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田北辰
Hon. Michael Tien Puk-sun
Tien Puk Sun.jpg
现任
就任日期
2012年10月1日
选区 新界西
荃湾区区议员(愉景
现任
就任日期
2012年1月1日
前任 王锐德
九广铁路公司管理局主席
任期
2001年12月24日-2007年12月1日
继任 两铁合并,职位取消
个人资料
出生 (1950-08-26) 1950年8月26日(66岁)
 英属香港
国籍 香港 中国香港
政党  新民党
居住地  香港香港岛寿臣山[1]
职业  新民党副主席
香港立法会议员(新界西)
荃湾区议会(愉景)区议员
纵横二千集团创办人及主席
宗教信仰 天主教

田北辰BBSJP英语:Michael Tien Puk-sun,1950年8月26日[2],生于香港[3],祖籍安徽,人称田二少新民党常务副主席,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立法会议员荃湾区议会愉景选区区议员,纵横二千集团(经营G2000品牌)创办人及主席田元灏家族成员、其兄为立法会议员田北俊。田北辰曾经担任多项公职,包括九广铁路公司管理局主席(2001年12月24日至2007年12月1日)、语文教育及研究常务委员会主席(2000年11月10日至2009年6月30日)及雇员再培训局主席(2005年4月1日至2009年3月31日)等等。2012年,他代表新民党参加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出战新界西地区直选,结果成功以37,808票当选。

学历[编辑]

九铁时期[编辑]

田北辰担任九铁管理局主席期间,曾在传媒面前声称与行政总裁杨启彦“不是朋友”及引发“九铁兵变”等惹起社会争议。

2016年6月,田北辰接受访问,提及他出任九铁主席的生涯,表示没有平衡传媒要求、社会要求和员工要求。他亦问政府有关九铁主席的角色,代表政府监察九铁、还是代表社会监察管理层、还是代表员工谋福祉,结果政府没有代表回答有关问题。由于没有指引,田北辰表示自己变成监察者的角色。他认为九铁是“怪物”,因为九铁是政府全资拥有公司,但要保持审慎商业原则。

他亦表示,当时西门子事件认为杨启彦是无辜,但由于表示公正持平,不是徇私,所以他才说与行政总裁杨启彦“不是朋友”。事后觉得他自己做一些事情的目的是为别人著想,但忽略别人感受,表示两项也同样重要。[4]

月票制度[编辑]

现时香港铁路所推行的月票制度,是由田北辰首先引入。2004年起,田北辰陆续为由九广铁路公司管理的西铁东铁马铁路线推出“全月通”月票计划。当时不少九铁管理层均质疑月票的成效,但结果最终证明“全月通”能令乘客节省金钱外,亦为九铁增加收益。

即使早已离开九铁,但近年田北辰亦有向港铁公司施压,要求推出东涌线月票及各路线通用的“全港通”月票优惠。东涌线的“全月票”已于2012年由港铁公司推出,而“全港通”则仍未得到港铁承诺会实现。

8分钟延误通报制度[编辑]

过往九铁只会通报延误超过20分钟的事故,田北辰将须通报的延误时限大幅降低至8分钟,即如服务受影响超过8分钟,就会通知传媒,让准备乘坐铁路的乘客尽快知道服务出现问题。对九铁员工及管理层而言,提升服务却令他们增加了不少工作压力,但对从乘客角度,他们普遍认同田北辰制定的8分钟延误通报措施。

自两铁合并后,不少市民均埋怨现时港铁公司未遵守当时由九铁制定的8分钟延误通报,亦是他们怀念九铁年代的原因之一。

“时值票价”[编辑]

2004年10月15日,东铁延长至尖东站。田北辰在立法会交通事务委员会向立法会议员讲解尖东站票价时,不少立法会议员批评由新界东乘东铁到市区都是划一收费,只是延长一个站,不应该增加收费(增加$3.5)。田北辰指东铁延长后,乘客可以节省时间,是物有所值。[5]

回应九铁票价事件[编辑]

2004年,田北辰于电台首次承认本港目前的交通费昂贵。他说:“香港成本高,要兴建铁路,就要收这样的金钱,否则需要别人补贴,一是政府补贴,或是社会福利署补贴,如果交通通费贵,政府或福利署可能要补贴市民,但兴建铁路的金钱,不是天跌下来的。”[6][7]在烽烟节目中,有位许小姐批评马铁建议的票价,没有顾及乘客的承受能力:“做生意是否要求成本平衡有利益,不理大众市民的负担。”田北辰回应:“如果你觉得贵,可以有其他选择,我们的铁路公司不是社会福利机构,希望许小姐明白。”[8][9]

票价令人“惊喜”[编辑]

九铁公布马铁票价时,公布乘搭马铁过海至中环收17.4元、马鞍山至大围收5.8元,较现时乘巴士和小巴便宜快捷。田北辰形容票价令人“惊喜”,极具竞争力,矢言要抢马鞍山区内的24%乘客,即约每天19万人次。[10][11]

永远供不应求的铁路服务[编辑]

离开九铁管理局主席后,田北辰在2014年4月为香港电台时事节目铿锵集接受实地考察,承认港铁和轻铁的载客量已经饱和,批评再扩展路线的坏处。他也表示:随著西铁线落成使用,与部分轻铁路线重叠,令载客人数远超预期,甚至令港铁和轻铁的载客量已经超出负荷,加上新轻铁从交订单,建造新车卡至投入服务需时六年,令轻铁永远赶不上人口增长。[12]

自由党时期[编辑]

田北辰在2008年加入自由党,同年9月伙拍九龙城区议员何显明参与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的九龙西直选,最后得13,011票(6.30%)落败,后担任该党中常委。

2010年11月19日,因大家乐工资争议及最低工资等事件中偏向工人利益,与党内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员出现严重分歧,他宣布退出自由党。

新民党时期[编辑]

2010年12月15日与叶刘淑仪史泰祖等创立新民党,担任副主席。

Npp4.jpg

穷富翁大作战[编辑]

田北辰曾参与录制港台真人骚节目穷富翁大作战,不但要负责扫街,更要住笼屋。节目原定体验三天两晚,可田北辰过了一晚,便表示“已经体验”,宣告退出,成为节目第一位“捱唔住”而退出的嘉宾。做两日穷人,连大家乐也负担不起,需吃“隔夜”肠仔包。拍摄前他先交出财物,制作人员每日只给他50元,并安排他做时薪25元的食环署外判清洁工作。首天他搭过海通宵巴士开工已用了13元,清理几个垃圾桶后,以为已到午膳时间,却发现只过了两小时,“做两个钟好似做咗四个钟咁”,一日要扫街九小时。体验过低下阶层生活,田北辰表示,“27、28元时薪只是勉强足够,22元一定不行”,他又感叹“市场,不一定有公义”。他说此次经历让他体会低学历、低技术人士过着非人生活,弱者越来越惨,认为不应事事靠市场主导,政府应更照顾穷人。

2011年区议会选举[编辑]

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田北辰以“人做唔好,我做!”为竞选口号,参选荃湾区议会愉景选区,挑战盘据该区12年、寻求第四度连任的民主党王锐德。最终,田北辰以2,256票(53%),赢得议席。

2012年立法会选举[编辑]

2012年7月,田北辰在新界西代表成立不足两年的新民党,以“讲真话,做实事”为口号,带领张慧晶黄卓健何建昌组成团队参选立法会选举。作为前九铁主席,田以新界西改善交通、教育及书簿费改革等为重点议题,最终以37,808票,与在港岛区参与的党友叶刘淑仪双双当选,令该党在立法会的议席增加至2名。

田北辰在2000年至2009年间担任语文教育及研究常务委员会主席,他认为香港学校“用普通话教中文科”是大势所趋,语常会于2007年通过拨款2亿港元,在香港中小学推行“普通话教中文试验计划”。[13]

Npp3.jpg

反对以特权法查高铁[编辑]

2014年5月,立法会质询高铁香港段工程延误, 身兼铁路事宜小组主席的田北辰,反对引用特权法,调查高铁香港段工程延误事件。田北辰担心,用特权法调查事件会令港铁有借口再拖慢工程,又批评提出建议的议员是为了增加曝光率。[14]

2014年底,港铁再提交报告,显示高铁进一步严重超支,田北辰改称或支持引用《特权法》调查项目。[15]

指哥哥不认真走建制路[编辑]

2014年下旬,香港爆发雨伞运动,数以十万计市民占据多处道路,抗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为特首选举设限,并要求时任特首梁振英下台。同年田北辰的哥哥田北俊指,特首梁振英应考虑辞职,随后被免去全国政协之位。田北辰在回应事件时,指自己理解中央做法,又认为他未有认真走建制路。[16]

未有投票支持政改[编辑]

2015年6月17至18日,立法会讨论及表决政改方案泛民事前表明不接受特首参选人需取得过半提委支持才能成为候选人的规定,又称不能令港人成“橡皮图章”,加上医学界梁家骝因为多个业界民调都显示反对政改的医生较支持多,而决定投反对票,议案预料难以获三分之二议员支持通过。当天建制派为了等待迟到的刘皇发一起表决,包括田北辰在内大部份建制派离场,意图令会议流会,让刘赶及回来。然而部份建制派并未有一起离场,导致会议有足够人数继续进行,最后立法会以廿八票对八票大比数否决政改方案。事后建制派议员纷纷到中联办交待事件。[17][18]

事后田北辰撰文解释事件,指当日建制派的“船”出现了洞,其中三十三人团结修补,但亦有八名船员“不顾一切登上救生艇”,见死不救。田称该八人自救成功,不理其馀葬身大海的人。翌日,有份留下投票的田北俊受访时反驳弟弟的指责“荒谬”,称当时“决定不跳船就没事,跳了船才有事”。与田北俊同属自由党的周梁淑怡其后于社交网页贴文,指田北辰从九铁风波至现在“作风如一”,又认为他应该“跟大队”与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一起痛哭道歉。

2016年立法会选举[编辑]

田北辰代表新民党在新界西参选2016年立法会选举地区直选,竞逐连任。2016年9月1日田北辰于个人社交网站专页以“[我都忍够了] 铁路票价睇真啲 笃数抹黑冇咁易”为题发文,称多次被同区候选人朱凯廸攻击,指朱欺骗市民“西铁订价比东铁贵”,批评对方乱扣帽子、为选举不择手段。原文如下﹕有候选人连日笃数攻击我,呃市民话西铁订价贵过东铁,我不厌其烦喺多个论坛讲过,东铁本身有罗湖站补贴,如果东铁计埋罗湖站,每公里实收近1蚊,比起西铁每公里收6毫仲贵7成!!!好奇怪,我次次讲完呢个数据,对方都系好鬼“萌塞”照做人肉录音机,唔听唔理唔回应我慨解释,只为选举笃数误导市民。田七欢迎任何人用数据用理据同我辩论,但唔系自说自话、乱扣帽子,为选举不择手段!阿田过去率先引入西铁、东铁月票制度,令广大市民受惠,呢啲先系做实事,先对得住市民![19]同时附上一幅自己及以“某候选人”称呼朱凯廸的铁路票价比较图。田北辰与朱凯廸比较不同铁路的订价,以由头站搭到尾站车程的全长公里,除以成人票价收费,计算出铁路的订价。惟二人在计算东铁订价时有所分歧。田北辰提出应计算来往罗湖至红磡的车程,因全长为41.1公里、票价$40,得出每公里订价高达$0.97,比西铁的$0.64贵很多。并批评朱凯廸只计上水至红磡的车程,全长37.7公里、票价$11,得出每公里订价只需$0.29是“笃数”。贴文一出即被网民围攻,一日内便有4千5百多个“嬲嬲”表情符号。有网民指出“从来过境段系特别收费唔会计系常识啰”。 [20]

港区人大代表[编辑]

除身兼立法会及区议会议员外,田北辰亦先后当选第十一及第十二届港区人大代表

现时公职[编辑]

前任:
王锐德
荃湾区议员(愉景)
2012年—
继任:
现任

过往公职[编辑]

其他[编辑]

“无铺老板”营商哲学[编辑]

田北辰是连锁时装店G2000老板,但他不惜捱贵租,奉行“租而不买”的开铺原则。“无铺老板”的理想缘于田北辰在哈佛商学院所学,当时一位教授名说:“要搞零售屹立不倒,千万不要自购铺位”。田认为零售、尤其是时装行业首重创意,不断推陈出新,才能站得住脚,试问有铺在手,谁还会花心思在产品、服务的创新上?“无铺”也就成为田北辰的经营哲学。多年来只有在2008年金融海啸,他担心加租狂潮下香港生意全盘无法经营,才破例买铺,为香港生意坚守一点血脉。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宪报号外第20卷第22期,香港政府
  2. ^ 田北辰facebook专页>>关于
  3. ^ 认识田北辰
  4.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_YFESIDOWQ
  5. ^ 议员指尖东线加幅高,《文汇报》,2004年10月16日
  6. ^ 《如果嫌贵可选其他 田北辰:九铁非福利机构》,《香港商报》,2004年11月28日。
  7. ^ [http://www.singtao.com.hk/archive/fullstory.asp?andor=or&year1=2004&month1=11&day1=28&year2=2004&month2=11&day2=28&category=all&id=20041128a06&keyword1=&keyword2= 田北辰﹕九铁不是“社福机构”,《星岛日报》,2004年11月28日。
  8. ^ 《如果嫌贵可选其他 田北辰:九铁非福利机构》,《香港商报》,2004年11月28日。
  9.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lcmnhptjKo
  10. ^ http://life.mingpao.com/cfm/dailynews3b.cfm?File=20041127/nalga/gaa1.txt 马铁“惊喜价”誓抢客 出中环大围 较巴士小巴便宜快捷,《鸣报通识网》,2004年11月27日。
  11.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__Aax3sSs
  12. ^ RTHK 铿锵集 等候-下一班列车 2014-4-20
  13. ^ 《4年用2亿 试普通话教中文》,香港《文汇报》,2007年10月31日。
  14. ^ -立法会否决引用特权法查高铁延误 https://hk.news.yahoo.com/%E7%AB%8B%E6%B3%95%E6%9C%83%E5%90%A6%E6%B1%BA%E5%BC%95%E7%94%A8%E7%89%B9%E6%AC%8A%E6%B3%95%E6%9F%A5%E9%AB%98%E9%90%B5%E5%BB%B6%E8%AA%A4-112400020.html
  15. ^ [1]
  16. ^ 田北辰:田北俊不认真走建制路
  17. ^ 政Whats噏:恶搞横额寸发叔变普选杀手
  18. ^ 建制派与中联办茶聚前夕 有内鬼爆建制群组从无提“等埋发叔”
  19. ^ 田北辰Facebook
  20. ^ 【关公灾难】计东铁票价竟包埋罗湖 田北辰fb想驳朱凯廸反被寸“田七”
  21. ^ 《田北辰自荐人大调查》,香港《明报》,2011年7月30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