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十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Louis XIV
路易十四
法國國王和納瓦拉國王

路易十四,(1701年)
在位 1643年5月14日 - 1715年9月1日
加冕 1654年6月7日
全名 路易-迪厄多內
出生 1638年9月5日
聖日耳曼昂萊城堡
去世 1715年9月1日
凡爾賽宮
葬於 聖德尼聖殿
前任 路易十三
王儲 路易王儲
繼任 路易十五
配偶 第一任奧地利瑪麗亞·泰雷扎、西班牙公主、法國王后
第二任曼特農女侯爵
子嗣 路易王儲
Anne-Élisabeth de France
Marie-Anne de France
Marie-Thérèse de France
Philippe-Charles de France
Louis-François de France
王室 波旁王朝
父親 路易十三
母親 奧地利安妮、西班牙公主、法國王后

路易十四法語英語Louis XIV,1638年9月5日-1715年9月1日),全名路易·迪厄多內·波旁Louis-Dieudonne),自號太陽王法語le Roi Soleil),1680年更接受巴黎市政會獻上的「大帝」(le Grand,路易大帝)尊號。他是波旁王朝法國國王納瓦拉國王[1],從1643年至1715年在位,長達72年3月18天,是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之一,也是有確切記錄在歐洲歷史中在位唯一最久的獨立主權君主。[2]

路易十四是法王路易十三的長子,出生於法國聖日耳曼昂萊,王弟奧爾良公爵菲利普則於1640年出生。登基之初,由他的母親奧地利的安娜攝政,直到1661年法國宰相紅衣主教馬薩林死後他才真正開始親政。

在紅衣主教阿爾芒·讓·德·普萊西·黎胥留馬薩林的外交成果的支持下,路易十四在法國建立了一個君主專制中央集權王國。他把大貴族集中在凡爾賽宮居住,將整個法國的官僚機構集中於他的周圍,以此強化法王的軍事、財政和機構的決策權。他建立起的這一絕對君主制一直持續到法國大革命時期。

在他親政期間(1661-1715年),法國發動了三次重大的戰爭:法荷戰爭大同盟戰爭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和兩次小規模的衝突[3]法荷戰爭和兩次小衝突讓他建立霸權,使他在1680年開始成為至高無上的歐洲霸主;後兩場大戰對上荷-英-奧的三強聯盟,大同盟戰爭因雙方厭戰而和解,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最後由法國王孫繼承王位,但戰爭負擔使他親手締造的偉大形象(大帝)的超高民氣在晚年喪失殆盡。

婚姻與生平[編輯]

王太子時代的路易十四。Philippe de Champaigne畫。
紅衣主教馬薩林

路易十四的誕生當年被視為一項奇蹟,因為他的父母結婚23年都未生育子女(另有一說為路易十四是母親安妮王后與人通姦生下的孩子,且路易十四另有一名雙胞胎兄弟被關閉在監獄,終身帶著鐵面具度過餘生,這是一種手法——避免引發王位繼承人的更多紛爭)。他五歲時(1643年)登基為王,但至23歲之前紅衣主教馬薩林是法國的真正統治者。1660年,22歲的路易與西班牙公主瑪麗亞·泰麗莎結婚。

在二十一歲與西班牙公主瑪莉·泰瑞莎成婚前,路易十四已經往來過不少其他女士了,就從獨眼女郎波維夫人開始。波維夫人在芳齡一十八時勾引他,她是他母親寢宮的首席女僕,據信是該家政部門的資深人員。他也和馬薩林主教其中一名年輕姪女奧林佩·麥西尼約會。此外,確有傳言說其中一名園丁的女兒懷了他的孩子。

1661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下令在巴黎創辦全世界第一所皇家舞蹈學校,並親自參加演出,先後在26部大型芭蕾中擔任主角。他於13歲首次登臺演出,30歲時因身材過胖而退出舞臺。他曾經演出希臘神話中的太陽神阿波羅」,而被後世尊稱「太陽王」。這個時期宮庭組織了三位藝術大師-呂利莫裏哀和博尚專門負責芭蕾藝術的創作和演出,同時確立了芭蕾的5個基本腳位、12個手位和一些舞步,皆以法文命名之,使芭蕾動作有了一套完整的動作體系。

1679年,路易十四發現與他十分要好的一位情婦蒙提斯斑女侯爵Françoise-Athénaïs,marquis de Montespan)在1666年至1668年期間就開始利用巫術舉行黑色彌撒,用嬰兒祭物的作法,妄圖贏得國王的愛,驅使國王娶她。巫術被揭發之後,她與國王的關係旋宣告結束。去請女巫拉·瓦辛作法的仕女不計其數,被偵訊的就有218人。當時蒙提斯斑女侯爵將做法後的藥物加在國王的餐飲裡面,以致國王早上起床就會頭痛,此後蒙提斯斑女侯爵被要求接受宗教感化。

1683年,當皇后瑪麗·泰麗莎死後,1685年至1686年間他又與奧比尼Constant d'Aubigné)家族之女-弗朗索瓦絲·德·奧比尼(Françoise d'Aubigné)秘密結婚。她是一個虔誠的女人,雖然離過婚,但國王因為某些原因仍願意娶她。國王冊賜給她曼特農(Maintenon)的領地,並封她為曼特農女侯爵。但是路易十四主要的目的只是要利用這些入宮的仕女開眼界,增加她們學識與機會,所以所生子女多是私生子

路易比他的子女、兩名孫子和兩名曾孫在世時間更長。他死後,他唯一還在世的曾孫路易十五於1715年繼承王位。

路易十四不管在活著還是死後,都對人類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在位前期(1685年前)[編輯]

路易十四時期獲得的領土。
  威斯特伐利亞條約(1648)
  庇里牛斯條約(1659)
  1661~1662年間獲得的土地
  亞琛條約(1668)
  奈梅亨條約(1678-1679)
  吞並夏洛萊(1684)
  賴斯韋克條約(1697)
  烏得勒支條約(1713)

幼年苦難[編輯]

路易登基初期,全歐洲處於混亂與廢墟中。當時因為新教國家與天主教國家不合,造成全面的歐洲大戰——三十年戰爭。1636年-1637年西班牙進攻法國,法軍獲勝。1648年三十年戰爭平息,民窮財盡、瀕臨崩潰的雙方:哈布斯堡王室法國瑞典以及神聖羅馬帝國布蘭登堡薩克森巴伐利亞等諸侯邦國,簽訂了威斯特伐利亞和約

但是法國又發生了一次巨大的暴亂(巴黎為首的投石黨,1648年-1653年),它主要是針對首相馬薩林的政策。因為年幼的路易在暴亂中兩次逃出巴黎,很可能對小路易造成深遠的影響。他決定永不允許這樣的暴亂重現,並對巴黎留下沉重的負面印象,開始計劃在未來定居凡爾賽宮

1648年投石黨爆發之時,因為法國仍與西班牙作戰(1635-1659年),所以陷入嚴重的內憂外患當中。法國國力被嚴重削弱,並導致它原本稱霸在即的事業,被硬生生中斷;而且叛亂之後,法國的國力短時間仍難以恢復,國際地位暫時下降至二流國家。可以說叛亂不但造成社會的大混亂,政府還因為稅收大減,軍力從十五萬衰退到五萬多。

法西戰爭的過程就像現代歷史學者保羅·甘迺迪所形容:「在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以後的法、西11年戰爭中,兩個對手就像被打得昏頭昏腦的拳擊手一樣,在幾乎耗盡體力的情況下,互相緊緊地抓住對方,而不能將另一方打倒。雙方都遭受國內叛亂、普遍貧困化和厭戰情緒的折磨,也都處於財政崩潰的邊緣。」一直到1659年,法國才徹底擊敗西班牙,簽訂庇里牛斯條約確認勝利,西班牙將阿圖瓦魯西永割讓給法國,並承諾在隔年將王室公主瑪麗亞·特雷莎嫁給路易十四,但瑪麗亞公主不得繼承西班牙王位;法國重新朝稱霸歐洲的方向,大步邁進(埋下1667-1668年「產權轉移戰爭」的伏筆)。

親政與絕對王權[編輯]

1672年路易十四發動法荷戰爭,領軍渡過萊茵河的圖像。路易藉由此戰重創荷蘭、名震全歐,不但造成荷蘭的「災難年」,更打響「太陽王」的名號,受到國內外的景仰
在凡爾賽宮鏡廳,熱那亞總督謁見路易十四,請求路易的寬恕。(1685年)Claude Guy Hallé畫。

1661年馬薩林病逝,死前密矚路易十四要親自掌權、不再任命宰相;於是24歲的青年國王,宣布親政,並把自認為是馬薩林繼承人的重臣尼古拉斯·富凱給解職(理由是貪贓收賄)。他一天工作八小時以上,以無比的熱誠與精神治理國家,很快就成為全歐洲最優秀的英明君王,創立有史以來無與倫比的絕對君主制。藉由天才宣教士博旭哀主教(法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演說家)積極宣傳君權神授絕對君主制,以及路易自身的努力,他徹底馴服法國貴族與教會主教,並重用有非凡才幹的中產階級(布爾喬亞),為他打理分工越趨精細的國家事務,當中最優秀的天才就是柯爾貝爾(見後述);而能幹的皮埃爾·塞吉埃(1588-1672年)則是負責外交與法院事務,對法國早期的外交成就貢獻卓著。

因為路易在1666年,任命治軍天才盧福瓦英語François-Michel le Tellier, Marquis de Louvois(Louvois,1641-1691年,貴族出身)擔任法國的戰爭部長。嚴厲能幹的盧福瓦,替路易十四大刀闊斧地整頓軍備、孜孜不倦地訓練將士;在他54年的親政時期,法國的貴族參加了四次大型戰爭:1667年至1668年與西班牙爭奪南尼德蘭產權轉移戰爭),1672年至1678年的法荷戰爭,1688年至1697年的大同盟戰爭,以及1702年至1713年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促使貴族服從中央並進化成優秀的軍官。前兩次戰爭因為法國戰勝,獲得豐碩的戰果;後兩次大戰法國一和一勝(詳見後述)。

1674年法國政府從一個私人企業手中買下了馬提尼克島。

因為1678年法荷戰爭的輝煌勝利,1680年路易十四接受巴黎市政會獻上的「大帝」(the great)尊號,獲得「路易大帝」的頭銜,成為歐洲名副其實的霸主。但同一時間,他終生的死敵——荷蘭執政威廉三世也積極的在外交上合縱連橫,醞釀打擊路易十四的霸權

1685年路易十四頒布了「黑人法典」(Code Noir)允許在法國貴族所有殖民地僱用黑人幫傭做工。這部法典為柯爾伯所起草,明文禁止販賣奴隸,禁止拆散夫妻和強行使父母同幼年的子女分離。這部法典有利於法國殖民地的黑人,這些人從來沒有享受過人權。

一位義大利的化學家向路易十四兜售細菌生化武器,路易十四拒絕這項計劃,並每年付給他薪水為了避免這項武器的外流。

路易十四生前擴大了法國的疆域,使其成為當時歐洲最強大的國家和文化中心。17和18世紀裡,法語是歐洲外交和上流社會的通用語言。18世紀的俄羅斯上層貴族說法語的比說俄語的多。但隨著啟蒙運動的推廣,法國人的民主意識因為戰爭與人民越來越多的言論而越來越強。

經濟發展[編輯]

財經天才柯爾貝爾,集重商主義之大成。但未能建立中央銀行、完成法國的商業革命,因此最終在財政力量上輸給17世紀末的荷蘭英國

從1660年代開始,路易十四的財政大臣柯爾貝爾(1661-1683年主持法國財政與經濟建設),以消除貪污和整頓官僚機構的方法來提高法國的稅收,獲得巨大的成效。他讓政府介入民間生展,督促產業技術的進步與制定細則,使得民間工商業配合國家軍事的擴張而蓬勃發展、利潤激增。但隨著經濟在18世紀的持續發展,這些被奉為圭臬的原則,越來越無法滿足人民的經濟與民生需求(違背自由放任的原則),這時柯爾貝爾早已在1683年過世了。因此總體來說,柯爾貝爾確實是個天才的財經專家,他推行先進的重商主義,重設法國的東、西印度公司,使法國的殖民與商貿大幅擴展,並讓國內的經濟飛躍性成長(是17世紀成長速度最快的22年),提供路易十四建立霸業的雄厚根基。

透過大量的戰爭和宮廷支出,路易十四促進了商業的發展和貨幣的流通。他統治的晚期(1685-1715年)估計法國稅收的一半用在凡爾賽宮的支出中;同時許多錢財消失在官僚機構的貪污中,不復1680年代以前柯爾貝爾主政下的廉潔有效。

當時法國的稅收有商業稅(aides, douanes)、鹽稅(gabelle)和土地稅(taille)。當時法國的稅收制度,規定貴族教士不必納稅,因此沉重的稅務負擔就完全落到農民和正在興起的中產階級市民)身上了。1789年法國大革命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斷富裕的中產階級,對法國不公平稅收制度的發泄。

1683年柯爾貝爾死後,路易十四推翻他所維持的宗教與外交政策,於1685年迫害法國的胡格諾教徒,使法國的工商業蒙受重大損失、經濟成長瞬間遲緩,一口氣讓柯爾貝爾的心血喪失近半;之後路易又在1688年後,悍然與西歐各強國兩度大戰(大同盟戰爭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飆升的戰費與海上劫掠使法國的工商業全毀、經濟崩潰,導致柯爾貝爾一生的事業盡付東流。

啟蒙時代[編輯]

獎勵多位政治家如孟德斯鳩伏爾泰以及其他經濟學者所開創的政治思想。

科學貢獻[編輯]

路易十四他提出了一些方案[來源請求]

  1. 電與蓄電的構想,來自於分析海洋元素來找適合產生電的物質。
  2. 並且鼓勵實驗燃燒合適金屬線,以金屬代替蠟燭。
  3. 利用武器來了解各種金屬的特性,甚至密度等等。
  4. 研究潮汐現象與大氣。
  5. 還有提醒科學界立法尊重個人的智慧權利與發明物。

凡爾賽宮[編輯]

營造初期的凡爾賽宮。

凡爾賽宮的建造是路易十四集中政治權力的策略之一。路易十四完成了黎胥留馬薩林為了建立一個中央集權、專制的民族國家的努力。他將貴族們變成了他宮廷的成員,解除了他們作為地方長官的權利,藉此削弱了貴族的力量,為此他建造了凡爾賽宮。1682年5月6日他搬進這座位於巴黎城郊的巨大的宮殿。宮廷的規矩迫使貴族們為了衣裝費用而付出巨款,他們從早到晚都得待在宮殿裡參加舞會、宴席和其他慶祝活動。據說路易十四記憶驚人,當他進入大廳後一眼就可以看出誰在場,誰缺席,因此每個希望得寵於國王的貴族都必須每天在場。路易十四讓這些貴族們沉溺於博取國王的寵幸,沒有時間去管理地方的問題,漸漸地他們就喪失統治地方的權力了。

楓丹白露敕令[編輯]

路易十四認為,要獲得無上的權力,就必須統一法國人宗教信仰。所以他對新教徒施加壓力。尤其以1685年的楓丹白露敕令為甚。在熱誠的天主教徒——戰爭部長盧福瓦英語François-Michel le Tellier, Marquis de Louvois與大主教博旭哀等人的鼓動下,他因此推翻了先王亨利四世於1598年寬容新教的南特敕令。敕令下達後胡格諾派的教堂被摧毀,新教的學校被關閉,多數胡格諾教徒被迫改宗天主教。路易的這個命令,迫使不願改宗的二十多萬胡格諾教徒移居國外,他們各自移居荷蘭普魯士英國北歐北美。許多歷史學家認為這是一個致命性的錯誤,[4]因為許多這些逃亡者是非常好的手工業者,他們的技巧與他們一起流亡國外。這些流亡者,給他們到達的國家帶來了巨大的財富。但是對路易和他虔誠的大主教們來說,一個統一的法國就應該是一個天主教的法國;而且事實上,強迫胡格諾教徒改宗的政策,獲得法國多數天主教徒的狂熱支持(天主教徒占人口的九成多),大多數法國人認為,打擊「異端」的胡格諾派,是上帝給予他們的重要任務。[5]

法荷戰爭(1672年-1678年)、大同盟戰爭(1688-1697)[編輯]

反法同盟的形成[編輯]

1672年路易十四發動法荷戰爭,路易藉由此戰重創荷蘭、名震全歐,不但造成荷蘭的「災難年」,更打響「太陽王」的名號,受到國內外的景仰,路易十四在1678年法荷戰爭大勝後,推行更大的擴軍計畫,數年後,其海陸兩軍冠絕整個歐洲,「太陽王」的金光壟罩全歐。因此1680年代的路易十四,決定繼續對外征服,以完成在歐洲徹底稱霸的夢想。但路易十四在1685年廢除南特詔令、迫害國內胡格諾教徒的政策,卻激起了歐洲新教國家的廣泛敵意,嚴重破壞其外交成果,譬如原來的盟友普魯士瑞典,就疏遠了法國並舉戈相向。[6] 因為1678年法荷戰爭的輝煌勝利,1680年路易十四接受巴黎市政會獻上的「大帝」(the great)尊號,獲得「路易大帝」的頭銜,成為歐洲名副其實的霸主。但同一時間,他終生的死敵——荷蘭執政威廉三世也積極的在外交上合縱連橫,醞釀打擊路易十四的霸權。 此時法國的強鄰神聖羅馬帝國正在與鄂圖曼土耳其作戰,路易十四決定藉此時機,在德意志地區擴張其影響力。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帝利奧波德一世察覺到路易的意圖,於是在荷蘭執政威廉三世的號召與牽線下,於1686年7月9日組成奧格斯堡同盟(1689年英國加入後,改稱「大同盟」),希望能阻止路易在德意志擴張。

1690年英王威廉三世愛爾蘭博因河戰役,打敗法王路易十四支持的前英王詹姆斯二世
1692年的拉和岬海戰,英荷艦隊擊敗剛稱霸的法國海軍。圖為被攻擊焚燒的法國船艦。

開戰與戰局擴大[編輯]

可是路易十四卻在1688年9月,乘哈布斯堡王朝剛在東面戰勝土耳其,西面兵力薄弱之機,先發制人地侵略德意志,展開對哈布斯堡王朝的速戰計劃,「大同盟戰爭」正式開啟。10月,法軍攻佔帕拉蒂納特,並於次年徹底毀滅這個地區。哈布斯堡皇帝只得在東方以部份兵力牽制著土耳其,並分兵西線,勉力對付法國,使法軍來回蹂躪德意志西部。[7]

荷蘭執政威廉三世在1688年的光榮革命後,當上英國國王,並使英國在1689年加入奧格斯堡同盟,升高大同盟戰爭的等級。這是路易十四繼1685年迫害胡格諾教徒之後的另一次外交大挫敗(原本英國在1670年後一直相當於法國的附庸),從此路易面對英-荷-奧的三強聯盟,註定他最後統一全歐野心消亡的命運。

光榮革命對法國影響更深遠的是,英國的反法情緒從此飆高不下,在1689-1815年發生英法第二次百年戰爭,拿破崙的軍隊擊敗英國後,普國軍隊前來增援,而拿破崙的增援軍隊失約而被普軍打敗,英國就把拿破崙終身監禁,於19世紀初被英國奪走歐洲第一強的寶座。(1815年戰後,大英帝國正式成為世界頂峰的日不落帝國

因為大同盟的結成,法國速戰取勝的計劃遇到阻礙,並且被迫在事前無作持久作戰準備的情況下打了一場長達九年的大型戰爭。在歐洲大陸,這場戰爭以持久戰為主,並且以圍攻較多,而重要戰役則較少,雙方亦未曾發生決定戰事局勢的大決戰。陸戰主要戰場在低地國家如荷蘭,次要戰場則在義大利西班牙。1695年1月,路易十四最重要的將軍之一,在法荷戰爭與這場大同盟戰爭裡戰功彪炳的盧森堡元帥去世,使法國開始保不住大同盟戰爭初期陸戰的優勢(路易十四從來沒有信任過盧森堡,因為盧森堡在投石運動中曾反叛過路易十四。);在1692年的拉和岬海戰(battle of la Hogue),擴建後的英荷艦隊打敗新興的法國海軍,取得制海權的優勢,法國的只好用海盜行動還擊,取得制海權的勢力均衡。由於所有參戰國都因這場持久戰而使其自身的經濟負擔加重,因此戰事趨向和解,但法國仍是歐洲最強的霸權。

暫時的和平[編輯]

當時法國農業在1694年底的大寒災中受到巨大打擊,數十萬甚至可能百萬人以上凍餓病死;富裕的荷蘭也被迫向趁機抬價的德意志諸國購買昂貴的穀物,英國的反戰情緒也不斷升高,使得反戰的托利黨被選為新的國會多數派。於是在1697年,厭戰的兩方簽訂賴斯韋克和約(Treaty of Ryswick),結束大同盟戰爭。法國降低對荷蘭的關稅;法國為討好西班牙而名義上歸還1679年以後佔領的多數領土薩伏依、德意志的洛林盧森堡(但幾年後路易十四對西班牙王位的佔領實質上已佔有整個西班牙);同時路易十四承認威廉三世為合法的英王(取消對詹姆斯二世的支持),認可他歐洲第二強大的君王地位。[8]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1701-1714)[編輯]

戰爭起因[編輯]

曾經在16世紀時稱霸歐洲的西班牙王國在三十年戰爭後漸漸衰落,而歐洲新興的君主制列強,如英國、法國、荷蘭等均對西班牙的領土虎視眈眈。而戰爭的起端就在於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查理二世死後絕嗣,而查理二世死前,遭到群臣力薦與羅馬教宗的誘導,於遺囑宣明傳位外甥安茹公爵腓力,腓力同時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次孫,等於是法國外交的巨大勝利,波旁王朝獲得廣大的西班牙帝國。這引起了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的不滿,他們認為西班牙的王位應該由同是哈布斯堡王室的奧地利大公查理(即後來的皇帝查理六世)繼承,因此他們積極尋找同盟,以期對法宣戰,並奪回西班牙的王位。而英、荷等海上強權震驚於勢力均衡被法國破壞,很快在1701年與奧地利簽訂反法盟約。[9]

這場戰爭敵對雙方各自與友好國家結成同盟,形成了兩派陣營。法國與西班牙、巴伐利亞科隆及數個德意志邦國、薩伏依葡萄牙組成同盟;而神聖羅馬帝國(當時為奧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所控制)則與英國、荷蘭布蘭登堡漢諾威以及多數德意志小邦國及大部份義大利城邦組成新的反法「大同盟」(1703年薩伏依葡萄牙倒戈加入反法同盟)。1702年5月大同盟正式對法國宣戰,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正式開打。[10]

戰爭過程[編輯]

法國與西班牙艦隊在維哥灣海戰被英荷聯合艦隊擊敗的情景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法國在馬爾普拉凱戰役中雖未能大獲全勝。但敵方約翰·邱吉爾歐根親王的軍隊承受了巨大的傷亡,反法同盟內部開始出現議和的意見。這個木刻板的製作者是R Canton Woodville。

戰爭剛開始是法國佔得絕對的優勝。但在1702年10月23日,法國與西班牙少數艦隊在維哥灣海戰裡被英荷聯合的多數艦隊殲滅後,戰情開始急轉直下,出現一波波對法國不利的負面戰果。首先,高度依賴海貿的薩伏依、葡萄牙兩國,見識到英荷海軍的威力後,於1703年倒戈加入反法同盟;1704年,英國海軍攻佔了西班牙南面的直布羅陀,西班牙本土受到威脅;該年8月13日,大同盟軍在歐根親王約翰·邱吉爾統率下,集中兵力,在豪什塔特附近攻破法巴聯軍(布倫漢姆戰役),巴伐利亞的防線崩潰,大同盟軍佔領巴伐利亞全境,使法巴聯軍退出戰爭。根據溫斯頓·邱吉爾的描述:「路易十四不能理解,他的優良軍隊不但戰敗,而且滅亡了,從此,他考慮的已經不是怎樣統一歐洲,而是如何體面地結束這場由他挑起的戰爭」。[11]雖有人說布倫漢姆戰役打破1643年路易十四在位以來法軍的不敗神話,但由於布倫漢姆戰役的軍力形勢數據出現不同的記載,真實情況存疑,而且法巴聯軍只是退出戰爭,沒有戰敗或滅亡,所以路易十四不能理解,加上法巴聯軍不全是法軍,而這些戰役又不是太陽王親自上戰場主導的。根據存疑的有限記載,布倫漢姆戰役的兩方士兵都是5.6萬人,但英軍元帥約翰·邱吉爾俘虜了法軍元帥,以致1.4萬法軍士兵不能參戰;最後大同盟聯軍1.2萬傷亡,法巴聯軍2萬傷亡,相差7千多,於是約翰·邱吉爾馬爾博羅公爵)就成了史上最偉大著名的英軍元帥、太陽王的最大剋星。

因為反法盟軍拒絕和解,因此戰事繼續發展,受布倫漢姆戰役影響心理,1706年氣衰的法軍在拉米利地區被氣盛的反法盟軍的約翰·邱吉爾所敗,當時形勢對法軍極為不利。[12] 經過1706-1709年來回拉鋸戰之後,1709年雙方部隊在馬爾普拉凱戰役最後決戰, 太陽王的維拉爾元帥指揮法國軍隊(9萬人)單挑約翰·丘吉爾歐根親王指揮的荷-英-奧三強國聯軍(11.7萬人), 荷英奧聯軍傷亡3萬人,法軍傷亡1.4萬人,法軍可說是取得了重大的戰略性勝利,慘烈巨大的重創傷亡使英國國內掀起反約翰·丘吉爾的浪潮、以致於反法盟軍內部震驚恐懼而開始出現議和的意見,那次戰爭主要是與查理六世爭西班牙王位,最後約瑟夫的羅馬王位給了查理六世繼承,破壞了反法同盟的勢力均衡而被逼支持法國繼承西班牙王位,因此在1713年法國與除奧國外的反法同盟各國簽訂了烏得勒支和約,而在1714年,不肯簽約的奧國歐根親王(英國約翰·邱吉爾最佳拍檔)敗於法國元帥維拉爾(德南戰役)。[13]維拉爾這位元帥是當時法軍中唯一未被約翰·丘吉爾等人擊敗過的。

影響[編輯]

法國最終成了西班牙王位繼承的最大贏家,因為西班牙王位最後被波旁王朝腓力五世繼承,法國從此消除被哈布斯堡王朝兩面夾攻的憂慮,並且得到未來極為有力的西班牙作盟友,大大擴展了法國的潛力。《烏得勒支和約》規定瓜分西班牙帝國的歐陸飛地,同時法國與西班牙名義上不可合併。法軍也在戰爭中損失慘重:海軍幾乎全滅,陸軍同樣殘破,只剩全盛時的三分之一,但路易十四的霸權並沒瓦解。與此同時,寒冷的天災(1709年的大寒害)與飆升的戰費拖垮了法國的經濟,飢民大量死亡更造成社會瀕臨崩潰,法國人口可能從1670年代的2100萬左右,下降到1712年的不足1900萬。雖然路易十四仍然保留了法國在歐洲第一強國的地位,但當苛刻的《烏得勒支和約》公布後,法國人對結果嚴重失望,使得路易十四原本的偉大形象與超高民氣,在晚年喪失[14];人民不再把國王比作太陽,「路易大帝」的稱號更從此消失在法國人的言論與記憶中。[15]但在路易十四的時代,法國的軍力始終圍持在全歐第一,這是一直保持住超高民氣的拿破崙也不能做到的。

對法國大革命的影響[編輯]

在法國,路易十四因為他使法國強大而受到尊敬,但他的無計量的戰爭使法國的國家經濟破產,他不得不逐漸加強對農民的稅收要求。法國歷史學家亞歷西斯·德·托克維爾認為,這個重稅以及他對貴族的削權和沒有政治權力的市民階層對政策的不滿是導致1789年法國大革命的政治、社會和經濟原因。

名言[編輯]

「只有君主才有權利思考、決策,其它人只有執行的義務」

「朕即國家」這句話通常被認為是路易十四的名言,盡管歷史學家認為這種說法不準確。 據報導,路易十四在臨終時說的話是:「朕走了,但國將永存」。 法語原文:「Je m'en vais, mais l'Etat demeurera toujours.(我要走了,但政府照樣)」

評價[編輯]

宮廷女官莫特維爾夫人評價說,在公正、仁厚、寬大、自製、嚴明方面,當代與歷代所有的君王都趕不上路易十四;法國貴族學者聖西門伯爵則認為,路易的性情是溫和謹慎的,行動與言語都極有節制;包含伏爾泰在內的批評者,把路易十四的晚年錯誤歸咎於驕傲自大,認為他對權勢與榮耀的喜好,導致法國社會的貧困與災難;杜克洛說:「許多市民在他的靈柩經過時,甚至認為不值得去侮辱一番」。

同時代德意志的新教哲學家萊布尼茲評論他:「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國王之一」;後來的文學家歌德稱讚說:「他是自然造就的帝王中的完美樣本,但是這樣做,卻使他自身耗竭,且毀掉了模子」;反對波旁王朝拿破崙,讚美說:「路易十四是一位偉大的國王,是他造就了法國在國際中的一流地位,自查理曼以來又有哪位君王能夠與他相比?」(暗示只有自己可與查理曼和路易十四相比)19世紀的英國史學家阿克頓勛爵則認為,他是現代國王中最有能力的一位;最後連伏爾泰也頌揚他的統治是一個「永遠值得懷念的時代」(偉大的時代)。

兒女[編輯]

路易十四之家族

路易十四與他的王后有三男三女,但除了王太子長大成人以外,其餘都早夭。此外他有16個經承認的養子女,但他和庶妻無子女。

相關作品[編輯]

小說[編輯]

電影[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腳註[編輯]

  1. ^ 「1589年納瓦拉國王恩裡克三世繼承了法國王位,成為法國國王亨利四世,並將兩國王冠歸入一個王朝。1620年下納瓦拉正式並入法國,但各代法國國王繼續使用納瓦拉國王的稱號直至1791年法國大革命推翻了波旁王室。」見納瓦拉君主列表
  2. ^ Louis XIV. MSN Encarta. 2008 [20 January 2008]. (原始內容存檔於1 November 2009). 
  3. ^ 這兩次小規模的衝突爲產權轉移戰爭再統合戰爭
  4. ^ G. de Bertier de Sauvigny等著、蔡百銓譯,《法國史》,頁180
  5. ^ G. de Bertier de Sauvigny等著、蔡百銓譯,《法國史》,頁180
  6.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7.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8.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9.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10.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11. ^ (英)溫斯頓·邱吉爾 著,薛力敏、林林 譯,《英語國家史略》
  12.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13.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14. ^ 伏爾泰曾在1751年說:「在大多數路易十四的臣民看來,他一生因偉大事件和難忘事件而獲得的巨大榮譽,在自己最後的三年裡喪失」,見(法)伏爾泰著、王曉東編譯,《路易十四的時代》
  15.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八卷‧路易十四時代》,第一部第七章

書籍[編輯]

  • 製作路易十四 作者:彼得‧柏克(Peter Burke)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050530 ISBN:9867252349
  • 路易十四時代(Le Siecle de Louis XIV) 作者:伏爾泰/著 譯者:吳模信,沈懷潔,梁守鏘 出版社:台灣商務 出版日期:20010528
    ISBN:970517107
  • 路易十四 作者:謝南(J.H.Shennan) 譯者:李寧怡 出版社:麥田 書系:世界史文庫 出版日期:19991121 ISBN:9577089135
  • 與國王作愛:500年性與權力的交歡(Im Bett mit dem Kochnig: Die Geschichte der kochniglichen Matressen) 作者:伊蓮娜‧荷曼
    譯者:鍾清瑜 出版社:先覺 出版日期:20050930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


前任:
路易十三
法國國王
1643-1715
繼任:
路易十五
納瓦拉國王
1643-1715
巴塞隆納伯爵
1643-1652
繼任:
腓力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