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林黛玉
作者曹雪芹
演員周璇等
資料
別名顰顰、瀟湘妃子
性別
家人祖母史太君 (賈母)
重要他人賈寶玉
親屬林如海,母賈敏
林黛玉
Lin Daiyu Hongloumeng Tuyong.jpg
改琦繪,選自《紅樓夢圖詠》
出場回目 第二回
家族勢力
府別 榮國府
居處大觀園瀟湘館
配偶
詩社別號瀟湘妃子
情榜考語情情
清嘉慶間刊本荊石山民《紅樓夢散套》插圖中的「葬花」
頤和園長廊彩繪:焚稿斷痴情

林黛玉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的女主角。她是史太君的外孫女,賈寶玉的表妹,字顰顰(本無字,寶黛初見時賈寶玉以其眉尖若蹙為靈感所贈),海棠詩社別號瀟湘妃子,代表花卉為芙蓉花,情榜評為「情情」,在大觀園中住在瀟湘館,館前竹林密布。黛玉祖籍姑蘇,出身於詩書之家,父林如海乃前科之探花,官至揚州巡鹽御史,母賈敏賈代善賈母四女中最小之么女,有一弟,早夭。她父母雙亡,在外祖母家(賈府)長大。從小寄人籬下,造就了乖僻敏感的性格。她自幼體弱多病,從會吃飯時便開始吃藥,但生性聰慧,從小跟隨先生讀書識字。她精通詩詞,所作之詩皆文筆與意趣俱佳,故有才女之稱。她與賈寶玉青梅竹馬,互為知己,但封建社會貴族聯姻的秩序和家族利益的驅使令二人未成眷屬,在高鶚續書中,最終於賈寶玉、薛寶釵大婚之夜病逝。

在通行程高本後40回中,林黛玉因寶玉和寶釵成婚,最後氣鬱而死。脂硯齋批註中明確提到,林黛玉是淚盡而亡。新紅學開創者俞平伯認為,林黛玉先病死然後寶釵嫁給寶玉。張愛玲認為,奉元妃命,寶玉寶釵結婚,而黛玉抑鬱而死(《紅樓夢魘》)。紅學家周汝昌、劉心武等人認為,黛玉應該是淚盡,加之被趙姨娘賈環等人誹謗,從而沉湖仙去。蔡義江認為,賈府獲罪,寶玉離家,黛玉思念寶玉,淚盡而亡(《蔡義江點評紅樓夢》)。也有一部分學者從「玉帶林中掛」認為林黛玉是上吊而死,癸酉本紅樓夢中就採用了這個說法,但學界對此說法詬病甚多。

「林黛玉的真正結局」極富爭議,首先,作者問題懸而未決,通行程高本後40回究竟是曹雪芹自著初稿程高修補,還是無名氏續程高修補,還是完全程高自著,目前仍有很大爭議,不同成書過程會導致哪個才是「真正」結局的爭論。第二,《紅樓夢》第一回作者說自己增刪改數次,作者是否自己中途更改故事架構也未可知,更加大了問題的複雜性。第三,若原作者並未作完《紅樓夢》,「真正」的結局可能是個沒有意義的問題,前80回和脂批的暗示僅僅是作者的初步構思,尚未訴諸筆墨,既然書還沒寫完,就不存在「真正」的結局,只存在作者的初步構想。還有人認為,即使程高本後40回為高鶚所著且不合曹雪芹原意,但林黛玉的這種悲劇死亡仍然十分精彩[1][2][3]

人物描繪[編輯]

外型[編輯]

紅樓夢第三回中曾描述林黛玉的外貌: 『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除此之外,寶玉則有「神仙似的」又有「秉絕代之姿容,具稀世之俊美」「顰兒才貌應世稀」等等之誇讚。

林黛玉的人物描繪在書中有著精妙的設定。寶玉曾以『戕寶釵之仙姿,灰黛玉之靈竅』之句形容寶釵及黛玉兩人,可見林黛玉之美以靈氣為甚。事實上,書中多次提及黛玉外貌之處皆證明黛玉脫俗的美貌並不比寶釵遜色。寶玉中邪時,呆霸王薛蟠一見黛玉的婉轉風流的落淚模樣,便「酥倒在那裡」。

性格[編輯]

黛玉憂愁多思,弱柳扶風,同時喜愛詩書,頗有詠絮之才,具有詩人的特質。

在大觀園中,大多數人對黛玉的印象是多愁善感,伶牙俐齒且愛鑽牛角尖。黛玉曾因周瑞家的分送宮花一事使性子,更曾因與寶玉慪氣而苦吟葬花詞,寶黛二人間的爭執與彆扭也曾使賈母笑稱二人是"不是冤家不聚頭"。丫頭小紅曾言:「林姑娘嘴又愛刻薄人,心裡又細。」可見黛玉並不如寶釵容易親近,實則黛玉是一名心中充滿不安全感的閨閣女子,也因而造就了她多慮心窄的性格。黛玉多病纖弱,有著病西施的形象。而她也好惡分明,蔑視功名權貴。當賈寶玉送給她北靜王所贈的一串名貴念珠時,反應極大,並說了一句「甚麼臭男人拿過的,我不要它!」

雖然黛玉乍看之下不與人親近,但黛玉其實是全書中少數擁有豐沛真摯感情的角色。林黛玉情榜考語為『情情』,意旨黛玉對於自身重視的人事能夠全心的付出感情。黛玉雖看起來憂愁多慮,不易與人親近,但對於她所重視的人便會全然的真心對待。

林黛玉性格多愁善感,才思敏捷,注重靈性生活,也造成她由著性子生活的人生哲學,和寶釵的藏愚守拙,壓抑情感成為強烈對比,黛玉想哭時且哭,想惱時且惱,喜怒哀樂皆無造作,且絲毫不掩飾鋒芒。相對於寶釵奉傳統價值禮教為圭臬,黛玉展露對詩書的熱情及才華,不順從時代的價值觀。黛玉父母雙亡,造就了她敏感多疑、且不安憂慮的心理,更因此縱然與寶玉兩情相悅,卻有緣無份,終無結果。

外在形象[編輯]

興兒(賈璉的心腹小廝)向尤二姐講述大觀園中諸位姊妹時(第六十五回),曾提到林黛玉:「......我們家的姑娘們不算外,還有兩位姑娘,真是天下少有!一個是咱們姑太太的女兒,姓林,名兒叫什麼黛玉,面龐身段和三姨不差什麼,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這樣的天,還穿夾的,出來風兒一吹就倒了.我們這起沒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他`多病西施'」興兒解釋道:「不是那麼不敢出氣兒,是怕這氣兒大了,吹倒了林姑娘;氣兒暖了,又吹化了薛姑娘!」[4]

林黛玉和薛寶釵是對立面,因為林黛玉屬木,而薛寶釵屬金。寶黛有木石前盟,而薛與賈乃金玉良緣。薛寶釵出身自富裕的皇商家族,林黛玉則是父母雙亡的孤女。兩人之間產生鮮明的落差,在角色設定上相互陪襯。

作品[編輯]

林黛玉存世的詩詞共計18首(不含聯句)。

葬花吟[編輯]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遊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未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程高通行本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遊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死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抷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有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甲戌本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遊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簾中女兒惜春莫,愁緒滿懷無處訴。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柳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歲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把香鋤淚暗灑,灑上花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落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冷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奴收葬,未卜奴身何日亡? 奴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奴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周汝昌校本

桃花行[編輯]

桃花簾外東風軟,桃花簾內晨妝懶: 簾外桃花簾內人,人與桃花隔不遠; 東風有意揭簾櫳,花欲窺人簾不捲。 桃花簾外開仍舊,簾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憐人花也愁,隔簾消息風吹透。 風透湘簾花滿庭,庭前春色倍傷情: 閒苔院落門空掩,斜日欄杆人自憑。 憑欄人向東風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桃花桃葉亂紛紛,花綻新紅葉凝碧。 霧裹煙封一萬株,烘樓照壁紅模糊。 天機燒破鴛鴦錦,春酣欲醒移珊枕。 侍女金盆進水來,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鮮艷何相類,花之顏色人之淚。 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 淚眼觀花淚易干,淚乾春盡花憔悴。 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飛人倦易黃昏; 一聲杜宇春歸盡,寂寞簾櫳空月痕!

代別離·秋窗風雨夕[編輯]

秋花慘澹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 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淒涼! 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綠。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淚燭。 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 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 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 連宵霢霢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 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 不知風雨幾時休,已教淚灑窗紗濕。

詠菊[編輯]

無賴詩魔昏曉侵,繞籬欹石自沉音。 毫端蘊秀臨霜寫,口齒噙香對月吟。 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訴秋心? 一從陶令平章後,千古高風說到今。

問菊[編輯]

欲訊秋情眾莫知,喃喃負手叩東籬。 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 圃露庭霜何寂寞?雁歸蛩病可相思? 休言舉世無談者,解語何妨話片時。

菊夢[編輯]

籬畔秋酣一覺清,和雲伴月不分明。 登仙非慕莊生蝶,憶舊還尋陶令盟。 睡去依依隨雁斷,驚回故故惱蛩鳴。 醒時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煙無限情。

林黛玉詠白海棠[編輯]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 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 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

五美吟[編輯]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 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

腸斷烏騅夜嘯風,虞兮幽恨對重瞳。 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

絕艷驚人出漢宮,紅顏命薄古今同。 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畀畫工?

長揖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 尸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

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 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慰寂寥。

題帕三絕[編輯]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閒拋卻為誰。 尺幅鮫綃勞解贈,叫人焉得不傷悲。

拋珠滾玉只偷潸,鎮日無心鎮日閒。 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

彩線難收面上珠,湘江舊跡已模糊; 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

林黛玉詠螃蟹詩[編輯]

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嘗。 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 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勸我千觴。 對茲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

唐多令·粉墮百花洲[編輯]

粉墮百花洲,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隊成球。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判詞[編輯]

作者將黛玉與寶釵的判詞二者合二為一,故因此有黛玉與寶釵本為一人的論點。

曲文[編輯]

「枉凝眉」

燈謎[編輯]

「更香」

(程印本、甲辰本)

戚序本和庚辰本中,黛玉沒有燈謎。

表字[編輯]

黛玉初進賈府時並無表字,寶玉知後,以《古今人物通考》之內容「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畫眉之墨」恰合黛玉之名,且黛玉神情也恰似眉尖若蹙為靈感,贈其一表字「顰顰」,其意為蹙眉。而此也成為黛玉時常被與西施作為連結的一要點,因西施也如黛玉體弱多病,時常眉頭微蹙,兩者皆有著幽病美人的形象。

住處[編輯]

紅樓夢第四十回透過劉姥姥的視角形容黛玉所居的瀟湘館:「先到了瀟湘館。一進門,只見兩邊翠竹夾路,土地下蒼苔布滿,中間羊腸一條石子漫的路。

劉姥姥因見窗下案上設著筆硯,又見書架上磊著滿滿的書,劉姥姥道:「這必定是哪位哥兒的書房了。」賈母笑指黛玉道:「這是我這外孫女兒的屋子。」劉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這哪像個小姐的繡房,竟比那上等的書房要好。」

瀟湘館後引申為圖書館。

原型[編輯]

經近年紅學家考證誰?,林黛玉的原型為康熙年間任蘇州織造李煦的孫女,名叫李香玉,其父是任兩淮鹽課的李鼎。李家,曹家以及孫家之間互有姻親,故曹雪芹和李香玉從小耳鬢廝磨也不足為奇。然而按紅學家周汝昌在《紅樓夢新證》中的說法,李香玉更有可能是史湘雲的原型,故尚未有定論。

在《紅樓夢》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意綿綿靜日玉生香》一回中,賈寶玉和林黛玉相對而臥,為寬林黛玉的心,賈寶玉胡編了一個小耗子偷香芋的故事:「一天,老耗子叫眾耗子分頭去偷米糧和瓜果為臘八粥,一小耗子自薦去偷香芋。眾耗子笑它身體瘦小,小耗子胸有成竹地說:『我變成香芋,滾在香芋堆裡,使人看不出……卻用分身法搬運。』眾耗子叫它變成香芋看看。小耗子就搖身一變,卻變成了一個最標致美貌的小姐。眾耗子說:『變錯了。』小耗子現形道:『我說你們沒有見過世面,只識得這果子是香芋,卻不知道鹽課林老爺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很明顯,作者借這個故事暗示,林黛玉就是李香玉的化身。

丫鬟[編輯]

  • 紫鵑 - 原名鸚哥,她最初是賈母身邊的二等丫鬟。黛玉來賈家後,賈母見黛玉隨行的雪雁年紀尚小、老嬤嬤又極老,故將紫鵑派去服侍黛玉,而紫鵑更是最了解黛玉的丫鬟。
  • 雪雁 - 黛玉由姑蘇家裡隨行的小丫鬟。
  • 春纖 - 小丫鬟。
  • 藕官 - 唱戲女孩。

影視作品[編輯]

飾演林黛玉的演員 影視作品 年份
梅蘭芳 京劇黛玉葬花 1924年
陸劍芳 上海復旦電影《紅樓夢》 1927年
陸美玲 上海孔雀電影《紅樓夢》 1929年
李雪芳 上海大華電影《黛玉葬花》 1936年
周璇 電影《紅樓夢》 1944年
小燕飛 香港粵語電影《紅樓夢》 1949年
李麗華 香港長城電影《新紅樓夢》 1952年
方艷芬 香港粵語電影《大觀園》 1954年
鷺紅 香港電影《紅樓夢》 1956年
王文娟 越劇電影《紅樓夢》 1962年
樂 蒂 邵氏黃梅調電影《紅樓夢》 1962年
汪明荃 香港無綫電視《紅樓夢》 1975年
毛舜筠 香港佳視《紅樓夢》 1977年
張艾嘉 邵氏電影《金玉良緣紅樓夢 1977年
程秀瑛 臺灣華視《紅樓夢》 1978年
周芝明 臺灣電影《紅樓夢》 1978年
趙永馨 臺灣華視《風雅劇集紅樓夢》 1983年
何賽飛 越劇版《紅樓夢》 1986年
陳曉旭 《紅樓夢》央視電視劇 1987年
陶慧敏 北京電影《紅樓夢》 1989年
張玉嬿 臺灣華視《紅樓夢》 1996年
余 彬 越劇電視連續劇《紅樓夢》 2002年
仰萍 越劇《紅樓夢》 2007年
閔春曉 電視劇《黛玉傳 2010年
蔣夢婕 紅樓夢北京電視台 2010年
朱冰貞 崑曲電影《紅樓夢》 2012年
路嘉欣 非常林奕華舞台劇
方亞芬 越劇紅樓夢
許秀年 臺灣楊麗花歌仔戲紅樓夢
林海 音樂劇《紅樓夢想 2020年

軼事[編輯]

近地小行星愛神星上有兩座環形山分別是以林黛玉和賈寶玉的名字命名的。

參見[編輯]

  1. ^ 沈新林,《紅樓夢》中林黛玉結局考論,《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學報》 2011年第2期61-67,共7頁
  2. ^ 周蕙,珠峰前的泰岳——為高鶚及其續作辯,《紅樓夢學刊》 1988年第1期45-70,共26頁
  3. ^ 肖景清,從林黛玉之死說起,《湖北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1989年第2期62-65,共5頁
  4. ^ 曹, 雪芹. 紅樓夢. 臺北: 三民書局. 2003: 765. ISBN 957-14-07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