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9超級堡壘轟炸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29“超級堡壘”
B-29 Superfortress
B-29 in flight.jpg
一架美国空军的B-29
概觀
類型 戰略轟炸機
乘員
首飛 1942年9月21日
服役 1944年5月8日
退役 1960年6月21日
生產 波音公司
產量 3,970架
單位造價 639,188美元
主要用戶  美國
 英國
衍生機型 B-50“超级堡垒”轰炸机
KB-29“超级堡垒”空中加油机
XB-39“超级堡垒”试验机
波音377
图-4
技术数据
長度 30.2米(99呎)
翼展 43.1米(141 呎 3 吋)
高度 8.5米(27 呎 9 吋)
翼面積 161.3平方米(1736平方尺)
空重 74,500磅(33,800公斤)
負載重量 120,000磅(54,000公斤)
最大起飛重量 133,500 磅(60,560公斤)
發動機 4具萊特R-3350-23超級增壓星形活塞發動機
功率 4×2,200匹馬力(1600千瓦)
性能數據
最大速度 每小時357英里(574公里/小時)
巡航速度 每小時220英里(350公里/小時)
爬升率 900呎/分鐘(270米/分鐘)
實用升限 33,600 呎(10,200米)
最大航程 作戰:3,250英里(5,230公里)
運輸:5,600英里(9,000公里)
翼負荷 69.12磅/平方尺(337公斤/平方米)
馬力重量比 0.073匹/磅(121瓦/公斤)
武器装备
機槍 12挺0.5吋口徑(12.7毫米)白朗寧M2遙控重機槍(包括單一式及雙聯裝機槍塔)
機炮 1门20毫米口徑M2機尾機炮
炸彈 20,000磅(9,072公斤)炸彈
B-29

B-29超級堡壘轟炸機B-29 Super fortress),亦稱B-29超級空中堡壘,是美國波音公司設計生產的四引擎重型螺旋槳战略轟炸機。主要在美軍內服役的B-29,是美國陸軍航空軍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韓戰亞洲戰場的主力戰略轟炸機[1]其命名延續先前有名的B-17飛行堡壘式战略轰炸机[2]

B-29不單是二次大戰時各國空軍中最大型的飛機,同時亦是當時集各種新科技的最先進的武器之一。B-29的嶄新設計包括有:加壓機艙,中央火控、遙控機槍等等。原先B-29的設計構想是作為日間高空精確轟炸機,但在戰場使用時B-29卻多數在夜間出動,在低空進行燃燒轟炸。B-29是二次大戰末期美軍對日本城市進行焦土空襲的主力。向日本廣島長崎投擲原子彈的任務亦是由B-29完成。B-29在日本因此有“地獄火鳥”之稱。二次大戰結束以後,B-29仍然服役了一段頗長的時間,最後在1960年代方才完全退役。B-29的總生產量為3,900架左右。

它設計的架構後來繼續延伸,發展成美國空軍的B-50。而蘇聯用逆向工程複製了B-29成為圖波列夫Tu-4

設計及生產[编辑]

早在美國參戰以前,美國陸軍航空隊司令亨利·阿諾德便希望能夠發展一種長距離戰略轟炸機,應付可能需要對納粹德國作出長程轟炸。波音公司以之前非常成功的B-17空中堡壘為藍本,設計出劃時代的XB-29,擊敗對手聯合飛機(Consolidated)的B-32設計。1941年5月,戰爭陰霾日漸浓密,美國軍方決定向波音訂購250架B-29,另外準備再訂購250架。當時每架B-29作價600,000美元,訂單總值達30億元。(相比之下,原子彈的開發成本只為20億美元。)作為各種飛機中體積最大、重量最高,翼展最寬、機體最長、以及速度最快的B-29,在接受訂單時其實只曾作過風洞實驗,尚未曾真正試飛。B-29計劃因而有“30億美元的豪賭”之稱。

美國參戰以後,波音公司被要求加快開發及生產B-29。由於B-29的規格要求亦十分嚴格,其設計在當時來說非常複雜。在時間緊迫之下,設計及生產一開始便出現嚴重問題。首先是B-29的發動機萊特R-3350在當時非常的不可靠,在作戰負載下經常過熱。首架B-29便是在出廠後兩個月的一次試飛中因為引擎起火,令機翼折斷而坠毀。引擎過熱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所有的B-29,要到戰後使用另一款引擎的的B-29D服役才徹底獲得解決。此外,飛機的中央火控及遙控火炮亦經常失靈。因為B-29的設計經常改動,1944年出廠的大部份B-29不是被運往前線,而是先飛到改裝工廠進行改裝,如果不是阿諾德將軍親自過問,波音可能不會及時生產出足夠的B-29。事實上,為了應付大量訂單,B-29的生產分別由波音公司、貝爾飛機馬丁飛機的工廠負責。此外數以千計的承包商,包括通用汽車,負責製造各種配件。其中波音公司在肯薩斯州的B-29工廠規模最大,在當地僱用了接近三萬名工人,日夜不停生產。

但是在戰場上,B-29卻表現優異。去除了經常出現的引擎故障,“超級空中堡壘”可以在40,000英尺(约12,192米)以時速350英里的對空速度飛行。當時軸心國大部份戰鬥機都很難爬升至這種高度;就算能夠,它們亦不能追上B-29的速度。地面高射炮中只有口徑最大的才射得到B-29的飛行高度。B-29的作戰續航距離超過3,000英里(约4,828公里),可以連續飛行16小時。飛機首次使用了加壓機艙,機員無須長時間戴上氧氣罩及忍受嚴寒。不過B-29並非整個機體都有加壓。轟炸艙因為要能夠在空中打開是沒有加壓的。機內只有機首部份的駕駛室、和機尾後槍手使用的部份才有加壓,兩者之間以一條小隧道連接。

作戰[编辑]

中國及印度[编辑]

最先的作戰計劃,是以印度作為B-29的後方基地,使用中國西南部的前進機場,對日本展開轟炸。由於中國沿海的港口已被日本佔領,無法經由海陸運輸,而由中國至印度並無可靠陸地道路可通。一切補給只能以極為昂貴,經過喜瑪拉雅山驼峰航线來進行运输。首批B-29在1944年4月抵達印度,並在4月24日飛越駝峰,抵達中國四川成都專為B-29而建的機場。B-29的首次作戰是1944年6月5日,98架參戰的B-29中的77架成功從印度飛抵曼谷,轟炸當地的火車調度場

1944年6月15日,47架B29從成都起飛,轟炸位於日本的八幡鋼鐵廠。這是1942年4月杜立特空襲東京以來,美軍首次再對日本本土進行空襲。不過由於運輸補給困難,加上由中國起飛的B-29必須減少載彈量以運載燃料,故此B-29在中國的日子裏,只對日本發動了有限的攻擊。計為:

  • 1944年7月7日(14架 B-29)
  • 7月29日(70架以上 B-29)
  • 8月10日(24架)
  • 8月20日(61架)
  • 9月8日(90架)
  • 9月26日(83架)
  • 10月25日(59架)
  • 11月12日(29架)
  • 11月21日(61架)
  • 12月19日(36架)

B-29最後一次從中國起飛向日本空襲是1945年1月6日,49架B-29參加攻擊。到了1月底,B-29開始從中國撤出,重新部署在太平洋馬里亞納群島上的基地。

馬里亞納群島[编辑]

B-29在1945年8月1日向日本33個城市投下的宣傳單張,警告在之後數天將空襲所列城市。到了戰爭末期,B-29空襲日本幾乎成為例行公事。李梅向華盛頓的報告,指被日本擊落的B-29比在訓練時損失的還要少。
向日本本土投彈的B-29編隊。

美國陸軍及海軍陸戰隊在1944年佔據馬里安納群島上的關島塞班島天寧島,並開始在島上修建機場。這些機場成為美軍在二次大戰最後一年空襲日本的基地。群島上的基地可以由海路輕易獲得補給。1944年10月12日,首架B-29抵達塞班。首次作戰是同月28日,14架B-29轟炸了特魯克環礁。11月24日,島上111架B-29轟炸東京。自此展開B-29對日本本土越加猛烈的空襲,一路直至戰爭完結方才結束。

最初B-29轟炸日本的目標以軍事及工業設施為主。B-29多數在日間從30,000左右高空進入,使用儀器進行精確投彈。但是日本本土上空經常有強烈的氣流,令到這種空襲難以發揮成效。1945年初,阿諾德將軍把駐在馬里安納群島的B-29交由寇締斯·李梅(Curtis LeMay)指揮,希望他能加強轟炸的成效。李梅改變B-29的攻擊方法,讓B-29在晚間從5,000至6,000呎的低空進入日本,並且根據日本空襲中國城市的經驗,使用凝固汽油彈燒燃彈對日本的城市進行大範圍的地毯式焦土轟炸。李梅相信日本的戰鬥機在夜間不足為懼,而這個高度亦正是日本防空炮火的斷層。B-29拆除尾部的機關炮,以增加2,700磅的載彈量。結果證明李梅的策略正確,3月9日晚上,334架B-29首次以新戰術空襲東京。當天晚上將東京16平方英里的地區燒成平地,東京商業區63%被焚毀,失去18%的工業生產力。84,000人於當晚葬身火海,100萬人無家可歸,而B-29的損失為14架。之後兩星期,再有120,000日本平民死於B-29的焦土轟炸,而B-29的損失卻只為20架。到了戰爭最後的數個月,B-29動輒以五百架編隊,由P-51戰鬥機護衛,進行對日本城市的連續空襲,目標並且由大型城市漸轉為中型城市。李梅預計,到了1945年9月,B-29每月將可向日本投下115,000噸燃燒彈,是3月首次開始燃燒轟炸時的8倍;而到了10月,B-29將開始缺乏可供轟炸的目標。不計算兩次使用原子彈的襲擊,在整場戰爭中,B-29摧毀了日本178平方英里的市區,導致40萬日本人死亡,250萬家房被毀,900萬人流離失所,而B-29的損失總共為414架。除了焦土轟炸外,B-29還對日本的航運路線進行大規模的佈雷。到了戰爭末期,日本的海運因航線受阻而接近癱瘓

至於最為人所熟識的B-29,相信是「艾諾拉·蓋號」(Enola Gay)。1945年8月6日,艾諾拉·蓋號在廣島投下第一枚原子彈小男孩。三天之後,另一架B-29伯克之車(Bock's car)在長崎投下第二枚原子彈胖子

經過B-29轟炸機所搭載的水雷、燃燒彈、原子彈的連續數月攻擊後,日本各大城市及工業基地受到了毀滅性的破壞。加上蘇聯對日本宣戰,日皇裕仁被迫選擇接受《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

二次大戰以後至退役[编辑]

二次大戰以後,B-29亦曾在韓戰中出動超過20,000架次,投下200,000炸彈;韓戰初期,美軍指揮官道格拉斯·麥克阿瑟曾提議以B-29搭載原子彈轟炸中國東北,以遏止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猛烈攻勢,但被時任總統杜魯門反對並撤銷麥帥指揮大位。之後隨著噴射機時代的來臨,B-29開始退下前線。當B-36和平締造者轟炸機開始服役後,B-29由重型戰略轟炸機改變為中型轟炸機。之後B-29多數轉為執行輔助性質的工作,例如搜救,電子偵察、空中加油、氣象偵察等。1950年代波音公司生產的B-47轟炸機,和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開始服役,B-29正式退下火線。

修复与珍藏[编辑]

   与其他二战飞机不同,B-29没有出现在战后倾销剩余物资的市场中,以后也没有卖到民间,这是幸存到现在的B-29数量稀少的主要原因。
   
   1970年,在美国海军加州中国湖靶场发现了存放着一批完整无缺的B-29。其中的两架通过使用此地其他B-29的零件恢复成可飞状态。B-29A 44-62070 被德克萨斯州哈林根市的民间组织同盟空军获得,民间注册号 N529B,绰号“FiFi”,这架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架能够飞上天空的B-29。至于B-29 44-61748被捐赠给位于英国杜克斯福德的帝国战争博物馆,1980年这架B-29横跨大西洋飞到英国,英国注册号G-BHDK,现在帝国战争博物馆的美国航空分馆。B-29 44-62022 露天停放在中国湖海军武器中心多年后被科罗拉多州普艾布市韦尔斯布罗德航空博物馆获得。此地的其他B-29解体后运往各个私人和空军基地的博物馆,组装后展出。其中一架在卡瑟航空博物馆展出的B-29A实际上是由三架B-29的部件拼装成的,主要的部件来自44-70064。这架飞机的涂装改成了朝鲜战争时期以冲绳为基地的第19轰炸机大队第28中队式样。
   
   B-29 44-69972 与许多其它 B-29 于战后封存在德克萨斯州派特陆军航空基地。朝鲜战争时期,44-69972 解封并投入作战,后来又被改装成雷达校准机一直使用到1955年。1956年被送往中国湖的美国海军武器中心作为弹道导弹的靶子,一放就是许多年。现在这架飞机被加州的美国航空博物馆(西部分馆)获得,并正在由波音公司修复成可飞的状态。

  除了中国湖“出土”的一批B-29外,还有一些珍稀的B-29散布在各个航空博物馆。B-29A 44-61669 现在的民间注册号是N3299F,在马赤空军基地博物馆展出。B-29-25-MO 42-65281在特拉维斯空军基地展出;B-29A 44-62220在德克萨斯州凯利空军基地露天展出;B-29B 44-84053在佐治亚州华纳·罗宾斯空军基地的航空博物馆展出;B-29-55-MO 44-86408在犹他州希尔空军基地博物馆;B-29A 44-87627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卡戴尔空军基地的第8航空军博物馆;B-29-90-BW 44-87779 在南达科塔州的埃尔斯沃斯空军基地博物馆。

  B-29 45-21739被美国政府赠与韩国政府,在首尔朝鲜战争联合国军博物馆展出。两架原子弹轰炸机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轰炸广岛的“伊诺拉.盖伊”号储存在保罗.盖博修复储存基地中,轰炸长崎的“伯克之车”号在莱特-帕特森空军基地展出。

  B-29A 44-61975在康涅狄格州新英格兰航空博物馆展出。这架飞机制造于1945年,曾数个基地担任过训练任务,随后恢复成轰炸机配置后进驻英国墨尔斯沃斯基地两年。后来与其它 B-29一起被送到马里兰州亚伯丁靶场。1973年被新英格兰航空博物馆获得,拆解后运往布雷德利机场重新组装。1979年10月3日,一场龙卷风破坏了博物馆户外展出的大部分飞机包括这架 B-29。至今仍处于修复状态,使用了来自亚伯丁其他B-29的部件。

  西雅图市飞行博物馆展出着一架 B-29,表面上这架飞机是威奇塔制造的B-29-60-BW “丁字尺”号,序列号 44-69729,但实际上是由三架B-29的部件拼凑而成。在历史上真正的44-69729隶属于驻马里亚纳的第498轰炸机大队第875中队,完成了三十七次轰炸任务,1949 年 6 月改装为 KB-29 加油机。

  B-29A 44-70016在亚历桑那州图森市皮玛县的皮玛博物馆展出,原先是驻关岛第20航空军第330大队的飞机。B-29 44-70113是第20航空军第73联队的飞机,参加轰炸日本。1956年退役后封存,1994年经过修复,现在佐治亚州多宾斯空军基地展出。

   KB-29P 44-83905 在1956年阿拉斯加州艾尔森空军基地的一次着陆事故中损坏,机组没有受伤,但当在试图把飞机拖离跑道时,严重损伤了飞机。在拆除了昂贵的部件后,这架飞机被遗弃在航线附近多年,后来在1960年代早期进行的基地清理工作中将其拖到一个沙坑中,现在沙坑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湖,而B-29被遗忘在其中被累积的湖水淹没。如今,这架“沉”没在湖中央的B-29被称为“湖中女皇”。
   TB-29 44-84076由于交付太晚没有赶上二战。1947-1952年间,在战略空军服役,后被用于雷达校正。1955年运往内布拉斯加州奥福特空军基地战略空军博物展出。B-29 45-21748在查纽特空军基地展出了很长时间,飞机经过重新涂装,尾码改成了 45-01749。1993 年查纽特空军基地关闭后,移到Sandia国家核子博物馆展出。

  B-29的故事现在告一段落了,除了“FiFi”外,其余的B-29都在博物馆中度过余生。由于存世的稀少和传奇的经历,超级空中堡垒一直都是航空迷的视线焦点。在 B-29 之后,恐怕没有任何一种飞机能与其相提并论,因为 B-29 曾摧毁过一个国家......

衍生机型[编辑]

蘇聯的圖-4

二次大戰以後,蘇聯使用逆向工程,複製了戰時在蘇聯迫降的三架B-29,並且稱之為圖-4轟炸機。圖-4在1949年開始生產,一共製造了1000架左右,部份更出口至中國,在解放軍內服役至1960年代中。

參見[编辑]

参考[编辑]

  1. ^ One Hundred Years of World Military Aircraft - 第 162 页
  2. ^ The Great Book of Bombers: The World's Most Important Bombers from World War I P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