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拘陀·迦旃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波拘陀·迦旃延(Pakudha Kaccāyana),或譯為“迦羅鳩駄·迦旃延”、“犎·迦多衍那”,生於印度,出身婆羅門種姓[1],是與大雄佛陀同時代的,一位沙門導師,佛教將其歸入六師外道。學術界按南傳佛教記載,將七元素說認定為他的觀點,即有地身、水身、火身、風身、樂、苦和命,並且這些元素不相互“觸礙”。

佛教記載[编辑]

長部·沙門果經》記載的彼浮陀伽旃延的觀點[2],亦見於《雜阿含經·一六一經》:

迦多衍尼子發智論》判定其為邊執見、常見。

長阿含經·沙門果經》記載的彼浮陀伽旃延兩個觀點[3],分別見於《雜阿含經·一五五經》[4]和《雜阿含經·八一經》等[5],《長部·沙門果經》記載二者為末伽梨·瞿舍羅的觀點。

大毘婆沙論》記載他的觀點為:「一切士夫所受,皆是無因無緣」[6]。大乘佛教記載其為大自在天外道,認為:「大自在天,能生諸法」[7]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P. 90, Dictionary of Pali Proper Names By George Peiris Malalasekera
  2. ^ 长部·沙門果經》:「大德!如是問時,婆浮陀迦旃延那,如次言我曰:『大王!此等七身,非能作、非所作、非能創造、非所創造,無能生產任何物,常住如山頂直立不動之石柱。此等不動搖、不轉變、無互相侵害、不導致互相苦樂、亦苦亦樂。是故無能殺者,亦無所殺者;無能聞者,無所聞者;無能識者亦無所識者。若人以利刀截斷他人之頭,無有何人奪何人之生命。唯刀劍揮過此七身之間隙而已。』」
  3. ^ 長阿含經·沙門果經》:「又白佛言,我昔一時至彼浮陀伽旃延所,問言:大德,如人乘象、馬車,習於兵法,乃至種種營生,皆現有果報。今者此眾,現在修道,得報不?彼答我言:大王,無力,無精進,人無力,無方便;無因,無緣,眾生染著;無因,無緣,眾生清淨。一切眾生有命之類,皆悉無力,不得自在,無有冤讐,定在數中,於此六生中,受諸苦樂。」
  4. ^ 雜阿含經·一五五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無力,無精進,無力精進,無士夫方便,無士夫精勤,無士夫方便精勤,無自作,無他作,無自他作。一切人,一切眾生,一切神,無方便,無力,無勢,無精進,無堪能,定分,相續,轉變,受苦樂六趣。」
  5. ^ 雜阿含經·八一經》:「富蘭那迦葉言:……我如是見、如是說:『無因無緣,眾生有垢,無因無緣,眾生清淨。』」
  6. ^ 寂志果經》:「我復至波休迦旃所問,……答我言:『唯大王!其有人得受身者,無因亦無緣,無有想,亦無貢高,積累賊害,於住立而得住處,於是得身,無有失者,所想知想,而自流行,謂罪福善惡,其有人所斷截,目所覩見,無有諍訟,有身壽盡,不憂命死。……無有道人,亦無梵志,所說如是:我戒清淨,又離愛欲,於欲已盡,常隨逐身。譬如燈然已然,其事如是,無得道梵志。』」
    大毘婆沙論》:「次說『一切士夫所受皆是無因無緣』等,是犎迦多衍那見,入斷見品,以執無故;有說:入二品,以執我常謗無因故。」
  7. ^ 窺基《說無垢稱經疏》:「犎迦衍那,迦衍那是姓,犎者是形,頂上有犎,猶如牛頭,故以為名,古傳云,迦羅鳩馱迦旃延。此是事大自在天之者,說:『大自在天,能生諸法。』」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