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武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防化学战装备
德国核生化防护车在模拟区演习

化学武器,简称化武,指在化学战时利用具有毒性的化学物质作为武器。该类武器与核武器生物武器同属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由于其大规模杀伤性,NBC武器(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缩写)均不属于常规武器。通过适当的保护装备、培训和排除污染措施,化学武器的主要作用能够得到有效抑制。许多国家拥有大量武器化的化学制剂库存作备战之用。

定义[编辑]

化学武器与常规武器或核武器不同,其杀伤性并不由任何爆炸性物质引起。生物活体(如炭疽菌)在进攻中的使用被划分在生物武器之列;而根据《化学武器公约》,由生物制成的非活体毒性制品(如肉毒杆菌毒素、蓖麻毒素和石房蛤毒素)属于化学武器。根据该公约,任何毒素化学制品,不论其来源,除用于未被禁止之目的外,均被认为属于化学武器。[1]

20世纪,大约70种不同化学制品被作为化学武器使用或作为化学武器试剂储存。《化学武器公约》已经制定了清除所有“致命化学酉剂和弹药”的时间表。[2]

根据公约,能够被用于化学武器,或可能被用作制造该类化学品的有毒化学制品,根据其用途和目的被分为三类:

  • 一类物质:化学武器以外的用途极少。可以用于研究、医疗、制药、化学武器防御测试等目的。每年制造100克以上就必须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登记。一个国家被限于最多拥有1吨这些物质。例如,芥子气神经毒剂
  • 二类物质:有合法的小规模民用。此类物质的制造必须登记,禁止出口给非公约签署国。例如,硫二甘醇用于制造芥子气,也用来作为墨水的溶剂。
  • 三类物质:有合法的大规模民用。年产30吨以上的工厂必须登记,允许检查。限制出口给非公约签署国。例如,光气,可以直接作为化学武器,也是许多合法的有机化合物制造的前体;三乙醇胺用于制造芥子气,也用于制造化妆品及洗涤剂。

历史[编辑]

古代到中世纪时代[编辑]

化学武器用于战争中已有多年历史,可追溯至第壹次神圣战争期间,安塞拉近郊同盟在对基拉的围城战中用菟葵之毒将城市水源污染。而最早记录使用毒气的战争,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29年,在伯罗奔尼撒战争雅典斯巴达之间。 斯巴达军利用硫磺和松枝混合燃烧来制造毒气对雅典城内的守军进行攻击。

美国南北战争[编辑]

最早提及建议使用毒气的时代是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但此作法过于残酷,并没有被接纳。

20世纪初[编辑]

近代战争中最早有组织使用毒气的可能是英军。在20世纪初的布尔战争八国联军之役时,英军曾向布尔人和清军发射氯气炮弹。

第一次世界大战[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军在战争中率先使用催泪瓦斯

德军则于1915年1月在俄国边境的波兰小镇Bolimów[3]使用含有溴代二甲苯(xylyl bromide)的炮弹攻击。 而第一次大规模的使用化学武器则是在1915年4月22日,在第二次伊普尔之役(Second Battle of Ypres)德国用氯气攻击法国,加拿大和阿尔及利亚联军。之后两军相互使用及研发新型的毒气,其中以芥子气光气氯气为主,估计至少有50965吨用于战争中。根据官方公布数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化学武器战剂而造成的非致命性伤亡约1176500人、而至少有85000人死亡,在德国作家雷马克的小说《西线无战事》一书中也有其惨况的叙述。

雾社事件[编辑]

1930年10月27日,在今日台湾南投县仁爱乡赛德克族部落马赫坡社发生了以莫那鲁道等原住民为首的武装抗日起义,由于日本军警不谙山地战而死伤惨重,枪械也被夺去。后来台湾总督府下令派遣军机空投糜烂性毒气弹,造成原住民死伤惨重。

第二次世界大战[编辑]

1937年,于河北省施放毒气的日军部队。
沙林毒气的化学结构,1938年在德国发现。

尽管凡尔赛条约第171条及国联于1938年5月14日的一项决议要求日军停止使用化学武器,日本军仍然在二战中大量使用了毒气。为了防止报复,日本并未对有化学战能力的国家使用,而是对无能力的中国施放。如武汉会战中曾多次使用毒气。

包括1983年《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签订后,催泪弹并不属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黄磷弹在1980年后才通过《联合国常规武器公约》列为违禁武器,不允许对“平民”或在“平民区”使用,广义上并不属于化学武器。

越南战争[编辑]

美军在丛林密布的越南受到有着良好伪装的越共游击队大规模偷袭,加上越共游击队对擅长使用隐蔽性极佳的地道陷阱以牵制美军,致使美军死伤惨重。而美国方面则下令在“牧工行动英语Operation Ranch Hand”中用飞机散布落叶剂,以强烈毒性让树木枯萎,企图让越共失去丛林的掩护。

越战战后,越南有数以千计的落叶剂受害者,症状包含呼吸道与皮肤的病变,以及胎儿畸形,而受害的越南民众到目前为止正在寻求美国的赔偿。

两伊战争[编辑]

美军生化演习

在1980年到1988年的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至少对伊朗发动过200余次化学武器袭击,其中既包括塔崩、沙林等神经毒气,也有以芥子气为主的糜烂性毒剂。这些化学武器造成大约十万名伊朗人中毒,其中约一万人在没有接受任何治疗以前就已经死亡。

在后来的波斯湾战争中,美军鉴于两伊战争时伊拉克滥用化武的教训,下令前线作战人员一律配备生化防护装与防毒面具,尤其是正面迎战伊拉克飞毛腿导弹的爱国者导弹连队。

恐怖活动[编辑]

对于很多恐怖组织来说,化学武器是很理想的选择因为费用便宜,容易取得及易于运输。在原料供应充足的情况下,一个熟练的化学家可轻易的合成大多数的化学毒剂。仅管如此,有一些政治评论家质疑将化学和生物武器作为恐怖袭击方式的实用性,因为和爆炸物相比,这些武器难以有效使用,但这类武器可有效地造成大众恐慌[4]

较为被大众所知悉的毒气恐怖活动是发生在1995年于日本爆发的东京地铁毒气事件。2002年车臣伊斯兰武装份子发动了莫斯科歌剧院胁持事件,由于恐怖分子在歌剧院内部署了炸弹,俄军阿尔法小组在攻坚时投掷了化学气体Kolokol-1,虽歼灭了恐怖分子但也造成129名人质死亡。

防护法[编辑]

化学武器的分类[编辑]

化学武器战剂可以根据何种方式影响人体大致分成几类

种类 化学剂名称 作用方式 症状 作用时间 途径及持久性
神经性毒剂

G类毒剂:

X类毒剂:

抑制乙酰胆碱酶作用,阻止神经传递物质乙酰胆碱突触的分解释放而引发蕈毒碱尼古丁一样作用(导致肌肉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而引起肌肉痉挛)
  • 瞳孔缩小
  • 视野模糊/眼前昏暗
  • 头痛
  • 恶心、呕吐、腹泻
  • 流鼻水
  • 四肢麻痹/肌肉震颤
  • 呼吸困难
  • 癫痫
  • 意识低下
  • 蒸气:数秒到几分钟;
  • 皮肤接触:2到18小时
VX较为维持而其他战剂较不持久;都具吸入及接触毒性
血液性毒剂 立即发作 非持久性且为吸入毒性
糜烂性毒剂 战剂为酸性化合物损害皮肤呼吸道系统,造成灼伤和呼吸困难。
  • 严重的皮肤,眼睛和粘膜疼痛及红肿
  • 皮肤红斑与产生水泡,愈合慢,并可能成为感染
  • 结膜充血,角膜浮肿及溃疡
  • 轻度呼吸窘迫引发呼吸道损害
  • 芥子气:蒸气:4到6小时,经眼睛或肺部会更快;皮肤接触:2到48小时
  • 路易斯毒气:即时
持续性且为接触毒性
窒息性毒剂 类似糜烂性毒剂的机制,但较多作用于呼吸道系统,进而导致窒息;痊愈者往往会有慢性呼吸困难。 即时到3小时 非持久性且为吸入毒性
刺激性毒剂催泪性催吐性

催泪性:

催吐性:

  • 催泪性:造成严重眼睛刺痛及暂时性失明。
  • 催吐性:造成恶心和持续呕吐。
即时 非持久性且为吸入毒性
失能性毒剂
  • 引发明显情绪变化、幻觉等精神障碍
  • 体温过高
  • 运动失调(步伐不稳)
  • 瞳孔放大(散瞳)
  • 口渴
  • 吸入:30分钟到20小时;
  • 皮肤:皮肤接触到BZ后36小时以上,期限通常是72到96个小时。
可持久性的存在于水中及固体表面;具接触性毒性
细胞毒蛋白

生物蛋白质,例如:

藉水解rRNA抑制蛋白合成
  • 潜伏期4到8小时,之后有类似感冒的症状
  • 18到24小时后:
4到24小时 可经由注射或吸入及饮食;在自然环境中会快速降解

化学武器条约[编辑]

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或日内瓦议定书,是一项禁止在战争中使用化学和生物武器的条约。该条约于1925年6月17日在日内瓦签订,成为国际法的一部分,并于1928年2月8日正式生效。该条约认为,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受到“文明社会的普遍谴责”。

《化学武器公约》[编辑]

《化学武器公约》缔约国。浅色区域为已宣布拥有化学武器库存或已知拥有化学武器制造能力之国家。

最近一项国际法中的武器控制协议,《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或《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规定了化学武器的生产、储存和使用。该公约由位于海牙的政府间组织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执行。

为消除化学武器所做的努力[编辑]

  • 1874年8月27日,关于战争法及惯例的布鲁塞尔宣言签订,特别禁止“毒药或有毒武器”的使用。但该条约并未被任何国家采纳,亦从未发生效力。
  • 1900年9月4日,海牙第一公约生效,宣布禁止“使用能释放导致窒息或有害气体的弹药等武器”。
  • 1910年1月26日,海牙第二公约生效,禁止在战争中使用“毒药或有毒武器”。
  • 1922年2月6日,一战后,华盛顿裁军会议条约禁止使用窒息性、有毒或其他气体。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和意大利签订了该条约,但法国拒绝接受该条约中的其他规定。该条约未曾生效。
  • 1928年2月8日,日内瓦议定书生效,禁止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以及所有类似的液体、物质或器件”以及“细菌作战方法”。

化学武器销毁[编辑]

印度[编辑]

1997年6月,印度宣布其储存有1044吨芥子气武器。印度对其武器储量的公布是在其加入创建了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化学武器公约》之后,同时印度于1993年1月14日成为《化学武器公约》的初始缔约国之一。到2005年,在公布了化学武器储量的6个国家之中,印度是唯一一个在截至日期前销毁其化学武器并接受禁止化学武器小组检查其设施的国家。到2006年,印度已经销毁了其75%的化学武器和储存的化学试剂,并保证在2009年4月前销毁其全部储存。2009年5月14日,印度告知联合国,确认其已经销毁所有储存的化学武器。

伊拉克[编辑]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总干事罗赫略•普菲斯特大使欢迎伊拉克加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决定,认为这是增强全球和地区在防止化学武器传播和使用上努力的重要一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宣布:“伊拉克政府已将其加入《化学武器公约》的文件储存在联合国秘书长处。在30天内,它将于2009年2月12日成为公约第186个缔约国。”伊拉克已经宣布了其化学武器储量,并且由于其刚刚加入,它将是唯一不用遵照销毁时间表的缔约国。[5]

日本[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在中国大陆使用并储存了大批化学武器,其中大多数都包含芥子气和路易氏剂混合物。根据《化学武器公约》,这些武器被归类为遗弃化学武器。从2010年9月起,日本开始使用移动销毁装置销毁其在南京的储存物。[6]

俄罗斯[编辑]

俄罗斯于1993年1月13日签署《化学武器公约》,并于1995年11月5日正式批准。1997年,俄罗斯宣布其拥有一个储存有39967吨化学武器的目前最大的兵工厂,包括路易氏剂、芥子气、芥子气与路易氏剂混合物等糜烂性毒剂和萨林、索曼、VX等神经性毒剂。根据《化学武器公约》设定的截至日期,俄罗斯于2002年前销毁了其1%的化学毒剂。但由于化学物质处理所带来的技术、财政、环境挑战,俄罗斯要求将2004年和2007年的截至日期延期。目前,俄罗斯已收到如加拿大等其他国家给予的10万卢布的资助,此外还包括此前已捐赠给俄罗斯化学武器销毁计划的10万卢布。这些钱将用于完成在休奇耶的工作,并支持在Kizner的化学武器销毁设施建设。该地将销毁接近5700吨储存在大约2百万军事弹药中的神经性毒剂。加拿大的拨款同样会用于支持绿十字公众外联办公室的运作,确保公众了解化学武器销毁行动的进程。[7]

到2011年7月,俄罗斯已销毁其48%(18241吨)的化学武器,其中在戈尔内(萨拉托夫州)和坎巴尔卡(乌德穆尔特共和国)的销毁设施已经完成其任务,Schuch'ye(库尔干州), Maradykovsky(基洛夫州),列昂尼多夫卡(奔萨州)的设施正在运转,而波切普(布良斯克州)和基兹涅尔(乌德穆尔特共和国)的销毁设施仍在建设之中。到2013年8月,76%的储备已被销毁,同时俄罗斯退出了部分投资化学武器销毁的“减少威胁合作计划”[8]

美国[编辑]

1969年11月25日,时任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单方放弃使用化学武器和所有生化战争。他签订了一项法令,要求停止生产和运输所有有效的化学武器。从1964年5月到1970年代初期,美国加入一项国防部计划,旨在通过将载有化学武器的船只沉入大西洋中的方法来处理化学武器。1972年海洋保护、研究、禁猎法案通过后,该计划被废除。通过更为安全的处理方式,美国焚化了落基山兵工厂的数千吨芥子气,并使用化学试剂中和方式销毁了图埃勒陆军军械库近4200吨的神经性毒剂。

1975年1月22日,美国批准了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1989年和1990年,美国和苏联协定共同终止包括二元武器在内的所有化学武器计划。1997年4月,美国批准《化学武器公约》,禁止大多数类型的化学武器的持有。公约同样禁止发展化学武器,并要求销毁已有的库存、前驱化学品、生产设备和他们的武器传输系统。

美国20世纪80年代开始减少化学武器储备,并在1988年初移除老旧的弹药和销毁所有储存的3-奎宁环二苯。1990年6月,在《化学武器公约》生效前7年,约翰斯通环礁化学毒剂处理系统已经开始销毁位于太平洋约翰斯通环礁基地的化学毒剂。1986年总统里根与德国首相协定从德国移走美国储存的化学武器。1990年,作为“铁盒计划”的一部分,两艘载满超过10万枚装有萨林和VX的弹药的船从德国不莱梅港起航,经过46天不停歇的旅程到达太平洋上的约翰斯通环礁基地。这些弹药均来自美国的军事武器储存基地。[9]

1991年五月,总统乔治·布什承诺美国将销毁其所有化学武器,并废除使用化学武器报复的权力。1993年,美国签订化学武器条约,要求在2012年4月前销毁所有的化学武器毒剂、传播系统和生产设施。美国对于化学武器的禁运意味着9个储存基地都需要分别建立销毁设施。美国按时完成了前三个截止日期的任务,在2007年前销毁了其45%的化学武器。由于其对化学武器的销毁,根据美国适当回应政策,美国将会对针对其国家或军队的袭击做军事量级同等的回击。由于美国目前持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有核武器一种,因此美国将会将所有生物、化学或核武器袭击均归类为核武袭击,并以核武回击[10]

到2012年,9个化学武器基地中已有7个基地的化学武器得到销毁,在条约设定的2012年4月截止日期前,89.75%的1997年库存已被销毁。其他两个基地化学武器的销毁将会在截止日期后开始,并使用化学中和而非焚化的方法。


化学平衡[编辑]

目前,化学战平衡严重倾斜于一方,超级强国中的一方磨刀霍霍,已做好了展开化学战的充分准备,而另一方却无动于衷。这种失衡现象毫无疑问是由于历史原因形成的。一九一七年以前,沙俄部队曾遭受过德国人带给他们的巨大化学战伤亡,这种教训之惨痛,使得后来的苏联坚决不放弃化学战报复能力,并且,从此之后,他们保留下了能发动化学战的能力,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许多西方国家一直到四十年代末仍然保留有化学战能力,但随后许多国家的积极性便逐渐消褪。当五十年代末到来时,许多西方国家彻底放弃了化学战,美国也终于宣称终止一切化学(和生物)战研究试验和生产项目,那是在一九六九年十一月。

   前苏联却未做出任何相应的反应,他们继续为其武装部队装备大量的化学武器。西方的大部分情报机构调查表明,仅原苏联陆军部队专职从事化学战任务的人员就高达十万人左右,相比之下,西方部队中统算这类人数可能也有十万,但其中多数人员却是将化学任务作为次要职责的。

   前苏联陆军有一个化学战总部,由一名三星上将统领,按职责讲,他需对地面部队总司令负责,实际上他也直接向国防部长汇报,将化学兵部队置于一个强有力的地位,充分表明了原苏联强调化学战的重要性。前苏化学部队建制在陆军的各级部队中,每个方面军有一个化学防护旅,军和师设有自己的化学营,化学兵人员一直深入到步兵连,配属一名观察员,其职责是担当连长的化学参谋,进行化学训练并向上级汇报。

   一个化学营(正常编制有225人和66辆车)有三个洗消连;两个车辆装备洗消连;一个人员被服洗消连。一个加强排通常用于洗消坦克及其大型装甲车辆,还有一个司令部,一个技术勤务和维修排以及一个勤务排。每个陆军团(一个师有三个团)也有自己的化学连,化学连拥有九辆车,其中六辆用于洗消作业。还有专门配备的核生化侦察排。

   前苏军化学部队的中心训练机构位于伏尔加河萨拉托夫(saratov)附近的什汗(sikhany),这是一所防化学院(也称作高等防化军事工程学校)。该学院拥有实验和演习场地,据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训练场地,其规模之大,足以使化学部队能使用“真”毒剂进行训练。其它训练机构有科斯特罗马(kostromo)的高等防化军事指挥学校,以及坦波夫(Tainbov)的高等防化军事红旗指挥学校。

   前苏联陆军用于运载化学弹头的武器范围很广,从迫击炮到战术火箭尽皆有之,但能最大限度发射化学弹头的运载武器可能是多管火箭发射系统,比如BM-21型多管火箭炮,它一次齐射能发出40(枚)X122毫米的火箭弹,射程为20380米,能覆盖很大面积。

   这些武器的化学弹药贮存基地,前苏联境内有九个,捷克斯洛伐克有九个,东德有八个,匈牙利有五个,保加利亚有一个,有一殴时期,阿富汗有三个。还有许多更小的贮存点和临时存放地。前苏联境内至少有十家工厂在生产化学战剂。罗列这些数据无非是要强调一个事实,那就是原华约每个国家均拥有自己的化学部队、学校、弹药贮存点及其它化学战设施。

   上面谈到的只是前苏联陆军的化学战部队,前苏联海军和空军也拥有与陆军相当的化学力量。在前苏军的各级部队中,频繁地进行配戴全身核生化防护服实施各种训练,确保部队熟悉极不舒适的防护装备。

   北约对化学战基本持全面防御态度(法国曾被报导说有部分化学武器,主要是炸弹,但近几年几乎听不到任何消息,似乎已过时废弃。但在一九八七年二月,法国宣布了一项新的化学武器规划)。所有北约国家的化学研究和发展均是紧密围绕着各种防护措施的生产来进行的,包括调研更好的防护服、侦检系统、医药器材以及掩蔽部等,当然,也进行各种毒剂的部分研究,主要目的还是出于防御。英国建在威尔特郡(Wiltshire)波顿唐(Porton Down)的化学研究中心就是一个从事这类工作的研究机构。

   英国武装部队对化学战的态度是北约许多国家的典型代表,在威尔特郡的温特伯恩冈纳尔(Winterbourne Gunner),英国建立了一所军种间化学战学校,指挥官和军士们被送进这所学校,学习化学防护的所有课程,一旦返回各自的岗位,这些学生便成为顾问军官,而这些职责通常又是处于他本人的其它任务之后,属第二位。目前,各种配戴全身核生化防护器材的长期演练在经常性地进行着,并具备野战核生化掩蔽部。

   美国武装部队目前正试图重建自身的全面化学战能力,这种能力在一九六九年美国自动放弃以后大大下降了。近几年(自一九八二年以来),美国大踏步前进,用新型二元化学武器重新装备部队,同时正在进行有关核生化全方位的大量研究和发展工作。

   大部分研究工作是在下述三个单位指导下进行的,一是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三角公园研究所的美陆军研究办公室;另一个是华盛顿哥伦比亚区(Washington DC)的美海军研究实验所,以及得克萨斯州布伦克空军基地(Brooks Air Force Base)的美空军航天航空医药处。这三个研究机构备有各自的研究和发展设施,并得到大量为部队效力的商业、工业和学术团体的支持。尽管掀起了化学战新热潮,美陆军出于环保及安全因素考虑,最近还是关闭了在马里兰洲阿伯丁试验场的化学研究发展工程中心,其大规模研究工作目前已转移到其它各司令部和中心。

   美国的化学弹药生产中心有好几个地方,如阿肯色州的派因布拉夫,路易斯安那(Louisiana)州的施里夫波特(Shreveport)。化学弹药(大部分是过时的一元武器)被贮存于各个贮备基地,包括犹他州的图埃勒(这里有美军将近一半的化学弹药库存);阿肯色州的派因布拉夫;肯塔基州的列克星敦(Lexington);马里兰州的埃奇伍德(Edgewood);科罗拉多州的普韦布洛(Pueblo)俄勒冈州的乌马太勒(Vmatilla);亚拉巴马(Alabama)州的安尼斯顿(Anniston ),以及印第安纳州的新港等地,在这些地点VX均有生产且仍然有贮存。小规模的临时存放处是在距夏威夷西部不远的约翰斯顿(Johnston)岛,更多的未定型武器(可能是105毫米和203毫米炮弹)存放在欧洲。

   美国的防护器材进展不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样迅速。比如在研制各种核生化侦检器材期间,就可能会注意到其进展缓慢,这主要由于资金十分短缺。研制防护服也受到过限制,以至于一段时间内,美海军从英国购买了全部所需,美空军人员步出飞机时仅有一个大的清洁塑料袋,这是他们的唯一核生化防护措施,仍然没有一种令人满意的防护服出现,很可能美军新采用的XM40型面具是英国货。大规模的洗消器材也尚未研制,仍需依靠刷子和拖布。诸如此类种种缺陷均是由于一九六九年尼克松总统自动放弃化学生物战的结果。


化学武器扩散[编辑]

虽然为减少或清除化学武器做了大量努力,一些国家仍继续研制和/或储存化学武器试剂。右侧是宣称拥有化学武器或可能秘密储存化学武器或开展研制计划的国家。明显的例子包括美国和俄罗斯。

最近曝光的一封信件披露,1997年,即将上任的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反对签署一项批准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条约。在1997年4月8日的信中,时任哈里伯顿公司CEO的切尼告诉当时的参议员外交委员会主席森•杰西•赫尔姆斯,加入公约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些真正会遵守《化学武器公约》的国家对于美国来说并不会构成军事上的威胁,而那些美国真正需要留心的国家,即使他们加入了公约,他们也不会真正的遵守公约协定。”[11]该信由美国科学家联盟发布。

参议院同月批准了《化学武器公约》。自此,阿尔巴尼亚、利比亚、俄罗斯、美国和印度宣布其拥有共超过71000公吨的化学武器,并销毁了近三分之一。根据协定条约,美国和俄罗斯承诺在2012年前清除他们剩下的化学武器。2012年美国并未完成该目标。美国政府预计,2017年前剩下的化学武器将被清理完毕。

2013年,叙利亚武装冲突中出现大量使用化学武器的报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认为,“武装冲突任何一方使用化学武器都构成严重违反国际人道法行为,无论受害者是士兵还是平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叙利亚及其他地区的武装冲突各方尊重这一绝对禁令。”[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Convention on the Prohibition of the Development, Production, Stockpiling and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and on Their Destruction (CWC): Annexes and Original Signatories. Bureau of Arms Control, Verification and Compliance. [19 January 2012]. 
  2. ^ Disarmament lessons from the 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6-06.
  3. ^ 第一次世界大战(基于Hew Strachan的著书中4频道档案文件)
  4. ^ Simon Wessely. Weapons of mass hysteria. guardian.co.uk. 2001-10-20 [2011-02-20] (英语). 
  5. ^ Iraq Joins the 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 Opcw.org. [2011-09-16]. 
  6. ^ 日军遗弃化学武器“移动式销毁”将在南京启动. 搜狐新闻. 
  7. ^ 加拿大总理宣布将拨款帮助俄销毁前苏联核武器. 新浪网新闻中心. 
  8. ^ 俄罗斯已销毁约70%化学武器储备 拒绝美继续资助. 新浪网新闻中心. 
  9. ^ The Oceans and Environmental Security: Shared U.S. and Russian Perspectives.
  10. ^ Not with Impunity: Assessing US Policy for Retaliating to a Chemical or Biological Attack. Airpower.maxwell.af.mil. [2011-09-16]. 
  11. ^ In Surprise Testimony Cheney Renews Opposition to CWC (PDF), United States Senate, 1997-04-08 [2009-01-04]. 
  12. ^ 化学武器的使用:历史不可重演,亟需各方关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2014-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2)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