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基里巴斯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基里巴斯關係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基里巴斯在世界的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

基里巴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基里巴斯关系,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基里巴斯共和国之間的雙邊關係。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80年與基里巴斯建交, 2003年與之斷交,但兩國仍有維持雙邊貿易。

歷史[编辑]

基里巴斯在1979年7月從英国独立[1]:1434。此前,基里巴斯自治政府首席部长已經表示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希望與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建交[2]:425中华人民共和国駐斐济大使便在1978年11月访问基里巴斯,受到首席部长接见[3]:760。基里巴斯独立後,中华人民共和国總理向基里巴斯发出贺电,又宣佈承认基里巴斯是独立國家;中华人民共和国駐斐济大使参加基里巴斯独立庆典,又與該國总统会面[3]:760。1980年,基里巴斯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邦交[4]:168

1989年,中華民國台灣)派員訪問基里巴斯,希望用援助換取建交;但基里巴斯方面拒絕,認為該國既然已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便不應與中国方面認定的一个建立外交關係[5]:263

此後,中华人民共和国與基里巴斯有經濟和文化上的交往;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95年出口了57万美元到基里巴斯,同年派遣医生援助當地,而基里巴斯的邮票公司也曾到北京參與邮展英语Philatelic exhibition[6]:509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96年與基里巴斯簽訂協議,租用該國首都塔拉瓦一塊10,000平方米的地皮,翌年在當地設立衞星監測站,用以監測和追蹤衞星運行,但被質疑是為了監視美國進行導彈测试;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把載人航天飛船「神舟五号」發射升空,這個監測站便協助追蹤該飛船[7]

2002年傳出中華民國政府向基里巴斯总统候选人汤安诺提供100万美元的经费,又向他所屬的政黨「真理支柱英语Pillars of Truth」和其他有關人士提供現金,設法與基里巴斯洽谈雙邊關係事宜[8]

2003年11月7日,基里巴斯與中華民國建立外交關係。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反常態,過了逾三個星期也沒有與基里巴斯断交,大使也沒有回國,令基里巴斯出現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中華民國國旗同時飄揚的罕見景象;有分析認為,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基里巴斯設有衞星監測站,若失去了基里巴斯的衞星監測站,「神舟六号」的发射或受影響,不立即與該国断交是希望扭转局面,亦需時處理監測站的問題[9][10]。同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向基里巴斯當局作强烈抗议,斷絕與基里巴斯的邦交,中止两国政府達成的所有协议[11]

經貿關係[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基里巴斯的貿易
中国大陸到基里巴斯的出口貿易[12] 
基里巴斯到中国大陸的出口貿易[13] 

中华人民共和国到基里巴斯的出口貿易曾經在2001年至2003年陷入低谷,其後回升;2012年,中国大陸出口了超過1,200萬美元到基里巴斯,貨物涵蓋多個類別[12]。基里巴斯在2004年前甚少出口到中国大陸,但出口額在2010年至2012年上升了逾16萬美元;基里巴斯在2012年出口了超過16萬美元到中国大陸,大多數貨物是蔬菜製品[13]

參考資料[编辑]

  1. ^ 邹瑜; 顾明. 法学大辞典.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1. 
  2. ^ 傳記文學 (92–103). 文化藝術出版社. 1998. 
  3. ^ 3.0 3.1 世界知识年鉴. 1982. 
  4. ^ 严安林; 黄中平. 民进党对外关系研究. 九州出版社. 2004. ISBN 9787801950185. 
  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外交史研究室. 当代中国使节外交生涯 4.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6. ISBN 9787501207886. 
  6. ^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政策研究室. 中国外交.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6. ISBN 9787501207930. 
  7. ^ 基國測控站傳監控美導彈場. 星島日報. 2003-11-15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9). 
  8. ^ 石嘉. 基台“建交”内幕:台湾黑金暗助华裔当选总统. 新华网. 2003-11-14 [2015-06-29]. 
  9. ^ 台吉建交的「雙重承認」模式待觀察. 南方快報. 2003-11-21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9). 
  10. ^ 中国与基里巴斯正式断交. 看中国. 2003-11-29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9). 
  11. ^ 中国政府决定中止同基里巴斯的外交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 2003-11-29 [2017-06-25] (中文). 
  12. ^ 12.0 12.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基里巴斯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29]. 
  13. ^ 13.0 13.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基里巴斯出口到中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29].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