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人權協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勞動人權協會
Labor Rights Association
类型 非政府組織
成立日期 1988年5月1日
总部 台灣
代表人物 會長:羅美文
執行長:王娟萍
网址 http://laborrights.net/

勞動人權協會英語:Labor Rights Association,簡稱勞權會)成立於1988年5月1日,為台灣的重要體制外勞工運動團體之一,也是自主工運團體中統派色彩較鮮明者。

歷史[编辑]

發展[编辑]

勞權會參與2002年8月27日「827全民反健保調漲大遊行」

自從1949年中國國民黨蔣中正政府實施台灣省戒嚴令以來,台灣工運界經歷了長期的消沉,其間只有右翼主流工會維持表面上的運作。直到1985年,隨著台灣工潮蜂起,統左派的「夏潮」與獨派的「新潮流」兩個知識份子集團中的部分人士合組了第一個體制外工運組織「台灣勞工法律支援會」(簡稱勞支會),是為台灣戰後自主工運團體的萌芽。1987年,夏潮人士因籌組工黨而退出勞支會,新潮流中佔大多數的自由派人士也在幾次路線爭議後退出勞支會;其後勞支會屢經改組、改名,成為後來的台灣勞工陣線(簡稱勞陣),漸漸走向「工運政治化」一途,成為民進黨新潮流系的外圍組織[1]

工黨在成立半年後分裂,夏潮人士另組勞動黨與勞權會。此後,勞動人權協會即被列入台灣左派工運史上所謂的「三派一支」:另兩派分別是1990年代形成的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工委會)與台灣勞工陣線(勞陣);「一支」則指自勞陣分出的「紅燈左轉」[2],主要活動於南台灣[3]

1993年4月26日,勞權會會長吳榮元在《自立早報》的【焦點對談】中聲言:

勞權會與勞動黨目前是全亞洲反對美日帝國主義宰制與侵略運動聯盟(Asia-Wide Campaign against U.S.-Japanese domination and aggression of Asia)的台灣代表。

歷任會長[编辑]

  1. 賴明烈
  2. 吳榮元
  3. 林書揚
  4. 羅美文

扣帽子事件[编辑]

2002年11月10日,民進黨立法委員李明憲李鎮楠合開記者會,質疑工委會與勞權會合辦的秋鬥有政治力介入;他們批評,秋鬥遊行,表面上是打著失業勞工的名號進行,不過仔細了解之後發現,背後竟然有以台北市長馬英九為首的台北市政府團隊加上舊特務的軍情勢力,勾結統派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貴賓共同支持進行「國(中國國民黨)共(中國共產黨)合作、鬥臭台灣」行動;李鎮楠更指控,勞權會每年均會受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邀訪中國大陸,與中國共產黨關係非常密切[5]

2002年11月13日,工委會赴立法院,要求李明憲與李鎮楠為「國共合作、鬥臭台灣」言論出面道歉;工委會召集人王耀梓強調,工委會才是秋鬥主辦單位,勞權會與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都是認同勞工立場的參與單位,且後兩者也僅動員約50人參加秋鬥;在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王拓斡旋下,李明憲、李鎮楠及台灣團結聯盟立法委員黃宗源出面並一度道歉;李明憲僅承諾「願為語焉不詳道歉」,並反指秋鬥當天群眾在總統府前倒垃圾,引起工委會人士以「垃圾是我們自己清的」駁斥;王耀梓欲搶下李明憲的麥克風以阻止其繼續發言,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工委會批評這三位立法委員是「無恥立委」,這三位立法委員則批評工委會「你們不能代表勞工」[6]

2004年1月10日,社運工作者鍾榮峰在《台灣立報》批評:「相較國民黨威權時代高官民代傲慢、顢頇與何不食肉糜等言行風格,在『民主進步』的當下,先有前年民進黨籍立委對蘭嶼核廢高唱『強行徵收蘭嶼土地』所引爆的譁然,繼之中市李明憲立委對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所主辦『秋鬥』為『唱衰台灣』並『與中共隔海唱和』等抹黑指控,至去年呂秀蓮副總統的『愛滋天譴說』、侯水盛的『同志亡國論』等,已在在顯示『綠出藍而更勝於藍』的可怕趨勢!在公民社會的強烈批判聲浪、及選情白熱化所造成的價值制約壓力下,為保衛綠營江山而暫隱其真面目,但依舊『管束』不住這股極反動、保守的言論,更甚以往的『強暴說』(按:指侯水盛『保留強暴中國小姐權利』一語)仍脫口而出,這無異宣告台灣的法西斯主義惡勢力已然成形。」[7]

2014年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爭議[编辑]

2014年3月26日,勞權會與其他工會代表在中華民國經濟部前舉行記者會,要求「盡快結束立院失序、早日落實服貿協議」[8],聲明引起爭議的關鍵段落如下:

雖然這篇引起爭議的聲明實際上是批判提出「涓滴效應」的馬英九政府根本做不到涓滴效應,許多工運團體卻蓄意解釋為勞權會附和涓滴效應理論。眾多工會發表共同聲明,直指「有人企圖以『涓滴效應』美化自由貿易與服貿」。[9]勞動視野工作室稱「這些領有國家核發的工會證書的團體實在是與資本家站在同一陣線的偽工會,他們的聲明和勞工利益背道而馳。台灣勞工應藉機認清哪些團體是真正的工會、哪些團體只是打著工會旗號的偽工會,以決定未來要跟誰團結當夥伴。」[10]鬼島工寮則稱「此番鼓勵台灣資本前進中國,再讓台灣勞動大眾和台資『共同分享』中國工人血汗的言論,是高喊統一、實則破壞統一的行為,是最分裂台灣工人與中國工人團結的路線。」[11]中國部分左翼網站也批評「這批工會領袖淪為中台資產階級的馬前卒」[12]。而支持服貿協議的立場,更直接成為勞權會「被建議」退出2014年五一勞動節遊行平台的理由。[13]

勞權會三二六聲明的關鍵,在於批判涓滴效應之後緊接著提出的第九點:

三二六聲明的第九點是鮮明的階級鬥爭綱領,主張只能通過階級鬥爭改善分配,而不能乞求政府當局「涓滴」任何好處給勞動人民。就此而言,三二六聲明實質上在整個「反服貿運動」之中把論述拉升到最強調階級鬥爭的高度,在整個反服貿或者反反服貿陣營中,屬於立場相對穩健負責的陣營。

勞權會發表三二六聲明之後,團結工聯等17個團體提出的〈工會及工運團體支持「反服貿、反自由貿易」共同聲明〉以及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關於「建議勞權會退出五一平台」的備忘錄〉,皆在誤讀勞權會聲明的基礎上,以缺席審判的方式,單方面將勞權會開除出2014年的「五一平台」。五一平台並遭到許多關心工運的網友揭發內部黑箱作業開除勞權會的真相,這對於號稱「反黑箱服貿」的反服貿運動而言是極大的諷刺。但由於許多工會團體並不支持反服貿運動,因此開除了勞權會的五一平台最終並未在2014年五一勞動節的活動將反服貿作為主要訴求:五一勞動節前夕發表的〈2014年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大遊行訴求說明〉,不但用反自由貿易迴避反服貿,甚至懼於寫上「反服貿」三字。由此可見,五一勞動節前夕,各工運工會團體內部對於服貿問題實際存在著嚴重分歧。[14]

活動[编辑]

2006年11月12日秋鬥遊行中的勞權會隊伍

勞權會的功能定位為:

  1. 勞工服務:協助工會組訓、勞動法令諮詢解答、協助處理勞資爭議、提供勞工教育課程、協助工會會刊出版。
  2. 出版:《勞動前線》月刊、年度《台灣勞動人權報告》、有關勞工議題的各種手冊、製作勞工權益傳單。
  3. 工運資訊:收集工運等社運相關資料、分析政經走向及勞工政策。
  4. 其他:參與爭取社會公益運動、維護社區權益、協調處理民事刑事糾紛。

近年來,勞權會也投入移住勞工全民健保、反軍購、反對勞動三法(《工會法》、《團體協約法》與《勞資爭議處理法》)改惡、漁民運動、女性勞工、派遣勞動、八四工時、其他勞動政策法令及大陸配偶人權等等議題,並從2003年起發起「新民主論壇」針砭當局政策。

註記[编辑]

  1. ^ 楊偉中,〈選後台灣左翼的要務:建立工人階級的政治反對派〉,《紅鼴鼠》雜誌第二期
  2. ^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處. 人的實踐與歷史發展的交會點——勞陣二十年史. 台灣勞工陣線《勞動者電子報》. 2004-06-01 [2013-08-25] (中文(台灣)‎). 
  3. ^ 《1997-1998年台灣勞動人權報告》,勞動人權協會出版,1999年5月1日
  4. ^ 吳榮元. 當民族統一碰上工運……. 自立早報. 1993-05-03: 5 (中文(台灣)‎). 
  5. ^ 張麗娜. 秋鬥質變? 立委:馬團隊介入 國共鬥陣 唱衰台灣. 東森新聞報. 2002-11-10 [2013-08-25] (中文(台灣)‎). 
  6. ^ 顏振凱. 秋鬥工人要求李明憲道歉 現場起衝突. 聯合晚報. 2002-11-13 (中文(台灣)‎). 
  7. ^ 鍾榮峰. 法西斯在泛綠中崛起. 台灣立報. 2004-01-10 [2013-12-15] (中文(台灣)‎). 
  8. ^ 工會團體呼籲「儘快結束立院失序、早日落實服貿協議」十點聲明苦勞網。
  9. ^ 工會及工運團體支持「反服貿、反自由貿易」共同聲明 苦勞網。
  10. ^ 發動罷工為台灣工會當前刻不容緩之任務 勞動視野工作室。
  11. ^ 民族優先還是階級優先 鬼島工寮。
  12. ^ 从无产阶级利益角度出发审视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定 新青年。
  13. ^ 關於「建議勞權會退出五一平台」的備忘錄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14. ^ 2014年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大遊行訴求說明 2014年五一勞工「反低薪、禁派遣」大遊行訴求說明

外部連結[编辑]