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位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第三条道路

第三位置英语Third Position),又翻译为第三立场,也称为第三位置主义Third Positionism),是一种革命民族主义者的意識形態和思潮,因同时反对共产主义资本主义而得名。第三位置的拥护者常声明自己已经超越了“”和“”,而不是宣称自己将政治光譜的两个极端进行了政治融合。通常,環保、同性婚姻等全新議題在此派增加能見度[1][2][3][4][5][6][7]

词语释義[编辑]

政治意识形态列表
无政府主义
绿色无政府主义
世界主义
自由意志主義
无政府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
基督教共产主义
解放神学
无政府工团主义
工团主义
绿色工团主义
无政府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
民主社会主義
基督教社会主义
自由意志社会主义
生态社会主义
佛教社会主义
伊斯兰社会主义
進步主義
社群主義
社会民主主義
基督教民主主義
社会自由主义
自由主义
保守自由主义
人文主义
自由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
环境保护主义
民族保守主义
伊斯兰主义
原教旨主义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种族主义
民族主義
法西斯主义
军国主义
政治主題頁

第三位置主义是一种涉及到政治制度的意识形态,并不只是经济领域的思想。第三位置主义的实践往往涉及到国家最基本政体的变化。这是与中间派英语centrism)在政治经济领域的第三条道路英语Third Way)最根本的区别。第三条道路是指经济领域中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折中路线,而第三位置是意识形态中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之外的第三极。由于第三位置介绍到中文较晚,因此在很多场合将第三位置与第三条道路混淆。

思想[编辑]

历史上第三位置主义认为生产资料应该尽可能地分散到包括工人,商人和企业家在内的先进生产力代表的手中。第三位置者寻求民族分离主义者实现“隔离而平等”的族裔多元化,愿意与各类民族分离主义建立联盟关系,支持民族自治平等的不干预政策,支持不发达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最新的发展包括对环保主义和“多神信仰的重建”的非传统宗教的支持。[1][2][3][4][5][6][7]

乔治·布兰克斯顿对阿根廷的第三位置进行过十分透彻的研究,他在《庇隆的阿根廷》一书中写到,阿根廷的第三位置主义者“坚决认为,社会中基本上相互冲突的力量有四个而不是两个,那就是理想主义、物质主义、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8]物质主义与个人主义的结合就是资本主义,物质主义与集体主义的结合则是共产主义,理想主义占绝对优势就会造成技术专家的独裁统治,理想主义与集体主义占绝对优势就产生第三位置。[9]

在历史上第三位置主义并不是一个单一学说,而是在政治光譜中处于第三极相同位置的集合,至少包括三部分内容:

起源[编辑]

在经济领域内试图既不走社会主义道路也不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思潮,最早是王朝社會主義。1871年普法戰爭之后俾斯麦完成了德国统一,但王朝政府左面受到工人运动的威胁,右面受到资产阶级政党民主诉求的压力。俾斯麦既反左又反右,强力推出 6000余条保护劳工的法令,既保护了王朝利益,也实现了他的国家需要照看人民的政治理念。19世纪末的德意志因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福利国家。

意大利梵蒂冈羅馬教皇利奥十三世在1891年所發布新通諭(Rerum Novarum)提出社團主義,以對抗傳統以社会主义意識形態為主的工會。社團主義這個理論的基礎是來自於中世紀傳統的同業公會和以行會為主的經濟,以及後來的工团主义提出了一種階級合作的形式來取代阶级斗争[10]

对第三位置主义的正式起始确认是民族布尔什维克主义斯特拉瑟主義。民族布爾什維克主義是一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左派」共產黨人创建的民族主義共产主义思潮,反對無產階級國際主義,主張本国的利益高於一切。斯特拉瑟主義是纳粹主义中一个更激進的反对金融資本主義的大規模工人群众行動。[1][2][3][4][5][6][7]

经济政策[编辑]

在经济领域内试图既不走社会主义道路也不走資本主義道路是第三位置的特点,可以以承袭了社團主義的法西斯主義为代表。社團主義強調國家對於經濟的壓抑,進行由政府全盤計畫經濟,[11]第三位置的经济政策反對民主的資本主義經濟和自由放任政策。弗里德里克·哈耶克在1944年的《通往奴役之路》一書中主張,正是因為德國自經濟大恐慌以來訴諸的社會主義政策,訴諸以政府手段解決所有面臨的經濟危機,卻忽略了經濟危機正是因為政府干預所造成的,最後導致經濟計算問題的惡性循環,在民主議會無能掌控經濟的情況下,要求絕對獨裁者掌權的聲浪便不可避免的蔓延全國。[12]

第三位置认為生产资料應該儘可能地分散到包括產業、農業工人,商人和企業家在內的先進生產力代表的政治精英手中。與資本主義相比較,多元制度裡眾多團體必須經過民主競爭的過程才能取得權力,但在社團主義制度裡,許多未經過選舉的組織實體掌控了決策的過程。這些社團主義的代表團與一般的商業公司或法人組織並不相同,而是構成了社團主義國家的中心思想——精英政治。另一方面,这种社会关系突顯商業公司控制了政府決策過程而犧牲公共利益的情況,因为这些商業公司完全为国家所控制。商業公司對於政府的影響力通常是透過遊說和其他管道來提升他們的利益,而這些行徑通常被視為是對公眾有害的。從這個角度來看,社團主義也常被稱為公司政治。如果社團主義還與軍事企業有所牽連,也常會被稱為军国主义或軍工企業複合體。

在各国的发展[编辑]

 阿根廷[编辑]

阿根廷前總統胡安·庇隆(任期:1946年~1955年;1973年~1974年)所界定他的學說(庇隆主义)是介于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间的作為第三位置的第三立场。特別是他的第一屆政府的特點就是混合了社團主義和社會福利措施。[13]庇隆主义认为,第三立场学说的目标是实现人类社会中人的幸福,而达到这一目标的方法是协调物质主义、理想主义、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这几种力量,并以基督教的精神珍视每一种力量[14]。尽管阿根廷種族偏見现象普遍,但庇隆主義并无種族偏見内容。庇隆对同性恋的宽容态度也与法西斯主义者决然不同。

 英國[编辑]

英国的第三位置代表性组织是由極右派新法西斯主义者Patrick Harrington,Derek Holland和David Kerr等成立的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15]他们号召建立致力于民族主義种族隔离的政治战士,同时在理论上也澄清第三位置的经济政策。

1988年洛克比空難後,有極右成员访问利比亚,试图从卡扎菲处获得经费,但没有成功。[16]

1989年民族阵線走向分裂,第三位置立场渐渐被支持经济上的第三条道路英國國家黨所取代。[17]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三位置现状一方面表现在那些通过由國家授與官方特權的組織,以此來限制政治過程上的公共參與,並限制公民社会力量的社團主義;另一方面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在這樣的制度下,如同 Jonathan Unger 和 Anita Chan 在他們的論文“China, Corporatism, and the East Asian Model”所述及的:[18]

在全國性的層次上,國家會承認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的特定組織(比如:一個全國性勞工工會、一個商業聯合會、一個農夫協會)單獨作為某個利益如個人、企業、或機構的代表。國家決定哪個組織會被承認為合法的,並以這樣的組織來組成一種不平等的合作關係。這樣的組織有時甚至會進入政策決策的階段,並時常代表政府進行國家政策。

藉由設立自身為判定合法標準的唯一裁判者,並分派單獨一個組織以負責一個特定的選舉區,國家便能大幅縮小他們在政策上所面臨的挑戰者數量,而且甚至能藉由這些管制來指派挑戰者(如上述的工會)的領導人。這些機制並非只限於如公司和工會的經濟組織,也包含了社會或信仰的團體。這樣的例子非常多,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國家能藉此主動地干預阿訇的指派,並控制其神學院的教育內容,因為這些都必須經由國家的認可才能運作,而且還包含了所謂的「愛國再教育」課程。[19]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指中國大陸在邓小平的改革開放以後,在共產主義意识形态的基礎上,引入資本主義的部份概念,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使大陸在發展經濟之餘,仍然能夠保有共產主義社會結構的特色,并坚持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政体。[20]共產主義主張財產公有。大陸引進了資本主義體制中的財產私有觀念,但因大陸法制不健全,財產私有缺乏制度性保证。另一方面,官方並不承認有關實行資本主義的說法,因為國家支柱行業仍舊受到國家的絕對控制,是公有制的,這和資本主義有着本質的區別。現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如下特點:

  1. 社会组织形式上是共产党对于国家的绝对控制,具体手段是通过其绝对控制的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使其主张立法化,通过和行政官员平级的党的官员绝对控制各级行政机构,绝对控制军队等武装力量。
  2. 以国家的手段控制国内的要害经济部门和大量的企业,通过“国有资产”的概念以股份或者非股份形式实际控制国民经济的相当重要部分。
  3. 允许私人资产和私有经济的存在,理论上私有经济主体和国家控制的国有经济主体按照普遍接受的市场经济形式共同存在,特定情况下两种所有制的经济主体可以相互转化。

 德國[编辑]

1871年普法戰爭之後德國強人首相奥托·冯·俾斯麦 (Otto von Bismarck) 完成了德國統一,但王朝政府左面受到工人運動的威脅,右面受到資產階級政黨民主訴求的壓力。俾斯麥既反左又反右,強力推出6000餘條保護勞工的法令,既保護了王朝利益,也實現了他的國家需要照看人民的政治理念。俾斯麥的福利制度和政策被称为王朝社會主義(德语Staatssozialismus)。但俾斯麥對左派社會主義勢力絕不手軟,自1890年,德国社会民主党渐渐形成一个观点,以前那些旧王朝的国家精英们并没有在德国实现社会主义。[21]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一种既不同于社会主义,也不同于资本主义第三位置思潮出现。这就是国家社会主义。应该看到的是,国家社会主义最初活跃于经济政策方面,随后再开始深入到意識形態和国家政治方面。

俾斯麥的王朝社會主義的福利制度和政策得到民眾的廣泛支持,也因此為國家社會主義追捧,並被追認為國家社會主義的前身。在此基礎上抽象出來的依賴、倡導國家機器直接操控生產資料的一種既不是意識形態,也不是政治制度的經濟架構被稱為國有社會主義 (英语state socialism)。國有社會主義也被认为是国家社会主义的经济政策。在生产关系方面,国家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相同,提倡一种能和社会化生产大分工相适应的以国家计划为主体的生产分配调控。但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国家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并不相同,同时也反对那种生产资料为个人所有的资本主义制度。以共产主义意識形態的社会主义强调生产资料公有。而国家社会主义强调的是生产资料在所谓国家意志影响下的监控,政府并不直接控制生产资料的配置和使用,但政府代表国家拥有对生产资料的绝对控制权,使用权和分配权。

工業家、作家和政治家瓦爾特·拉特瑙(Walther Rathenau)在1916年《即将来临的日子》(德语Von kommenden Dingen)写道,未来的“人民政府”将弥合资本家和工人阶级的裂痕,并强迫资本家们接受国家的旨意。他将通过税收限制高收入及财产分配,鼓励增加公共教育,鼓励工人阶级更多的參與,消除壟斷和防止投機和懶惰。拉特瑙的观点吸引了很多年青人和民族主义者,并对國家社會主義后来的发展起了决定性的影响。

1918年之后,德国的政治思潮出现了一股试图阻止共产主义蔓延的保守革命运动。但国家社会主义则出现反对民主主义的倾向。国家社会主义认为民主主义不仅不能代表整个民族的利益,反而是资本主义政客创造出来的一套统治工具,是谎言。国家社会主义认为民主主义强调的是民权是以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换取部分人个人需要的满足。国家社会主义认为民主是一种效率低下的社会制度,会使国家政策制定变的更加混乱和无效,进而会影响到国家在国际间的竞争能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共产党人劳芬堡、沃尔弗海姆、亨利希等人鼓吹民族主义,反对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主张本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他们主张把德国一切民族主义分子,包括资产阶级在内,都吸引到共产党方面来,在“民族布爾什維克主義”的旗帜下,同協約國作战。到魏瑪共和國,保守与极左革命者之間出现被称为前沿交叉德语Querfront,這個詞现在也用於形容左翼右翼團體之間的相互合作和交叉渗透)的合作。一方面,共產国际国际主义的戰略来对抗社會民主主義,造成了真正的法西斯主义極端民族主義勢力臨時合作产生的僵局和事故。另一方面,Ernst Niekisch和其他曾試圖結合共產主義和反資本主義的民族主義勢力推翻魏瑪共和國的原有秩序。他稱這种合併为民族布尔什维克主义

 法国[编辑]

第三位置的思想在法國獲得了一些支持。Jean-Gilles Malliarakis 在1985年成立“第三位置”组织(法语Troisième Voie;简称:TV),视美國、共產主義和猶太复國主義为其敌人,主張通过激進的路徑进行全国革命。“第三位置”组织于1991年分裂。[22]

 義大利[编辑]

意大利的第三位置是由Roberto Fiore,Gabriele Adinolfi 和 Peppe Di Mitri 在传统意大利新法西斯主義环境中发展起来的。意大利的第三位置意识形态包括军国主义复兴极端民族主义种族分离民族解放运动。与英国的第三位置一样,意大利的第三位置也倡导政治战士。事实上,Roberto Fiore 在1980年代曾流亡英国,见证了英国第三位置的兴起。

为了增强第三位置的文化背景,Roberto Fiore 试图与意大利思想家尤利烏斯·埃佛拉的农庄主义结合。他也结合了其他一些极右观点。目前意大利第三位置的代表性组织是 Roberto Fiore 领导的新力量[23]

 利比亞[编辑]

利比亞總統卡扎菲在1970年代提出第三国际理论英语Third Universal Theory阿拉伯语نظرية عالمية ثالثة)。这个理论是建立在伊斯兰社会主义阿拉伯民族主义直接民主制思想上的,与铁托主义类同。[24]卡扎菲认为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已经被证明为不适合于第三世界,而他的第三国际理论为第三世界国家指出了一条道路。在第三国际理论基础上,卡扎菲自1977年起将利比亞的国家形式称为民眾國阿拉伯语جماهيرية jamāhīriyyah),与“人民共和國”这种社会主义国家形式相对应。利比亞政府表示,利比亞是一個沒有任何政黨的直接民主制国家,民众直接参与各地方委员会来管理国家;[25]而各地方委员会则受到卡扎菲直接支持的革命委員會的监督。[26]

卡扎菲还在在利比亞贊助了多個國際會議,推動他的種族民族主義和培養與第三位主义一致的思想觀念。卡扎菲還为美國和加拿大的种族民族主義團體提供資金。[27]

 美國[编辑]

美國20世紀一些白人至上主義團體在政治上积极推动第三位置主义,如全國聯盟羅克福德​​學院白雅利安抵抗等;同时一些黑人至上主義團體,如伊斯蘭教民族也提出相同的观点。[1]

在美國,第三位置信徒積極爭取招收左翼人士,試圖說服進步运动分子聯手反對政府的一些政策,包括美國軍隊對外軍事干預、支持以色列、中央情報局不當行為和秘密行動、对隱私權和公民自由的壓制。[1]

2010年,美國第三位置黨成立;部分原因是试图荟集那些对2000年代後期環球金融危機奧巴馬政府不滿的右翼民粹主義者。[28]茶党运动也是第三位置在共和黨的一大勢力。

相關主义[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Berlet, Chip. Right Woos Left: Populist Party, LaRouchite, and Other Neo-fascist Overtures To Progressives, And Why They Must Be Rejected. 20/12/1990, revised 4/15/1994, 3 corrections 1999 [2010-02-01]. 
  2. ^ 2.0 2.1 2.2 2.3 Griffin, Roger. Fasc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ISBN 0-19-289249-5. 
  3. ^ 3.0 3.1 3.2 3.3 Coogan, Kevin. Dreamer of the Day: Francis Parker Yockey and the Postwar Fascist International. Autonomedia. 1999. ISBN 1570270392. 
  4. ^ 4.0 4.1 4.2 4.3 Lee, Martin A.. The Beast Reawakens: Fascism's Resurgence from Hitler's Spymasters to Today's Neo-Nazi Groups and Right-Wing Extremists. Routledge. 1999. ISBN 0415925460. 
  5. ^ 5.0 5.1 5.2 5.3 Griffin, Roger. Interregnum or Endgame? Radical Right Thought in the ‘Post-fascist’ Era.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Ideologies, vol. 5, no. 2, July 2000, pp. 163-78. July 2000 [2010-12-27]. 
  6. ^ 6.0 6.1 6.2 6.3 Antonio, Robert J. After Postmodernism: Reactionary Tribalism.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106, no. 1, pp. 40-87. 2000 [2007-01-26]. 
  7. ^ 7.0 7.1 7.2 7.3 Sunshine, Spencer. Rebranding Fascism: National-Anarchists. Winter 2008 [2009-11-12]. 
  8. ^ 乔治·布兰克斯顿:《庇隆的阿根廷》
  9. ^ 复旦大学历史系拉丁美洲教研室编译:《庇隆与阿根廷》,第174~17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阿根廷的第三位置主义者认为理想主义与集体主义占绝对优势就产生了法西斯与纳粹,而正义主义则是协调了几种力量。
  10. ^ Wiarda, Howard J. Corporatism and comparative politics. M.E. Sharpe, 1996. Pp. 38.
  11. ^ The Economic System of Corporatism. Applet-magic.com. [November 17, 2005]. 
  12. ^ 弗里德里克·哈耶克: 《通往奴役之路ISBN 0-226-32061-8
  13. ^ Crassweller, David. Perón and the Enigmas of Argentina. W.W. Norton and Company. 1987: 221. ISBN 0-393-30543-0
  14. ^ 复旦大学历史系拉丁美洲教研室编译:《庇隆与阿根廷》,第174~17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
  15. ^ Nicholas Goodrick-Clarke, Black Sun (Goodrick-Clarke book)|Black Sun: Aryan Cults, Esoteric Nazism, and the Politics of Identity,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2003, p. 68
  16. ^ 英国反法西斯杂志 Searchlight, October 1999, p. 5
  17. ^ N. Copsey, Contemporary British Fascism: The British National Party and the Quest for Legitimacy,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04, p. 45-46
  18. ^ "China,Corporatism,and the East Asian Model". By Jonathan Unger and Anita Chan.
  19. ^ "Human Rights Watch World Report 2002: Asia: China and Tibet".
  20. ^ 张素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特征”
  21. ^ zitiert nach Willy Huhn: Die Ideen von 1914 und die Folgen
  22. ^ Annuaire de l'extrême-droite en France: Troisième Voie
  23. ^ Greven, Thomas; Grumke, Thomas. Globalisierter Rechtsextremismus? Die extremistische Rechte in der Ära der Globalisierung [Globalized Right-wing Extremism. The Extreme Right in the Era of Globalization]. VS Verlag. 2006: 136. ISBN 9783531145143. 
  24. ^ Libijska džamahirija između prošlosti i sadašnjosti - 1. dio
  25. ^ Protesters Die as Crackdown in Libya Intensifies, The New York Times, 20 February 2011; accessed 20 February 2011.
  26. ^ An Interview with Gaddafi
  27. ^ Goldenthal, Howard. (1991). "Khadafy Connections," Now (Toronto alternative weekly), July 4.
  28. ^ 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 Prof Has New Job Running Racist Political Party: Academic Anti-Semitism. Spring 2010 [2010-04-28].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