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仁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仁恭(?-914年),深州(今河北深州)人,末曾任范陽節度使,遭其子劉守光所廢。後守光敗於晉王李存勗,仁恭亦被擒,處死

其孙刘承嗣墓志铭称其为西汉后裔。

簡介[编辑]

劉仁恭跟隨父親劉晟擔任原范陽節度使李可舉旗下將領唐僖宗光啟元年(885年)在范陽攻易州的一場戰役中,以挖地道進城的方法攻陷城池,因此軍中號曰「劉窟頭」。

唐昭宗景福二年(893年),當時的范陽節度使李匡威為其弟李匡籌所逐,適巧劉仁恭所率部隊已過輪調期日而未還,士兵由於思鄉,遂兵變,以劉仁恭為領袖,回師攻范陽軍的军部幽州(今北京市),然為李匡籌軍所敗,因此逃往河東歸附李克用,李克用待之甚厚。

劉仁恭至河東後,不斷透過李克用智囊蓋寓游說李克用攻擊范陽。乾寧元年(894年),李克用攻陷范陽。明年(895年),李克用上表於朝廷,推薦劉仁恭為范陽留後,不久,唐朝廷追認劉仁恭為范陽節度使。但是劉仁恭任范陽節度使後,亟思背離李克用。乾寧四年(897年),唐昭宗為鎮國節度使韓建挾持於華州,李克用將欲勤王,向劉仁恭徵兵,而劉仁恭以許多理由搪塞,李克用大怒,親征幽州,未料大敗而還,劉仁恭因此擺脫河東控制。

乾寧五年(898年),劉仁恭敗義昌節度使盧彥威,併吞其轄區,並以其子劉守文為義昌節度使,因此興起兼併河北三鎮的野心。惟明年(899年)南征時,大敗於宣武朱全忠魏博羅紹威聯軍,女婿单可及被斩,自是實力受創。其後劉仁恭即依違於朱溫及李克用間,然而隨著朱溫勢力的擴張,華北最後僅餘河東李克用及范陽劉仁恭可自保。因此唐哀帝天祐三年(906年),朱溫大舉攻范陽,劉仁恭危在旦夕時,李克用基於唇亡齒寒之理,仍不計前嫌營救。

然而劉仁恭本人對於自己因中原處於多事之秋而得以稱雄一隅,志得意滿,遂逐漸驕傲奢侈,荒淫無度。他在幽州大安山上興築宮殿,富麗堂皇,遴選許多美女居住其中;又與道士王若訥金丹,“招聚緇黃,合仙丹,講求法要”[1],以求長生不死;復命令人民將銅錢交出,藏於山上,而人民只好用土做錢。

劉仁恭之子劉守光曾因與劉仁恭的愛羅氏通姦,被劉仁恭鞭打後,斷絕父子關係。天祐四年(907年),宣武將領李思安幽州,而當時劉仁恭還在大安山享樂,城中沒有戒備,劉守光從城外率軍進入擊退李思安後,隨即自稱節度使,並派兵進攻大安山,劉仁恭被擒,守光將仁恭禁錮,又派元行钦杀刘仁恭的其余儿子们。刘仁恭幼子刘守奇、外孙银胡簶都指挥使王思同、部将山后八军巡检使李承约等逃往河东。刘守文闻讯讨伐刘守光,不慎被俘,后被杀。刘守光以刘仁恭名义上表请致仕

913年,李克用之子晉王李存勗,討伐稱帝的劉守光,攻陷范陽,被囚禁的劉仁恭亦與劉守光為晉軍所擒;李存勗到成德军军部镇州,得节度使王镕款待,王镕说“刘氏父子是我的邻镇,我一直没见过他们,能让我见一见吗?”于是李存勗让刘仁恭父子也出席,一起享受宴席。914年,劉氏父子被李存勗獻於晉國太廟。劉仁恭後來被押解至代州(今山西代縣),將以刀刺其心臟所流的血來奠祭李克用之墓,然後斬首。后唐曾掘刘仁恭、刘守光父子所藏之宝,但無所獲。[2]

据其曾孙刘宇杰、刘宇一墓志,刘仁恭谥号燕昭王,其燕王称号系受封或自封,尚待考。刘宇一祖父为平营蓟等三州团练使、检校太傅,可见为区别于刘守文、刘守光、刘守奇的另一子。另刘仁恭后裔刘日泳墓志述及先祖时有“二王贵胤,五守贤侯”之语,似刘仁恭有以“守”为名的五个儿子。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舊五代史》卷一三五:“是时,天子播迁,中原多故,仁恭啸傲蓟门,志意盈满,师道士王若讷,祈长生羽化之道。幽州西有名山曰大安山,仁恭乃于其上盛饰馆宇,僭拟宫掖,聚室女艳妇,穷极侈丽。又招聚缁黄,合仙丹,讲求法要。又以墐泥作钱,令部内行使,尽敛铜钱于大安山巅,凿穴以藏之,藏毕即杀匠石以灭其口。又禁江表茶商,自撷山中草叶为茶,以邀厚利。改山名为大恩山。”
  2. ^ 《旧五代史·唐书·明帝纪》长兴三年(932年)七月己亥条云:“幽州衙将潘杲上言,知故使刘仁恭于大安山藏钱之所,枢密院差人监往发之,竟无所得。”《辽史·圣宗四》统和十四年(996年)四月己亥条云:“凿大安山,取刘守光所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