission/how-do-we-find-our-artists
  2. ^ Ellerman 1992.
  3. ^ Thompson 1966,第599页.
  4. ^ Thompson 1966,第912页.
  5. ^ Ostergaard 1997,第133页.
  6. ^ Lazonick 1990,第37页.
  7. ^ wage slave. merriam-webster.com. [4 March 2013]. 
  8. ^ wage slave. dictionary.com. [4 March 2013]. 
  9. ^ On the Limits of State Action
  10. ^ Chomsky 1993,第19页.
  11. ^ Thye & Lawler 2006.
  12. ^ Marx 1990,第1006页: "[L]abour-power, a commodity sold by the worker himself."
  13. ^ Another one, of course, being the capitalists' alleged theft from workers via surplus-value.
  14. ^ Nelson 1995,第158页. This Marxist objection is what motivated Nelson's essay, which claims that labour is not, in fact, a commodity.
  15. ^ 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

外部链接[编辑]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