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國-愛沙尼亞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愛沙尼亞關係
雙方在世界的位置

中华人民共和国

爱沙尼亚
外交代表機構
中國駐愛沙尼亞大使館愛沙尼亞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李超大使 温康德[1]

中國-愛沙尼亞關係,是指歷史上的中國愛沙尼亞、以至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爱沙尼亚共和国之間的雙邊關係。

歷史[编辑]

生於1877年、歿於1937年的爱沙尼亚学者钢和泰是一名著名汉学家东方学家[2],在中国语言学藏學等領域均有所研究[3][4],在中外文化和学术交流中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5]。钢和泰在20世纪初發現了清朝宫廷御用的图像学著作《诸佛菩萨圣像赞》[6],又曾在北京大学燕京大學執教,與胡適有交情[7]:539,亦曾與陳寅恪交流切磋[8]:107

1940年中旬,苏联攻打爱沙尼亚英语Soviet occupation of the Baltic states (1940)爱沙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1991年8月20日,愛沙尼亞宣布脱离苏联独立[9]。其後,隨着蘇聯國務委員會英语State Council of the Soviet Union承認波羅的海國家的獨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亦承認愛沙尼亞為主權國家,並與其建交[10]:148。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92年在愛沙尼亞设立大使馆,並在翌年遣使到該國;愛沙尼亞于1997年在華设大使馆,在2002年首度向中国派驻大使[11]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曾於1991年到訪爱沙尼亚[12]。2011年8月,達賴再次訪問愛沙尼亞,並與愛沙尼亞總統托馬斯·亨德里克·伊爾韋斯非正式會面[13]中國外交部召見愛沙尼亞駐華大使,要求他就達賴訪問當地給予解釋[12]。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又對此表示抗议,批評爱沙尼亚接受達賴訪問是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了兩國关系;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拒绝向參與接待达赖喇嘛的爱沙尼亚學者和官员发放签证[14]

2014年9月,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王超會見愛沙尼亞駐華大使托马斯·罗克爱沙尼亚语Toomas Lukk[15]。罗克在會晤時表示中國與愛沙尼亞之間的雙邊關係近年來受到挫折,又指愛沙尼亞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會支持西藏独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愛沙尼亞在西藏問題上的取態表示肯定,並指出中方重視發展兩國關係[15]

經貿關係[编辑]

2013年1至6月,中國與愛沙尼亞的双边贸易總额為4.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4%[18]。其中,中國出口到愛沙尼亞的總額約為0.65亿美元,愛沙尼亞出口到中國的總額則是4.1亿美元;愛沙尼亞贸易逆差3.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約30%[18]。截至2013年中旬,中国是爱沙尼亚第八大的进口来源地[18]。中國出口到愛沙尼亞、以及愛沙尼亞出口到中國的首要商品均為机电产品英语Electromechanics[18]

2016年,爱沙尼亚海关与威视华沙签署5套大型集装箱X射线检查设备供货合同,其中一套火车项目设备安装地点位于爱沙尼亚东北边境城市纳尔瓦,主要用于检测爱沙尼亚与俄罗斯边境往来货物。2017年底中国驻爱使馆吴岩参赞到访现场,慰问了在此工作的中国员工。[19]

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和爱沙尼亚在约旦进行了油页岩发电项目方面的合作。2018年吴岩参赞详细听取了关于爱沙尼亚南部泵水储能发电项目的介绍。[20]

2015-2020年中国-爱沙尼亚贸易额(单位:美元)[21]
年份 中国向爱沙尼亚出口 中国自爱沙尼亚进口 贸易总额 中国贸易顺差
2015年 95349万 23496万 118845万 71852万
2016年 96357万 21168万 117525万 75189万
2017年 100687万 26035万 126722万 74651万
2018年 103154万 24536万 127690万 78617万
2019年 92235万 29875万 122110万 62360万
2020年 86408万 28139万 114547万 58269万

文化關係[编辑]

時任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出訪愛沙尼亞時曾指,文化交流對中國與愛沙尼亞的雙邊關係有著重大的意义[22]。199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愛沙尼亞共和國早前签订的教科文合作协定生效;此後,两国均有大量的艺术家訪問對方国家,並在對方国家舉辦展覽。愛沙尼亞的塔林大學孔子学院設於2010年9月,是第一所設於波羅的海國家的孔子学院[22]。中国是爱沙尼亚繼歐盟美國俄羅斯後的第四大留學生來源,不少中国留学生就讀爱沙尼亚的大学,亦有爱沙尼亚學生在華求学[23]。自1994年,中國政府開始提供助学金,資助爱沙尼亚學生赴華學習汉語;北京外國語大學在2010年首次有導師教授愛沙尼亞語[23]

軍事關係[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自2001年派出代表团参加在爱沙尼亚舉行的軍事偵察竞赛「爱尔纳突击英语Erna Raid」,总成绩曾在2002年排名首位[24]

2000年,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副总参谋长张黎到爱沙尼亚進行访问,並會晤愛沙尼亞国防部长英语Minister of Defence (Estonia)愛沙尼亞武裝力量英语Military of Estonia总司令[24]

參考資料[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2. ^ 阴海燕. 一部发掘和认识学术大师的发力之作——读《钢和泰学术评传》. 西藏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西藏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2012, (1). 
  3. ^ 钢和泰对中国语言学的贡献. 西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西藏大学学报编辑部). 2009, (1). 
  4. ^ 钢和泰对中国藏学的贡献. 中国藏学. 2009, (3). 
  5. ^ 王启龙; 邓小咏. 佛学大师钢和泰男爵生平考(一).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07, (10). 
  6. ^ 罗文华. 《诸佛菩萨圣像赞》新证. 故宫博物院.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7. ^ 江勇振. 日正當中 1917-1927. 舍我其誰: 胡適.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13. ISBN 978-957-08-4278-4. 
  8. ^ 人物.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1991. 
  9. ^ 爱沙尼亚概况. 新华网.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6). 
  10. ^ 鄭宇碩; 石志夫. 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关系史稿.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1994. ISBN 978-962-993-277-0. 
  11. ^ 爱沙尼亚概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爱沙尼亚共和国大使馆. 2004-05-05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6-17). 
  12. ^ 12.0 12.1 中國外交部要求愛沙尼亞解釋達賴喇嘛訪問一事. 俄羅斯之聲. 2011-08-18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3. ^ 愛沙尼亞總統非正式晤達賴. 東方日報. 2011-08-18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4. ^ 中国报复爱沙尼亚接待达赖喇嘛. 美国之音. 2011-10-07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5. ^ 15.0 15.1 華春瑩回應中國與愛沙尼亞關係改善情況. 中國評論新聞網. 2014-09-25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6. ^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爱沙尼亚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7. ^ Alexander Simoes. 产品爱沙尼亚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8. ^ 18.0 18.1 18.2 18.3 2013年1-6月爱沙尼亚货物贸易及中爱双边贸易概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19. ^ 吴岩参赞赴纳尔瓦同方威视施工现场看望正在作业的中方员工.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17-12-31]. 
  20. ^ 吴岩参赞赴帕尔迪斯基考察新能源及港口项目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18-08-29]. 
  21. ^ 2015-2020年中国与爱沙尼亚双边贸易额与贸易差额统计. 华经情报网. [2021-01-29]. 
  22. ^ 22.0 22.1 李长春出席塔林大学孔子学院揭牌仪式. 新华网. 2010-09-23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9-25). 
  23. ^ 23.0 23.1 China - Relations. Estonian Embassy in China. 2014-10-31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9). 
  24. ^ 24.0 24.1 中国同爱沙尼亚的关系. [2015-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2).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