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煌雄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黃煌雄
個人資料
出生 1944年9月15日
日本 日治臺灣宜蘭縣
政黨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學歷
經歷
  • 台大研究生協會第1屆主席
  • 第1屆增額立法委員
  • 立法院民進黨黨團幹事長
  • 台灣研究基金會董事長
  • 民進黨民主大憲章研究小組召集人
  • 民進黨全國民間經濟會議籌備會召集人
  • 人民制憲會議籌備會召集人兼大會秘書長
  • 第二屆國大代表
  • 第三屆監察委員
  • 第四屆監察委員(2008年7月4日立法院投票通過)

黃煌雄(1944年9月15日),臺灣宜蘭縣人,前任民進黨立委國代台灣作家(臺灣史、蔣渭水傳),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畢業,臺灣研究基金會創辦人,現任第四屆監察委員

簡歷[編輯]

黃煌雄來自宜蘭縣鄉下的農家,1971年於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取得碩士後,曾持續兩年,每天工作12到14小時,致力於台灣近代民族運動史研究,並撰寫全世界第一本《蔣渭水傳》。

之後開始從政,歷時十八年。

第一次立委期間(1981年2月-1984年1月)[編輯]

  • 1982年,在立法院推動推動國防政策的改革,力主將「反攻大陸」的攻勢戰略,改為「保衛台灣」的守勢戰略。

1984年1月-1987年2月[編輯]

1986-1987年,基於人道關懷與追求和平,公開呼籲政府讓老兵返鄉探親,並發起每位立委捐一日所得及全民一人一元協助老兵返鄉探親運動。

第二次立委期間(1987年2月-1990年1月)[編輯]

  • 1987年,為撫平歷史傷痕,率先提出有關二二八事件的六項主張。
  • 1987年,主張改變中央政府預算分配結構,將國防預算由佔中央政府總預算的48%,以六年為期,每年降3%,降低到30%,其所釋放出來的預算,轉移到社會福利、教育文化與環保。
  • 1988年,創立財團法人台灣研究基金會。
  • 1989年,主持出版全國第一本《國防白皮書》,並提出軍隊國家化的六項要求。

民進黨中央黨部民主大憲章研究小組召集人[編輯]

1992年1月-1993年1月,曾任職民進黨中央黨部,擔任民主大憲章研究小組召集人,民主大憲章在我國總統選制還舉棋不定的時刻,堅定主張總統應由全體公民直接選舉產生,而成為總統直選制度最關鍵的引導力量,我也因而出任第二屆國大代表。

第三次立委期間(1993年2月-1996年1月)[編輯]

  • 1994年3月23日,蘇聯的末代領導人戈巴契夫來台訪問,黃煌雄伉儷接待並與之晚宴、合影。

赴美研修[編輯]

隨後在1996-1998年,前往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擔任訪問學人兩年。

第四屆監察委員[編輯]

2008年由馬英九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擔任第四屆監察委員(任期自2008年12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

任內績效[編輯]

黃煌雄監察委員創下三個第一,第一個敢糾正馬英九總統過去任內錯誤政策、第一個被財團登廣告辱罵、第一個被院長王建煊點名「太認真」[1]

2014年1月,監查院在彈劾黃世銘涉非法濫權監聽及洩密案時,黃煌雄在審查會中極力反對並投下反對票,讓彈劾案意外翻盤。引起立委質疑是為保障下一任再獲提名才故意放水[2]。引起台灣史教授李筱峰引用謝星樓對辜顯榮的批評詩,批評黃煌雄還敢比蔣渭水簡直「蕃(番)薯簽比魚翅,破尿壺比玉器!」[3]


自傳[編輯]

以下來自立法院審議第四屆監察委員會議的口頭報告全文:

在睽別十二年之後,今天重返我所熟悉的國會殿堂,不僅有親切之感,內心也充滿著激動。
我來自宜蘭縣鄉下的農家,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民國56年)和政治學研究所(民國60年),從政十八年後,前往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擔任訪問學人兩年
(民國85-87年)。

從政前,我曾持續兩年,每天工作12到14小時,致力於台灣近代民族運動史研究,並撰寫全世界第一本《蔣渭水傳》。
立法院的議事殿堂曾留下我與立委同仁共同奮鬥的歷史腳印,更承載我在壯年階段紮實而豐富的人生軌跡。
在三任立委的九年期間(民國70年2月-73年1月;76年2月-79年1月;82年2月-85年1月),我對民主建立、台灣歷史、台灣主體性、預算分配結構、
國防新思維和人道關懷等,都留下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紀錄,這些包括:
* 呼籲政府應確認台灣近代民族運動的歷史貢獻,解除台灣研究的歷史禁忌。
* 主張解除戒嚴,廢除〈動員戡亂臨時條款〉,為恢復常態政治而努力。
* 最早呼籲政府應特赦美麗島事件受刑人。
* 推動國防政策的改革,力主將「反攻大陸」的攻勢戰略,改為「保衛台灣」的守勢戰略(民國71年)。
* 為撫平歷史傷痕,率先提出有關二二八事件的六項主張(民國76年)。
* 主持出版全國第一本《國防白皮書》(民國78年),並提出軍隊國家化的六項要求。
* 主張改變中央政府預算分配結構,將國防預算由占中央政府總預算的48%,以六年為期,每年降3%,降低到30%,其所釋放出來的預算,轉移到社會福利、
  教育文化與環保(民國76年)。
* 基於人道關懷與追求和平,公開呼籲政府讓老兵返鄉探親,並發起每位立委捐一日所得及全民一人一元協助老兵返鄉探親運動(民國75-76年)。
* 為了建立台灣的主體性,增進人民與土地之間的感情,持續要求政府應解放教科書中的意識型態,矯正欠缺本土題材的現象。
* 以國防委員會召集人的身份,首開先例舉辦「國防政策研討會」,倡議成立軍事整備局,確保軍事採購品質,並且深入檢討〈十年兵力計畫〉,要求提前完成。
* 協助「台籍老兵」返鄉,並爭取其權益。
我曾任職民進黨中央黨部,擔任民主大憲章研究小組召集人,民主大憲章在我國總統選制還舉棋不定的時刻,堅定主張總統應由全體公民直接選舉產生,
而成為總統直選制度最關鍵的引導力量,我也因而出任第二屆國大代表(民國81年1月-82年1月)。
民國77年,我創立財團法人台灣研究基金會,結合優秀青年學者,提倡台灣研究風氣,鼓勵本土學術生根,二十年來共舉辦九屆以國內碩士班研究生為主的
「新生代論文研討會」,十四屆以留學國外的博士班研究生為主的「北美洲台灣研究年會」,並與哈佛大學合辦四屆以兩岸為主題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將台
灣研究從國內帶向國際舞台,並以全球視野和台灣研究對話。
根據憲法、增修條文及監察法的規定,監察權最核心的精神有二:一、整飭官箴、糾彈違失;二、保障人權、疏解民怨。在當前政風急待匡正的背景下,
凡清廉自持,具有足夠的動力與熱情,對台灣懷有疼惜之心與責任感,能秉持超越黨派、客觀獨立、大公無私的精神,又具有不畏權勢的風骨者,對凡涉
及人民的委屈或權益、公務人員的違法或失職等情事,都可經由監察權的行使,樹立監察院的尊嚴與公信力。
而像我在第三屆監委任內(民國88年2月-94年1月),所開創以行腳台灣、貼近土地、深入基層、傾聽民意、發掘問題、監督施政、
檢討違失的系列總體檢案,在防止公務人員違法失職情事發生或惡化,以及在改進公共行政的品質,確保人民的基本權利,監察權也著實可發揮積極的引導
作用。
台灣的民主雖然建立,但民主仍然有待鞏固;台灣的主體性已然略具規模,但世界觀仍有待加強。二十多年來,我一直是一個民主工作者,也是台灣研究的
拓荒者之一,兩年的哈佛之旅,更加強化我的世界觀。當台灣面臨更實質的內外挑戰時,台灣的出路必然要建立在歷史觀與世界觀結合的基礎之上。在這個
大方向上,如果我有機會略盡棉薄,正如過去六年我在監察院恪盡守護人權、鞏固民主的工作一樣,自當全力以赴。 



著作一覽[編輯]


註腳[編輯]

  1. ^ 會後新聞稿 - 監委將調查王建煊 黃煌雄被打壓的真相. 苦勞網. 2011-03-04. 
  2. ^ 保黃世銘關鍵2票曝光 跌破眾人眼鏡. 自由時報. 2014-01-22. 
  3. ^ 每日一短蘋. 蘋果日報. 2014-01-22.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