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亞斯伯格症候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亞斯伯格症候群
年輕的紅頭髮的男孩面臨著來自遠離相機,堆放第七罐六食品罐在廚房地板上一列之上。一個開放的茶水中含有更多的罐。
阿斯伯格綜合症的人往往顯示有限的興趣,如這個男孩的堆疊罐子的興趣。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英语Specialty (medicine) 精神病学, 神經學
ICD-10 F84.5
ICD-9 299.80
OMIM 608638
DiseasesDB 31268
MedlinePlus 001549
EMedicine ped/147
Patient UK英语Patient UK 亞斯伯格症候群
asperger syndrome」的各地常用別名
中国大陸 阿斯伯格综合征
臺灣 亞斯伯格症候群
港澳 亞氏保加症

亞斯伯格症候群英语:Asperger syndrome,簡稱AS),又名阿斯伯格综合征亞氏保加症,是一種泛自閉症障礙,其重要特徵是社交困難,伴隨著興趣狹隘及重複特定行為,但相較於其他泛自閉症障礙,仍相對保有語言認知發展。亞斯伯格症患者的智力正常,其中有許多人智商偏高具有天賦,只有極少數的人屬於高智商,經常出現肢體笨拙和語言表達方式異常等狀況,偶爾會發出怪聲音,但並不作為診斷依據[1][2]

這個病症在1944年被提出,因為成因與診斷標準長期存在爭議,2012年12月1日美國精神醫學會決議取消亞斯伯格症這個名稱,並將之納入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簡稱ASD)。

症源緣起[编辑]

自閉症關懷絲帶

亞斯伯格症候群是根據奧地利兒科醫師漢斯·亞斯伯格命名。1944年,他在研究中首度記錄具有缺乏非語言溝通技巧、在同儕間表露低度同理心、举止笨拙等情形的兒童[3]。五十年後,它被標準化為診斷依據,但學界對疾病症狀的界定仍尚不明確[4]。爭議包括,亞斯伯格症候群是否等同於高功能自閉症(HFA)[5] ;造成此爭議的部分原因是因為它的盛行率迄今未受確立[1]。學界現計畫廢除亞斯伯格症舊有的診斷標準,改採用泛自閉症障礙的嚴重程度量表[6]

罹患亞斯伯格症候群的實際原因依然不明。許多研究支持遺傳論點;但神經成像技術尚未找到共同明確的病因[1]。亞斯伯格症沒有單一診治辦法,許多特殊的治療方式都沒有足夠的數據證實完全可行[1]。現今的診治辦法主要以改善症狀和機能為基礎,多採行為治療,針對特定障礙,進行溝通技巧、強迫性或重複性行為以及肢體不靈活的處治[7]。多數個案會隨療程而有所進步,然而,溝通、社會適應與獨立生活等方面的障礙仍可能持續存在,甚至直到成年[4]。有些學者及亞斯伯格症患者主張改變社會大眾對這些症狀的觀點,定義它是一種差異,而非亟需治療的缺陷或障礙[8]

歷史[编辑]

  • 1944年,由漢斯·亞斯伯格最先提出報告,但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緣故,這篇論文在戰勝國方面並未受到注目。
  • 1981年,英國醫師Lorna Wing介紹了亞斯伯格症候群的發現[9]
  • 到了1990年代開始逐漸的廣為世界知道。
  • 2012年12月1日美國精神醫學會決議取消亞斯伯格症這個名稱,並將之納入自閉症譜系障礙(英语: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簡稱ASD)以便使患者獲得自閉症患者該有的醫療[10]

概要[编辑]

關於亞斯伯格症候群的定義,亞斯伯格症候群與高功能自閉症的相同與否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有部份人把亞斯伯格症候群與高功能自閉症(沒有智能障礙,或可說幾乎沒有自閉症)視為相同(也有人認為亞斯伯格症候群是不論智能障礙的與否,專指沒有語言障礙的自閉症),但亦有不認同的意見。一般來說,亞斯伯格症候群患者智力正常,甚至有些是資優生,亦較少出現語言發展遲緩[11]。另外,也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與學習障礙(LD)等併發的時候。像這種因為有合併障礙和亞斯伯格症候群與自閉症這樣的言詞抱有偏見等的理由,而將之歸結稱呼為「廣泛性發展障礙(PDD)」與發展障礙的醫師也在增加。再者依自閉症光譜看來,介於健全者與低功能自閉症的中間。

特徵[编辑]

被診斷為亞斯伯格症候群的兒童,必須具有以下三種徵狀[11]

  1. 社交困難(Social deficit)
  2. 溝通困難(communication deficit)
  3. 固執或狹窄興趣(rigidity or restricted interest)

社交困難[编辑]

亞氏保加症患者有以下社交困難︰

  • 喜歡獨處、缺乏與人相處的技巧
  • 不能發展出與其發展水準相稱的同儕關係,未能與朋輩建立友誼
  • 缺乏眼神交流,面部表情或其他身體動作以助與人溝通
  • 難以明白別人非語言的訊息或面部表情
  • 缺乏社交或情緒相互作用
  • 瞭解別人的反應、感受和需要時有困難,不能代入別人的想法及預測別人的動向
  • 對社會規範不敏感

溝通上的主要特徵和困難[编辑]

一般精神狀態的人(Neurotypical,NT)會從他人的舉止和氣氛蒐集許多的情報,領會對方的感情和認知狀態。然而有自閉症的人會缺乏這項能力,缺乏判斷臉部表情的能力,讀取心理狀態較為困難(心意理論)。像這樣,舉止動作和狀況、氣氛到情緒無法領會的人,即使能看到他人微笑的表情,那所要表達的意思卻無法理解。最壞的時候,表情和肢體語言等,基於其他所有人們之間溝通的些微差異也無法理解。許多時候,他們對於讀取背後的涵義不擅長或者不可能。也就是,人從口裡吐出的言詞如果不解釋,無法了解是要表達什麼。但是,這是連狀(連續體)的障礙。也有理解表情與他人的意圖沒有感到不自由的亞斯伯格症的人。他們時常和人眼神交會有困難。幾乎不與人眼神交會,感到那是會讓人緊張的動作的時候較多。另一方面,也有像是會使他人感到不愉快程度,一動不動的盯著那個人的眼睛看的類型。對方傳達過來的訊息(眼神交會等)是要表達什麼,雖然他們拼命想要理解般的去努力,也因為這個障礙的關係解讀對方的心理有困難,多數會有挫折的模樣。例如,與初次見面的人打招呼的場合,不是以被社會上所接受的方法自我介紹,也有對自己所關心的領域一個人不斷說下去等讓人困擾的舉動發生。

亞氏保加症患者在溝通上有以下困難︰

  • 自閉症相比,亞氏保加症患者沒有顯注的語言發展遲緩或完全缺乏理解和表達的能力
  • 字詞運用過份精確而顯得不自然
  • 理解能力可能不及一般人的水平,在其他人的眼中大家認為亞斯伯格症候群患者較不能了解說話或文字的背後含義,故不能理解或誤解雙關語、笑話、成語、譬喻的意思,以及不明白抽象概念和複習指示。
  • 語調控制怪異︰
    • 音調平板或怪異
    • 不會在重要字詞上加強語氣
    • 說話聲音太大或太細,速度太快或太慢
  • 與人對話出現單向溝通的方式,欠缺溝通技巧︰
    • 對別人的話題不感興趣,只環繞自己有興趣的話題
    • 說話時機不恰當、不恰當回應別人的說話︰
      • 在特定環境說不恰當的說話
      • 不懂得在適當時候開始、加入或接續談話的時機
    • 與人對話期間打斷別人說話
  • 表達方式呈現刻板或較直接的說話:
    • 與人溝通時使用較直接的字詞或語句,不能運用婉轉的字句,予人感覺沒有禮貌

固執或狹窄興趣[编辑]

對於興趣方面,患者一般會對一種或多種異常強烈的興趣模式。患者會對某些東西或事情特別感興趣而熱切地搜集那方面的資料,而興趣模式是刻板而局限的。在這些興趣圈子中經常可以看到亞斯伯格症與其他類型的身心障礙者出沒[12],甚至表現出特殊天賦[13][14]

對於固執方面,亞氏保加症患者有以下獨特、重複而刻板的行為及活動模式,以致在社交上出現困難︰

  1. 對常規無法理解或僵化規則,即固執於一些令人費解的習慣或常規,不能靈活性地遵從各樣規則。
  2. 對突如其來的轉變感到不安或引起強烈的反應例如不穩定的情緒。
  3. 患者的情緒成熟度往往比实际年龄較為幼稚。
  4. 執著一種或多種特定且不具功能性的行為。
  5. 认知狭隘,思维方式与思维内容特别,普遍認為常運用图像认知方式,经常講出停留在患者本身记忆的情节

其他特徵[编辑]

亞氏保加症患者有以下其他相關特徵︰

  • 注意力渙散,專注力弱/短暫
  • 舉一反三的能力較正常人弱
  • 精於記錄具體的事物或資料性的東西例如歷史
  • 組織能力較正常人弱,難以類化、歸納學習或接觸得來的東西或資訊
  • 四肢協調笨拙
  • 知覺敏感

性別的比例[编辑]

另外,和自閉症光譜分類的其他狀態一樣,亞斯伯格症候群也與性別有相連關係,整體約有75%為男性。但是不能不考慮到不顯現症狀潛在化(非治癒)的時候、這個數值也留有部份程度的疑問。

造成女性案例較少的原因,有研究歸納於女性本身安靜,且文化下容許女性有較多的情緒表現空間,而女性族群的表現特徵包含上課安靜不語、下課只做自己的事情、沉迷於特殊的興趣(收集拼圖、畫畫),比較偏向靜態的特徵,在判斷上造成教學老師比較少去懷疑、檢查女孩是否是亞斯伯格症的患者的可能性,可以說女性潛在的族群未被檢驗出來的族群,較男性未被檢驗出來的族群多些。

主要問題[编辑]

患亞斯伯格症候群的人和自闭症相比,依照光譜而定,有些情緒是相當的平淡沒有起伏,有些對情绪會有強烈的反應,通常是患者不了對方的意圖而做出情緒反應。對於實體的物體(e.x玩球)的反應則是時常不同。他們所欠缺和發展遲緩的是「準確理解他人的情緒」,和將自己的感情狀態用肢體語言及表情的細微差異等傳達給他人的能力。多數亞斯伯格的人常常會覺得他們无法得到周圍世界的準确理解。

  • 相關案例:
    • 孩子沒有交作業,老師很生氣,便諷刺地說道:
    • 老師:「狗把你的作業吃掉了嗎?」
    • 孩子:「老師的狗會吃掉紙?」

上述案例中,孩童是因為不能理解老師的提問而保持沉默,並會認為老師有養狗、而且狗會吃紙。但老師想要表達的其實是「你忘記交作業了。」,而孩童本身沒有辦法了解這類的隱喻,或不具體的言語指稱。老師也許會認為這個孩子充滿傲慢的惡意,進行反抗,感到挫折而走開也說不定。而那位孩子在當場會感到著發生什麼奇怪的事與挫折,而在那不發一語站著不動,造成患者生活中的諸多不便。

適應性教學[编辑]

對於課室內的亞斯伯格症候群學生,在初次步入陌生的環境,先讓學生預先在教室內有一段時間可以熟悉環境,降低他的抗拒感,並建議在第一次到班級上面的時候,由班級導師,帶領學生去認識、介紹給其他學生,以便加速孩童熟悉和進入這環境。

在升年級或轉換教室時,請讓教師盡可能安排孩童較熟悉的同學一起坐,以免孩童產生畏懼、焦慮等情緒,;而在教師編排方面,亦盡可能沿用原來的教師團體,以減少孩童重新適應的時間成本。

治療方法[编辑]

  • 歐洲

有小兒神經科醫生指出,騎馬會促使身體釋放一種降低焦慮的荷爾蒙——催產素,如此一來,此狀態能夠開啟學習的接收器,應該適用於自閉症以及亞斯伯格症候群[15]

  • 台灣

建議在孩童本身障礙沒有太過明顯時候,能夠嘗試回普通班級中上課,在自身能力具備一定程度下,不必仰賴特教班級,而能在一般班級上和其他學生上課,並建立社交圈。

其他觀點[编辑]

有研究人員爭論於應不應該將亞斯伯格視作另一種認知方式,而不是疾病或殘缺。Simon Baron-Cohen在一份發表於2002年的論文中指出:「在社交圈,拘於細節並不會帶來好處,但在一些項目例如數學、編寫程序、製作目錄、音樂語言學工程學,拘於細節有可能引領一個人踏上成功路途而不是敗途。」然而同一位學者列出兩大理由,指為何亞斯伯格仍然有可能屬於殘缺:需要社會援助、不太會易地而處。但他同時強調,亞斯伯格基因所攜帶的各種能力,屢次在人類演化和文明發展帶來卓越貢獻[16]

亞斯伯格症候群名人[编辑]

流行文化[编辑]

現今流行文化中的相關作品有:

  • 分手信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McPartland J, Klin A. Asperger's syndrome. Adolesc Med Clin. 2006, 17 (3): 771–88. doi:10.1016/j.admecli.2006.06.010. PMID 17030291. 
  2. ^ Baskin JH, Sperber M, Price BH. Asperger syndrome revisited. Rev Neurol Dis. 2006, 3 (1): 1–7. PMID 16596080. 
  3. ^ Asperger H; tr. and annot. Frith U. 'Autistic psychopathy' in childhood. (编) Frith U. Autism and Asperger syndrom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37–92 [1944]. ISBN 0-521-38608-X. 
  4. ^ 4.0 4.1 Woodbury-Smith MR, Volkmar FR. Asperger syndrome. Eur Child Adolesc Psychiatry. 2008, 18 (1): 2–11. doi:10.1007/s00787-008-0701-0. PMID 18563474. 
  5. ^ Klin A. Autism and Asperger syndrome: an overview. Rev Bras Psiquiatr. 2006, 28 (suppl 1): S3–S11. doi:10.1590/S1516-44462006000500002. PMID 16791390. 
  6. ^ Wallis C. A powerful identity, a vanishing diagnosis. The New York Times. 2009-11-02. 
  7. ^ 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NINDS). Asperger syndrome fact sheet. 2007-07-31 [2007-08-24].  NIH Publication No. 05-5624.
  8. ^ Clarke J, van Amerom G. 'Surplus suffering': differences between organizational understandings of Asperger's syndrome and those people who claim the 'disorder'. Disabil Soc. 2007, 22 (7): 761–76. doi:10.1080/09687590701659618. 
  9. ^ Wing, Lorna. Asperger syndrome: a clinical account.
  10. ^ 納入自閉症譜系障礙╱確保正確診療亞斯伯格症正名. 自由時報. 2012-12-03. 
  11. ^ 11.0 11.1 蕊展計劃:甚麼是亞氏保加症. 香港教育學院蕊展計劃. [2008年3月6日]. 
  12. ^ 身心障礙者服務資訊網:國外身心障礙者的休閒活動. 身心障礙者服務資訊網. [2011年9月27日]. 
  13. ^ 愛談天文物理父母也不看一眼12歲自閉天才讀博士. 星島日報. 2011-03-22 [2011-09-27] (中文(香港)‎). 
  14. ^ 英12歲自閉童成數學天才16歲可獲學士學位. 資訊時報. 2009-12-13 [2011-09-27] (中文(香港)‎). 
  15. ^ 王蕙文. 騎馬可治童自閉阿根廷籲納健保. 公視新聞網. 
  16. ^ Baron-Cohen S. Is Asperger syndrome necessarily viewed as a disability?. Focus Autism Other Dev Disabl. 2002, 17 (3): 186–91. doi:10.1177/10883576020170030801. 下面是可免费阅读的导引文本,但是在措辞上与引文有略微不同:Baron-Cohen S. Is Asperger's syndrome necessarily a disability? (PDF). Cambridge: Autism Research Centre. 2002 [2008-12-0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8-12-17). 
  17. ^ Einstein and Newton 'had autism'. BBC. 2003-04-30. 
  18. ^ 18.0 18.1 Scientists and autism: When geeks meet. Nature-479. 2011-11-02. 
  19. ^ Einstein and Newton 'had autism'. BBC. 2003-04-30. 
  20. ^ Susan Boyle tells British paper she has Asperger's. CNN. 2013-12-09. 
  21. ^ 朱德庸自曝患亞斯伯格症 想抱抱童年的自己. 蘋果日報. 2014-06-19. 
  22. ^ 李宜蓁. 漫畫家朱德庸:亞斯伯格讓我更能安頓自己. 天下杂志. . 事件发生在 2014-12-30. 
  23. ^ 陳佩琪談家中大小亞斯伯格. 康健雜誌185期 2014.04.01.  参数|work=值左起第9位存在line feed character (帮助)

来源[编辑]

期刊文章
  • Clarke J, van Amerom G (2007). "'Surplus suffering': differences between organizational understandings of Asperger's syndrome and those people who claim the 'disorder'". Disabil Soc 22 (7): 761–76. doi:10.1080/09687590701659618.
  • Baron-Cohen S (2002). "Is Asperger syndrome necessarily viewed as a disability?". Focus Autism Other Dev Disabl 17 (3): 186–91. doi:10.1177/10883576020170030801. A preliminary, freely readable draft, with slightly different wording in the quoted text, is in: Baron-Cohen S (2002). "Is Asperger's syndrome necessarily a disability?"(PDF). Cambridge: Autism Research Centre. Retrieved 2008-12-02.
书籍
  • Baron-Cohen S (2008). "The evolution of brain mechanisms for social behavior". In Crawford C, Krebs D(eds.). Foundations of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Lawrence Erlbaum. pp. 415–32. ISBN 978-0-8058-5957-7.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