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心理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心理学
Psi2.svg

主题 - 历史

研究範圍

異常心理學
生物心理學
認知心理學
發展心理學
實驗心理學
演化心理學
數學心理學
神經心理學
人格心理學
正向心理學
精神物理學
社會心理學
社區心理學
咨询心理學
理論心理學
超個人心理學

應用範圍

臨床心理學
輔導心理學
教育心理學
法庭心理學
犯罪心理学
健康心理學
預防心理學
工業及組織心理學
學校心理學
運動心理學

著名人物

弗洛伊德
梅奥
布罗德本特

心理学列表

出版物
相关条目
疗法

正面心理学心理学的一个最新分支,“研究能使个人和社区繁盛的力量和美德”。[1]正面心理学家希冀“发现和培养天才和能力”,并“使正常的生活更充实”,[1]而不仅仅是治疗精神病[1]

一些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如亚伯拉罕·马斯洛卡尔·罗哲斯,和埃里希·弗洛姆倡导过与人类幸福有关的理论和实践。最近,这些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关于人类繁盛的理论从正面心理学家的研究那里找到了实验支持。正面心理学也向一些新的方向迈进了。

现在,正面心理学研究者包括马丁·塞利格曼[1] 埃德·迪纳,[1] 米哈里·奇克森特米哈伊,[1], C. R. 斯奈德,[1] 克里斯·彼得森,[1],蘇德中, 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松,[1] Donald Clifton, Albert Bandura, Shelley Taylor, Charles S. Carver, Michael F. Scheier, and Jonathan Haidt.[2]

背景[编辑]

虽然正面心理学这一词起源于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54年的书《动机与人格[3],但它作为心理学的新领域,开始于被认为是现代正面心理学运动之父[4]马丁·赛里格曼,在1998年选择它为自己在美国心理学协会[5]主席任期的主题[5]。塞利格曼同意马斯洛的看法[6],指出半世纪以来的临床心理学“被同一个主题所吸引——精神疾病“[7]他敦促心理学家继续心理学在早期时提出的培养人才和提高正常生活的任务。[1]

第一届正面心理学峰会于1999年召开。第一届国际正面心理学会于2002年举行。[1] 在2009年6月,召开了第一届正面心理学世界大会。[8]

历史根源[编辑]

正面心理学从20世纪里重点关注快乐和满足的人本主义心理学那里找到根源。对正面心理学的更早影响主要来自于哲学和宗教,因为直到19世纪后期,心理学才形成现代的科学形式。(见心理学历史

犹太教对幸福的看法是一种神命论:幸福和奖励来自于顺从神命。[1]

古希腊人对此众说纷纭。 苏格拉底认为,自我认知是通往幸福的道路。 柏拉图的“洞穴比喻” 影响了很多西方思想家,他们认为幸福就是寻找更深刻的意义。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是在一生中按照美德理性生活。享乐主义相信要在简单的享受中实现幸福。斯多亞學派则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客 观和理性达到幸福。[1]

基督教发扬了幸福的神命论。在中世纪,基督教教导说,真正的幸福只有在天堂才有。七宗罪也都是关于俗世的自我放纵和自恋。在另一方面,“四大德(Four Cardinal Virtues)”和“三神德(Three Theological Virtues)”被认为可以防止罪恶。[1]

文艺复兴启蒙时代个人主义逐渐被重视。同时,有创造力的个人被认为是艺术家, 而不仅仅是工匠,因此获得尊重。 功利主义 哲学家,比如约翰·斯图尔特·密尔认为,道德行为是指最大化最多数人的幸福 的行为。因此,应该用一门关于幸福的经验主义 科学来确定哪些行为是道德的。 杰斐逊和其他民主 支持者认为,“生命,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是不可剥夺的权利,而且可以作为正义的理由去推翻政府。[1]

浪漫主义者重视个人情感的表达,并追求情感上不受社会规范阻碍的“真我”。同时,爱和亲密关系成为人们结婚的主要动机。[1]

研究[编辑]

概览[编辑]

一些研究者[9]认为,在这一领域,正面心理学可以划分为三个相互重叠的研究范围:

  1. 研究快乐生活,或 “享受生命”,审视人们的最佳体验,预测,并体會正常和健康的生活中积极的情感和情绪(如关系,爱好,兴趣,娱乐等)。
  2. 研究美好生活,或 “参与生命”,研究沉浸、忘我和福乐 的益处,这是人们在积极投入他们的主要活动时的体验。当一个人的能力和他的工作能较好地契合时,比如她确信在她充分发挥的情况下,可以完成她的任务时,这些状态就会出现。
  3. 探讨有意义的人生,或“生命归属”,讨论人们如何从一些比个人更广大和更持久的事情(例如大自然,社会团体,组织,运动,传统,信仰体系)的参与和贡献上,得到幸福,归属感,意义和目的。

抵消效应[编辑]

在一篇题为“积极情感的抵消效应” 的文章,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松等人假设正面情绪可以抵消负面情绪对心血管的影响。当人们紧张时,他们会出现高心率、高血糖免疫抑制,以及其他利于立即采取行动的反应。如果在紧张过去后,人们不调节,就会导致病痛、冠心病,和更高的死亡率。实验室研究和调查研究都表明,积极的情绪有助于经受了紧张的人们下回到了原来的生理基线。[10]

崇高[编辑]

在对厌恶研究经年后,弗吉尼亚大学的乔纳森·海德特教授等人又来研究它的对立面,并发明了 “崇高”这一术语。崇高是一种愉快的道德情感。它让人想按道德行事,作为一种情感,它具有生物学上的基础,有时可伴随着一种胸部的扩张感或皮肤的刺痛感。

殷盛 (Flourishing)[编辑]

殷盛在台湾译作心盛。为了补充国民生产总值、平均收入、国民健康水平等常用客观测量指标,剑桥大学的Felicia A. Huppert苏德中(Timothy T.C. So)建立并量化了“殷盛人生”。有鉴于科学家对心理疾病及精神问题已有系统化及相对完善的认知,So & Huppert由美国精神医学协会DSM-IV诊断标准着手,设计出殷盛/正面心理健康的定义及测量工具,研究处于心理健康顶端的一群。被称为殷盛的人感受美好的生活,这种美好是主观感觉及实际运作的结合。在一个大型研究中,23个欧洲国家的人口平均处于殷盛状态的有12.2%,其中殷盛人口最高的丹麦达33%,相反殷盛人口最低的俄罗斯只有7%。

擴展[编辑]

正面情绪的扩建理论认为,正面的情绪(例如幸福兴趣期望[11]可以拓展人的意识,鼓励新颖、多样和探索性的思想和行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拓展了的行为能够构建技能和资源。例如,对一处景观的好奇可以成为航行知识,与陌生人愉快的互动成为一个友谊,漫无目的的体育活动成为锻炼和健身。

这与负面情绪形成对比。负面情绪会导致狭隘的以生存为目的的行为。例如,恐惧只会引起逃跑。[11]

积极的经验[编辑]

正念(Mindfulness)[编辑]

正念的定义是对新奇的积极寻找,也具有不偏不倚、不偏执、接受、耐心、信任、开放、随缘、温柔、慷慨、移情、感激和善良的特点。它的好处包括减少紧张、焦虑、抑郁和慢性疼痛。[12]

流暢感(Flow)[编辑]

心流,或沉浸于工作的状态,其特点是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失去自我意识、一种控制的感觉、一种“時間消失”的感觉。流暢感本身就是一种有益的体验,而且还可以帮助人实现目标(例如赢得比赛)或提高技能(例如成为一个更好的国际象棋选手)。[12]

灵性[编辑]

灵性的定义是对 “神圣”的追寻,其中“神圣”一般是被定义为是超越普通和值得崇敬。灵性据认为也会导致对生命目的和意义的追寻。[12]

积极的未来[编辑]

自我效能[编辑]

自我效能指一个人对靠自己的能力来完成工作的信心。低自我效能与抑郁症有关;高自我效能感可以帮助人克服各种滥用,克服饮食失调,以及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高自我效能也提高了免疫系统,帮助减缓紧张,并减少疼痛。[13]

习得性乐观[编辑]

习得性乐观是指一个人把失败归因于是外部的(而非个人),可变的(而非永久),具体的(限于特定的情况)的习惯。例如,一个乐观的人把他/她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外因(环境或其他人)、那些可能不会再次发生的偶然因素,以及某些不会影响他/她在其他方面的成功的特定原因。

与这种解释风格相联系的,有更好的表现(学术,体育,或工作效率)、更大的人际关系满意度、更好的生活应对、更少的抑郁症,和更好的身体健康。[13]

希望[编辑]

希望是一种针对目标的习得性风格,人们可以使用路径式思维(找到通往目标的路径的感知能力),以及代理式思维(使用这些路线的必要动机)([13]

其他发现[编辑]

  • “一个对22个彩票大奖赢家的系统研究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幸福基线,结果并不超过22对照实验者。”(第48页[9]
  • “在几年内,截瘫患者的平均幸福程度仅比不瘫痪者略少”(第48页[9]
  • “[百分之83]的美国人报告说对生活满意”(第50页[9]
  • “在较富裕的国家...财富的增加,对个人幸福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第54页[9]
  • “与最多有微弱影响的钱不同,婚姻关系与幸福强烈相关……在我看来,对于已婚者比未婚者更幸福的事实,还没有确认的原因。(第55-56 [9]),但其他研究发现,已婚者比未婚者在幸福上没有区别。 [1]

应用[编辑]

"个性力量和美德"( Character Strengths and Virtues, CSV)的成书,是研究者们对识别和分类人类的正面心理特征的第一次尝试。就像普通心理学的 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 DSM)一样,CSV为协助制定正面心理学的实际应用提供了理论框架。这本手册确定了六类美德(即“核心美德”),共有24个可测量的力量。[14]

CSV的介绍部分说,这6类美德是被历史上绝大多数文化所认可,并且这些特征在实践中会导致更多的幸福。尽管书中有众多的说明和警告,这种普遍性暗示着,正面心理学运动的领袖们除了要扩大心理学研究的范围以包括精神健康外,还在正在挑战价值相对主义,而主张我们是“进化为天生”倾向于某些美德,即美德具有生物学的基础。[15]

这些优点和长处可以分类如下:

  1. 智慧与知识:创意好奇,开明,爱学习智慧
  2. 勇气:英勇,坚毅,诚实,活力
  3. 人性:善良人际交往能力
  4. 正义:公民性,公平,领导能力
  5. 节制:宽恕怜悯谦虚谨慎自我控制
  6. 超越:审美优秀感恩希望幽默灵性

正面心理学的实际应用,包括协助个人和组织发现自己的长处,并利用它们来增加和保持其各自的水平和福利。治疗师,辅导员,教练员和其他各种心理专业人员可以使用新的方法和技术,来构筑和拓宽那些不一定有精神病或精神错乱的人的生活。

VIA性格研究所[16]的Ryan Niemiec和密苏里州精神卫生研究所[17]的Danny Wedding,最近出了一本叫电影里的正面心理学:用电影来构建美德和个性力量的书,展示了电影如何描绘这些正面心理学里的美德和力量,以及人们如何可以通过看电影来提升自我,或帮助他人。[18]

正面心理学目前也正在英国得到了广泛研究,如剑桥幸福感研究院[19],研究者包括剑桥大学教授Felicia Huppert及研究生Timothy So;应用正面心理学中心[20]。它的研究者包括累斯特大学的Alex Linley教授,他的当前研究课题包括创伤后成长,感恩,和正面治疗,合作者包括曼彻斯特和诺丁汉大学等院校。

参见[编辑]


正面心理学的前辈:

注释[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Compton, William C,. 1//An Introduction to Positive Psychology. Wadsworth Publishing. 2005: 1–22. ISBN 0-534-64453-8. 
  2. ^ Ong, Anthony D. 和Van Dulmen, Manfred H.M. (2006). Oxford Handbook of Methods in Positive Psycholog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3. ^ The last chapter is entitled "Toward a Positive Psychology".
  4. ^ Goldberg, Carey. "Harvard's crowded course to happiness." The Boston Globe. March 10, 2006.
  5. ^ 5.0 5.1 Time Magazine's cover story in the special issue on "The Science of Happiness", 2005
  6. ^ "The science of psychology has been far more successful on the negative than on the positive side. It has revealed to us much about man’s shortcomings, his illness, his sins, but little about his potentialities, his virtues, his achievable aspirations, or his full psychological height. It is as if psychology has voluntarily restricted itself to only half its rightful jurisdiction, than the darker, meaner half." (Maslow, Motivation and Psychology, p. 354).
  7. ^ Seligman, Martin E.P. (2002). Authentic Happiness: Using the New Positive Psychology to Realize Your Potential for Lasting Fulfillment.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p. xi. ISBN 0-7432-2297-0.
  8. ^ http://www.ippanetwork.org/wcpp/world_congress_highlights.html
  9. ^ 9.0 9.1 9.2 9.3 9.4 9.5 Seligman, Martin E.P. Authentic Happiness: Using the New Positive Psychology to Realize Your Potential for Lasting Fulfillment..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2002: 275. ISBN 0-7432-2297-0. 
  10. ^ Fredrickson, B. L., Mancuso, R. A., Branigan, C., & Tugade, M. M. (2000). "The undoing effect of positive emotions," Motivation and Emotion. 24, 237-258.
  11. ^ 11.0 11.1 Compton, William C,. 2//An Introduction to Positive Psychology. Wadsworth Publishing. 2005: 23–40. ISBN 0-534-64453-8. 
  12. ^ 12.0 12.1 12.2 Snyder, C.R.; Lopez, Shane J., 11, Positive Psychology, Sage Publications, Inc.. 2007, ISBN 076192633X 
  13. ^ 13.0 13.1 13.2 Snyder, C.R.; Lopez, Shane J., 9, Positive Psychology, Sage Publications, Inc.. 2007, ISBN 076192633X 
  14. ^ Peterson, Christopher; Seligman, Martin E.P.. Character strengths and virtues: A handbook and classifica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ISBN 0-19-516701-5. 
  15. ^ Peterson, Christopher & Seligman, Martin E.P. (2004). Character strengths and virtues: A handbook and classifica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51. ISBN 0-19-516701-5.
  16. ^ www.viacharacter.org
  17. ^ www.mimh.edu
  18. ^ Niemiec, Ryan & Wedding, Danny (2008). Positive Psychology at the Movies: Using Films to Build Virtues and Character Strengths. Cambridge, MA: Hogrefe. ISBN 978-0-88937-352-5.
  19. ^ http://www.cambridgewellbeing.org/
  20. ^ www.cappeu.org

参考[编辑]

  • Argyle, Michael (2001). The Psychology of Happiness. Routledge.
  • Benard, Bonnie (2004). Resiliency: What We Have Learned. San Francisco: WestEd
  • Csikszentmihalyi, Mihaly (1990). 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 Haidt, Jonathan (2005). The Happiness Hypothesis. Basic Books.
  • Haidt, J. (2003). Elevation and the positive psychology of morality. In C. L. M. Keyes & J. Haidt (Eds.) Flourishing: Positive Psychology and the Life Well-lived.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pp. 275-289).
  • Kahneman, Daniel, Diener, Ed, Schwarz, Norbert (2003). Well-Being: The Foundations of Hedonic Psychology. Russell Sage Foundation Publications.
  • Keyes & J. Haidt (Eds.) Flourishing: Positive Psychology and the Life Well-lived.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pp. 275-289).
  • McMahon, Darrin M. (2006). Happiness: A History. Atlantic Monthly Press.
  • Robbins, B.D (2008). What is the good life? Positive psychology and the renaissance of humanistic psychology. The Humanistic Psychologist, 36(2), 96-112.
  • Seligman, Martin (1990). Learned Optimism: How to Change Your Mind and Your Life. Free Press.
  • Seligman, M.E.P. (2004). Can Happiness be Taught?. Daedalus journal, Spring 2004.
  • Snyder, C.R., and Lopez, Shane J. (2001) Handbook of Positive Psycholog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延伸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