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印度尼西亞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国-印度尼西亚關係

中國

印尼
外交代表機構
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 印度尼西亚驻华大使馆
外交代表
大使 肖千 大使 周浩黎印尼语Djauhari Oratmangun[1]

中國-印度尼西亚关系印尼語Hubungan Indonesia dengan Tiongkok)即是中國與印度尼西亚之間的關係。1950年4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1965年,九·三〇事件爆發后,两国关系恶化。1967年10月2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发表声明与印尼断交,并于10月31日关闭中華人民共和國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召回使馆人员。1990年8月8日,两国恢复外交关系。

歷史[编辑]

1965年彭真率团访问印度尼西亚

中國與印尼關係不遲於7世紀開始。印尼位於海上絲綢之路,當地出土瓷器也表明兩國商貿往來歷史悠久。而印尼國家博物館亦收藏漢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瓷器藏品,證明中國與印尼的商貿往來綿延兩世紀[2]。研究指出西漢時已有人取道印尼前往印度,貿易往來隨之建立[3]。中國地理古籍慣稱印尼群島為南洋;印尼群島向中國輸出香料、金、錫、象牙、虎皮等物,中國則向印尼群島輸出絲綢和瓷器。中國僧人義淨到印度取經前後曾在671年到訪室利佛逝,為期六個月[4][5]。中國古籍尚有其他關於印尼群島的記載。

義淨回國後,尚有不少旅行家到訪印尼群島,並描述其狀況;中國當時和印尼一直和睦共處(元兵入侵除外)。1293年,元世祖忽必烈出兵爪哇,懲罰當地國王[6],不過爪哇卻壯大起來,建立滿者伯夷帝國。馬來群島諸帝國和中國都有貿易往來。鄭和下西洋時曾到訪馬來半島、蘇門答臘和爪哇,並令中國在當地的影響擴大,對華人移民當地亦有推進作用。

華人在荷屬東印度時期大舉遷入印尼群島,以應付當地勞工需求。他們多是閩粵人士,在婆羅洲西部、蘇門答臘和爪哇北岸定居。

从建交到断交[编辑]

1950年4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1965年,九·三〇事件爆發后,两国关系恶化。1965年10月16日下午,40多印尼武装军人,强行搜查、冲、砸了中国大使馆商务参赞处。中国外交部、驻印尼大使馆提出强烈抗议,中国新闻媒体打破九·三〇事件后不报道印尼国内局势的态度,“以带倾向性报道的形式,支持印尼人民的革命力量”,紧急改派游击斗争经验丰富的姚登山(所创建的游击队后发展沿革为“雷锋团”)出任驻印尼大使馆政务参赞。10月22日,印尼陆军对中国援建的班加兰纺织厂专家实施了侮辱性搜身检查,中国撤回专家。从1965年11月2日连续发生数千人冲砸中国驻棉兰望加锡马辰等地的领事馆与驻雅加达总领事馆时间。1966年4月7日中国召回驻印尼大使姚仲明姚登山任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代办。1966年4月15日,“一百余名印尼军警部队伙同右派暴徒,共一千余人,用装甲车和卡车撞开了大门,冲进大使馆内,扯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狂叫反华口号,大肆破坏,砸毁和烧毁了大使馆的房屋、设备、汽车、文件和用品,抢走了汽车和大量财物,打伤了一等秘书吕子波、副武官时心仁等中国外交官五人。”[7]印尼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马利克英语Adam Malik事前在集会上发表煽动性讲话,事后接见冲砸大使馆的暴徒,大加赞扬。4月18日两国中断贸易关系。

1967年4月23日,再次发生了大批印尼军警包围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中国驻雅加达总领事徐仁被武装劫持扣留八小时。4月24日,印尼政府宣布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临时代办姚登山和驻雅加达总领事徐仁为“不受欢迎的人”。[8]。中国政府随即向印尼政府提出最强烈的抗议,并宣布印尼驻中国临时代办巴伦和参赞苏玛尔诺为“不受欢迎的人”。 4月28日,姚登山和徐仁乘飞机离开雅加达回国。他们在雅加达机场受到北越、朝鲜、古巴、柬埔寨、阿富汗、叙利亚和阿尔及利亚使馆工作人员的热情欢送。1967年4月30日,姚登山和徐仁回到北京,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李富春陈毅李先念谭震林等领导人及7000名首都群众在机场迎接,场面隆重之极。第二天五一劳动节,姚登山和徐仁被安排登上天门城楼,受到毛泽东和林彪亲自接见。《人民日报》发文称赞姚和徐是毛主席的红色外交战士。

1967年6月16日,印尼国会通过决议,授权印尼政府“根据情况发展,就印尼和中国之间的关系采取坚决措施,必要时断绝外交关系”。1967年8月5日上午,大批军人带领并开枪助威,上千右派暴徒用卡车撞开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大门,狂呼口号,打伤4名中国外交官,砸毁全部家具和设备,纵火焚烧馆舍。1967年8月8日,印尼驻华大使馆向中国外交部送来抗议照会,遭中方拒收。8月24日,印尼外交部照会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以无法进行正常活动为由,决定将其驻华外交人员全部撤回;中国使馆拒收照会,并给予驳斥。8月28日,印尼驻华使馆照会中国外交部,宣布奉命撤走全部人员;中方对此未予置理。1967年9月14日印尼宣布中国驻印尼使馆临时代办吕子波为“不受欢迎的人”,限期9月18日前离境。[9]1967年10月1日凌晨3时,大批武装军警与上千名右派暴徒袭击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使馆全体20人均被打伤,其中临时代办黄文胜等人中弹重伤,烧砸了全部设备、汽车和公私物品,烧毁了使馆的中国国旗和毛泽东画像,抢走了电台、文件档案与财务,武装占领11小时。这是九·三〇事件爆發后两年内,中国驻印尼外交机构遭第43次袭击,人员被枪伤或殴伤累计68人次,中国发出外交抗议照会累计33份。随后,切断了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水、电、燃气供应与一切通讯手段,限制中国外交人员一切出入。[10]

1967年10月23日,印尼外交部照会,宣布印尼政府决定关闭驻华大使馆,要求中国自1967年10月30日起关闭其驻印尼大使馆、驻雅加达总领事馆、驻棉兰、马辰、望加锡的领事馆,上述机构的中国外交人员最短时期内离境。1967年10月27日,中国发表声明与印尼断交,并于10月31日关闭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召回使馆人员。[11]罗马尼亚驻印尼大使馆全面代管中国和中国公民在印尼的一切权益。印尼宣布其在华权益由柬埔寨代管。

复交過程[编辑]

1970年代中國的對外關係出現很大的變化,自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權利1972年尼克遜訪華中日建交等事件令印尼重新考量與中國的關係。1975年印尼總統蘇哈托公開表示準備改善與中國的關係,1977年印尼首次派出代表團參加廣州交易會,1985年中國應印尼政府邀請,派出以吳學謙為首的代表團到印尼出席萬隆會議召開30周年的紀念活動。

1989年初,印尼時任外交部長阿里·阿拉塔斯透過駐聯合國大使向中方提出兩國外長正式會面的邀請,獲得中方的正面回應。同年2月,乘出席日本天皇裕仁國葬之便,印尼總統蘇哈托中國外長錢其琛日本東京會面,為中印斷交後兩國最高級別會談。這次會談確認關於兩國復交的共同意願,並同意兩國應盡快進行相關協商。雖然有關工作因中國國內發生六四事件而短暫中斷,但於同年8月和10月,阿拉塔斯與錢其琛進行兩次會面,落實兩國關於復交的會談細節。同年12月4至8日兩國代表於雅加達就關於兩國關係正常化的技術性問題進行會面。及後於1990年在北京香港進行多次會談,就技術性問題達成協議。

正式复交[编辑]

1990年7月1日,應錢其琛邀請,阿拉塔斯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為兩國斷交後印尼外長首次正式訪問中國,獲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接見。阿拉塔斯和錢其琛在北京就兩國復交事宜進行兩輪正式會談,並就下列事宜達成一致:

  1.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印尼於1990年8月8日正式恢复大使級外交關係,兩國互派大使,
  2.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鵬於1990年8月6至9日對印度尼西亞進行正式訪問,
  3. 兩國於1990年7月3日於北京簽署復交公報。

1990年7月3日,中印兩國於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簽署復交公報。阿拉塔斯和錢其琛出席簽字儀式及舉行聯合記者會。李鵬於1990年8月6至9日對印度尼西亞進行正式訪問,两国外长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关于恢复外交关系的谅解备忘录》,宣布自当日起正式恢复两国外交关系,並同時簽署商貿等多個領域的正式協議。

經貿[编辑]

  •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2012年資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印度尼西亚的第二大出口夥伴國,佔後者的出口總額的11.4%。
  •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2012年資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印度尼西亚的第一大進口夥伴國,佔後者的進口總額的15.3%。
  •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的公開資料,2018年中印兩國双边贸易额為773.7亿美元, 其中中國對印尼出口额为432.1亿美元,而印尼對華进口额为341.6亿美元。[12]

图库[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Museum in Jakart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29). 
  3. ^ Rosi, Adele. Museum Nasional Guide Book. Jakarta: PT Indo Multi Media,Museum Nasional and Indonesian Heritage Society. 1998: 54. 
  4. ^ Munoz. Early Kingdoms. : 122. 
  5. ^ Zain, Sabri. Sejarah Melayu, Buddhist Empires. 
  6. ^ Weatherford, Jack, Genghis khan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New York: Random House: 239, 2004, ISBN 0-609-80964-4 .
  7. ^ 《人民日报》1966年4月16日
  8. ^ 《人民日报》1967年4月25日
  9. ^ 印尼反动派破裂同我国关系的又一严重步骤 悍然宣布我临时代办等为“不受欢迎的人”.《人民日报》1967年9月21日第4版
  10. ^ 刘一斌:《文革期间中国和印尼断交始末》,《党史纵横》2006年第一期
  11. ^ 高举伟大领袖毛主席画像和五星红旗 我红色外交战士离雅加达回国.《人民日报》1967年11月1日第6版
  12. ^ 中国同印度尼西亚的关系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