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凡爾賽宮
Château de Versailles法語
Vue aérienne du domaine de Versailles par ToucanWings - Creative Commons By Sa 3.0 - 073.jpg
Chateau Versailles Galerie des Glaces.jpg
Vue aérienne du domaine de Versailles par ToucanWings - Creative Commons By Sa 3.0 - 092.jpg
鳥瞰圖;鏡廳;凡爾賽花園
位置和基本資訊
概要
類型法式城堡, 宮殿, 博物館, 王室居所[*]
建築風格巴洛克、路易十四風格、路易十五風格、路易十六風格、新古典主義、帝國風格、拿破崙三世風格
用途宮殿, 藝術博物館, 影片搭景[*]
地點 法國法蘭西島大區伊夫林省凡尔赛
坐标48°48′17″N 2°07′13″E / 48.8048°N 2.1203°E / 48.8048; 2.1203坐标48°48′17″N 2°07′13″E / 48.8048°N 2.1203°E / 48.8048; 2.1203
起造日1661年 (1661)
竣工日1789
托建人路易十四
所有人法國政府
建筑师路易·勒沃[*], François d'Orbay[*], 儒勒·哈杜安·孟萨尔
保护情况monument historique classé[*]
世界遗产
官方名稱Chateau and Park of Versailles
標準Cultural: i, ii, vi
編號83
登录年份1979年(第3屆大會
面积1,070 ha
緩衝區9,467 ha
网站
en.chateauversailles.fr
地圖

凡尔赛宫(法語:Château de Versailles发音:[ʃɑto d(ə) vɛʁsɑj]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聆聽;英語:Palace of Versailles);[1] 位于法国巴黎西南郊外伊夫林省的省会凡尔赛。於1682年至1789年由太陽王路易十四建造,在此期間超越了巴黎成為了法国實際意義上的首都。凡尔赛宫有着寢宮、花園、美術收藏庫、辯論場、劇場、情報中心和政治會議室等諸多功能,是一座兼具觀賞性和實用性的宮殿,以金色、藍色和粉橘色為主基調,傾其所能表現「絢爛豪華的奢侈美」,這種風格被後世稱為「巴洛克」風格,不過在其後任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末期和整個路易十六時期,還加入了一些甜美風格「洛可可」裝飾。到了20世纪以後,法國因為進入共和政府,皇室被廢除,於是改建為博物館对公众开放,一躍成为法國著名景点和文化遗产。[2]並在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3]

凡尔赛宫的建筑风格因為極盡奢華,在17~18世纪的欧洲各國引發巨大轟動,神聖羅馬帝國(現奧地利德國)、俄羅斯帝国波蘭立陶宛聯邦瑞典王國等歐洲大国的君主紛紛倣效,形成一股修建皇宮的跟風之潮。

历史[编辑]

興建[编辑]

1652年的凡尔赛宮

凡尔赛宫所在地区原来是一片森林沼泽荒地。1624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三以1万里弗尔的价格买下117法亩英语Arpent荒地,在这里修建一座二层的红砖楼房,用作狩猎行宫。[4][5] 二楼有国王办公室、寝室、接见室、藏衣室、随从人员卧室等房间,一层为家具储藏室和兵器库。当时的行宮拥有26个房间,如今拥有2300个房间、67个楼梯和5210件家具[6][7]

1660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参观财政大臣富凯(Fouquet)的沃子爵府邸(Château de Vaux-le-Vicomte)[8],为其房屋与花园的宏伟壮丽所折服,当时王室在巴黎郊外的行宫——圣日耳曼宫凡塞讷宫圣克鲁宫等无一可以与其相比。路易十四憤怒他不盡職守之余将富凯以“贪污”罪名投入巴士底狱,并命令沃子爵府邸的两位主要设计师:园林家安德烈·勒诺特尔(André Le Nôtre)和建筑家路易·勒沃英语Louis Le Vau(Louis Le Vau)为其设计新的行宫。[9][10][11] 16至17世纪期间巴黎市民不断发生暴动,更是在1648年至1653年,发生两次规模巨大的投石黨叛亂,导致路易十四决定将王室宫廷(当时位于巴黎城内的卢浮宫杜伊勒里宫)迁出混乱喧闹的巴黎城。[12][13]经过考察和权衡,他决定以路易十三在凡尔赛的狩猎行宫为基础建造新宫殿。为此征购6.7平方公里的土地。勒诺特尔在1667年设计凡尔赛宫花园和喷泉,勒沃则在狩猎行宫的西、北、南三面添建新宫殿,将原来的狩猎行宫包围起来。原行宫的东立面被保留下来作为主要入口,修建大理石庭院(Marble Court)。[14][15]

1674年,建筑师儒勒·哈杜安·孟萨尔从于1670年去世的勒沃手中接管凡尔赛宫工程,[16][17] 他增建宫殿的南北两翼、教堂、桔园和大小马厩等附属建筑,并在宫前修建三条放射状大道。为吸引居民到凡尔赛定居[18][19],还在凡尔赛镇修建大量住宅和办公用房。为确保凡尔赛宫的建设顺利进行,路易十四下令10年之内在全国范围内禁止其他新建建筑使用石料。[20][21]

1682年5月6日,路易十四宣布将法兰西宫廷从巴黎(羅浮宮)迁往凡尔赛。法国的政治、外交决策都在凡尔赛宫决定,凡尔赛成為事实上的法国首都。为消除势力强大的法国地方贵族(如孔代亲王家族)的割据叛乱危险,凡尔赛宫落成之后,路易十四即将全国主要贵族集中于凡尔赛宫居住。

1688年,凡尔赛宫主体部分的建筑工程完工,而整个宫殿和花园的建设直至1710年才全部完成,随即成为欧洲最大、最雄伟、最豪华的宫殿建筑,并成为法国乃至欧洲贵族活动中心、艺术中心和文化时尚的发源地。

全盛时期及法國大革命[编辑]

A painting of the Palace and Versailles and its gardens as it appeared in 1668
1668 年的凡爾賽宮,由皮埃爾·帕特爾( Pierre Patel)繪製
A painting of the garden façade built by Louis Le Vau from 1668 to 1670
1675年左右面向花園處之立面

在其全盛时期,宫中居住的王子王孙、贵妇、亲王贵族主教及其侍从仆人竟达36000名之多。[22][23] 在凡尔赛还驻扎有瑞士百人卫队、苏格兰卫队、宫廷警察、6000名皇家卫队、4000名步兵和4000名骑兵。为安置其众多的“正式情妇”,路易十四还修建大特里亚农宫马尔利宫。在路易十五晚期和路易十六早期中,维持凡尔赛宫廷的费用占法国岁入的四分之一。但这些活动收到一定的成效:路易十四登基以前势力雄厚、心怀不满、屡屡反叛的法国大贵族至路易十四时代已被奢靡的宫廷生活所笼络腐化,甚至以受邀居住于宫中为荣,争先恐后仿效国王及宫中的礼仪、着装,担心失去国王的宠愛。[24][25][26]

路易十五路易十六时期,在凡尔赛宫花园中修建小特里亚农宫和瑞士农庄等建筑,完成了海格立斯廳、北翼的宴會廳以及國王大套間的擴建,为显示王权的威严[27][28] ,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经常在宫中举行场面浩大壮观的典礼、晚会、舞会、狩猎和其他娱乐活动。1751年,路易十五为庆祝长孙勃艮第公爵降生而举办的烟火晚会,消耗66万里弗尔的焰火[8] 1748年,路易十五開始在宮殿的最北端建造一座宮殿劇院,但完工推遲則到1770年,同年,路易十五为王太子举行的婚礼花费达900万里弗尔。1771 年,路易十五讓宮廷建築師昂熱-雅克·加布里埃爾(Ange-Jacques Gabriel)以新古典主義風格重建了倒塌的北部長翼。但這項工作也因財政拮据而停止,直到路易十五於 1774 年去世,這項工作仍未完成。,在1783 年,這座宮殿是簽署《巴黎和約》三項條約中最後兩項條約的地點,從而結束了美國獨立戰爭[29]

1784 年,路易十六曾短暫地將王室遷至聖克盧城堡(Châteaude Saint-Cloud),以試圖凡爾賽宮進行更多翻修,但由於財政困難和政治危機而無法開始建設[30]。直至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發,路易十六一家得知攻占巴士底獄的消息,隨著巴黎革命的蔓延和到凡爾賽婦女大遊行的影響,最終他們被迫從凡爾賽宮遷居巴黎,[31]而當在随后到来的恐怖时期中,凡爾賽宮作為王宮的歷史至此終結,期間宮殿曾被民众多次洗掠,宫中陈设的家具、壁画、挂毯、吊灯和陈设物品被洗劫一空,宫殿门窗也被砸毁拆除。[18][32]法国三級会议会场被封闭后,会议中的第三等级代表和一些下级僧侣、激进贵族前往凡尔赛宫室内网球场集会,签署著名的《網球廳宣誓》,宣誓称如未能为法国制订出一部成文宪法,就绝不解散。

1793年,國民公會宣布廢除君主制,宫内残余的艺术品和家具全部运往卢浮宫被下令拍賣。凡尔赛宫建築物上的所有皇家標誌都被雕刻或鑿掉,淪為來存放從貴族那裡沒收的家具、藝術品和圖書館。

19世紀至近代[编辑]

威廉一世於1871年1月18日在凡爾賽宮鏡廳加冕成為德意志帝國皇帝。此畫由德國畫家安東·馮·維爾納繪於1885年。
1919年6月28日,凡尔赛和约在镜厅召开

拿破崙於 1804 年成為法國皇帝時,他曾考慮將凡爾賽宮作為他的住所,但由於翻修成本過高放棄了這個想法。然而在1810 年與瑪麗·路易絲結婚之前,他曾對大特里亞農宮進行了修復和翻新,作為他和家人的春季居所。

1815年,隨著拿破崙的最終垮台,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八成為法國國王,下令修復皇家公寓,然而歸因成本太大的問題,僅拆除並重建了南翼的建築部分,使前翼的外觀更加統一。不過他和他的繼任者查理十世都沒有住在凡爾賽宮。

直到1833年,奥尔良王朝的路易·菲利普国王致力於“法國的所有榮耀”,下令修复凡尔赛宫以創建法國歷史博物館,然而在1848年路易·菲利普被推翻後,博物館的項目基本上停止了。[33][33][34]1870年普法战争期间,凡尔赛宫被普鲁士帝国军队占领,城堡的一部分都變成德軍的軍事醫院。1871年,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镜厅加冕,从德意志的一个诸侯王升格为德意志帝国的皇帝;直到 1871 年 3 月簽署停戰協定後才離開凡尔赛宫,此举动深深伤害了法国人的民族骄傲,酿成法国对德国的仇恨,为一战的爆发埋下伏笔。同年,德国在凡尔赛与法国签订了初步和约。此后入駐凡尔赛宫的梯也尔政府策划镇压巴黎公社的行动,1875 年,法國第二個議會機構——法國參議院成立,並在 1876 年在宮殿南翼新建的大廳舉行會議。[35][36]

1889年,为纪念法国大革命100周年,法国政府(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把凡尔赛宫改造为公共博物馆,里面的展品全部供人展出、一般市民也可参观。[37]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召开的巴黎和会在镜厅召开,法国政府(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借此羞辱战败德国、报德国统一时候的一箭之仇;但同时,被羞辱的德国也因此记恨法国,为二战埋下伏笔,间接导致煽动德国爱国情绪的希特勒崛起。协约国于6月28日在镜厅与德国签订《凡尔赛和约》。 1920年,在大特里亚农宫签订制裁德意志帝国的同盟——奥匈帝国的第二大组成部分:匈牙利王国特里亚农和约[38]1937年,凡尔赛宫作为历史博物馆对公众开放。法国政府多次在宫中和花园中举办外事活动,召开国际会议,签署国际条约[39]

自從 1950 年代開始,凡爾賽宮博物館在策展人拉爾德·范德·肯普的領導下,以目標將宮殿恢復到 1789 年的狀態為目的進行龐大的修復計畫。早期的項目包括修復鏡廳的屋頂;該宣傳活動隨後引起了國際社會對凡爾賽宮困境的關注,並獲得了大量外國資金,包括洛克菲勒基金會的資助。對於博物館和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而言,其中一項龐大的成本是盡可能多地回購當初被賣掉的原始家具。也因此,凡爾賽宮製造的家具成為是國際市場上非常搶手的商品,最終博物館花費了大量資金來收回宮殿的大部分原始家具。[40][41]

1978年6月26日,凡爾賽宮曾遭到布列塔尼解放陣線(FLB)恐怖分子的轟炸。導致宮殿左翼遭到嚴重的破壞。[42]1999年,法国政府开始对凡尔赛宫每年整修[43]。2006年,开始每年对凡尔赛宫的文物进行重点展示,每个重点展示都有一个相应的主题。[44]2014年,凡尔赛宫正殿的金色屋顶整修完成,全体显得比之前的版本更加富丽堂皇。2018年,开始修缮侧面两厅的建筑,把金色屋顶继续融入还未被加入的主体建筑中。

當代,凡爾賽宮所有權歸於法國政府所有。它的正式名稱是「凡爾賽宮、博物館和國家莊園」,是由法國文化部負責監督的獨立行政和管理機構。[45]

登錄世界遺產[编辑]

1979年10月26日,凡尔赛宫與其圓林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批准作為文化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編號81號,認為其滿足以下三個獲選條件:[46]

  1. 凡爾賽宮和圓林構成了獨特的巴洛克藝術實現,不僅在於其規模,還在於其極高的品質和獨創性。(文化遺產標準一);
  2. 凡爾賽宮從17世紀到18世紀對整個歐洲產生了巨大影響。皇宮設計也影響其他建築師如克里斯多佛·雷恩和安德烈亞斯·施呂特(Andreas Schlüter)等人, 導致“小凡爾賽宮”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如寧芬堡、施萊斯海姆、喀斯魯、維爾茨堡、波茨坦、斯德哥爾摩等。 同時由建築師自己設計,或是模仿者設計的勒諾特爾風格花園也數不勝數:從溫莎到卡塞爾,再到瑞典的格蘭哈,丹麥和俄羅斯都能看到類似的設施。(文化遺產標準二);
  3. 凡爾賽宮作為過去法國君主的權力中心,是展現法國宮廷生活及音樂、戲劇、裝飾藝術等藝術領域的最佳典範,在國王、皇家學院創始人的鼓勵下,許多學者在此進行了許多科學發現。直到1789年10月6日,人們趕走了路易十六和瑪麗-安托瓦內特後,法國的權力中心才轉移回巴黎。(文化遺產標準四);

宫殿特色與配置[编辑]

凡尔赛宫宫殿的主層平面圖(約 1837 年,從北到右),紅色為鏡廳,綠色為戰鬥廳,黃色為皇家禮拜堂,藍色為皇家歌劇院

凡尔赛宫宫殿呈U形佈局,建築物在1715年路易十四去世時基本就已完工,外立面長達402公尺(1,319 英尺)。整宮殿有大約一百萬平方英尺(10公頃)的屋頂,設有2,143 個窗戶、1,252 個煙囪和 67 個樓梯,共分為 2,300 個房間,建築並视其立面,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47][48]作为正面入口的東立面,由于大理石庭院的路易十三狩猎行宫得以保留,因此风格统一为与狩猎行宫相同的,典型的文艺复兴时期法式宫邸的风貌[49][50] :立面划分为两段,下段为法兰西岛砖楼风格的两层红砖墙面,配合米黄色琢石修饰的形体边缘和落地门连窗,古典柱式运用极为克制,只使用少量的塔斯干壁柱强调建筑区隔;上段则是深蓝色法式高屋顶配合金色缘边老虎窗(原为蓝色,2014年被法国政府修缮,变为金色)。其余三个方向立面,特别是作为凡尔赛宫花园宏大背景的西立面,则为典型的意大利古典主义风格,屋顶使用意式平屋顶而几乎无法察觉,立面则为标准的古典主义三段式处理,即将立面划分为纵、横三段,建筑立面左右对称,并使用大量的高卢壁柱装饰,图景焦点更以神殿门廊般的圆柱外廊强调,整体造型轮廓整齐、庄重雄伟,被称为是理性美的代表。其内部装潢则以巴洛克风格为主,少数厅堂为洛可可风格。[5][51][52]

但是,凡尔赛宫过度追求宏大、奢华,居住功能却不方便。宫中没有一处厕所或盥洗设备,连王太子都不得不在卧室的壁炉内便溺。路易十五极端厌恶寝宫,认为它虽然宽敞、豪华,却不保暖。[53]


從 17 世紀中葉到 18 世紀末,凡尔赛宫的建築和園藝對於歐洲產生了巨大影響。俄羅斯皇帝彼得一世聖彼得堡修建的夏宮、俄罗斯女帝葉卡捷琳娜二世修建的冬宮、奧地利的神聖羅馬女皇玛丽亚·特蕾西亚维也纳修建的美泉宫、德國的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波茨坦修建的忘忧宫、德國的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修建的海伦基姆湖宫、波蘭在華沙修建的皇家城堡、以及瑞典斯德哥爾摩修建的皇家宮城全都倣照了凡尔赛宫的樣式而建造,其他影響的例子包括漢普敦宮柏林宮聖伊德方索宮斯德哥爾摩王宮[54]路德維希堡宮卡爾斯魯爾宮寧芬堡宮施萊斯海姆宮[55][56],和埃斯特哈齊宮等宮殿[57]

玄關[编辑]

大理石庭院(法語:Marble Court)為凡尔赛宫的正面入口,是位於由宮殿三面建築物所圍繞的軍械廣場(Place d'Armes)中軸線的建筑物,原为路易十三的狩猎行宫,在路易十四时加以改造保留原来的红砖墙面,并增加大理石雕塑和镀金装饰。庭院地面用红色大理石装饰。馬薩式的屋頂上則設有圓形的閣樓窗,庭院正面一层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私室和沙龙,二层为国王寝室。[58]

以前在進入宫殿之前,人們必須爬上大使樓梯 (Escalier des Ambassadeurs) 建於 1674 年,於1680 年完工,是由建築師路易斯·勒沃設計的,但樓梯是由弗朗索瓦·德奧貝建造的, 在其創建時,凡爾賽宮的定位以反映政府權力和權威並非王室的私人住宅,因此該樓梯的原始功能細節加強了也凡爾賽宮的這一進程。這座樓梯最終因擴建劇院而在1752年遭到拆除。[59][60]

大套间與沙龍廳[编辑]

在內部格局中,凡尔赛宫使用意大利宮殿藉鑑的例子而設計,国王大套间(Grand appartement du roi)共围绕路易十三行宫北侧的新宫殿北部,其二层是以阿波罗厅为中心,由象征太阳系七曜及其希臘神話神祇的七座豪华大厅与其它附属房间组成的“国王大套间”。在勒沃的原始设计里,这里是国王日常起居议政的场所,但在凡尔赛宫的第三次扩建以后,这里主要作为进行官方接见或庆祝活动的“国事套间”。其楼下则是公主们的套间,七座豪华大厅依據如下:


位于主楼二层东北角与北翼的连接处,连接中路宫殿和北翼与王家礼拜堂。路易十四时代此處曾作為王家礼拜堂使用,但后来其地位被位于新北翼的新王家礼拜堂取代。路易十五时起,鉴于国王套间的房间用作大型接见活动略显局促,这个房間被改建为国王接见厅,在天花板則描繪著海克力斯接受以宙斯為首的眾神祝福的景象,張顯路易十四君權神授的隱喻。[61][62]
  • 豐饒廳(法語:Salon de l'Abondance):
位於海格立斯厅之西,北面为花园的拉冬娜喷泉,厅内存放有历代国王的奖章及珍宝收藏。
  • 维纳斯厅(法語:Salon de Vénus):
又译金星厅或爱神厅,在丰收厅之西。在勒沃的设计中,这里原是狄安娜厅的附属前厅,不在七曜厅之列,但在凡尔赛宫第三次扩建中,国王大套间花园一侧的门厅,即旧维纳斯厅被拆毁,其装饰与天花壁画移于面积大致相等的此厅,此厅便成为与狄安娜厅并列的大套间主要门厅。路易十四时代,厅内有台球桌和一整套纯银铸造、精工镂刻的家具。这些家具后来被熔化铸造银币,以弥补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的开支。[63]
  • 狄安娜厅(法語:Salon de Diane)
又译月神厅,位于主楼二楼北侧,维纳斯厅之西,是大套间的主要入口。其墙壁用各种精美瓷器装饰,天花板的裝飾描繪了女神狄安娜的生活場景,在於路易十四時期曾改為台球室。[64]
  • 玛尔斯厅(法語:Salon de Mars)
又译火星厅或战神厅,在狄安娜厅之西,在勒沃的设计中,这里是拱卫国王寝宫的卫兵厅,但大套间不用作寝宫后,国王一般在此召开宫廷音乐演奏会或赌博牌会。大厅的天花板上有克勞德·奧德蘭二世(法文:Claude Audran II)的油画作品《战神驾驶狼驭战车》。大厅内壁炉两端有大理石平台,曾经布置台球桌。
  • 墨丘利厅(法語:Salon de Mercure):
又译水星厅,在玛尔斯厅之西,在勒沃的设计中,这里是贵族等候国王接见的候见厅,后来则用作国王的御床接见厅(Chambre de parade)。厅内有一张大床,围以银质栏杆,还有一座纯银大壁橱,墙壁上则围有金色和银色锦缎。路易十四的孫兒安茹公爵(后来成为西班牙国王腓力五世)曾在此居住。
  • 阿波罗厅(法語:Salon d'Apollon):
又译太阳神厅,在勒沃的设计中,此厅是国王的正寝,与现在的王后卧室对称布置,但后来用作国王的御座厅。该厅布置极为奢华绮丽,天花板上有名為《法蘭西守護國王安睡》的镀金雕花浅浮雕,墙壁为深红色金银丝镶边天鹅绒,中央为纯银铸造的御座,高2.6米,位于铺有深红色波斯地毯的高台之上。
由于路易十四自诩为“太阳王”,因此在勒沃的设计中,最尊贵的这座大厅是国王大套间的第四大厅,其余六座大厅骈列其两侧,譬如星辰围绕太阳旋转,但在往后的改建中,此厅成为国王大套间最后一座大厅。

鏡廳[编辑]

镜厅

镜厅(Galerie des glaces)又译镜廊,位於战争厅之南,西临花园。是凡尔赛宫最著名的大厅,由孟萨尔在国王大套间的两座大厅(日常卧室“萨顿厅”(Salon de Saturne,或译土星厅)、敞廊门厅旧“维纳斯厅”)、与之对称的王后大套间的两座大厅、以及连接两座大套间的敞廊的基础上改建而成。


镜厅空間长76公尺,高13公尺,宽10.5公尺,一面是面向花园的17扇巨大落地玻璃窗,另一面对称地布置了由400多块镜子组成的17面巨大镜窗,合计34面巨窗,宣示着路易十四至1678年镜廊动工之年止,其34年的统治和17年的亲政中,法国取得的巨大经济成就。厅内地板为细木雕花,墙壁以淡紫色和白色大理石贴面装饰,柱子为绿色大理石。柱头、柱脚和护壁均为黄铜镀金,装饰图案的主题是展开双翼的太阳,表示对路易十四的崇敬。天花板上为24具巨大的波希米亚水晶吊灯,以及歌颂太阳王功德的油画。大厅东面中央是通往国王寝宫的四扇大门。路易十四时代,镜廊中的家具以及花木盆景装饰也都是纯打造。 波旁王朝时,这里不仅经常举行盛大的化妆舞会,更是最盛大的朝觐仪式和外国使节接见仪式举行的场所。


战争厅[编辑]

战争厅位於主楼的西北角、阿波罗厅之西,北、西两面面向花园,南面通往镜厅,此处原本是国王大套间的国事会议室“朱庇特厅”(Salon de Jupiter,或译木星厅),第三次扩建时改为国王大套间与镜厅的连接厅堂。 厅内的装饰由孟莎和勒布伦完成,主要为反映路易十四征服西班牙、德意志、尼德兰等功绩的油画。镀金壁炉之上为路易十四的骑马浮雕像。

和平厅[编辑]

和平厅位於主楼的西南角、镜厅之南,为一方厅,由王后大套间的原第五大厅改建而成,装饰风格与战争厅相似,但壁炉上的油画主题为“路易十五创造和平”。厅内装饰以罗马帝王像、狮子、法国和纳瓦拉王国国徽为主题。重大朝仪时,臣工自北侧的战争厅进入镜廊,直至和平厅附近的御座处向国王行礼,这个过程寓意着在太阳王以其赫赫武功,引导法国与欧洲走向持久的和平。

国王與王后套间[编辑]

国王套间(法語:Appartement du roi)是凡尔赛宫的政治及活动中心,位于主楼东面,位于整个凡尔赛宫的中轴线上,正对宫前的三条射线状大道,過去即路易十三的旧狩猎行宫二层,在凡尔赛宫第三次扩建后成为国王日常起居的场所,每日會舉行起床禮、早朝覲、晚朝覲和問安儀式。卧室内有金红织锦大床和绣花天篷,围以镀金护栏,天花板上是名为《法兰西守护国王安睡》的巨大浮雕。[65]

国王卧室北边为国事会议室,连接着其东国王日常休息的私人卧室,北部则隐藏着国王日常办公的图书室。国王卧室南边为眼厅,得名自通往国王寝室的大门上方牛眼形状的天窗,是亲王贵族和大臣候见的场所。牛眼厅之东依次为宴会室和卫兵室,日常朝见中,臣工便是由卫兵室经宴会室进宫觐见。[65]

王后大套间(法語:Grand appartement de la reine)則位于主楼南侧,包括由东至西分别是王后卫兵室、大宴会室、候见室(俗称“贵族沙龙”,Salon des nobles)和王后卧室,王后卧室之西即为和平厅。在勒沃的原始设计中,王后大套间由七座厅堂组成,与国王大套间的七曜大厅完全对称,但经历若干次改造后,王后大套间只剩下前四座大厅,功能和装修也大为改变,现在的装修布局乃按玛丽·安托瓦内特时期复原。王后大套间的楼下为王太子套间(Apartment du Dauphin)。


皇家歌劇院[编辑]

皇家歌劇院(法語:opéra royal du château de Versailles)位于北翼,是路易十五於1748年下令修建。设计师則為昂熱-雅克·加布里埃爾(Ange Jacques Gabriel)。剧场深26公尺,宽22公尺,可以容纳750名观众,为其照明需要3000多根蜡烛。在結構幾乎完全以木頭建造,外觀被漆成大理石狀,天花板上則裝飾著由路易·讓-雅克·杜拉莫(Louis-Jacques Durameau)繪製的太陽神阿波羅畫作,雕塑家奧古斯丁·帕祖(Augustin Pajou)則為歌劇院打造了雕像和浮雕裝飾,皇家剧场最終於 1770 年 5 月 16 日開幕,以作為路易十六皇室婚禮慶典的一部分。[66]

1789年10月2日法國大革命初期,歌劇院曾最后一次举行演出,招待路易十六招来保护王宫的佛兰德斯卫队。1871年巴黎公社期间,凡尔赛政府的国民会议曾设于此。[67]


法國歷史博物館[编辑]

1830年,路易-菲利普一世決定將凡尔赛宫改造成一個專門展示“法國所有榮耀”的博物館,因此宮殿南翼的大部分套间被完全拆除,並改建成一系列的大房間和畫廊,其中巴泰爾畫廊英语Galerie des Batailles(法語:Galerie des Batailles)長約120公尺,寬13公尺,面積是鏡廳的兩倍。它是法國歷史博物館中最輝煌的房間。展出從羅浮宮移來,以众多战争為主题的大量绘画作品,如賈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為拿破崙一世加冕的著名畫作,及《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普瓦蒂埃大捷》、《里沃利战役》、《亨利四世进入巴黎》等作品。[68]

當1848年路易·菲利普被推翻後,戰鬥畫廊和展覽的作品依然保持原樣,目前一樓的另一組房間被則改造成路易十四及其宮廷的畫廊,展示相關的家具、繪畫和雕塑,目前凡尔赛宫有共有約1,000 件博物館藏品。[68]

王家礼拜堂[编辑]

王家礼拜堂的鳥瞰圖
王家礼拜堂內部祭台,此處也是瑪麗·安托瓦內特和路易十六的結婚地點

王家礼拜堂在北翼楼群的南端,該建築高 40公尺(130 英尺),長 42公尺(138 英尺),寬24公尺(79 英尺)。是凡爾賽宮歷史上的第五個小堂,於1700年修建,路易十四称这座教堂是奉献给圣路易的。路易十四修建凡尔赛宫是为了在气势上胜过西班牙的埃斯库里亚尔宫修道院、宫殿综合建筑群),但没有把教堂布置在主要轴线上,反映出在路易十四时期的法兰西,王权已经高于神权。 王家礼拜堂是宮殿內部最豪華的地方之一,也是宮廷日常生活的焦點,禮拜堂分成上下兩層,上層為皇室專用,下層則為人民與官員使用,其中路易十五、王储路易(路易十五的王太子)、路易十六、普罗旺斯伯爵(路易十八)和阿图瓦伯爵(查理十世)都曾在这个教堂里举行婚礼。

園區[编辑]

1700 年左右的凡爾賽宮、公園和花園。

凡爾賽宮由宮殿、宮殿周圍的附屬建築、公園和花園組成。截至 2021 年 6 月,該園區共佔地面積800公頃(8.0 平方公里;2,000 英畝)[69] ,在法國大革命前則有8,000 多公頃,其中公園和花園分別設置在宮殿的南部、西部和北部。 園區起初由路易十三建立以作為狩獵勝地[4][70] ,但從1661年開始擴大成了莊園[71][72] ,莊園的最大面積由大公園(法語 Grand Parc)組成,過去曾是佔地15,000公頃(150 平方公里;37,000 英畝)的狩獵場,花園則被稱為小公園(法語 Petit Parc),過去曾佔地 1700 公頃(17 平方公里;4,200 英畝),另外一座25英里(40公里)長、10 英尺(3.0公尺)高的圍牆和 24 個大門則圍繞著園區。

由於地區原來是一片森林和沼澤荒地,因此工人們通過搬土和建造梯田來精心佈置通往宮殿和花園的入口。沼澤被則被修建成花園的一系列湖泊和池塘,然而周圍地區的水資源不足以提供龐大的宮殿、城市或花園。為了能讓凡爾賽宮有供水系統,1660年代時曾在比耶夫爾河築壩,1681 年在馬里勒魯瓦 附近的塞納河建造了德馬利機械泵站,並從厄爾河引水經由渠道引到凡爾賽。[73][74]


花園[编辑]

從宮殿向西北看凡爾賽花園

凡爾賽花園位於宮殿的西邊,該莊園起初由路易十三建立以作為狩獵勝地,後在路易十四的規劃下而成精心修剪的大型法式花園,園區中擁有整齊的草坪,花壇,雕塑噴泉。其周圍是林地,以及凡爾賽市區。花園的東側是凡爾賽市,東北方是勒謝奈(Le Chesnay),北面是植物園,西面是凡爾賽平原(受保護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南面是森林。[75][76][69]

花园以阿波罗喷泉为中心,主楼北部有勒托喷泉,主楼南部有桔园和温室。花园内有1400个喷泉,以及一条长1.6公里的十字形人工大运河。路易十四时期曾在运河上安排帆船进行海战表演,或布置贡多拉和船夫,模仿威尼斯运河风光。花园内还有森林、花径、温室、柱廊、神庙、村庄、动物园和众多散布的大理石雕像。[55][69]


附屬建築[编辑]

凡爾賽橘園[编辑]

凡爾賽宮的第一個附屬建築是凡爾賽動物園[77][78],是由景觀建築師路易·勒沃(法語:Louis Le Vau)於 1662 年至 1664 年之間建造於在大運河南端。[77] 從 1698 年到 1700 年由弗朗索瓦·芒薩爾翻修,然而動物園在1712年遭到被廢棄,最終於在1801年遭到拆毀。[78] 凡爾賽宮的橘園則位於宮殿南面,同樣也是勒沃於1663年所設計建造,從 1681 年到 1685 年,橘園進行了全面重建並將其原有的規模擴大了一倍,當前該設施種植了許多如橘子樹,月桂樹,石榴,桃金娘等繁盛的植物,也是花園最熱門的景點之一。[79]

1679年末[80] ,路易十四曾委託芒薩爾建造馬里城堡(法語:Châteaude Marly)[81],該建築位於凡爾賽宮邊緣的一處隱居處,距離宮殿約5英里(8公里)。城堡由一座主要住宅樓和十二個帕拉第奧式建築風格的亭子所組成,[82] 馬里城堡在大革命後的1799年被國有化出售[83] ,隨後在1805年遭到拆除,取而代之成為工業區的用地,[84]2009 年 6 月 1 日,馬爾城堡遺址的土地被轉讓給凡爾賽宮、博物館和國家莊園的公共機構。[84]

香格里拉燈籠(法語:La Lanterne)是一個狩獵小屋,以位於附近動物園頂部的燈籠命名,該建築由時任宮廷總督菲利普·路易斯·德·諾埃勒( Philippe Louis de Noailles)於 1787 年建造。自1960年以來,它一直是州長的府邸。[78]

城堡[编辑]

大特里亚农宫
Aerial view of the Petit Trianon
小特里亚农宫

1668 年[85],路易十四購買了大運河北端附近的特里亞農小村莊[52],並將土地上的建築物全數拆除[86] ,取而代之的則是委託景觀建築師路易·勒沃(法語:Louis Le Vau)所建造的特里亞農宮(法語:Trianon de Porcelaine)[85][87],這棟建造於1670年的建築物是歐洲中國風格(仿中國)建築的第一個案例,然而建築外牆裝飾及瓷磚隨著時間流逝而已經開裂和嚴重風化,從而在1687年路易十四下令拆毀。為了取代特里亞農宮,路易十四委託路易·勒沃(Louis Le Vau)建造了大特里亞農宮。[86][88]

大特里亚农宫[编辑]

大特里亚农宫(法語:Grand Trianon)是1687年由路易十四为其情妇蒙特斯龐侯爵夫人所建造[89][90] ,為一层式建築,室内装潢相比之下比较朴素,路易十四时期,国王有时厌倦豪华的凡尔赛宫,也会到这里居住,此處也亦是舉辦音樂會及慶典節日的場所。1805年至1815年,拿破仑與家人曾居住于此,此處同時也是1920年特里亞農條約的簽訂地點,在戴高樂執政時,大特里亞農宮的北翼曾成為法國總統的官邸。[91]

小特里亚农宫[编辑]

小特里亚农宫(法語:Petit Trianon)是1762年由路易十五为其情妇龐巴度夫人建造,为典型的古典主义风格建筑[92] ,主要房间有大沙龙、小沙龙、画室、卧室、化妆室等,附近有路易十六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修建的瑞士农庄,有茅屋、磨坊、羊圈,王后常化妆为乡间牧羊女在此游玩。[93]

現代政治的地位[编辑]

當前凡尔赛宫仍然具有政治功能,也是法國多年官方使用的外交及宴請場地之一,其中由參議院 (Sénat) 和國民議會 (Assemblée nationale) 組成的兩院制議會,經常會在凡爾賽舉行聯席會議(法國議會的代表大會),以修訂或以其他方式修改法國憲法。[94]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Versailles. Dictionary.com. [1 July 2021]. 
  2. ^ Rapport Annuel d'Activité, Ministere de la Culture, August 2021. Société des amis de Versailles [fr]. 24 July 2021 [8 September 2021] (法语). 
  3. ^ Palace and Park of Versailles. UNESCO World Heritage Centr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9 Oct 2021]. 
  4. ^ 4.0 4.1 Spaworth 2008,第2頁.
  5. ^ 5.0 5.1 Ayers 2004,第333頁.
  6. ^ 法国:凡尔赛宫. [2014-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8). 
  7. ^ Bonaham 2001,第58頁.
  8. ^ 8.0 8.1 Spaworth 2008,第4–5頁.
  9. ^ Spaworth 2008,第9頁.
  10. ^ Walton 1986,第35頁.
  11. ^ Berger 1994,第25頁.
  12. ^ Spaworth 2008,第5頁.
  13. ^ Blanning 2002,第36頁.
  14. ^ Spaworth 2008,第6頁.
  15. ^ Walton 1986,第67頁.
  16. ^ Palace of Versailles: Louis Le Vau.
  17. ^ Berger 1994,第66頁.
  18. ^ 18.0 18.1 Hoog 1996,第370頁.
  19. ^ Walton 1986,第91頁.
  20. ^ Spaworth 2008,第7–8頁.
  21. ^ Walton 1986,第38頁.
  22. ^ Blanning 2002,第33–40頁.
  23. ^ Bonaham 2001,第61–64頁.
  24. ^ Jones 2018,第42頁.
  25. ^ Doyle 2001,第173頁.
  26. ^ Swann 2001,第143, 145頁.
  27. ^ Jones 2018,第59–60, 65頁.
  28. ^ Spaworth 2008,第20–21頁.
  29. ^ The Treaty of Paris. www.constitutionfacts.com. 
  30. ^ Spaworth 2008,第21–24頁.
  31. ^ Lacaille 2012,第16–17頁.
  32. ^ Spaworth 2008,第24頁.
  33. ^ 33.0 33.1 Lacaille 2012,第19頁.
  34. ^ Visit of Queen Victoria, 1855. Palace of Versailles. 22 November 2016. 
  35. ^ Lacaille 2012,第12頁.
  36. ^ Lacaille 2012,第20頁.
  37. ^ Lacaille, 2013 & page 13.
  38. ^ Iverson, Jeffrey, France Today, 19 July 2014
  39. ^ 1957 – XXth century – Over the centuries – Versailles 3d. www.versailles3d.com. 
  40. ^ 1957 – XXth century – Over the centuries – Versailles 3d. www.versailles3d.com. 
  41. ^ Kemp 1976,第135–137頁
  42. ^ Versailles Palace Is Damaged By Bomb –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com. 26 June 1978 [10 April 2020]. 
  43. ^ Site of the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Chateau of Versailles (en.chateauversailles.fr)
  44. ^ Leloup, Michèle. Versailles en grande toilette. L'Express. 7 September 2006 [4 January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February 2008) (法语). 
  45. ^ Site of the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Chateau of Versailles (en.chateauversailles.fr)
  46. ^ Palace and Park of Versailles. UNESCO World Heritage Centr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9 Oct 2021]. 
  47. ^ History of Art. Visual Arts Cork. [10 August 2016]. 
  48. ^ Ayers 2004,also includes 700 rooms. p. 333.
  49. ^ Berger 1994,第64頁.
  50. ^ Spaworth 2008,第5–7頁.
  51. ^ Walton 1986,第53頁.
  52. ^ 52.0 52.1 Jones 2018,第24頁.
  53. ^ Ayers 2004,also includes 700 rooms. p. 333.
  54. ^ Kaufmann 1995,第320–22頁.
  55. ^ 55.0 55.1 UNESCO: Palace and Park of Versailles.
  56. ^ Kaufmann 1995,第323–24頁.
  57. ^ Kaufmann 1995,第338頁.
  58. ^ Berger, Robert. Versailles The Château of Louis XIV. 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University Park and London. 1985: 32. 
  59. ^ Kisluk-Grosheide, Daniëlle; Rondot, Bertrand. Visitors to Versailles: From the Louis XIV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60. ^ Berger, Robert. Versailles The Château of Louis XIV. 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University Park and London. 1985: 38. 
  61. ^ Saule 2013,第20頁.
  62. ^ Pérouse de Montclos,第262–264頁.
  63. ^ Saule 2013,第22頁.
  64. ^ Saule 2013,第23頁.
  65. ^ 65.0 65.1 Saule 2016,第32頁.
  66. ^ Saule 2013,第60頁.
  67. ^ palace, Versailles, France.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8 August 2017] (英语). 
  68. ^ 68.0 68.1 Saule 2013,第18–19頁.
  69. ^ 69.0 69.1 69.2 Walton 1986,第29頁.
  70. ^ Jones 2018,第44頁.
  71. ^ Hoog 1996,第371–72頁.
  72. ^ Jones 2018,第19–20頁.
  73. ^ Spaworth 2008,第16–17頁.
  74. ^ Jones 2018,第30–31頁.
  75. ^ Spaworth 2008,第4頁.
  76. ^ Jones 2018,第29頁.
  77. ^ 77.0 77.1 Walton 1986,第33頁.
  78. ^ 78.0 78.1 78.2 Palace of Versailles: Ménagerie.
  79. ^ Berger 1994,第107頁.
  80. ^ Berger 1994,第143頁.
  81. ^ Spaworth 2008,第15頁.
  82. ^ Berger 1994,第143–44頁.
  83. ^ Base Mérimée: Domaine national de Marly.
  84. ^ 84.0 84.1 Palace of Versailles: Estate of Marly.
  85. ^ 85.0 85.1 Hoog 1996,第372頁.
  86. ^ 86.0 86.1 Berger 1994,第68頁.
  87. ^ Berger 1994,第26, 68頁.
  88. ^ Baghdiantz-MacCabe 2008,第216, 219頁.
  89. ^ Berger 1994,第118頁.
  90. ^ Berger 1994,第119頁.
  91. ^ Palace of Versailles: Grand Trianon.
  92. ^ Hoog 1996,第373頁.
  93. ^ Jones 2018,第76頁.
  94. ^ William Safran, "France" in Politics in Europe (M. Donald Hancock et al., CQ Sage: 5th ed. 2012).


来源[编辑]

  • J. M.Montclos, R. Polidori Versailles, Könemann, 1996
  • D. v. Cruysse Madame sein ist ein ellendes Handwerck - eine deutsche Prinzessin am Hof des Sonnenkönigs, Piper, 1996
  • Burke, Peter Ludwig XIV. Die Inszenierung des Sonnenkönigs, Berlin 1993.
  • Krause, Katharina Die Maison de plaisance. Landhäuser in der Ile-de-France (1660 - 1730), München, Berlin 1996 (hier werden die Herleitung von V. aus der älteren Bauaufgabe des Landschlosses (Villa, Jagdschloss) und die grundsätzlichen Neuerungen, die dann mit der ständigen Verlegung der Residenz verbunden waren, deutlich. Eine ausgezeichnete Arbeit).
  • Krause, Katharina Wie beschreibt man Architektur? Das Fräulein von Scudery spaziert durch Versailles, Freiburg i. Br. 2002.
  • Histoire du Château de Versailles (1911-1918) Pierre de Nolhac, Paris: André Marty
  • Pierre Verlet (1961) Versailles, Paris: Librarie Arthèmem Fayard
  • Fabien Oppermann, "Images et usages du château de Versailles au XXe siècle", thesis, École des Chartes, 2004.
網路資源
法國文化部
  • Louis Le Vau.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16 June 2021]. 
  • André Le Nôtre.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8 July 2021]. 
  • Charles Le Brun.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9 July 2021]. 
  • The Estate.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30 June 2021]. 
  • The Royal Stables.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17 June 2021]. 
  • The Park.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29 June 2021]. 
  • The Estate of Trianon.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7 August 2021]. 
  • The Grand Trianon.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7 August 2021]. 
  • The Petit Trianon.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7 August 2021]. 
  • The Queen's Hamlet.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7 August 2021]. 
  • The estate of Marly.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26 August 2021]. 
  • The Gardens.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29 June 2021]. 
  • The Orangery.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14 August 2021]. 
  • The Palace.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17 July 2021]. 
  • The Grand Commun.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18 June 2021]. 
  • The Royal Chapel.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5 September 2021]. 
  • The Royal Opera.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25 June 2021]. 
  • The Hall of Mirrors. en.chateauversailles.fr. Public Establishment of the Palace, Museum and National Estate of Versailles. [17 July 202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