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语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语法格列表
欠格
离格/奪格
通格
宾格/对格
近處格
向格
施益格
伴隨格/隨同格
与格
下降格
直接格
從內格
存在格
等同格
属格/出格
推論格
在內格
指引格
工具格
方位格
主格
間接格
宾格客體格
所有格
前置格
補敘格
隨繼格
協同格
上向格/從下格
在上格
終止格
轉變格
呼格

(casus,英语:case),也叫语义格,是名词或代名词因语义角色不同而变化。例如现代英语里,第一人称单数「我」,在做施事(动作的发出者)的时候叫做「I」,而做受事(动作的承受者)的时候,叫做「me」。有些语言之格比較复杂,例如名词作工具时,词形变化,是爲工具格

不同语言之间的格数也不一样。

印欧语系中的格[编辑]

On this sign in Russian memorializing an anniversary of the city of Balakhna, the word Balakhna on the right is in the nominative case, whereas the word Balakhne is in the dative case in Balakhne 500 Let ('Balakhna is 500 years old') on the front of the sign. Furthermore, let is in the genitive (plural) case.

一般认为,原始的印欧语具有如下的格:主格屬格/所有格与格受格(也叫宾格对格)、夺格(也称造格离格)、方位格工具格(也叫具格)、呼格

其中各格的大致语法涵义如下:主格表示主语和表语;属格表示领属关系;与格表示间接宾语;对格表示直接宾语;夺格的意义复杂,但一般均能表示离开、工具、凭借某种手段等等意义;方位格表示方位;具格表示工具;呼格表示呼语。即使在古代,印欧语中完全具备这7-8个格的语言也不多,例如拉丁语只有6个格、古希腊语更只有5个格,而梵语则保留了8个格。

现代印欧语的发展趋势是减少格的变化,取而代之的是多用介词和语序表达格的意义。

其他斯拉夫语言,一般仍具有更复杂的格变化,如俄语具有基本的6个格,这個语言也是高度屈折语综合语。斯拉夫语中较为罕见的是保加利亚语马其顿语,这两种语言基本上放弃了格变化,从综合语演变至分析语

现代印欧语仍具有原始印欧语的全部7个格的语言不多,一般都是斯拉夫语族的相对较小的语言,如塞尔维亚语克罗地亚语波兰语捷克语乌克兰语等。这些语言的语法功能几乎完全由静词变格与动词变位体系承担,它们是高度屈折语,也是综合语

现代印欧语的罗曼语族虽然是从具备6个格的拉丁语演化而来,但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语种均已經放弃名词的格变化,改由介词和语序表达格的涵义。唯有罗马尼亚语,因为长期受斯拉夫语言的包围,保留了5个格。

现代印欧语的日耳曼语族也大部分放弃了格变化。例如英语,名词只剩下賓格属格的区别,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语序和介词在英语中非常重要;由此,英语的语法规则变得非常简单明了。

日耳曼语族中仍将格变化作为语法重要手段的语言有德语冰岛语以及荷兰语。它们各保留了4个格,因此处于综合语分析语的过渡阶段中。荷兰语则保留有部分变格,常见于古老的语句或者词性用法,但大部分变格已经放弃。

除此以外的现代印欧语,典型的保留格变化的语言还有:现代希腊语阿尔巴尼亚语普什图语等等。波斯语法语一样,彻底放弃了名词的变格。

印欧语的格的语法特点在于:印欧语的格不是单独存在,而是与“性”、“”等语法范畴同时存在的。这就导致印欧语的变格系统比阿尔泰语发音更加简便,但语法规则复杂得多。这正是“屈折语”之于“黏着语”的不同之处。

其他语系的格系统[编辑]

非“屈折语”之阿尔泰语,其所有语言,均依赖格系统。所以阿尔泰语的格数甚多,如突厥语族有九个左右,而通古斯语族有6个左右。例如:通常认为维吾尔语具有9个格;满语具有6个格。

与阿尔泰语同属于“黏着语”的芬兰语乌拉尔语系),具有十五格,南美安第斯山区印第安所使用的克丘亚语则有19个格,而匈牙利语乌拉尔语系),则有二十格以上。黏着语的变格词尾,只表示格,不涉“性”、“数”等范畴,与印欧语有别。

汉藏语系中的漢語諸方言,大多数属于“孤立语”,不分格;格的功能,由语序及介词表示。例如:现代汉语就是典型的例子。“我打你”和“你打我”这两句的语义区别,完全依靠语序表达,而有格变化的语言,并不是如此。如德语的 Ich schlage dich 与 Dich schlage ich 这两句,语义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代词的格没有变化。要表达“你打我”,德文必须以变格变位表示:Du schlägst mich.

但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语言則例外。以藏语为代表的这类语言,有丰富而复杂的格变化,语法涵义也是由名词的变格和动词词尾来体现的,语序和介词的意义并不大。因为汉藏语言的同源关系,有观点认为早期的汉语也是一种有格变化的语言(待考)。

闪含语系的语言中,标准阿拉伯语有格的变化。现代希伯来语已经放弃了变格。

参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