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车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編組場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荷蘭空中鳥瞰調車場全貌
奥地利维也纳附近的驼峰调车作业(视频)

調車場,又稱編組場,是鐵路车站集中處理大量貨物列車到達、解體、編組、出發等列車作業,並為此設有比較完善的調車作業设施的固定作业区域。

简介[编辑]

除列车在车站的到达、出发、通过及在区间内运行外,凡机车车辆进行一切有目的的移动(包括在站内或区间),统称为调车

很多较大的火车站,既有客运设施(站舍、站台、天桥、人行地道、售票检票等),也有货运设施(货场、货物线、货物站台、仓库等),同时还有调车编组场地与设备。分别由车站的客运车间、货运车间、运转车间来负责。

其主要任務是根據列車編組計劃的要求,大量處理貨物列車的解體和編組作業。對貨物列車中的車輛進行技術檢修和貨運檢查整理工作,並按照列車運行時間表,準時接發列車。

編組場一般設有專用的到達场、出发场和調車場,以及駝峰調車設備。通常設在鐵路交換點,或有大量列車集散的工業區或港口。

调车工作“九固定”是指:固定作业区域、线路使用、调车机车、人员、班次、交接班时间、交接班地点、工具数量及其存放地点。

调车场的各条轨道线路,称为调车线(marshalling track)。调车场头部的溜放部分,称为 classification bowl[1]。在欧洲与中国,调车场通常用20-40条调车线,划分为“线束”(fans of tracks或者balloons of tracks),通常每组减速器后为8条调车线。在美国,调车场通常有40甚至72条调车线,分为6至10组线束。

车辆从驼峰峰顶至调车线时的溜放(bowl)速度,一般在5公里/小时左右,并且受调车场速度控制设备或现场的制动员人工放置铁鞋(skate)或手闸来控制,既不能太慢被后续溜放的车组追上(保持适当的间隔使得调车场头部的道岔能及时动作),也不能太快与调车线上的存车猛烈撞击。因此,对于“难行车”、向“难行线”溜放的车组要加速;对于“易行车”、向“易行线”溜放的车组要适当减速。

人员配备[编辑]

编组场人员配备上,一般是四班运转,每班工作12小时,早六时与晚十八时交接班。一个白班后,休息24小时,再做一个夜班,然后休息48小时。依次循环。每班人员设:

  • 值班主任一人,领导、管理全班工作;
  • 值班员一人或两人,也称值班站长,负责车站的行车运转指挥;
    • 助理值班员若干人,负责外勤接发列车;
  • 调度员一人,即“站调”,负责本班调车计划的安排、实施、领导;
  • 信号长一人或多人,负责不同方向的接发车信号的实施指挥。[2]
    • 信号员多人,根据信号长的口令操作信号设备接发车。
  • 调车区长多人,负责所管调车区的全部工作
    • 调车长多人,领导指挥调车组的工作
      • 制动长多人,领导制动小组工作
        • 制动员多人,负责给溜放的车皮适时下铁鞋
      • 连接员多人,负责给待解体的列车在车厢连接处摘解“提钩”,在溜放集结后的车厢连挂
    • 扳道长多人,领导扳道小组工作
      • 扳道员多人,实施扳道工作

纪录[编辑]

  • 世界上最大的调车场:美国内布拉斯加州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贝利编组站英语Bailey Yard占地11.5 km2,长度超过13 km,宽度3.2 km。200条线路总长507 km,985组道岔,766组渡线,17条到达线,16条出发线。 雇员近2600人。平均日办理139趟列车,超过14 000车辆通过,双向驼峰平均日改编3000辆。东行驼峰高10米,西行驼峰高6.1米。东行调车场65条线,西行调车场49条线。有东行机车整备所、西行机车整备所、机车站修车间、车辆站修所。
  • 欧洲最大的调车场是德国汉堡附近的马申编组站英语Maschen Marshalling Yard。占地280公顷,长7000米,最大宽700米。[3]线路总长300km。有6座信号楼英语signal box,825座道岔,100个主体信号,115个距离信号,688个调车信号。作为双向编组站,有两座驼峰与两个编组场(formation yard)。北-南向有16条到达线,48条编发线;南-北向有17条到达线与64条编发线。车辆段有8条修车线。 机务段有一座2条线的检修库与若干条室外存车线。在1970年代成为全自动驼峰调车系统,日改编11000台车辆能力。[4]1985年12月11日创造了日改编作业量纪录:8400辆。1990年代初期平均日改编8000辆;2009年日改编4000辆。

参考文献[编辑]

  1. ^ ABC's of Railroading: Terms of the trade. Trains (Waukesha, Wisconsin: Kalmbach Publishing). June 1991: p 22. ISSN 0041-0934. 
  2. ^ 人民网-山东频道 2014年05月02日:探秘济南火车站神秘信号楼的劳动者
  3. ^ Zahlenangaben bei Wiesmüller, Lawrenz: Die Hamburger Rangier- und Güterbahnhöfe, p. 131ff.
  4. ^ Wiesmüller, Lawrenz: Die Hamburger Rangier- und Güterbahnhöfe, p. 132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