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2011年3月11日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中发生的堆芯熔毁核事故,原因是受到日本东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和伴随而来的海啸的影响。这起事故在国际核事件分级表 (INES) 中被分类为最严重的7级(特大事故)。2015年3月调查发现,堆芯内所有的核燃料都已熔毁[1]。这起事故是东日本大地震的次生灾害之一[2]。截至2019年3月,这起事故造成的受灾区域面积几乎与名古屋市相同(337km2[3]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Fukushima I by Digital Globe.jpg
摄于2011年3月16日
从左到右分别为4、3、2、1号机
日期2011年3月11日 (2011-03-11)
时间14时46分 (日本标准时间)
地点福岛县双叶郡大熊町大字夫沢字北原22号
坐标37°25′17″N 141°1′57″E / 37.42139°N 141.03250°E / 37.42139; 141.03250
结果国际核事件分级表(INES)7级[注 1][4]
死亡地震、洪水导致的死亡人数 2人(4号机汽轮机厂房内)[5]
其他原因死亡人数 2人[5][6]
此次事故导致的间接死亡人数 1600人[7]
受伤地震受伤者 6人[5]
1、3号机氢气爆炸受伤者 15人[5]
可能受到核辐射[5]
员工30人(辐射剂量超过100 mSv的人数)
居民 88人(参加清理核污染的人数)
其他原因受伤者 19人[5]
财产损失21.5兆日元[注 2]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在日本的位置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东京电力
东京电力
福岛县政府
福岛县政府
福岛第一核电站

概要[编辑]

东北地方太平洋地震于2011年3月11日发生时,福岛第一核电站的1-3号机正在运行,4-6号机停机处于定期安全检查状态。地震后,1-3号机的所有反应堆自动停止了。地震引发了电源故障,导致机组失去了外部供电[8] ,但还是成功启动了应急柴油发电机。

地震发生约50分钟之后,最高高度约为14~15米(计算机分析后得出的高度为13.1米)[9]海啸袭击了核电站,设置在地下室的应急柴油发电机淹没在水中而停止运行。此外,电器、水泵、燃料罐、紧急电池等大部分设备受损或被水冲走[10],核电站陷入了全厂停电(Station Blackout,缩写:SBO)。因此,水泵无法运行,不能继续向堆芯和乏燃料池注入冷却水,也就不能带走核燃料的热量。由于核燃料在停堆后仍然会产生巨大的衰变热,如果不继续注水,堆芯内就会开始空烧。最终,核燃料会因自身放热而熔化。

在1-3号机中,由于燃料组件的包壳熔化,包壳中的燃料颗粒落到反应堆压力容器底部,形成了堆芯熔毁。熔化的燃料组件温度极高,熔穿了压力容器底部,并熔化了控制棒插入孔和密封处,一部分燃料从开孔处落入反应堆安全壳。此外,由于燃料本身的高温以及安全壳中产生的水蒸气和氢气引起的压力急剧升高,安全壳受到了部分损坏[11][12],1号机组的管道部分也已损坏[13]

另外,1-3号机熔毁的堆芯向反应堆、汽轮机厂房内释放了大量氢气,导致1、3、4号机发生了氢气爆炸,厂房和周围的设施被严重损坏(虽然在事故发生时4号机处于停机状态,但是氢气很可能从3号机通过两个机组共用的排气管进入4号机,因为该管道在停电时是打开的[14][15][16]

事故中的一系列事件在周围环境中泄漏了大量放射性物质,包括排气泄压操作、氢气爆炸、安全壳破损、管道蒸汽泄漏、冷却水泄露等。1-3号机相继发生堆芯熔毁,1、3、4号机发生氢气爆炸,使得这起事故成为了前所未有的特大核事故[17][18]

事故中向大气中泄漏的放射性物质量有多种说法。根据东京电力的推算,共泄露了大约90万兆Bq的铀元素,大约相当于切尔诺贝利事故520万兆Bq的六分之一[19][20]。截至2011年8月,平均每半月泄露2亿Bq(0.0002TBq)的铀元素。[21]。辐射量在每年5希沃特(mSv)以上的地区大约有1800km2,其中每年20mSv以上的则有500km2[20]

2012年,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20km圈内的地区作为警戒区域,圈外辐射量高的地区作为“计划中的避难区域”,共计约10万居民撤离。2012年4月,根据地区的辐射量重新指定了准备解除避难指示区域、限制居住区域、返回困难区域。原则上不允许进入返回困难区域。2014年4月,一些地区逐渐解除了避难指示。2020年3月,全部准备解除避难指示区域及限制居住区域都已解除避难指示,但返回困难区域除了一部分以外仍然保持避难指示。

事故内容[编辑]

事故经过[编辑]

各反应堆的配置图
(基于日本国土交通省国土画像情报(彩色航拍)制作。摄于1975年,当时3-6号机在建设中)
6号机在靠近相马市的一边
4号机在靠近磐城市的一边

地震与海啸造成的电源丧失[编辑]

日本近海的牡鹿半岛2011年3月11日14时46分发生了东北地方太平洋地震。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的大熊町烈度为6级,记录到的最大加速度为550,是福岛第一核电站最大加速度设计基准的126%[22][23][24]。超设计基准的地震导致设施内外出现了多处破损。作为参考,与其他地震相比,阪神大地震中测得的最大加速度为818伽[25]。截至事故发生为止,世界最大加速度的地震是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26]2008年6月14日岩手宫城内陆地震(4022伽)[27]

地震时正在运行的1-3号机在自动插入控制棒后已紧急停堆英语Scram。核电站供电系统的六个输电塔中有一个[注 3]在地震中倒塌[28],致使5-6号机失去外部电源。随后,1-4号机由于断线、短路以及设备故障等原因同样失去了外部电源[29]。停电的厂房内又有的地方大量积水[30],工作人员只得紧急撤离。

失去了外部电源后,一段时间内成功启动了紧急电源柴油发电机。但是地震发生后41分钟的15时27分,从太平洋打来了首波巨大的海浪[31],之后又数次袭击核电站。海啸越过防波堤,严重损坏核电站内的设施,并淹没了地下室、竖井。设置在地下室的1-6号机的紧急电源遭到淹没[32]。海水循环冷却泵及燃料箱也被冲走了。

结果,1、2、4号机失去了所有电源,3、5号机失去了交流电源,导致堆芯应急冷却系统(ECCS)和冷却水循环泵无法运行。此外,海啸还破坏了海水冷却系统(RHR)[33]。堆芯停堆后,核燃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会继续产生衰变热。因此,如果长时间缺乏冷却,就会发生过热,从而导致严重事故。

如果无法冷却燃料棒,堆芯温度就会持续升高。堆芯内的冷却水汽化后,水位会持续下降,同时蒸汽会导致压力容器和安全壳中的压力升高。最终,燃料颗粒包壳管(锆合金材料)熔化,与水发生化学反应而产生大量氢气。除非采取有效措施,否则可能在数十小时内爆炸。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需要通过使安全壳内的蒸气向外部释放(排气泄压)来降低安全壳内的压力。但是,排气也会释放放射性物质,所以这是作为避免最坏情况的最终手段。通常的泄压方式称为湿式排气(也被称为PCV排气),其中安全壳中的蒸汽排出前会经过压力抑制室中储存的水,以除去大部分放射性物质,然后才释放到外部。而干式排气则将蒸汽直接释放到外部,因此会比湿式排气释放更多的放射性物质。

由于停电,不仅失去了反应堆的冷却功能,而且指示反应堆状态的各种仪表也不工作,再加上停电的核电站内缺少照明和通讯功能,使得处理事故极为困难。遭到海啸袭击的核电站现场还有大量砖瓦碎片、杂乱的车辆和油罐等,阻碍了救灾物资和车辆的运输。持续的海啸警报和反复发生的余震也经常迫使现场人员中断工作。

1号机最早停止注水,事故发生第二天即堆芯熔毁、氢气爆炸。2号机蒸汽涡轮驱动的堆芯隔离冷却系统则奇迹般地连续向堆芯中注水3天。还残有直流电源的3号机组也继续注水了2天。这是因为这两个机组虽然失去了交流电源,但堆芯隔离冷却系统(RCIC)、高压注水系统(HPCI)及其蒸汽涡轮驱动的注水装置还能运行。

但是,随后的停电时间超过了核电站设计时假设的最长停电时间8小时,紧急电池也耗尽了。地震和海啸造成的交通拥堵导致电源车延误,再加上抵达现场的62辆电源车中只有一辆与反应堆电压相匹配,使得电源车的输出不足;由于唯一的受电设施被淹没,地震发生后第二天搭建了临时电缆,但打开仅6分钟后就在1号机的氢气爆炸中炸毁;日本自卫队驻日美军的发电车由于重量过大而无法通过直升机空运;在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停电时间被大大延长了[34][35][36]

1号机事故后续发展[编辑]

1号机(位于37°25′22.7″N 141°1′58.7″E / 37.422972°N 141.032972°E / 37.422972; 141.032972 (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号机组”)[37]在3月11日14时46分地震发生后,在14时52分自动启动了用于冷却堆芯的隔离冷凝器[38]。但是,隔离冷凝器随后被切换到了手动操作,并反复启动和停止。现场人员称这是为了避免压力下降过快导致堆芯破损[39]海啸于15时半左右袭击了核电站,并在15时50分淹没了紧急电池,使隔离冷凝器无法工作。仪表、电动阀门也同时失去了电源。东京电力在17时出动了电源车,但由于地震和海啸造成堵车而在路上无法前进,18时20分向东北电力请求帮助后,电源车到达时已是22时[40]。这时又遇到了海啸袭击和电源电压不一致的问题,结果到了第二天的3月12日15时为止也没有连接上。

另一方面,11日19时30分1号机的燃料棒由于冷却水蒸发引起的水位下降而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并开始了堆芯熔毁。20时50分启动的柴油驱动泵也在第二天的12日1时48分停止运行[41]。所有燃料被认为在第二天12日6时左右时融毁。[42]综上所述,1号机被认为在地震发生后5小时内燃料暴露,15小时内堆芯熔毁

11日从傍晚至夜间,隔离冷凝器一直处于停止工作的状态,但东京电力误以为隔离冷凝器还在继续注水。(参见后文)11时23分左右检测到1号机堆芯压力异常上升,安全壳的压力达到了设计强度的1.5倍。因此,3月12日0时6分左右,厂长吉田昌郎日语吉田昌郎下达了准备实施排气泄压的指示。[43]

3月12日,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万里在知道有各种风险,如放射性物质向大气中大量泄漏,或者用于防止氢气爆炸的氮气泄漏的情况下,仍然下达了实施排气泄压的命令。[44][45]内阁总理大臣菅直人也在视察核电站时指示尽快进行排气泄压工作。但是,由于操作手册的缺陷,以及现场的强辐射等原因,泄压操作十分艰难。终于,在14时30分确认泄压成功了[46][47][48]

1小时后的3月12日15时36分,1号机组反应堆厂房发生氢气爆炸而严重受损[49]。爆炸的瞬间被福冈中继局日语富岡中継局(位于37°17′14.7″N 140°57′4.9″E / 37.287417°N 140.951361°E / 37.287417; 140.951361 (福岛中央电视台福冈中继局))的公共摄像机所捕捉,该摄像机自2000年被福岛中央电视台设置在核电站旁约17千米处[50][51][52]。视频中的1号机爆炸发生时没有可见的火焰,爆炸后有白烟在地面上扩散开来。氢气爆炸的原因有多种说法,如破损的堆芯向反应堆厂房内充满氢气;或进行泄压操作时含有大量氢气的蒸汽流入反应堆厂房的操作室[53]

3月12日15时40分,福岛中央电视台拍摄的视频仅在福岛县当地播出[50]。1小时10分钟后的16时50分于日本新闻网在全国网络播出[50]。总理官邸通过这个视频了解了实时情况。尽管这个视频目前已在全球传开,但发生当日在日本国内播出的电视台只有日本新闻网。

氢气爆炸中飞出的碎片不仅造成了人员受伤,而且还使得2号机水泵电缆铺设作业功归一匮[54]。另外,爆炸时喷出的气体使2号机的脱落板脱落,反应堆厂房内部暴露在外[54]

3号机事故后续发展[编辑]

日本自卫队向3号机注水

3月12日11时36分,3号机的紧急电池仍有电,但是堆芯隔离冷却系统(RCIC)的注水异常停止了。一小时之后的12时36分,高压注水系统(HPCI)检测到RCIC异常停止而接替RCIC,并持续工作约14小时。但是高压注水不能一直持续下去,于是RCIC于13日2月42分被手动停止。如果要切换到柴油驱动的消防泵,就必须打开主蒸汽泄压安全阀(SR阀)以降低堆芯压力。但是,SR阀又无法打开,注水因此中断了大约7小时[55]

因此,在3月12日4时15分,堆芯开始暴露在空气中[56]。8时41分成功进行了排气泄压操作,1小时后,由消防车提供水源,成功通过柴油驱动的消防泵进行了注水。但是,水源于12时20分用尽。[56]13时12分换用海水继续注水,但由于水位不足,顶部的燃料棒仍然暴露在空气中。2014年8月6日东京电力发表的重新分析结果中称,3号机的堆芯熔毁从3月13日上午5时半左右开始。3月14日7时左右,大部分燃料已穿过压力容器底部而落入安全壳[57][58][59]

3月14日11时1分,反应堆厂房的操作台上方,发生了与1号机组一样的氢气爆炸。乏燃料池附近立刻燃起了大火,黑烟滚滚上升。大量的砖瓦被抛向数百米高空,造成7人受伤,抢险作业也遭中断。其后数日里,3号机组厂房上经常能看到黑烟。储存废弃核燃料的乏燃料池被推测已经沸腾,因此自3月17日开始,自卫队的直升机和消防车开始向燃料池注水。

2号机事故后续发展[编辑]

停电前2分钟的11日15时39分,堆芯隔离冷却系统(RCIC)被手动启动,并继续维持了3天。启动RCIC时必须要有直流电源,如果在停电前未能成功启动RCIC,极有可能导致堆芯失去其全部冷却能力,并立刻造成堆芯损坏[60]

RCIC注水于14日13时25分停止[54]。19时过后,安全壳干井压力开始上升,21时左右发现压力容器和安全壳的压力基本相同,由此可以推断压力容器已经破损[61]。虽然考虑了2号机也会产生氢气的情况,但实际上由于1号机爆炸中2号机的脱落板脱落,氢气从开口释放到外部,最终没有发生氢气爆炸。东京电力无论是湿式排气还是干式排气的尝试全都失败了,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压力容器的破坏可能要比之前的大出几个数量级,现场立刻被紧张的气氛包围。东京电力向政府申请从核电站撤退以确保工作人员的安全,但被认为该申请具有“全面撤退”的意味而遭到拒绝。(详请参照后文) 。安全壳的压力在600-700kPa的高压下(约设计强度的1.5倍)保持了至少7小时[61]

15日6时14分左右,突然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同时压力抑制室的压力计示数为0[62]。考虑到压力抑制室可能已经破损,工作人员从核电站撤离,现场只留下了最少数量的必要人员。但是,最后发现其实只是压力计的故障[63]。爆炸声后来发现是同时间段的4号机氢气爆炸[64],根据东京电力对地震仪解析得出的结论,撞击声发生的正确时间是6时12分,位置来自4号机,而这一时间段发生的撞击声只有这一个[65]。但也有人认为此时2号机压力抑制室实际上已经损坏[61]

15日7时25分,检查员发现安全壳内仍然保持在730kPa的高压,但11时25分检查员返回核电站后再次确认发现压力低至155kPa,由此推断安全壳破损发生于这段时间[66][67]。15日从2号机泄露的放射性物质是整起事故中最多的。1号和3号机都成功进行了排气泄压,但只有2号机泄压失败,放射性物质直接从安全壳泄露[68]。但是,还没有达到吉田所长所担心的“决定性的破坏”,回避了最严重的情况 (详请参照后文)。这一天泄露的大量放射性物质最初被南风吹向关东地方,后来风向变为西北,傍晚随雨落入土壤,形成了沿核电站西北方向延伸的带状高浓度污染区域。

4号机组氢气爆炸[编辑]

15日6时14分左右,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并伴有强烈的震动,紧接着发现4号机反应堆厂房出现了破损[69]。虽然可以推测4号机反应堆厂房也发生了氢气爆炸,但却不像1号与3号机一样留下了爆炸时的视频。4号机处于定期检查中,因此堆芯没有装载核燃料[70],但由于3号机与4号机共用一个排气筒,因此推测3号机泄露的氢气通过连接排气筒的管道进入4号机,从而发生了爆炸[71]。由于当时厂房失去了电源,切换阀门的动作停止,氢气才得以从3号机泄露入4号机。像1、2、3、4号机这样相邻的反应堆厂房之间共用排气筒的设计也被指出存在问题。氢气爆炸导致4号机的乏燃料池暴露在外,人们担心乏燃料失去冷却水而过热,但实际上冷却水还剩余很多,核燃料仍淹没在水下。15日9时38分确认厂房内发生了火灾,不过11时火势已自然熄灭[69]。16日5时45分左右再次出现火情,6时15分又发现现场没有火。由于旁边的3号机附近辐射量极高,前往现场进行确认变得十分困难。

5-6号机[编辑]

5-6号机所处的位置比1-4号机高,因此海啸造成的影响更小。只有一台设置在6号机高处的柴油发电机海啸中没有损坏而正常工作,这台发电机在后来被两个机组轮流使用,避免了全厂停电,从而保证了核燃料的冷却[72](请参考#地震と津波による电源丧失と原子炉の破损の进行)。1-4号机所处的位置原是海拔35米的丘陵,后来在修建核电站时被铲平为接近基岩的海拔10米(→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各原子炉の建设),因此紧急电源也设置在地下一层。5-6号机的海拔高度为13米,而福岛第二核电站的海拔高度为12米。海拔高度的差异与海啸损害的程度直接相关。在现场,从比较高的5号机附近的场地拍摄了核电站周围逐渐被海浪覆盖的样子[73]

善后工作[编辑]

善后工作的目的是将反应堆保持在低温停止状态,具体措施是通过水泵车或架设临时水泵,将冷却水注入堆芯与乏燃料池后再进行排水。初期水源直接使用海水,后来改用福岛県双叶郡大熊町水坝贮藏的淡水。7月上旬,虽然该工作尚未完成,但已从一直以来的注水完全转为了使用阿海珐Kurion日语キュリオン除污设备进行的冷却水循环。8月,东芝等公司开发的SARRY日语サリー (機械)更进一步加强了处理能力。此后一直在进行使事态结束的努力。

现场的工作人员和技术人员在苛刻的条件下进行着事故善后工作。他们由于最初的人数而被赞誉为“福岛50死士[74]

修理汽轮机厂房前必须排出污染水,因此堆芯注水工作、汽轮机排水工作与机器人的调查工作同时进行[75][76][74]。反应堆厂房内有极高的辐射,使得现场人员无法进入,管道故障状况的调查与故障的维修变得难以进行。并且由于很多仪表及电气系统都发生了故障,现场人员无法把握反应堆的详细信息。为了帮助现场人员分析情况,使用了“核灾害用机器人日语レスキューロボット”进行调查与信息收集工作。

4月17日,东京电力发布了从2011年10月开始到2012年1月为止的善后工程表,将堆芯低温停止分为了2个步骤[77]。进行的顺序主要是:

  1. 使用遥控设备严格监控工作人员的辐射剂量和健康状况,预防放射综合症等疾病。
  2. 为了让工作人员可以进入厂房,并且防止污染向周围环境中泄漏,确保将厂房内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水转移到可以安全保管的地方。日后再进行净化。
  3. 为了让工作人员可以进入厂房,过滤厂房中的空气以降低辐射量。
  4. 工作人员进入厂房后先修理水位计和压力计,以更准确地掌握情况。然后,根据掌握的情况选择对应合适的冷却方式。在这过程中,为了避免压力降低空气流入而发生氢气爆炸,需要继续注入氮气。
  5. 加固4号机乏燃料池损坏底部,以防损坏。
  6. 尽快建立基于空气冷却的冷却水循环系统,达到低温停止状态。

为了减少妨碍工作的辐射,同时减少空气污染,进行了以下措施:[78]

  1. 在现场喷洒飞散防止剂(树脂乳液)。
  2. 用遥控工程车移除被污染的砖瓦碎片。
  3. 用特殊覆盖物覆盖住反应堆厂房。

2011年12月16日,日本政府称反应堆已达到了低温停止状态,宣布“核电站的事故已经结束了”。福岛县知事则反驳称事故还尚未结束。

2013年3月18日,1、3、4号与共用乏燃料池停电,暂时失去了冷却循环能力,但20日清晨修复了配电箱并恢复了冷却能力[79]

ALPS运转情况[编辑]

2012年10月,东芝完成出了能从污染水中除去以外62个核素的“多核素除去装置”ALPS的开发工作(英文:Advanced Liquid Processing System,日文简称:アルプス,与日语“阿尔卑斯”谐音)[80][81]。2013年3月25日,原子力规制委员会日语原子力規制委員会 (日本)根据运行实验的评价[82]批准了对原子炉施设保安规定的修改以进行试运行,并发表文章称东电的试运行(热实验)将在月内开始。ALPS拥有3个系统,每天能处理250吨污染水。其中1个系统在3月下旬开始进行运行实验。4月开始试运行的A系统,在6月15日由于储水罐被腐蚀而发生了漏水的问题。7月25日,东电明确了问题所在:储水罐厚约7毫米的焊接部分,在被污染水所含的氯离子和次氯酸腐蚀后,出现了细微的裂痕。因此,东电决定在罐子内放入橡胶,对于已经开始试运行的B系统,也在8月初停止运行并对储水罐进行修补。还没有开始试运行的C系统同样采取此修补措施。至此,全部系统都已停止。9月中旬计划重新启动1个系统。预计在年内开始正式运行[83]。由于氚无法去除,有计划将掺有氚的污染水进行稀释后排放到海洋中,但有很多渔民对此持反对反对意见,并且无法确定排放进行的具体时期。在这一点上,东电方面坚称氚是安全的[84],但对此有很大争议[85][86]

事故后各反应堆状态[编辑]

2015年,使用缈子对反应堆内部进行透视,结果发现1号机的核燃料全部融毁并落入了压力容器底部,同时也有一部分从压力容器底部漏到安全壳底部[87]。2号机的燃料中有七成以上融化后落入容器底部,2016年7月调查发现落下的核燃料大都在压力容器的底部[88][89][90]。另根据2014年东电的分析,3号机大部分的核燃料都穿过了压力容器的底部而落入安全壳[57]

2011年5月24日,东京电力发文称,根据测得的压力数据,在1号机安全壳发现有直径7厘米的孔,2号机的安全壳则有两个直径10厘米的孔[91]。这说明事故可能不仅是堆芯熔毁,还可能进一步造成了堆芯熔穿。

5月26日,东京电力发文称,5月20日测量显示1-3号机每个机组都产生1000kW-2000kW的衰变热,地震之后半年内一直保持在1000kW左右[92]。铀燃料熔化了包壳,仍在继续从压力容器、安全壳以及管道的破洞、2号机压力抑制水池的破洞中向外部环境中泄露放射性物质。3号机堆芯使用的燃料是混合氧化物日语プルサーマル制成的MOX燃料,除了以外还含有[93],因此其对大气、海水和地下水的泄露被尤为关注。

2019年2月13日,东京电力使用机器人进行了一次调查,以确认2号机中沉积物的硬度,这些沉积物被认为是熔毁的核燃料。这次调查是对堆芯熔毁的1-3号机进行的首次接触调查。根据策略,调查结果将用于帮助确定核燃料取出的计划。计划中,取样调查将在2020年下半年进行。核燃料的取出预计将于2022年正式开始[94][95]

污染水泄露[编辑]

2013年7月22日,在事故发生之后两年又几个月,东电表示核电站内的放射性污水正泄漏流入太平洋,当地渔民与核子监督机构的专家早就怀疑会发生这问题。[96]而东电先前坚决否认这问题的存在。因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命令政府介入处理这紧急问题。[97]8月20日,核电站又发生一起事件,多达300吨的高辐射浓度污水从污水储存槽外泄。这污水足以危害附近工作员工的健康。这次污水外泄事故被评为国际核事件分级表中的第三级。[98][99]8月24日,东电表示,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蓄水罐大量泄漏放射性污水的原因是由于蓄水罐变形。此前东电曾经用橡胶圈对蓄水罐进行了密封,防止蓄水罐变形,但是,近日橡胶圈可能已经因老化而丧失功能。[100]8月26日,日本政府采取紧急措施,直接出面解决外泄问题,避免这问题变得更严重,这动作显示出政府对东电缺乏信心。[101]9月3日,日本政府准备投入470亿日元经费阻止污水外泄,并且建设冻土墙与除污装置。[102]9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自视察核电站并且作出指示,除了先前除役的四个反应堆以外,完好但停机的第五、六号反应堆也应报废,专心处理污水问题。安倍说:“此行目的正是要亲自见证。”[103]

指控[编辑]

2019年9月19日,东京地方裁判所对东京电力公司3名前高管福岛核事故责任案做出最终判决,认定东京电力公司前会长胜俣恒久日语勝俣恒久等3人无罪。检方先前认为东京电力公司预测了发生巨大海啸的可能性,但没有采取应有对策,要求判处东京电力公司3名高管5年有期徒刑。被告辩护律师则称,被告无法预料到巨大海啸,即使采取对策也无法防止事故发生。无罪判决宣布后,原告支持者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外进行了抗议[104]

辐射影响[编辑]

核电站周围辐射污染区域图(3月30日-4月3日)。
3月份福岛县的辐射水平
沿海岸线海水的铯-137污染状况,从3月21日至5月5日。

事故中发生的氢气爆炸事件令日本政府不得不下令使用海水来冷却反应堆[105]。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公司为了促使核反应堆降低气压而将堆内气体排放到大气层,为了冷却核反应堆而向堆内注入大量冷却水,之后又排放入大海。这些危机处理措施以及其它的意外与失控事件使得福岛核反应堆内的放射性物质持续大规模泄漏。[106]3月12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发布紧急避难指示,要求福岛核电站周边10千米内的居民立刻疏散,以免遭受核辐射的影响,在第一次转移约45000人以后,枝野幸男又宣布避难半径扩大为20千米。[107][108]英、法等国顾虑到辐射性污染的危险扩散,也分别通知国民快速考虑离开东京。[106]福岛核事故更导致在全世界都测量到微量辐射性物质,包括碘-131铯-137(半衰期为30年)在内。大量放射性同位素因此核事故释入太平洋。[109][110]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筹备委员会(Preparatory Commission for the Comprehensive Nuclear-Test-Ban Treaty Organization,CTBTO)所主管的一套专门侦测核子爆炸的监测系统,能够全球追踪从损毁核反应堆释出的放射性物质扩散状况。超过40所CTBTO放射性核素监测站都已侦测到从福岛核反应堆释出的放射性同位素。CTBTO的183个会员国都可得到这监测数据与分析结果。大约1,200个科学与学术机构现正共享这服务。[111]

3月12日,远在福岛核电站200 km以外的高崎市的CTBTO监测站最先侦测到放射性物质。3月14日,放射性物质已散布到俄国东部,两天之后,更飞越太平洋抵达美国西海岸。到第十五日,整个北半球都可侦测到微量放射性物质。4月13日,位于南半球的CTBTO监测站,例如,澳洲、斐济、马来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也侦测到放射性物质。[112]

根据专家透露,此核事故释出的放射性物质大约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十分之一。[113]文部科学省于2012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福岛核电站释出的放射性尘埃已弥散大约切尔诺贝利核电场事故的十分之一距离。[114][115]根据挪威空气研究学院(Norwegian Institute for Air Research)完成的一项研究,对人体健康影响甚大的铯-137在这次事故总共释出剂量大约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40%。[116][117]

2011年3月,日本政府官员宣布,在东京与其它5个县府境内的18所净水厂侦测到碘-131超过婴孩安全限度。[118]2011年7月,日本政府尚无法控制防止放射性物质进入国家食粮,在200 英里范围内,包括波菜、茶叶、牛奶、渔虾、牛肉在内,很多食物都侦测到放射性污染。[119]2012年情况有所改善,包心菜、稻米、牛肉,没有检验发现显著放射性。东京的消费者安全认证并接收了一批福岛生产的稻米。[120]

2011年8月24日,日本原子力安全委员会(Nuclear Safety Commission,NSC)公布因福岛事故而排气释出的放射性物质总量重新计算结果。从3月11日至4月5日,总量降低为130 PBq (拍贝克勒)碘-131,11 PBq铯-137,大约是切尔诺贝利总量的11%。早先估计分别为150 PBq、12 PBq。[121]

2011年9月8日,日本原子力研究开发机构(Japan Atomic Energy Agency)、京都大学与其它学院的日本科学家工作团队发表排入大海的放射性物质总量重新计算结果。从3月后期至4月,总量是15 PBq碘-131与铯-137,是东电估计数量4.72 PBq的三倍。东电只计算了4月、5月排入大海的总量。由于大量飞浮空中的放射性物质会以雨水形式进入大海,必须重新计算。[122]

根据东电,2011年9月前半月,从核电站释出的放射性物质估计为200 MBq(百万贝克勒)每小时, 大约是三月事故发生初期辐射水平的四百万分之一。[123]

根据法国辐射防护与核安全研究所(Institut de radioprotection et de sûreté nucléaire)于2011年10月发表的报告,从3月21日至7月中期,大约有27 PBq铯-137释入大海,大多数(82%)是在4月8日前释入大海。这是有史以来,观察到的最大量人造放射性物质释入大海。福岛海岸附近涌流着全世界最强劲的海流,传输污水远布太平洋,造成放射性物质大量弥散。从分析海水与海岸沉积物的测量数据,科学家认为,至2011年底为止,核事故造成的后果并不严重,海水放射性浓度很低微,沉积物放射性累积有限。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在核电站附近,沿着海岸,显著的海水污染可能会继续一段时间,因为表面水会流过污染表土,将放射性物质传输进入大海。有些海岸区域可能会拥有比较不良的稀释特性或沉积特性。最后,还有一些可能存在的放射性物质,例如锶-90,尚未被仔细观察研究。近期观察显示出,在福岛海岸区域捕获的一些海产物种(大多数是鱼)持续被污染。经过一段时间后,对于铯污染最为敏感的生物应属滤水生物和食物链上端的鱼类,因此,持续监督在福岛海岸外捕获的海产是明智之举。[124]

2012年5月24日,东电公布福岛核事故所释出的辐射量。从2011年3月12日至31日估计总共有5×1017 Bq碘-131、1×1016 Bq铯-134与1×1016 Bq铯-137释入大气层。从4月到年底所释出的辐射剂量是3月份的1%,可以视为微不足道。从2011年3月26日至9月30日,共有18×1015 Bq释入大海。共有1.1×1016 Bq碘-131、3.5×1015 Bq铯-134、3.6×1015 Bq铯-137释入大海。[125]

2012年5月,东电报告,2011年三月至少900 PBq释入大气层。[126]2012年8月,研究员报告,住在核电站附近的一万居民受到少于1毫希沃特很多的辐射,超小于切尔诺贝利居民。1毫希沃特辐射剂量被视为在安全限度内。[127]

2012年10月,科学家分析日本农林水产省数据后总结,核电站仍旧泄漏放射性物质进入大海。在那附近不应从事渔业,在捕获的鱼类体内量度到的放射性铯元素辐射水平仍旧相当高,不比在事故发生后那几个月内的辐射水平低。[128]2012年10月26日,东电承认,虽然由于反应堆地下室都积满了冷却水,辐射水平已趋稳定,但仍不能排除辐射泄露进入大海的可能性。东电正在建造一道2,400英尺长、100英尺深的钢铁与混凝土围墙,在反应堆与大海之间,预期可在2014年中完工。2012年8月,在福岛海岸附近捕获的两条六线鱼被测量到含有25,000 Bq铯-137每公斤鱼重,这是自从事故发生以来,量度到最高铯剂量的一次,是政府安全限度的250倍。[129][130]

2013年2月,世界卫生组织发表报告,总人口癌症发病率预期不会出现显而易见的增加,但是某些特定族群如婴儿可能会出现较高癌症发病率。例如,居住在浪江町饭馆村的婴儿在核事故发生后第一年大约受到12至25毫希沃特有效剂量。因此,女婴估计会得到乳癌甲状腺癌(thyroid cancer)的几率分别会增加6%、7%,男婴估计会得到白血病的几率会增加7%。这是相对发病率,不是绝对发病率。例如,由于甲状腺癌的基础发病率很低(~0.75%),虽然发病率增加很多,这是相对值,表征的只是极少量绝对发病率的增加(~0.5%)。另外,参与核事故救难的紧急员工中,可能三分之一的员工罹患癌症的几率会极微幅地增加。[131][132]

设计问题[编辑]

1至5号机使用的典型沸水反应堆与马克1型围阻体截面图。
‧橘色曲线勾勒出一次围阻体的轮廓。
‧压力控制池在底座周围形成一个环形槽。
1:堆芯、燃料棒,2:混凝土屏蔽塞,可开启更换燃料5:乏燃料池,8:压力容器,10:混凝土屏蔽墙,11:不锈钢干井,13:埋置的混凝土,18:水(湿井),19:外壳被埋置部分,20:底座,21:反应堆建筑,22:燃料更换平台,24:压力控制池,25:排气口,26:起重机,用来搬运燃料棒及替换组件,27:乏燃料,28:冷凝液管,29:从涡轮发电机组来的冷水管,30:往涡轮发电机组去的蒸气管,31:反应控制棒驱动,可调整反应控制棒插入深度以调节反应,39:反应控制棒。

在1960年代,通用电气(GE)开始生产的加压沸水反应堆采用了马克1型围阻体,并使用了建造容易,较小、较廉价的设计结构。[133]这种反应堆称为“马克1型反应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6座反应堆之中,有5座是马克1型反应堆。在大地震与大海啸之后,由于冷却系统故障,有几座马克1型反应堆遭遇了堆芯熔毁的命运。[134]

1980年后期,通用电气自1975年以来的内部文件曝光,内容指称马克1型反应堆未经足够测试、存有影响安全的设计瑕疵,导致数家公用事业公司、发电厂经营者曾打算对通用电气提告。期间,美国核电站已针对所有马克1型反应堆进行改造,增加了排气系统,以便在过热的状况下尚能降压。在诸多瑕疵当中,马克1型围阻体的低围阻容量设计最为人诟病,就像福岛第1核电站现正经历的状况,这种设计经不起爆炸,以及氢气膨胀的冲击。[133]

前通用电气工程师戴尔·布瑞丹鲍(Dale Bridenbaugh)提到,“马克1型反应堆的设计尚未能承受重大意外中可能面临的负担”,35年前他因担心核反应堆的安全设计问题而提出辞呈。布瑞丹鲍表示:“当时,我不认为各家电力公司审慎重视这个问题。我觉得,在完成分析之前,有一部分核电站应该关闭,但通用电气和各家电力公司都不想这么做,我只好离开”[135]

通用电气说法[编辑]

通用电气水电部门发言人麦可·特图原(Michael Tetuan)说:“马克1型反应堆是该行业之内的主力,拥有40多年的安全可靠记录,从来没有哪一个马克1型围阻系统出现过缺口”[133]。3月14日,另位发言人詹姆斯·希利(James Healy)表示,该公司在北卡罗莱纳州威尔明顿的一个指挥中心,已经有工程师待命,随时准备为福岛第一核电站提供援助,一起努力控制住事故。[136]

通用电气日立核能(GE Hitachi Nuclear Energy)工程师詹姆斯·克拉珀(James Klapproth)表示,福岛核电站已经设有排气系统协助释放压力[133]通用电气并未说明马克1型反应堆的设计是否足以承受福岛第一核电站所遭遇到的一连串事故,包括震级9.0大地震、伴随的大海啸和造成的一系列设备损毁。[134]

其他观点[编辑]

官方[编辑]

1972年,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安全检查官史蒂芬·韩纳尔(Stephen Hanauer)认为,马克1型反应堆所引起的安全疑虑难以接受,并建议停止生产更多这类型反应堆。稍后同年,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前身是原子能委员会)的未来首长约瑟·亨德利(Jeseph Hendrie)表示,值得考虑禁止马克1型反应堆,但由于当时这型反应堆颇受核能发电产业和监管官员的关爱,如果此时下达禁止令,核能发电的时代可能会跟着告一段落。[133]

1980年代中期,核子管理委员会官员哈若德·滇顿(Harold Denton)曾断言,一旦发生事故造成燃料棒过热与熔毁后,马克1型反应堆爆炸的几率高达90%。[133]

学者[编辑]

伦敦帝国学院核子工程中心主任罗宾·葛林姆斯(Robin Grimes)表示:“40年前就是为了方便才如此做,当时的设计准则强调方便性比安全问题更重要”、“就我所知,马克1型反应堆是唯一以那种方式建造的反应堆。这是很糟的决定,我们正在承受这个糟糕决定造成的后果。这真的是非常奇怪的设计”。[134]

关于福岛第一核电站在震灾发生后的一连串事件,麻省理工学院的约瑟夫·欧何曼博士(Dr. Josef Oehmen)写了一篇文章《为什么我不担忧日本的核反应堆》,全文源于他写给住在日本亲戚的一封电邮。后被转贴在部落格,并引起了极大的回响。[137]

根据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亚历山大·纳弗洛斯基(Alexandra Navrotsky)分析,在这次核事故中,核电站被迫使用海水作冷却剂,可是海水会腐蚀核燃料棒,形成带有铀元素的原子簇,一旦这原子簇被传输至大海,可以长时间存留于附近海域,令核污染问题变得更加严峻。[138]

专家[编辑]

布瑞丹鲍表示:“我为正在那里(福岛第一核电站)设法处理问题的人感到同情。另一方面,福岛核电站目前情况不能说是马克1型围阻体所直接造成,而是来自地震、海啸,以及马克1型围阻体的容错性比某些其他类型反应堆低的直接影响结果”,并认为日本这一次所遭受到的超级灾难,远超过工程师所预期的风险[134]

国际反应[编辑]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对几年来正在复兴的核能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这种复兴部分是由于石油价格攀升刺激的,部分是由于更安全的反应堆设计,部分是由于全球变暖迫使各国寻求化石燃料的替代方案[139]

这个冲击在发达国家最为强烈。几个国家对日本的这起事故的反应是放弃重新启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就暂停的核计划的方案。发展中国家的反应更多样化。诸如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国家放弃了它们的核计划,但是大多数仍然在寻求核选项。尽管一些国家已经宣布它们的计划正在进行重新评估,它们几乎没有表现出打算改变道路的迹象[139]

然而,福岛核事故已经带来了新的怀疑,出现了一些重要的教训,包括从需要确保充分考虑到自然灾害,到培养公众对负责核安全的组织(以及个人)的能力的信任的重要性。此外,福岛核事故刺激了对可再生能源的热情[139]

  •  中华人民共和国:3月15日,因应福岛核电站事故的严重性和不确定性,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及驻新潟总领馆,立即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与措施,安排尚在重灾区的中国公民有序撤离,并安排大巴车前往宫城县、福岛县、茨城县、岩手县的指定地点接出中方公民,分别送到成田机场新潟机场,并联系航班协助返回中国[145]。3月中旬,因谣言“碘盐能够防辐射”的影响,中国部分地区出现了公众抢购碘盐的情况[146]。而包括福建、广东等等地区,由于部分群众担心福岛核危机会影响食盐供应,于3月17日早上也出现抢购食盐潮。3月18日,应东京电力公司请求,中国三一集团免费提供一套价值100万美元的臂架的泵车[147]。3月19日从长沙启程经上海运往大阪,于3月24日上午抵达日本,前往福岛第一核电站于4月1日参加放水任务[148]
  •  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于3月15日晚上7时正对宫城县福岛县茨城县岩手县发出黑色外游警示。就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事态严重,呼吁香港市民切勿前往宫城县、福岛县、茨城县和岩手县等地;而身在当地的香港人则应密切留意当地政府的报导及相关资讯,尽量保障个人安全[149]。3月17日许多地区食盐被抢购一空,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认为有投机者散播谣言,强调服用食盐过量会影响健康,呼吁毋须就核辐射杞人忧天。
  •  法国法国原子能安全委员会于3月15日将福岛核电站的灾情,列为国际标准的第六级,仅次于最高的第七级。法国于3月17日证实,其救援队因核辐射泄漏严重,已放弃在宫城县的救援工作[150]
  •  美国:将驻日外交官及其眷属撤往首尔台北;为接应驻日外交官其眷属,美国在台协会于3月17日当日停办签证业务[151]。美国西海岸各州居民在12日后出现抢购碘片、盖格计数器风潮,因为服用碘片(碘化钾)可以帮助人体不吸入放射性碘,而盖格计数器可以用来量度放射性物质。[152]
  •  俄罗斯:将撤离南千岛群岛驻军[153]。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总理普京对上周五在日本东北海域发生的9级地震引发海啸并造成核电站爆炸的遭遇非常关注。普京表示说,日本是俄罗斯的友好邻邦,现在要搁置一切问题,尽力向日本提供帮助。 俄罗斯远东地区也出现抢碘酒现象。[154]
  •  德国德国外交部于3月16日建议旅日德侨远离首都圈[155]。3月18日至4月29日之间,东京德国驻日大使馆将全体馆员和使馆业务暂时移至大阪的德国驻阪神总领事馆[156][157]
  • 部分国家暂将位于可能核灾区内的驻日大使馆迁往大阪[158]

批评[编辑]

由于与民众联络沟通不良,并且未能有效地管理紧急事故,日本政府与东京电力公司饱受外国舆论界批评。[159][160]而在事故多年后,日本政府却已催促灾民们尽快返乡并逐一停止对灾民的补助。日本人民对灾民们的关心亦逐渐淡化,甚至部分灾民遭受歧视,如同当年广岛和长崎的被爆者那样[161][162]。同时部分灾民一直寻求对东京电力公司高管追究刑事责任[104]。 2019年9月10日,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表示,福岛核电站的数万吨污染水可能不得不释放到太平洋。2011年地震和海啸造成工厂损坏后,用于冷却受损燃料核心的水被储存在现场的巨型水箱中。但负责运营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表示,它将在2022年耗尽水的存储空间。自福岛三座反应堆熔毁以来的八年间,每天都有大约200吨的放射性水从受损建筑物中抽出。原田义昭说,他的“简单意见”中唯一的选择是将水排入海中并稀释它。日本庞大的渔业以及邻国韩国强烈反对将受污染的水倾倒入海洋的想法。[163]不久安倍内阁改组,继任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福岛县访视时表示,核电站污水排入太平洋只是原田义昭个人感想,但已造成福岛县渔民不安,身为继任者要向大家致歉[164]

注释[编辑]

  1. ^ 截至4月12日由原子力安全保安院评级
  2. ^ 截至2016年12月,由经济产业省计算赔偿金7.9兆日元、污染水储存设施费用1.6兆日元、清理核污染4兆日元、反应堆拆除和处理污染水8兆日元,朝日新闻2016年12月21日早报。
  3. ^ 倒塌的输电塔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山旁,夜之森日语夜ノ森线的第27号输电塔。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东京电力19日调查结果。堆芯燃料全部融毁 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 调查初步确认 北海道新闻电子版,2015年3月19日。
  2. ^ 东日本大地震受灾情况. 日本政府. [2017-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4). 
  3. ^ DASH村の今“思いかけ离れていく”提供者の叫び. 日刊スポーツ. 2019-03-05 [2019-03-15]. 
  4. ^ 对策本部 2011,21-22
  5. ^ 5.0 5.1 5.2 5.3 5.4 5.5 地震受灾情况(第169报)[2011年06月14日15时30分](存档于2013年2月5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6. ^ 原子力安全保安院 地震受灾情况 第169报,pp.50-55,2011年6月14日15时30分
  7. ^ 【オピニオン】原子力の安全性めぐるパラダイムシフト、夸张された被ばくリスク. 2015-12-07 [2017-03-28]. 
  8. ^ 核灾害对策本部 2011.
  9.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10. ^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内外の电気设备の被害状况等に系る记录に関する报告を踏まえた対応について(指示)に対する报告について(存档于2012年9月20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11. ^ メルトダウン“5时间后”=1号机、保安院が解析―东电推定より早く・福岛第1. 时事ドットコム. 2011-06-06 [2011-06-06]. 
  12. ^ 1・2号机 格纳容器に穴か. NHK. 2011-05-25 [2017-03-28]. 
  13. ^ 圧力容器、地震当日破损か=配管部に蒸気漏れの可能性―福岛第1原発1号机・东电. 时事通信. 2011-05-25 [2017-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14. ^ 内阁事故调 2012,第76-80页
  15. ^ 地震受灾情况(第74报) [截至2011年04月05日08时00分](存档于2013年2月5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16. ^ 2号机の水、放射线量高く、炉内から漏出か 海への排出も検讨. msn产経ニュース. 2011-03-30 [2011-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02). 
  17. ^ 东京电力(株)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及び东京电力(株)福岛第二原子力発电所における2011年东北地方太平洋冲地震により発生した津波の调查结果を踏まえた対応について(指示)(存档于2013年1月15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18. ^ 1・2号机 格纳容器に穴か. NHK. 2011-05-25 [2017-03-28]. 
  19. ^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事故における放射性物质の大気中への放出量の推定について (pdf). 东京电力. 2012-05 [2017-03-28]. 
  20. ^ 20.0 20.1 第4部 被害状况と被害拡大の要因 (その1)(存档于2012年10月25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21. ^ 东电:放射线放出量、毎时2亿ベクレル-事故直后比1000万分の1. bloomberg. 2011-08-17 [2011-08-17]. [失效链接]
  22.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II.27.
  23. ^ 东日本大震灾における原子力発电所の影响と现在の状况について (PDF) (新闻稿). 东京电力. 2011-05-02 [2011-09-1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9-15). 
  24. ^ NHK“福岛第一原発 3基で想定を超える揺れ”[失效链接]
  25. ^ 阪神・淡路大震灾の概要内阁府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6. ^ 岩手宫城内陆地震:一関市の揺れ“世界一” ギネスが认定[失效链接] 毎日jp
  27. ^ 平成20年(2008年)岩手・宫城内陆地震において记录されたきわめて大きな强震动について (pdf). 防灾科学技术研究所. [2017-03-28]. 
  28.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82.
  29.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II.30.
  30. ^ 読売新闻“原発作业员の恐怖证言”. [2020-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19). 
  31.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II.28.
  32. ^ “地下に非常电源”米设计里目に ハリケーン対策だった. 朝日新闻. 2011-06-11 [2017-03-28]. 
  33.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37.
  34. ^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 被灾直后の対応状况について (pdf). 东京电力. [2017-03-28]. 
  35. ^ 紧急提言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事故対応に向けて (pdf). 日本原子力技术协会最高顾问 石川迪夫. 2011-04-13 [2017-03-28]. 
  36. ^ 足立旬子; 奥山智己. 福岛第1原発:地震直后データ公表 现场、极度の混乱. 毎日jp. 2011-05-16 [2011-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1). 
  37. ^ 东京电力ホールディングス(株)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 构内配置図PDF(経済产业省 2016年6月30日)
  38.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II.36.
  39. ^ 内阁事故调中间 2011, p. 81.
  40.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124.
  41.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125, 129.
  42. ^ 55%炉心损伤は14日07时18分“炉心溶融基准 把握せず”読売新闻2016年2月25日朝刊38面
  43. ^ 内阁事故调中间 2011, p. 143.
  44. ^ 内阁事故调中间 2011, p. 150.
  45. ^ 国会事故调 2012, p. 259.
  46. ^ 国会事故调 2012, p. 152.
  47.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119.
  48.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37-38.
  49.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38.
  50. ^ 50.0 50.1 50.2 【放送】福岛第一原発の爆発映像 “公共财”として社会で共有を(朝日新闻 2012年7月10日)
  51. ^ LESSON #3.11PDF(日本科学未来馆)
  52. ^ 电波利用料の见直しに関する検讨会 ご说明资料 资料4-2PDF(一般社団法人日本民间放送连盟 2013年5月13日)
  53.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43-44.
  54. ^ 54.0 54.1 54.2 国会事故调 2012, p. 154.
  55.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179.
  56. ^ 56.0 56.1 国会事故调 2012, p. 155.
  57. ^ 57.0 57.1 3号机 大部分の燃料が溶融落下の解析结果. NHK. 2014-08-06 [2017-03-28]. 
  58. ^ 核燃料ほぼ全量落下 福岛3号机 廃炉一层困难. 东京新闻. 2014-08-07 [2016-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0). 
  59. ^ 3号机の30%炉心损伤は14日05时03分、2号机の35%炉心损伤は15日16时22分“炉心溶融基准 把握せず”読売新闻2016年2月25日朝刊38面
  60. ^ 国会事故调 2012, p. 195.
  61. ^ 61.0 61.1 61.2 国会事故调 2012, p. 175.
  62.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157.
  63.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258-259.
  64.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258.
  65.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256-259.
  66. ^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164-165.
  67. ^ 国会事故调 2012, p. 176.
  68. ^ 2号机はなぜ过酷事故に陥ったか. 东京电力. [2017-03-28]. 
  69. ^ 69.0 69.1 东电事故报告 2012, p. 204.
  70.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76.
  71.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77.
  72. ^ 原子力灾害対策本部 2011, IV.84.
  73. ^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 津波来袭状况[2011年3月11日 撮影场所:固体廃弃物贮蔵库东侧法面(5号机近傍 いわき侧から海侧を撮影)]ほか复数位置からの撮影画像あり. [2020年7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10月7日). 
  74. ^ 74.0 74.1 “英雄フクシマ50”欧米メディア、原発の作业员ら称赞. asahi.com. 2011-03-18 [2011-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20). 
  75. ^ 2011年东北地方太平洋冲地震と原子力発电所に対する地震の被害 (PDF). 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原子力安全基盘机构. 2011-04-04 [2011-04-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5-22).  已忽略未知参数|deadlink=(建议使用|dead-url=) (帮助)
  76. ^ 地震被害情报(第94报)[2011年04月15日08时00分现在](存档于2013年2月5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77. ^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事故の収束に向けた道筋. 东京电力. 2011-04-17 [2017-03-28]. 
  78. ^ 地震被害情报(第98报) [2011年04月17日15时00分现在](存档于2013年2月6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79. ^ 福岛第一原発 すべての冷却システム复旧. NHKニュース (日本放送协会). 2013-03-20 [2013-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23). 
  80. ^ 多核种除去设备の设置について (pdf). 东京电力. 2012-01-23 [2017-03-28]. 
  81. ^ 多核种除去设备 (ALPS). 东京电力. [2017-03-28]. 
  82. ^ 原子力规制委员会 东京电力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多核种除去设备(A系)のホット试験开始に関する评価について(案)PDF 平成25年3月19日
  83. ^ 东京电力(株)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多核种除去设备(A系)のホット试験开始に関する评価について (资料2-1)(存档于2013年4月5日) - 国立国会图书馆Web Archiving Project
  84. ^ 福岛第一原子力発电所でのトリチウムについて (pdf). 东京电力. 2013-02-28 [2017-03-28]. 
  85. ^ 六ヶ所再処理工场から放出されるトリチウムの危険性 (pdf). 2014-03-07 [2017-03-28]. 
  86. ^ enHelen Caldicott||ヘレン・カルディコットは次のように说明する。福岛原発前の湾の水はトリチウムで高度に污染されていて、その浓度はずっと上升しており、今や1リットルあたり4,700ベクレルもの値となっており、海水中で记录されたものとして最高である。トリチウムは、DNA内で分子と结合し、突然変异を引き起こす。様々な动物実験で、トリチウムは、先天性异常、脳や卵巣を含む様々な器官の癌を引き起こし、惊くほどの低线量で、精巣萎缩や知能発育不全を诱発する。トリチウムは、有机的に食物中に取り込まれ、鱼、野菜や、他の食品の中で浓缩するが、放射能寿命は120年以上ある。污染された食品を摂取すると、10パーセントが人体中で结合し、そのまま残り、长年细胞を照射し続ける可能性がある。
    RT Endless Fukushima catastrophe: Many generations’ health at stake September 13, 2013 09:33
  87. ^ 福岛第1原発、“核燃料ほぼ全て溶融” 东电が1号机透视. 日本経済新闻. 2015-03-19 [2016-04-09]. 
  88. ^ 福岛第一2号机、核燃料7割以上が溶融か 名大など発表. 朝日新闻デジタル. 2015-09-26 [2016-04-09]. 
  89. ^ <福岛第1>2号机溶融燃料 ほぼ炉内残存. 河北新报 ONLINE NEWS. 2016-07-14 [2016-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7). 
  90. ^ 福岛第1原発2号机 溶融燃料を初観测. 日本経済新闻. 2016-07-28 [2016-08-20]. 
  91. ^ 福岛第1原発:1号机と2号机の格纳容器に穴の可能性. 毎日jp. 2011-05-25 [2011-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7). 
  92. ^ 半年后も燃料発热続く 东电が计算结果を公表. msn产経ニュース. 2011-05-26 [2011-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9). 
  93. ^ 福岛の3号机はプルサーマル. WSJ. 2011-03-22 [2011-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0). 
  94. ^ 福岛原発デブリ、动くことを确认. www.iza.ne.jp. 产経新闻社. 2019-02-13 [2019-02-13]. 
  95. ^ デブリ“持ち上げられた” 东电、初の接触调查で确认. 东京新闻 TOKYO Web. 东京新闻社. 2019-02-13 [2019-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3). 
  96. ^ Fukushima Plant Admits Radioactive Water Leaked To Sea. Huffingtonpost.com.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7). 
  97. ^ Adelman, Jacob. Abe Pledges Government Help to Stem Fukushima Water Leaks. Bloomberg.com. 2013-08-07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2). 
  98. ^ Wrecked Fukushima storage tank leaking highly radioactive water. Reuters. 2013-08-20 [2013-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99. ^ Japan nuclear agency upgrades Fukushima alert level. BBC. 2013-08-21 [2013-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9). 
  100. ^ 东电称蓄水罐变形导致核污水泄漏. CCTV新闻联播·国际快讯. CNTV. [2013-08-25]. 
  101. ^ Takashi Hirokawa, Jacob Adelman, Peter Langan and Yuji Okada. Fukushima Leaks Prompt Government to 'Emergency Measures' (1). Businessweek (Bloomberg). 2013-08-26 [2013-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30). 
  102. ^ 盖冻土墙阻核污水 日否认为申奥. 世界新闻网. 2013-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06). 
  103. ^ 安倍视察福岛 废2核反应堆[永久失效链接],世界新闻网
  104. ^ 104.0 104.1 日本东电前董事长胜俣恒久等3人被判无罪
  105.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IAEA15March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06. ^ 106.0 106.1 Cresswell, Adam, Stealthy, silent destroyer of DNA, The Australian, 2011-03-16 
  107. ^ Fukushima Nuclear Accident Update Log 12 March 2011. IAEA.org. 12 March 2011 [2012-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30). Evacuations around both affected nuclear plants have begun. In the 20-kilometre radius around Fukushima Daiichi an estimated 170 000 people have been evacuated. In the 10-kilometre radius around Fukushima Daini an estimated 30 000 people have been evacuated. Full evacuation measures have not been completed.
  108. ^ 日本福岛核电厂恐辐射外泄 4万5000人疏散. 中华电视. 2011-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4). 
  109. ^ Fukushima radioactive fallout nears Chernobyl levels – 24 March 2011 Archived 2011-04-21 at WebCite. New Scientist. Retrieved 30 April 2011.
  110. ^ Report: Emissions from Japan plant approach Chernobyl level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SA Today, 24 March 2011
  111. ^ CTBTO to Share Data with IAEA and WHO. CTBTO Press Release 18 March 2011. [2012-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4). 
  112. ^ Fukushima-Related Measurements by the CTBTO. CTBTO Press Release 13 April 2011. [2012-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05). 
  113. ^ Frank N. von Hippel. The radiological and psychological consequences of the Fukushima Daiichi accident.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 27–36. September/October 2011 vol. 67 no. 5. 
  114. ^ Kyodo News, Radioactivity Dispersal Distance From Fukushima 1/10th Of Chernobyl's[永久失效链接], 13 March 2012, (wire service report), "The data showed, for example, more than 1.48 million becquerels of radioactive caesium per square meter was detected in soil at a location some 250 kilometers away from the Chernobyl plant. In the case of the Fukushima Daiichi plant, the distance was much smaller at about 33 km, the officials said."
  115. ^ Hongo, Jun, "Fukushima soil fallout far short of Chernobyl[永久失效链接]", News On Japan via Japan Times, 14 March 2012
  116. ^ Reactor accident Fukushima – New international study. Norwegian Institute for Air Research. 2011-10-21 [2012-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6). 
  117. ^ David Guttenfelder. No-man's land attests to Japan's nuclear nightmare. theStar.com (Toronto). 2011-12-27 [2012-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0). 
  118. ^ Michael Winter. Report: Emissions from Japan plant approach Chernobyl levels. USA Today. 2011-03-24 [2013-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18). 
  119. ^ Scandals of Fukushima. Vancouver Observer. 2012-02-14 [2013-09-07]. 
  120. ^ 福岛产の新米、东京で贩売开始 全袋検查に合格. 共同 Nikkei Kyodo news. 2012-09-01 [2013-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121. ^ JAIF (5 September 2011) NSC Recalculates Total Amount of Radioactive Materials Released Archived 2011-12-20 at WebCite
  122. ^ JAIF (9 September 2011) Radioactive release into sea estimated triple Archived 2011-12-11 at WebCite
  123. ^ JAIF (20 September 2011 Earthquake-report 211: A new plan set to reduce radiation emission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24. ^ IRSN, Summary of the Fukushima Accident's impact on the environment in Japan, one year after the accident (PDF), 2012-02-28 [09-08-2013] 
  125. ^ TEPCO Press Release. The Estimated Amount of Radioactive Materials Released into the Air and the Ocean Caused by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ower Station Accident Due to the Tohoku-Chihou-Taiheiyou-Oki Earthquake (As of May 2012). TEPCO. [2012-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15). 
  126. ^ Kevin Krolicki. Fukushima radiation higher than first estimated. Reuters. 2012-05-24 [2012-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30). 
  127. ^ Boytchev, Hristio, "First study reports very low internal radioactivity after Fukushima disaster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Washington Post, 15 August 2012
  128. ^ Ken O. Buesseler. Fishing for Answers off Fukushima. Science. 2012-10-26, 338 (6106): 480–482 [2013-09-09]. doi:10.1126/science.122825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17). 
  129. ^ Fish Off Japan's Coast Said to Contain Elevated Levels of Cesium. New York Times Asia Pacific. 2012-10-25 [2012-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8). 
  130. ^ (荷兰文) Nu.nl (26 oktober 2012) Tepco sluit niet uit dat centrale Fukushima nog lek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31. ^ WHO report: cancer risk from Fukushima is low. Nuclear Engineering International. 2013-03-01 [2013-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4). 
  132. ^ Walsh, Bryan. (2013-03-01) WHO Report Says That Fukushima Nuclear Accident Posed Minimal Risk to Health | TIME.com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cience.time.com. Retrieved on 2013-09-06.
  133. ^ 133.0 133.1 133.2 133.3 133.4 133.5 Zeller, Jr., Tom, Experts Had Long Criticized Potential Weakness in Design of Stricken React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1-03-15 
  134. ^ 134.0 134.1 134.2 134.3 卢映孜. 福岛反应炉设计缺陷?奇异否认. 中央社. 2011-03-19 [2011-04-02] (中文(台湾)‎). 
  135. ^ Johathan Stempel and Lewis Krauskopf. Japan reactor design caused GE engineer to quit. REUTERS. 2011-03-15 [2012-03-06]. 
  136. ^ Santanu Choudhury / Paul Beckett. 反应堆供应商GE:愿为日本提供援助. 华尔街日报. 2011-03-15 [2011-03-18] (中文(繁体)‎). 
  137. ^ Oehmen, Josef. Modified version of original post written by Josef Oehmen. MIT NSE Nuclear Infromation Hub. 2011-03-14 [2011-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3月18日) (英语). Below is a revised and edited version of the original post written by Josef Oehmen that first appeared on Morgsatlarge. At Oehmen’s request the original post was checked for technical accuracy, revised and moved to mitnse.com. The revised essay serves as a general summary of the events during the first 24 hours after the earthquake and tsunami struck the Fukushima Daiichi power plant on March 11, 2011. Please note that the original post in no way reflects the views of the authors of mitnse.com. 中文翻译由《电脑王》官方网站所提供:日本 福岛 核电厂 爆炸,MIT学者怎么说?. T客邦. 2011-03-16 [2011-03-20检索] (中文(台湾)‎). 
  138. ^ How sea water could corrode nuclear fuel [海水怎样侵蚀核燃料棒].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2012-01-26 [2012-01-28] (英语). 
  139. ^ 139.0 139.1 139.2 David Dickson,核电:在跃进之前仔细调研,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2011年9月28日 - 本条目的的全部或部分内容,来自于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基于CC-BY-2.0协议下的授权。
  140. ^ 青森岩手4地 我列红色警示,频果日报
  141. ^ 北海道增列红色警示,频果日报
  142. ^ 福岛核电站辐射外泄 外交部扩大日本旅游红色警示范围,今日新闻
  143. ^ 机场辐射侦测 化学兵支援,大纪元网
  144. ^ 因应日本核灾,政府持续加强应变措施,苦劳网,2011/03/27,行政院新闻局。
  145. ^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紧急公告》(中国驻日本大使馆,2011年3月15日)
  146. ^ 浙江卫生厅负责人:服用碘盐无助预防辐射. 网易. 2011-03-17 [2011-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21) (中文(中国大陆)‎). 
  147. ^ 三一重工紧急派62米泵车支援日本核反应堆冷. 2011-03-19 [2011-03-19]. 
  148. ^ 中国三一重工支援日本核电站抢险的泵车运抵大阪港. 2011-03-20 [2011-03-21]. 
  149. ^ 香港对日本四个县(宫城、福岛、茨城、岩手)发出黑色外游警示》 (政府新闻网,2011年3月15日)
  150. ^ 法国救援队放弃救援活动 担心核辐射退而避难. 华夏经纬网. 2011-03-17 [2014-08-02]. 
  151. ^ AIT:美国将撤侨至台湾[永久失效链接]中央广播电台,2011-3-17
  152. ^ 美国民众疯狂抢购碘片 官员称怎么准备也不为过. News.xinmin.cn. [2014-08-02]. 
  153. ^ 担心辐射危险 英美中法从日撤侨[永久失效链接],新头壳,2011-3-17
  154. ^ 俄远东居民抢购碘酒 普京飞赴萨哈林岛稳民心. News.ifeng.com. [2014-08-02]. 
  155. ^ (简体中文)德国驻日本大使馆临时转移.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1-03-17 [2014-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2). 
  156. ^ (繁体中文)怕了核污染 德国驻日使馆1/4职位空缺. 中国评论新闻. 2011-09-05 [2014-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6). 
  157. ^ (繁体中文)恐辐射 德国驻日大使馆迁大阪. 新唐人. 2011-03-17 [2014-08-16]. 
  158. ^ 人跑使馆迁 日掀外国人逃难潮[永久失效链接]法新社
  159. ^ Wagner, Wieland. Problematic public relations: Japanese leaders leave people in the dark. Der Spiegel. 2011-03-15 [2011-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30). 
  160. ^ Veronika Hackenbroch, Cordula Meyer and Thilo Thielke. A hapless Fukushima clean-up effort. Der Spiegel. 2011-04-05 [2011-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06). 
  161. ^ http://www.peoplenews.tw/news/a41e5d25-c330-4150-a8bf-94cb6ce4df04
  162. ^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70311/37579010/
  163. ^ 日本环境大臣称将污染水倒进大海. 美国之音. [2019-09-12]. 
  164. ^ 日前环境大臣说排放核废水入海 小泉进次郎致歉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Japan raises nuclear crisis severity to highest level”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Fukushima accident upgraded to severity level 7”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Radiation-exposed workers to be treated at Chiba hospital”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IAEAtsunami1”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Hospital”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Caracappa-ANS”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NewScie2”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官方网站
其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