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奎寧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奎寧
Quinine-2D-skeletal.png
Quinine-3D-balls.png
系統(IUPAC)命名名稱
(2-ethenyl-4-azabicyclo[2.2.2]oct-5-yl)- (6-methoxyquinolin-4-yl)-methanol
臨床資料
妊娠分級
給藥途徑口服,靜脈注射
藥代動力學資料
生物利用度76至88%
蛋白結合度~70%
代謝Hepatic (mostly CYP3A4 and CYP2C19-mediated)
生物半衰期~18小時
排泄Renal (20%)
識別資訊
CAS註冊號130-95-0  ✓
ATC代碼M09AA01 P01BC01
PubChemCID 8549
IUPHAR/BPS英語IUPHAR/BPS2510
DrugBankAPRD00563 ✓
DB00468
ChemSpider84989 ✓
UNIIA7V27PHC7A ✓
KEGGD08460 ✓
ChEBICHEBI:15854 ☒N
ChEMBL英語ChEMBLCHEMBL170 ✓
化學資訊
化學式C20H24N2O2
摩爾質量324.417 g/mol
物理性質
熔點177 °C(351 °F)

奎寧(法語:quinine),又稱金雞納霜化學上稱為金雞納鹼,分子式C20H24N2O2,是一種用於治療與預防瘧疾且可治療焦蟲症英語Babesiosis的藥物[1]。在治療惡性瘧原蟲時,如果病原體對於氯喹青蒿素皆產生抗藥性時,即會使用奎寧作治療[1][2],不過不建議用來治療睡眠腳動症。可以用口服或是靜脈注射來給藥。世界上有些地區已出現對奎寧呈抗藥性的瘧疾[1]

常見副作用包括頭痛、耳鳴、視覺障礙以及盜汗。更嚴重的可能有失聰血小板低下英語Thrombocytopenia心律不整。奎寧或許會讓使用者更容易有曬傷的情形。目前對於懷孕中的婦女使用奎寧,會否對胎兒造成有害的影響還不確定,但十分推薦用於治療患瘧疾的孕婦。然而,其作用機轉尚未完全明朗[1]

1632年以前,人們就已經知道樹皮的萃取物可以治療瘧疾[3]。1820年時,佩爾蒂埃英語Pierre Joseph Pelletier卡旺圖首次從金雞納樹的樹皮中萃取出奎寧[4][1]。奎寧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基本藥物標準清單上的藥物,也是基礎醫療中極重要的藥品[5]。每一次的治療,它的量販價格大約介於1.7美元到3.4美元之間[6]。在美國,單次療程的花費大約是250美元[1]

用途[編輯]

醫療上應用它的幾種鹽類,作為解熱以及防治各種瘧疾,但癒後容易復發。副作用不少,主要為耳鳴、重聽、頭昏、噁心、嘔吐等,統稱金雞納反應。

硫酸奎寧和鹽酸奎寧均是味道極苦的白色結晶,前者微溶於水,供口服,後者易溶於水,供注射用。優奎寧(Euquininum)是奎寧的乙基碳酸酯,為幾乎無味的白色晶體,可供兒童口服用。奎寧也是通寧水的原料。

關於奎寧有一則流傳很廣的故事說,1638年當時祕魯總督的夫人金瓊(Condessa de Chinchon)染上間日瘧,由統治安地斯地區的西班牙省長帶來了一些金雞納樹樹皮磨成的粉。據當地的原住民告訴省長,這種樹皮可以退燒,結果真的有效。後來女伯爵把這帖藥帶回故鄉西班牙,當時瘧疾在歐洲大陸肆虐,這種樹皮粉就成為歐洲人首次能有效治療瘧疾的藥品[7]。但經歷史研究發現,可能根本無此事,總督夫人沒得過瘧疾。奎寧治療瘧疾的最有效形式被發現於1737年,1820年法國化學家佩爾蒂埃與卡旺圖從規那(quina)的樹皮中單離出來,將之稱為奎寧或金雞納霜(quinine),名稱來自印加土語的樹名quina-quina。1850年左右開始大規模使用。

1693年,法國傳教士洪若翰曾用金雞納霜治癒康熙帝瘧疾。後來,曹雪芹的祖父金陵織造曹寅因患瘧,曾向康熙帝索要金雞納霜。蘇州織造李煦上奏云:「寅向臣言,醫生用藥,不能見效,必得主子聖藥救我。」康熙知道後特地「賜驛馬星夜趕去」,還一再吩咐「若不是瘧疾,此藥用不得,須要認真,萬囑萬囑。」在藥物趕到之前,曹寅去世。[8]

二戰期間美國的斯特林製藥公司英語Sterling Drug以此為引導,合成了氯奎寧,藥效良好。氯奎寧在戰後成為抗瘧最重要的藥物。

通寧水含有微量奎寧,約是藥用量之百分之一。

新型冠狀病毒[編輯]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因為幾乎各種藥方都無效,於是醫學界除了努力開發疫苗與研製新藥瑞德西韋之外,在美國的華盛頓州有某醫院使用硫酸羥氯喹阿奇黴素來治療輕中症患者,意外得到不錯的效果,於是各國的醫院紛紛舊藥新用。雖然中國和法國小規模臨床實驗[9]中,發現對治療新冠病毒似乎有效,但這個試驗非隨機分派,且有明顯的選擇偏差,如:使用硫酸羥氯喹組,最終分析時排除的6人中,3人變成重症需使用呼吸器,1人死亡;反觀未使用硫酸羥氯喹組,沒人重症,沒人死亡,最後因研究與主流宣傳相左,本研究已被撤稿[10]

值得注意的是:奎寧與硫酸羥氯喹為兩種不同的藥物。小劑量的硫酸羥氯喹已可達到對新冠的預防和早期治療效果。而為達到足夠的抗病毒效果,需使用高劑量的奎寧(約為常規使用劑量的1.5倍或更高),會使心律傳導出現異常使QT段延長並發生長QT症,進而發生心律不整,甚至死亡;但這類副作用在類風濕關節炎紅斑性狼瘡的治療時,因劑量較低並不常見。

藥理[編輯]

奎寧抗瘧藥理不明。在瘧疾早期和中期往往無效,而在晚期(久瘧)效果較好。對瘧原蟲的紅細胞前期、紅細胞外期(紅外期)及(惡性瘧的)配子體期無作用(故不能中斷傳播鏈),對瘧疾的傳播、復發、病因性預防無效。不能根治良性瘧(非惡性瘧),長療程可根治惡性瘧。廣泛接受的假說認為類似於氯喹的藥理模型,涉及血基質解毒路徑(Heme Detoxification pathway)的瘧原蟲色素英語hemozoin生物結晶英語biocrystallization的抑制,其中利用了細胞毒性血基質的聚集在瘧原蟲上導致其死亡。[11]

注釋[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Quinine Sulfate.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ealth-System Pharmacists. [Jan 20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05). 
  2. ^ Esu, E; Effa, EE; Opie, ON; Uwaoma, A; Meremikwu, MM. Artemether for severe malaria..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11 September 2014, 9: CD010678. PMID 25209020. 
  3. ^ editors, Henry M. Staines, Sanjeev Krishna,.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Malaria : Antimalarial Drug Chemistry, Action and Use.. [S.l.]: Springer Verlag. 2011: 45 [2016-03-07]. ISBN 978303460479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09). 
  4. ^ Cechinel-Filho, edited by Valdir. Plant bioactives and drug discovery : principles, practice, and perspectives. Hoboken, N.J.: John Wiley & Sons. 2012: 2 [2016-03-07]. ISBN 978047058226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5. ^ WHO Model List of Essential Medicines (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October 2013 [22 April 2014].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4-03-24). 
  6. ^ Quinine Sulfate. International Drug Price Indicator Guide. [12 January 2016]. [永久失效連結]
  7. ^ 《天下文化-生活化學快問快答》
  8. ^ 姜鳴. 秋風寶劍孤臣淚:晚清的政局和人物續編: (穿越晚清歷史). 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 8 March 2016: 192–. ISBN 978-988-8369-19-5. 
  9. ^ Gautret, Philippe; Lagier, Jean-Christophe.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as a treatment of COVID-19: results of an open-label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2020-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3-29). 
  10. ^ Hydroxychloroquine-COVID-19 study did not meet publishing society’s “expected standard”. [2020-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08). 
  11. ^ Foley M, Tilley L. Quinoline antimalarials: mechanisms of action and resistance.. Int J Parasitol. 27 Feb 1997, 27: 231–40. PMID 9088993. doi:10.1016/s0020-7519(96)00152-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